第19章 19

作者:edith7
更新时间:2022-11-30 14:18
点击:283
章节字数:21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有酒有肉,四人距离似不经意间拉近了许多


胡历达举起酒碗:”敬将军,将军平安,小子们就安心了。“


别浦与他笑笑,喝了,然后又满上敬殿下:”殿下,别浦一条性命能保全赖殿下,谢殿下大恩。“


殿下微微挑眉应了,看了眼别浦身侧的吴初凉,酒碗一碰道:”一家的,你得陪。“


这哪里有不陪之理,吴初凉连忙端起酒碗,从善如流,待殿下吃了几口菜,她又转敬殿下:”民女如今能和别浦相伴,宛若梦中,谢殿下大恩。“


殿下目光从两人面上扫过,似乎是第一次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浅淡笑容,难得开玩笑的调侃道:”别浦囊货,不必陪了。“


别浦听了也不动气,反而十分中肯的点点头:”殿下说的是。“继而转头向初凉撒娇:”阿凉,能者多劳,咱家就靠你啦。“吴初凉也无奈的叫她一声囊货,与殿下干了


这一餐直吃到月上梢头


胡历达早已倒在地上鼾声震天,别浦则俯在吴初凉腿上圈着她的腰,醉的不知今夕何夕,殿下倒是端坐着,状似无碍,但眼睛却一直盯着面前的酒碗,似与那碗有深仇大恨


吴初凉看着,觉得这位殿下醉酒后实在是有些可爱,与那白日里的气派大相径庭,许是这酒壮了她的胆子,吴初凉压不住心中好奇问道:”殿下,民女好奇,您此番前来是为了?“


殿下又盯了一会酒碗,才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吴初凉,似没听清般反问:”嗯?“


吴初凉壮着胆子,又问了一遍:“殿下,别浦与民女如今只是升斗小民,民女实在想不出累您亲自来此的理由?”


殿下盯着吴初凉的眼睛,静静的听完她的话,过了好一会,似乎才拆解出其中的意思,忽地轻哼一声:“理由?”殿下端起面前的酒碗问道:“那囊货与你说过她是如何诈死的嘛?”


吴初凉忽而有些迷惑了,殿下的酒好似在一瞬间醒了,那熟悉的压迫感再次袭来,她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却只能硬着头皮回复道:“别浦没有细说,只说自己能够诈死而出,一切都仰仗殿下。”


“嗯!”殿下端起酒碗抿了一口,竟有些自嘲的说:“我啊,谋了一局,初始本意凛然的很,结果死了一个弟弟,二娘跟着上吊自缢,我父皇被气的大病一场怕是时日无多,我幼弟尚未开蒙就被拱上那个位置,这辈子都不得解脱,更不要说这其中被抄家处死之人不计其数。”


这一回吴初凉是真的后悔了,她恨不得立马将耳朵紧紧闭上醉倒下去,这哪里是她能听的东西,喝下去的那些酒瞬时就被吓出,连背后的汗毛都战栗起来,殿下却毫不在意这几句话带给吴初凉的冲击,继续自顾自的说:“这一局中,那囊货原本是个弃子,活着就是把柄,死了才干净。”


吴初凉心中一凛,紧紧抱住别浦,似怕此刻有人将她抢走:“可殿下没让她死。”


“对!”殿下眸光射来,再无一丝醉意:“为了这一局,死的人太多了,我都闹不清自己到底是为了那所谓的天下还是自己,所以我突然就想做一件闲事,一件无关大局的闲事,圆了这囊货的念想。“


殿下看着吴初凉,脸上挂满了自嘲,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来吗?我告诉你,这局成了,可我却高兴不起来,所以我就想来看看当初做下的那件闲事,如今结出了什么样的果,能不能让我高兴一点。“


吴初凉看着位高权重才智无双的殿下,想起血洗樊城后的那个黄昏,在自己怀中呜呜痛哭无法自抑的别浦,心中的惊栗被怜悯所覆盖,她清楚这样的情绪毫无道理,但正因曾伴着别浦走过,因此更加能够共情此刻殿下的痛苦


她轻柔的抚着怀中人的头发,柔柔的笑着:“殿下仁厚,您不只救了别浦的命,也救了民女的命,将来也会救很多人的命,民女不懂那些天下大事,只知道如今能和别浦这么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就如八方神佛显灵一般,如要算起来,您便是我们的神佛了。”


吴初凉恭敬的端起酒碗敬道:“殿下,您当初做下的这件闲事,如今已切切实实的结出了果,殿下心思民女不敢揣测,但倘若此处能让殿下高兴些,往后余生,无论何时,民女二人自当倒屣而迎。”


殿下听了,并没有续言,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将碗中余酒干了,如前两次一般,站起身,朝吴初凉点了点头:“走了!”,一脚踹醒了胡历达,自顾自的出了小院,吴初凉瞧着殿下踉跄而孤单的背影,低头看看自己怀中的别浦,都是世间可怜人,还好,她们结出了果


待到第四日,吴初凉本想早些回去炖锅羊汤,却迎来了别浦,连忙引她进隔间,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别浦因这两日殿下驾临显得有些忧虑,此刻倒是语气轻快,如卸下重担一般:”殿下走了,离开御庭镇了。“


”走了?“吴初凉有些惊奇,昨日一场酒喝的畅快,殿下怎么今天就走了呢,连忙追问:”你怎么知道?“


别浦拉着吴初凉坐下:”今儿殿下到马场了,还真让你说着了,那上都要来买马的竟然真是殿下,殿下说她是奉命以商贾名义暗巡整个南州,这边的事情完了,要去下一个地方。“


别浦看吴初凉满脸惊异,耸了耸肩:”殿下让我给你带个话,说是这两日饭做的不错,她很满意,过两日她会送你一份回礼。“


吴初凉更惊讶了:”回礼?是什么?“别浦有些吃味的漂她一眼,瘪瘪嘴说:”我哪里知道,那可是殿下专门送给你的,怕不得价值连城哦。“


吴初凉砸吧着这满屋子的醋味,直摇头:”我得天,别浦,那可是殿下啊,你也真敢想哦。“


别浦闻言更来劲儿了,捏着嗓子,一副讨伐负心汉的矫揉造作:”哼,殿下怎么了,还不是一样要吃你做的饭,要给你送礼物,哎呀,真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我好苦的命啊。“


”得得得。“吴初凉憋着笑陪着她演:”管她什么殿下不殿下,我这一颗心啊,只装的下自家囊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