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不良少女的普通聚会

作者:桜㓉
更新时间:2022-11-22 21:08
点击:527
章节字数:54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某人是不是该解释解释为什么迟到了这么久。放心,我会很耐心的听你编故事的”

甩开搂在我脖子上的那只胳膊,它的主人正用另一张手叉着腰,一脸笑嘻嘻的样子。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迟到了多久。

“嗯?有很久吗?也就不到半个小时而已啦,我的好美莎一定不会生我的气,对吧?”

果然,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真不知道她平时是怎么工作的。这种人为什么还没有被辞掉啊?

“所以,”我的视线挪到了玲子的身上,落在她那身衣服上,“为什么要穿高中的制服?还是你在玩什么假扮高中生的游戏?

玲子棕色的头发全部盘在脑袋后面,隔着垂在前面的几缕发丝,可以看到两只耳朵上款式不同的耳钉。

规规矩矩的黑色眼睛,她倒是从来没有带过美瞳之类的东西。脸上虽然可以看出化了妆,但唇彩好像不久前被擦掉了。

她身上的制服我很熟悉,毕竟三年间几乎每天都会看到。

根本没什么特色的高中制服,衬衣、外套、短裙、筒袜。这几件在哪个学校都可以看到的搭配,穿着它们的玲子一眼看上去,就是个不知道在哪里上学的高中生。

可这家伙之前在学校的时候明明都没穿过几次制服,当然,我也没怎么穿过。她这次是哪里想不通,不仅自己穿着制服出来,还非得我让我也穿上这身衣服。

“怎么能叫假扮高中生呢?只要我穿上这身衣服,我就是一名标准的女高中生。”

玲子捏着裙摆原地转了一圈,她今天看起来莫名的高兴,

“ok~美莎前辈!您可爱的久岐玲子学妹今天也是活力满满哦~要听我讲讲对这久违重逢的激动心情吗?”

“笨蛋玲子,你还是不要说话了比较好。不然我就把你因为贪吃弄坏了肚子,然后在厕所待了半个小时,最后一路跑过来的事情告诉美莎。”

另一名和我们一样年纪、也穿着学校制服的女生从后面给了玲子一记“物理镇静剂”。

在这名叫做水野朔的女生,也就是阿朔。在她那下实实在在的爆栗之后,玲子总算安静下来,捂着脑袋乖巧的待在一边。

这一幕真是不要太有既视感,以前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只有阿朔能管得住玲子那家伙。

嗯…该怎么说呢。阿朔她给人的第一印象绝对是那种认真努力、遵守纪律、校规,并且一丝不苟的好学生形象。

十分规矩、没有任何异色的黑色齐肩短发,耳钉之类的东西从来没有出现过。

在高中的时候,我们几个人里,就只有她每天都整整齐齐地穿着制服。我们总是说她都可以去做风纪委员了。

阿朔和结衣的那种“认真好学生形象”不一样,结衣的话,第一眼只会觉得她是个很有活力的运动系女生;而阿朔,她看起来就是那种很“古典”的好学生。

再加上她脸上的那副黑框眼镜,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阿朔说话也总是平平淡淡的,至少我很少见到她大声喊叫或者慌乱的样子。感觉她好像基本上不会有明显的情绪变化,有点类似于三无少女那种设定。

…不,也不能说是三无少女。阿朔她并没有“无口”这个设定,她一直都不沉默寡言,反而更像是“毒舌”这种属性。

而且别看她一副认真好学生的样子,单轮逃课的次数,她比玲子,甚至比我都多的多。几乎每次等我去到那个空房间,她已经早早地待在那儿了。

阿朔很喜欢看书,看各种各样的书。很多时候她躲在空房间的角落就可以看一整天的书。我和玲子偶尔也会看到她自己在写点什么,不过她从来没有给我们看过那些就是了。

“啊!你这不是都说出来了吗!”

面对玲子的责问,阿朔不出意外的表情平淡,她们两个对视了一会后,阿朔不紧不慢地说:

“嗯,好像是的。”

眼看这两个家伙又要开始斗嘴,我已经不想傻傻待在学校门口了,于是我赶紧插到了她们两个之间:

“你们两个给我停下,待会我们去哪?”

“美莎你决定就行。”

阿朔果断地把这个问题给我扔了回来。玲子那家伙当然也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意见,只附和着说了句“赞同~”,然后就什么也没说了。

…我来决定么,好像是该这样,毕竟我对这片应该要比她们熟悉才对。可其实我也根本没怎么去过这一片地方,要去聊聊天的话,我能想到的比较合适的店只有一个。

“跟上我。”

“喔噢~美莎亲自推荐的地方,我好期待啊!”

“笨蛋玲子,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不要再像个小孩子一样吵吵闹闹了。”

跟着回忆里的路线,我们几个距离要去的咖啡店越来越近。捏了捏放在口袋里的免费券,这次出门前我特意带上了它。没记错的话,现在这个时间“早川·藤”应该还在营业。

想到这里,我突然回忆起了上次在咖啡店隔壁,在酒吧里的那段经历。啧,虽然早川店长弄的酒很好喝,可之后发生的事真是一段让我想毁灭世界的糟糕记忆!

对了,今天是周五。按照早川店长的说法,她今天不会去酒吧,那里会有其他的人负责营业。

待会儿…要不要去跟玲子她们喝一杯呢?这次绝对只喝一杯!绝对不可以喝多,不然这两个家伙一定会把我喝醉之后的样子全部拍下来。

啧!那种事,实在是太糟糕了!那种视频我可不想再有第二个人看到!这两个家伙绝对可以取笑我一整天!还是不要去隔壁的酒吧了。

“欢迎光临,三位请入座。”

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店里,和上次来的时候不太一样,这回我直接就看到了早川店长。她还是穿着那身很显身材的黑白配色店服,身子微微前倾撑在柜台上,眼睛和嘴唇带着职业化的微笑。

我们在店里找了个靠墙的位置坐下,和店长一样姓早川的男服务生很快拿来了菜单。

“对了,”看了眼菜单,我从口袋里拿出那张餐券递给了这名叫早川悠的店员,

“这个,还可以用吗?”

“当然,”他拿过去看了一眼,像是想起了什么,“您可以随时在本店营业时间内使用它。”

“嗯。”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我现在可以放心点单了。趁着这次机会,久违的来次甜点大餐吧。

“你好,”我叫了店员先生一声,“一份提拉米苏、一份焦糖布丁和半熟芝士。然后再要一份柠檬蛋糕、一杯巧克力奶昔、柠檬曲奇还有冰淇淋奶酪。”

一口气说完了菜单上的这些名字,我又翻着看了看,没有什么我感兴趣的,暂时就点这么多吧。

“你们想来点什么?随便选,我请客。”

很有底气地说出了“我请客”这句我早就想体验一下,但一直没什么机会的话。

既然要用那张餐券,当然要让它发挥最大程度的作用。回去的时候要不要再点一下别的什么带回去呢?可结衣又不喜欢吃甜点…

“一杯拿铁,谢谢。笨蛋美莎,点这么多甜品小心变成肥猪。”

“偶尔一次没关系的。”

“噢噢~我的好美莎竟然也有主动请客的一天。这位帅哥,给我来一杯炭烧咖啡,焦糖玛奇朵也要一份~”

等我们都点完单,并且店员也走开后,我们这一桌忽然默契的安静下来。虽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气氛,但不用担心,只要再过几秒,某个家伙一定会先开启话题。

我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一向如此。

“美莎,你知道吗?阿朔她有男朋友了诶,就在两个星期之前。”

“噢。”

不出所料,玲子总是最先打破沉默,并且开启之后话题的那个角色。

“喂喂?你这反应也太平淡了!该不会是阿朔她把你也传染了?”

“所以说,”我看了一眼坐在我对面的阿朔,然后又盯着玲子的眼睛,

“为什么我要有很大的反应?只是交了男朋友而已,我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地方。”

“哈?你是认真的吗?”玲子一下子抱住了她身边的阿朔,用手指不停的戳着阿朔的脸,

“这可是阿朔诶~之前在学校的时候每个向她告白的男生都被拒绝了,她的眼里就只有小说,我还以为她这辈子都要和小说待在一起呢。

最重要的是,我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男朋友,这件事绝对很奇怪啊!难道美莎不这么觉得吗?!”

“不觉得,我只觉得你好吵。请调小一点自己的分贝好吗?”

奇怪,这次阿朔竟然没有任何反抗,连经常骂玲子的“笨蛋”都没有说。她就那么静静地盯着桌面,直到玲子主动松开才抬起头。

“对了美莎,猜猜阿朔她现在的工作是什么?我提示一下……”

“我在写小说,”

玲子脸上的表情顿时愣住了,大概是没想到阿朔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而且我也没想到。虽然有些意外,但仔细想想似乎又不太让人意外。

“我在专职写小说了,他也是小说作家。”

他?阿朔应该指的是自己的男朋友吧。两个人都是小说作家,嗯,像是阿朔会做出来的选择。

“你们两个!为什么总是这么平淡啊!?就不能有更大一点的反应吗?你们这样让我看起来,就像个什么事都大惊小怪的傻瓜。”

“原来你知道。”

阿朔忽然扭头看向了玲子,而玲子刚刚还是抱怨的表情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我知道什么?”

“当然是你是傻瓜这件事,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才对。”

“你!哼,死阿朔,我才不和你多计较!”

玲子转过头一个人在那生闷气,我已经早就见怪不怪了,要不了多久她就会自己消气。这家伙可是很少真正生气的。

“美莎,班长她不在吗?”

阿朔忽然提起了班长,要说她指的是谁,毫无疑问就是结衣了。毕竟我们几个从高二开始都是同一个班,班长自然也不会指除了结衣以外的其他人。

我和结衣住在一起这件事,玲子和阿朔自然也知道,她会向我问这个问题并不奇怪。

“嗯,结衣有事出去了。”

“有点可惜,我还想见见她的。”

“我记得你们应该不怎么熟。”

阿朔不止和结衣不怎么熟,除了我和玲子几个人之外,班里甚至有很多人不认识她。毕竟她几乎每天从来不去教室,就算去了也只是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

平时在人群中的时候,她的存在感真的很低很低。

“是我的主意,”阿朔指着自己身上的制服,“穿制服还有让你穿这套衣服都是我的决定。最近我有在写一本新的小说,有几个角色我准备用你、班长还有玲子作为原型。”

“这样啊,”我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忽然想到了什么,“所以我在你书里的形象是不良少女吗?”

“没错,准确来说那个角色的原型是高中时期的美莎。我是想让你穿着这身衣服,看看能不能让我对角色的形象更具体一些。”

“那结果呢?我还是你心目中的角色吗?”

“效果不怎么样,”说这话的时候,上下扫视着我的阿朔,她极其少见的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美莎,你变了很多。虽然你的变化不是坏事。但现在的你,即使穿着这身衣服,我也感受不到从前的那个美莎了。不过没关系,她会铭记于我的心里,存活在我书写的故事中。”

“阿朔你这家伙,不要用这么奇怪的说话方式,弄得我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我一直都是我,说不定之前的我只是带着面具,现在才是真实的我。

而且,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现在的我绝对比之前的我要出色吧?”

“唉~”阿朔忽然叹了口气,她摘掉了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揉了揉两边的眼角,

“笨蛋美莎,你说的这些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说现在的你已经不符合我心目中的角色了。仅此而已。不要像傻瓜玲子一样,每次开玩笑都得我解释才行。”

……

开玩笑……算了,已经习惯了。就凭阿朔那无论说什么都同一个表情的脸,要我分辨她什么时候在开玩笑,什么时候在认真,这可太为难我了。

聊着聊着,我们点的东西没多久就全部整齐地摆在了桌子上。

看着眼前各种颜色的甜点,还有空气中弥漫的、让人心情愉悦的香甜气味。心里藏着的糟糕心情瞬间消失不见,甜品绝对是一种神奇的魔法!

之后我们一边享用着美味的甜品,一边扯东扯西地聊着闲天。一直到了快八点左右,快要到店关门的时间我们才离开。

至于之后么,我们的计划是在附近走一走,顺便逛逛街什么的。

“呼——”

夜晚的某条少人的街边,路灯下长长的吐气声带来了烟草的味道。不过因为是在街道上,周围还有一点风,不怎么重的烟味很快就消失了。

但它的源头还在,听到打火机声音的时候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转头看向了略微落在后面的玲子,她的两指间夹着点燃的细长香烟,发现我的视线后将口袋里的烟盒递向了我:

“要来一根吗?”

烟盒是很普通的品牌,不知道为什么玲子那家伙独爱这一款。认识她这么久我还没有见过她主动抽其他品牌的香烟。

“不用,”收回视线,我伸出在上衣另一边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样东西,

“早就戒了,玲子你最好也还是戒掉吧。”

“哦?”带着烟草的味道,玲子往我身边凑了凑,那味道让我感觉有点犯恶心,

“我的好美莎是在关心我?看来班长大人把你调~教~的很好嘛。曾经全校知名的不良少女竟然一眨眼就从良了,以前美莎可绝对不会对我说什么关心的话。”

“抽烟的时候不要往别人身上凑!”

推开贴在我身边的玲子,我嫌弃地看着她。同时把刚才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棒糖拆掉糖纸,柠檬的甜味和酸味很快化在舌头上,减轻了我因为烟味而出现的那点恶心感。

“还有,别用那种奇怪的字眼。”

“好的好的,我的好美莎,”一口淡淡的白色烟雾从玲子口中吐出,然后消失在安静的街道上,

“不过说真的,班长和你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对方的?你知道班里的大家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搞笑吗?他们的表情就跟听到世界要毁灭了一样,我比他们要好一点,最多也就是亚洲毁灭这种程度……”

啧,还是没能逃掉这个问题。当初就该坚定一点,说什么都不同意结衣要公布我们之间关系的决定。

毕业那天,我实在没拗的过结衣。结果就是班里每个人…不,还不止,反正就是很多人都知道了我们在交往的事。

然后铺天盖地的询问从各种途径钻了出来。那一天里主动和我搭话的人比整个高中三年加起来都要多!

虽然当时我想尽一切办法回避这些烦人的问题,可没想到都这么久过去了,玲子这家伙竟然还没放弃。

“你很想知道吗?”受不住玲子的碎碎念,我在她停不下来之前打断了她那一个接一个的问题。

“嗯!嗯!我想听!想听的不得了!”

一个脑袋疯狂的在我眼前上下起伏,简直就像个打点计时器那样。

“阿朔,你……”

我刚要开口,结果眼前的一幕之间把我要问的话给堵在了喉咙里。

阿朔这家伙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取出来了小小的记事本和钢笔,她那副姿势完全是要把我说的东西全都记下来的样子!

“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想知道。那就……”

“就告诉我们!?我们会很认真听的!”

看着眼前这两个家伙满眼的期待,我回忆着曾经美好的经历,用最灿烂、最可爱、最完美漂亮的笑容一字一句地说:

“那就再见吧,我会想你们的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