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友人与爱与沙滩(下)

作者:蓝色安达
更新时间:2022-11-18 11:07
点击:545
章节字数:73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虽然发生一些意料之中的事,不过我还是与岛村以及那另外两个人成功会合,一起被送往小镇东边的海滩。

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以后就一直在家里休息,没再见过岛村,听母亲说她在我睡着时来过一次。

另外,泳装是母亲帮我买的,是那种很简单,很普通,很常见的深蓝色泳衣。

各种意义上的出师不顺。

七人座的车,司机沉默地操控方向盘,日野和永藤在我们前面一排,一起轻哼着不知名的歌。岛村坐在我的右侧,一直在凝望着窗外的风景。

路途中我再次向岛村解释那天下午没能及时到来的原因,而岛村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算作是回应。

平淡的反应犹如一记雷劈,直击我的天灵盖,双耳中颤抖的嗡鸣让我开始头晕目眩。

岛村不再是以前那个活泼的岛村。

难道还在生气我放她鸽子。

可那是不可抗拒因素导致,我也没办法控制啊。

也不对,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太过不小心。

到达目的地的温泉旅馆,分配房间时,岛村独自一人选择一个房间。这里都是双人间,四个人分配的话,我和岛村肯定会分在同一个房间啊。

这种理所应当,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吗?

有种想跳进大海的冲动。

就让这片蔚蓝的海域,成为我最后的归宿。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如同跑马灯一般,在我眼前飞快地闪过。

晚饭是丰盛的寿司,但是在我吃过两个后就感到难以下咽,并不是因为食物的味道差,只是我的胸口仿佛堵着一坨棉絮,光呼吸就已经变得困难,更别说食欲,早已下降至零点。

那两个吃得很欢乐,我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岛村,她也没有动筷子,而且一直盯着自己的桌前。

岛村似乎注意到我在看她,抬起来与我对视一眼后,将自己的目光回避开了。

爽约是我的错,倒是岛村……请不要因为这种事就讨厌我,回避我啊,我会好好道歉,我会补偿你……

之后正式游玩的第一天,我和岛村一起坐在硕大的遮阳伞下面看着日野和永藤一起玩盲眼劈西瓜,堆沙堡的游戏。

在我们身边各自放着一杯冷饮,我的是蓝莓味,岛村的是草莓味。岛村没有穿泳衣,而是用一件衬衣短袖和夏威夷短裤作为代替。

吸上一口蓝莓冷饮,感觉冷饮的凉度还不及我的心境。

就在刚刚我尝试与岛村搭话,却被对方以沉默回拒。

从一开始就是失败的,没有和岛村一起买泳装,分配房间没能和岛村在同一间,没能看到岛村的泳装,就连最简单的搭话,都没能成功。

那本就不明确存在的,可怜的告白计划……已经被直接扼杀在摇篮之中。

就连现在,岛村的态度也变得冷漠。

我希望能被岛村狠狠地痛骂一顿,希望她能狠狠地叱责我放她鸽子的行为。

岛村抱着膝盖坐在我身边,她的眼睛一直看着在太阳下疯玩的两个人。

我完全看不透岛村的内心,甚至不知道该从何猜起。

就在这样的沉默中,一天的时间悄然过去。

晚餐是只有四个人的沙滩海鲜烧烤,我依旧是尝不出什么味道,吃过几口后就打算回房休息。

晚上,日野邀请一起去泡温泉,我拒绝了。

昨晚整夜失眠,再去泡温泉,我怕自己会淹死在温泉之中。

到第二天,我索性就以身体不适为借口,一直待在房间中,哪里也不去,什么都不想吃。

这次来游玩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

与那两个人成为朋友?

还是向岛村表达自己那些无法轻易说出口的信息?

我不知道,无法确定。

视线模糊之中,记忆中岛村的身影都开始变得那么不清晰。

难道和岛村的关系就要在此终结了吗?

我无法理解,难道就仅仅只是因为我没来赴约这种事?

又或者说,从很早开始,岛村就已经开始对我产生厌倦,不久之前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还没想到办法摆脱我,用来拖延时间的缓兵之计罢了。

这次的邀请,可能就是要借机表明态度,从此抛弃我吧。

瘫软蜷缩着躺在沙发上,我感觉自己像一条死狗。

沙发很柔软,房间内有些闷热。但是我却感觉如同置身于冰窖,身心冰凉无比。

唯独胃部如同火焰灼烧般的难受。

我感到一阵阵的眩晕,接连两夜失眠所带来的疲倦让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安达,安达……」

轻声呼唤着安达的名字,我却得不到她的回应。

眼前躺在沙发上的安达,紧闭双眼,额头上密布着层层细汗。

处于梦魇中安达的痛苦,我能感受到。

对不起,安达……

我曾认为只做普普通通的朋友一起顺利毕业,就已经是我们的全部。

一直在逃避对安达的感情,是因为我害怕,害怕毕业那天就会失去她的全部。

我错了,真的大错特错。

这两天,我一直独自一人思考着,该如何面对安达。对安达的冷落并不是有意,而是害怕一旦与她对话,安达会无法控制地向我说出那句话。

与安达母亲的对话,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安达的态度,她这次接受我的邀请来到海边,一定有所打算。

再说得更明确一点,安达极有可能会向我表白。

在还没明确自己对安达的感情之前听到她说喜欢我,我无法想象后果。

无法再忍受难以抉择的痛苦,我将这件事向日野和盘托出。

日野的话很简单。

「喜欢就告诉她,不喜欢……那就让自己变得喜欢她。」

「就,就这样?」

「那你还想怎么样?」

日野轻抿一口茶水,眯成月牙的双眼,就这么看着我。

「我……」

无话可说。

还不如不问呢。

「我觉得你两不错,真的。」

「你喜欢安达吗?」

「……」

日野为我斟上一杯茶,茶香芬芳,却依旧无法平复乱成一团的心境。

「那讨厌她吗?」

没有任何犹豫,我摇头否定。

「这不就成了,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成了?」

我学着日野轻抿茶水,茶香之中带着一丝苦涩,不由得吐吐舌头,还是喝不惯茶的味道。

「可我们都是女孩子,这样真的可以吗?」

「你觉得可以,就可以。」

日野装出颇有深意的情感大师模样,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缓慢。

我懒得再理她,打算回到自己房间。

在门口遇到永藤,她向我打招呼,点头示意过后,我继续低头匆匆走向自己的房间。

「加油,我支持你。」

猛地转回头,永藤已经走进房间,不见人影。

支持我吗?

原来如此……

至少不是所有人都会反对,至少不是所有人都会用异样的眼神看待两个女孩子之间的爱情,至少……我还有两个朋友一定会支持我。

那么我,还有什么可犹豫,可纠结。

阴霾散去,我的内心逐渐开始明朗。

我一直在安达身边。

我的眼里只有安达。

我的内心皆是为安达所思。

我会包容安达的一切。

就算家人的反对,就算有朋友同学老师会把我们当成异类。和安达共度时光虽短,但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我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放弃安达,等同于放弃我自己的生活,甚至是生命。

梦魇中的安达变得湿润,泪珠不断地渗出,滑落。她的泪水仿佛冰凌,一遍一遍地刺痛我的心脏。

快醒来吧安达,从痛苦的的噩梦之中挣脱,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安达的脸型变得逐渐扭曲,眉头紧锁,到底是怎么样的噩梦让安达痛苦成这样。

可以猜测,与我有关。

我取出手帕帮安达擦拭着脸上的汗珠,平时很少有机会碰安达的脸,现在触碰到的感觉正如我所期待,如同布丁般的柔嫩。

只是有些惨白。

但却显得更加美艳。

这么好看的女孩子,为什么会想不开喜欢上我呢……我无法理解,也不想去思考,我的大脑从现在开始,已经不会再为这些东西运作。

在我细细地观察安达脸蛋的每一处细节时,一双明眸毫无征兆地睁开。

我看到安达的双眼之中布满血丝。

就如同饥饿的猛虎捕食猎物一般,我被安达扑倒在榻榻米上。如果比力气我能够轻松推开瘦弱的安达,但是我并不想那么做,从安达醒来那一刻开始,岛村这个人就已经为安达所有。

包容安达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缺点。

满足安达任何的所求,无论多么的过分。

聆听安达的每一句话,哪怕是怨言。

我早已无可救药地沉醉。

『笨蛋,笨蛋笨蛋……岛村你这个笨蛋……』

『明明说过不会放弃我……为什么……为什么又要离我而去……』

『如果岛村不在意我……不喜欢我,就请你不要……不要那样待我,请你不要对我说这种话……』

安达的感情犹如决堤的洪水,毫无保留地全部倾泻在我身上,她滔滔不绝地向我诉说着梦境的内容,哭诉着梦境中的我有多么无情无义。

那个噩梦如果成为事实,那真的足够对现在的安达造成毁灭性打击。

梦的内容不便多说,大概意思是梦中的我被某个男人蛊惑订婚并彻底放弃安达,之后甚至对想要挽回感情的她冷言嘲讽,甚至甩了她一耳光。

我都不敢想象自己还能渣成这样。

「没事了安达,那都是梦,都是假的。」

哭诉完的安达趴在我的肩头啜泣,我轻抚她的后背安慰着,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唉……」

「安达,你听说过梦境与现实相反这句话吗?」

「安达,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安达,我喜欢你,从一次见面就已经开始喜欢你。」

安达依旧把我压在榻榻米上,只不过现在她用手臂把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她的双眼与我对视着。

诧异,惊讶,不可置信,喜悦还有一点疑惑。

这是我能从安达的双眸中读出来的情绪。

深吸一口气,深知向安达表白后已经无法回头,我会继续前进,将自己的心意完完全全诉之对方。

「我一直在思考,该如何处理和安达你之间的感情,到最后发现这一切都是无用功,我喜欢安达,安达喜欢我,这些就已经足够。」

安达没有说什么,如珍珠般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眶中滑落,有几颗落入我的口中,味道略带苦涩,我知道那是喜悦到无法用语言表达而产生的眼泪。

吻降临得很突然,安达的身体很僵硬,迈出这一步需要多大的勇气,只有她自己知道。

安达的吻,安达的味道对我来说就像是致命的毒药,让我的肾上腺素控制不住地往上飙升。

心脏躁动,血脉在扩张,呼吸开始急促。

分开后我的双唇之间还残留着安达的味道。

不够,完全不够。

如果只是停留在安达唇间的柔软,完全无法让我得到满足。

一颗一颗缓慢地解开自己的衬衣的纽扣,将自己的身体坦坦荡荡地暴露在安达面前。

从未想过自己会变得这么疯狂。

我告诉安达,这是一种补偿,也是一种惩罚。惩罚我这两天对安达的逃避,补偿安达在这两天所受到的冷落。

安达似乎很快就明白我的意图,用颤抖的手滑过我的小腹,冰凉的指尖在炽热的皮肤上游走,体温差带来的感觉让我开始感到浑身酥麻。

敏感体质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当两人的服饰褪尽,我与安达之间已无任何阻挡。

她的视线直接停留着我脖颈之上的疤痕。

就这样被人直视着自己曾经极力想要隐藏的秘密,我感觉快要被自己的体温烧熔化掉。

我想过无数种安达会问的问题,但是我的答案只有不知道这三个字,因为……我真的没有这条疤痕的任何记忆。

安达只是凝视几秒,用手抚摸过后,便俯下身亲吻着我脖颈上的疤痕,从一侧亲吻到另一侧,一寸皮肤都没有落下。

『我爱你……』

安达在我的耳边轻声呢喃。

爱是比喜欢更加沉重的表达形式,其所蕴含的意味也比后者更加重要,从头到尾安达都没说过[喜欢],而是伴随着急促的呼吸一直重复着『我爱你』、『我爱岛村』这几个字。

安达为何会对我产生这般的感情,这是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我们的年龄尚小,想不出什么准确的答案,到最后的解释也就只有简单的一见钟情四个字。

我彻底沦陷在安达的温柔与爱意之中。

醒来之时已是午夜,发现自己睡在被窝里面。

我是被热醒的,皮肤上面黏黏糊糊的全是汗液。

房间里没开冷气,相当闷热。

扭头就能看到安达躺在我身边,她的双眼在黑暗之中很明亮。安达还没睡,又或者早已醒来,她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样子在我睡着时是安达铺好的被褥,只是她怎么能忘记开冷气呢。

「小——樱——同——学——」


当听到岛村小声喊我的名字时,我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岛村已经厉害到能猜出我的名字。随后又想到岛村和我的母亲接触过,一切也就那么顺理成章。

「你在想什么呢,大半夜的不睡觉。」

『我……』

我像个干尸一样直挺挺地躺着,心境有些混乱,有很多话相对岛村,只是因为嘴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我,我感觉像是在做梦,好不真实。』

「现在后悔可来不及喽。」

『不……我不会后悔,我现在……』

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动声,扭过头看到岛村穿好泳装,已经是一副准备要出门的样子。

「可以陪我一起去海边吗?」

『现在?』

我看了一眼手机,凌晨1点半。

「难得来一次海边,都没有好好地放松放松,现在还剩一点时间,不好好利用岂不是相当浪费。」

岛村舒展着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有顾及自己的身材被我看的一清二楚。

『也是啊……这都是因为我……』

「好啦,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赶紧给我从被窝里出来,换上泳衣和我去海边。」

『好、好的。』

……

岛村牵着我的手在沙滩上一步一步地行走,白天被晒得滚烫的沙粒到了夜晚踩起来依旧还有那么一点温热。

空气还是有些闷热,不过偶尔吹过的海风带来一丝凉意又刚好能保持一定的舒适感。

实际上我已经相当疲惫,但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眠,我的内心还有一丝担忧。

我害怕……现在的我依旧处于梦中。

在沙滩中心的聚光灯下面,岛村叫人搬来一把双人躺椅,还有一桌子的点心以及冷饮。

『这个点还有人?』

我感到非常诧异,岛村抽奖得来的游玩券,竟然还有这么豪华的服务,那些看起来精致高档的点心和冷饮,它们价格肯定处于我无法想象的高度。

「是啊,不过晚上可不允许靠近海边,我也是刚知道。」

「这个可是日野家的海滩,有游客时都是提供24小时服务的,还有刚刚的温泉旅馆也是。」

「唔……好甜。」

岛村吃了一整颗马卡龙,我看着都觉得牙根在隐隐作痛。

冷饮是冰咖啡,刚好可以抵消马卡龙所带来的甜腻。

『大晚上吃这种东西,不仅会烂牙齿,还会长胖。』

「那有什么关系,无论我变成什么样,依旧会被安达爱着,不是吗?」

『哼嗯……』

我轻轻地笑了一声表示默认。

「安达不吃吗?」

『我……还不饿。』

「这里只有我们两,明明一整天没吃东西还不饿,你骗鬼呢。」

『那我……』

「给你。」

岛村把一碟切开的铜锣烧递给我,是她最喜欢的红豆馅。

『那个……其实我想吃乌冬面。』

「噗……早说啊。」

叫来服务员询问,她说乌冬面在旅馆里有。

岛村朝我耸肩。

「等我吃完?」

『嗯。』

我把双手枕在脑后,仰头望着夜空。

夜空还算清澈,能看到星星和圆得像岛村手中马卡龙的明月,大海与明月,可以称得上是一副美景。

眼前的美景,身边的美人,还有手中的美……美式冰咖啡。

我说不出什么优美的词句来形容此时此刻。

现在这一切能让我感到很舒适,从很久之前就开始紧绷的身体与神经,逐渐开始放松。

就算这些都是梦境,我希望自己可以永远沉浸在此,永远不要醒来。

『咿呀!』

岛村掐了一把我的侧腰,这让我在一瞬间从昏昏欲睡中清醒过来。

「还不能睡,安达,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说。」

『嗯嗯嗯……我在听。』

我揉着眼睛强打起精神,这一掐我一定要找机会原封不动地奉还回去。不过……我非常感谢岛村的这一掐,正是因为这疼痛感让我知道自己并非处于梦境之中。

我甚至怀疑岛村应该猜到我在忧虑什么,她才出手狠狠地掐了我一把。

「我的名字是岛村抱月……」

『岛村抱月……好,我记住了。』

「喂!安达!」

岛村又在同一个地方掐了一把。

『饶命饶命……我开玩笑的。』

这才多久,岛村怎么就变得蛮横起来,有一点……一点野蛮女友的味道。

『抱月……是个很好的名字,我非常喜欢。』

「还有一件事。」

我把脸贴过去想吻岛村,却被她用食指在脑门上弹了一下。

「你的泳衣很漂亮,我喜欢。」

提起泳衣,我才发觉岛村穿的是一套红色泳装,很普通的款式。只是她还披着一件衬衣,大概是用来遮挡那条疤痕,起初我以为岛村是怕冷才带着衬衣,来到沙滩看到有人之后她才把衬衣披在身上。

这伤疤大概是岛村的底线,对我她选择坦诚相见,对别人还是有所顾忌。

不可能不感到好奇,但我还没有傻到直接去问岛村。

既然选择岛村我就会接受她的一切,包括我所不知到的过去。我怜惜她在以前所受到的伤害,并向神明发誓,只要以后有我在,绝对不会让岛村再受到任何伤害。

『我……更喜欢,穿着泳装的岛村。』

「好好好……我也是,最喜欢安达。」

也许是看到我已经开始昏昏欲睡,岛村将剩下的点心打包后,挽着我的胳膊往旅店的方向走去。

离去之时能听到后面几个服务员细细的议论声,听不清在说什么,我也已经没有精力去好奇,被岛村拉着很快就回到房间。

我已经处于随时都能躺下睡着的状态,而岛村还想再去泡泡温泉。

这个女孩怎么会有如此充沛的精力……难道因为之前睡了那么一小会的时间,岛村的体力就恢复了吗?

真是不可思议。

我拧了拧大腿内侧的肉,疼痛感让我恢复几分清醒,吃完乌冬面,泡过温泉,时间已经来到凌晨3点左右。

因为岛村提前打开冷气,房间里面现在已经变得相当凉爽,这舒适的感觉让我的困意成倍增加。

『晚安,岛村。』

换上睡衣躺进被窝后数秒之后我就已经陷入沉睡。

我没有看到岛村无奈地笑容以及听到那一声——

「晚安,小樱。」

这次的睡眠我又在做梦,梦的内容相当棒,至于是什么,醒来之后就已经无法再回忆。


「我……我不知道……」

「我要听实话。」

「我……」

我低下头,不敢直视安达母亲的眼睛。

被同学的母亲逼问,必须承认自己的感情,这种感觉真的……比听到安达的告白还要让我更加不知所措。

「唉……」

「我看得出小樱很喜欢你,而你,如果也喜欢小樱,那就请不要让她和你自己等太久,如果不喜欢……请尽快向她表明自己的态度,将来我会带她离开这里。」

这是我下车前从安达母亲那里听到的话,应该就是她下达的最后通牒吧。

安达说她的母亲不够关心她,然而事实完全相反。

洗完澡后我望着镜子里面自己的躯体。

到底该怎么办?

太阳穴隐隐作痛,我的大脑真是不太适合去思考感情的问题。

我目中之人皆是安达。

我心之所想具为安达。

安达难过我也会伤心。

安达受伤我就会心疼。

安达如果从我的世界中消失,我会难过得无法正常呼吸。

如果这些都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

那么我承认我喜欢安达。

等一下……安达的母亲,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记得很清楚,她那句问话开头的称呼是……

「抱月。」

温泉旅馆的早饭是自助餐,那阵势看上去颇为豪华。

抱着安达的胳膊走进餐厅时我还是睡眼惺忪的状态,如果不是安达把我喊醒,我相信自己可以一直睡到中午。

朦胧的眼中我看到桌子对面的某人在对我挤眉弄眼,还用手指着自己的脖子,像是在暗示我什么。

我白了日野一眼。

她所指的那个位置,在我这边有一枚红色的吻痕。

那个是今天早上,安达趁我没睡醒时留下的,所谓安达专属的印记。

从打开安达所在的房门开始,我就已经决定丢掉所有的思想包袱,全心全意地接受安达,不会再去在乎别人的目光。

那些包袱只会让我感到疲惫,并且还会影响与安达之间感情。

到学校后我和安达也许会收敛一些,不过现在在这个地方,我只想随心而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另外一方面,我相信这两个朋友,日野虽然有些八卦,但她还是有自己的原则底线,把我和安达的事情流传得全校皆知这种事,日野肯定不会这么做。

永藤就更不用说。她本身就和安达一样,属于那种话少的人。

回程返校的途中,安达抱着我的肩膀,让我靠着她身体再睡一会。

我还记得这次游玩最初的目的,到最后却得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果。

我更喜欢现在这个状态。

明明是在夏天的末尾,我却仿佛身处四月天,被樱花包围。

视线之中遍布樱花色。

鼻尖萦绕满是樱花香。

指尖所触皆是花瓣的温暖与柔软。

在这旁人无法欣赏樱花的季节,我可以从安达的身上寻找樱花的踪迹。

那是只属于我的,专属樱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