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8

作者:edith7
更新时间:2022-11-11 11:25
点击:302
章节字数:21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两边的仗打了小一年,别浦娜赫从小小的先锋官升到了南军副将军,统领先锋军,先前军中的质疑早就被她用一场场胜利击溃,现在无论谁见了她都会尊称一声将军,但她却在日复一日的杀戮中,愈发空虚


别浦娜赫小时候其实是个淘气话痨的可爱宝宝,最喜欢的是缠着阿娘识字看书讲故事,作为北地望族的家臣,她虽幼年丧父,但自小也是丰衣足食,后来更是跟着阿娘,追随那位尊贵的娘娘进了王庭,她本以为这一生也会如母亲一样,成为贵人身边的管事,操持贵人的生活,却不想有的人随意的一句话,就改了她们母女的命数


那是很普通的一日,她在院中玩耍,遇到了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年,少年瞥了她一眼说:“我喜欢好看的东西,你长的不错,我要了。”


于是她就从一个人变成了一件东西,先是陪玩的玩具,读书的摆件,练武的木桩,直到现在,成了一柄杀人的利剑


“将军!”她的胡思乱想被身边的副将打断,一个二十多岁的健硕青年,名叫胡历达,出身北地一个商贾世家,被家族送到军中积累军功,原本是眼高于顶的性格,被她几次打磨,已经是个忠心可靠的副手了:“将军,兄弟们刚发现一窝军妓,让我来问问,能不能?”


他脸上挤满了尴尬的笑,将军治军极严,一般情况下绝不允许无辜杀戮,抢夺烧杀平民更视为军中大忌,因此军士虽然有心占了这窝军妓,但也不敢擅自做主,这才撺掇着他来请示


胡历达语带试探,别浦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军中爷们憋的太久军心易乱,且还有些女军士也好这一口,水至清则无鱼,阿娘讲过这个道理


她内里长长的叹息,面上不显:“不要做的太过,不要伤了性命。”


“是!”得了将军默认,胡历达兴匆匆的跑了,一会,便传出一片此起彼伏的女人哭号声


别浦心烦,欲回营帐,走到一半,耳边隐约还能听到哭声,别浦低声咒骂一句,咬咬牙转身超哭声走去。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她无数次感谢老天的指引,让她在冥冥中转身,让她看见人群中那张麻木但秀丽的面容



吴初凉最后是被她堂姐背回家的,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她就是走累了,缓了缓脚,就见人半蹲到眼前


“这,又要闹哪样啊?”吴初凉哭笑不得


“背你啊!”别浦理直气壮


“我能走!”吴初凉别扭,感觉心中腾起一股怒火,她虽然拖着条瘸腿,但不需要别人可怜,更不需要别浦的愧疚


别浦听出了她语气中的怒意,站直身子歪头看着她微蹙的眉头,吴初凉每次生气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眉头蹙起显出三道竖线,别浦见多了,已经有破解的诀窍了


她先是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扑上去给吴初凉一个大大的拥抱,开始撒娇:“阿凉,我就想背你一下嘛,难道我不能背你吗?我们不是刚刚拜了堂嘛,难道我不是你亲亲堂姐嘛。”


吴初凉被熊抱着晃来晃去,宛如撒了气的河豚,端起的架势瞬间瓦解,实在是不想在光天化日之下继续丢这个脸,叹息道:“背,让你背。”


于是,吴初凉被她堂姐背回了家


馒头蹿出门迎接时,这位堂姐还非常骄傲的颠了颠背上的人,朝狗子一顿显摆:“我的,看到没,我的。”搞得吴初凉给馒头放饭时特意加了块肉,劝导道:“再忍忍,时间长了就习惯了,我也是这么过来的。”


吃了饭,别浦又端了盆热水到屋中,拉着吴初凉坐好,蹲下就要帮吴初凉脱鞋,这下吴初凉是真急了,如炸了毛的奶猫般:“你这是做什么!”伸手就要把她拽起来


别浦疑惑的仰头看她:“给你泡泡脚啊,走了一天,你不累吗?”


“你不用,我自己来。”


别浦被吼的更疑惑了,原本锐利的眼神似乎填满了软泡泡:“为什么啊?我会的。”


“我知道,不用你,你快起来!”吴初凉涨红了脸,似乎不知如何安放自己的手脚,只想拉别浦站起来,从始至终她一直是那个低处的人,突然间的位置调换,让她如坐针毡


别浦明白了,她依旧蹲在吴初凉脚边,身上的气质却慢慢沉了下去,吴初凉微微咬唇,避开了她审视的目光,别浦苦笑自嘲:“阿凉,我已经不是什么将军了。”


她再次伸手抬起吴初凉的脚,为她脱鞋,吴初凉这次没有躲,只依旧僵着身子不敢与之对视,“我现在身上没钱,没财产,没地,没营生,要是没有你,怕是连饭也吃不上,只能上街讨饭去。“


“不是的,”吴初凉听不得她如此诋毁:”这小院是你置办的,你给的那些银票我也都留着,这些都是你的,你不是“,她是天上的果,自己才是地上的泥,是自己不自量力让她沾上了污垢,跌落到了尘世间,已经足够了,她恨不得把心掏出来供着她,如何受得了她这般蹲在自己脚边,初凉以手掩面,近乎恳求道:“别浦,你快起来吧。”


“就不!”


斩钉截铁,吴初凉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却见别浦傲娇的挑了挑眉,直接坐到了地上,“你好矫情啊,我都蹲累了,快点快点,水都凉了。”


吴初凉被这一手整的不知所措,忘了反抗,被麻利的脱去鞋袜,摁到了盆中,热水一激,回过神来:“祖宗,你怎么,还坐地上了。”


别浦对这个称呼很满意,伸手帮她搓洗,那白玉般的小脚如触电般后收,被她一把握住:“别躲,再躲就揍你啦。”


初凉身上的那点尖锐与坚持,被这人几句话就轻易敲碎,她不再躲闪,泄了气般由着地上的人


似乎从一开始,别浦就会把这样的威胁挂在嘴边,但也真真切切从未动过自己一寸,正是眷恋这样的温柔她才如藤曼般痴缠着她,最初的愿想其实就是希望能作为奴仆留她身边伺候,却越来越贪心,直至此刻,幸福的让人胆寒


她一直笃定不断失去才是她的宿命,而现在,太甜了,她在拥有的同时恐惧,如在峭壁边行走,似乎下一刻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会被以各种冠冕的理由所控,被送走,被带离,再次失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