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笨蛋与咖啡(上)

作者:蓝色安达
更新时间:2022-10-28 20:49
点击:530
章节字数:54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昨天那位是安达吧?」

指尖在手机屏幕上滑动,我毫无征兆地将这个问题抛给安。

此时此刻安达正枕在我的双腿上闭目养神,没有睡着,我可以清晰地察觉到她带着一丝丝疲惫的呼吸。

按照约定——也不知道何时与安达达成的共识,如果翘课来到这个地方,我们会互相作为对方的枕头,让另一个人得到充分的休息,一天一轮换。

昨天一整天都在打桌球可以忽略不计,今天应该是安达当枕头的日子。

也许是因为过于敏感吧,我能感觉到近几天安达的身体很疲惫,精神也有些虚弱。

大概是晚上没睡好吧。

于是今天我便慷慨地把双腿贡献出来,让安达好好休息一番。

『不、不是我……那个人不是我……』

毫无疑问我听到的是安达极力否定的答案。

「明明那么可爱,为什么不承认呢?」

『哪、哪有……岛村才、才……更可爱……』

「是吗……那可真是谢谢安达,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还是第一次有人夸我可爱。」

我抚摸着安达的头发,将一缕发丝缠绕在小拇指上,又任由它们从我手中滑走。

安达应该在早上洗过头了吧,细发很蓬松很柔软,还带着那一丝丝我非常喜欢的清爽香味。

再仔细一看可以发现安达的褐发已经悄然褪色,原本的黑色逐渐开始恢复视觉上的主导权。

「我觉得银发或者白发挺适合安达的,很漂亮。」

回想起刚刚在手机上看的图片,我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好奇怪的颜色,岛村的品味……』

「很怪是吧,哈哈……就当我没说吧。」

打着哈哈示意安达快点休息。

不过……我还是觉得银白色头发和女仆装很搭,漫画里不都这样吗?

如果没记错的话,昨天光临的那家咖啡店……不,是咖啡餐厅,它的名字好像是叫「樱花岛」,店名logo理所应当也被设计成一朵樱花的模样。。

我听过有一处叫「桃花岛」的风景区,这个名为「樱花岛」的咖啡店……感觉有些怪怪的。

可能店长是个喜欢樱花的人吧。

店内的装修也很符合樱花的主题,大体风格虽简略又不失美感,是那种会让人产生下次还会光临的感觉。

包括店长和安达在内,员工一共也就五个人,店长负责后厨准备食物和咖啡,安达与另外两名女生是负责点单和收拾的服务员以及最后一个年龄稍大的收银员。

我还想和安达多聊聊那身装扮呢,而她把菜单塞给我后就跑进后厨,一直到我离开都没再出现。

安达这算是逃了?

真是搞不懂她。

腹中强烈的饥饿感已经让我无法把注意力继续放在安达那边,我打算唤来其他服务员,准备点餐。

来到我面前的,却是店长本人。

店长告诉我,安达在后厨学习咖啡的冲泡和拉花技术。

樱花岛的店长是一名很年轻的女性,看起来像是还在读大学的女学生,长相和她的厨艺一样,很棒。不过总感觉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这家店很不错,我一定还会再光临。

当然肯定是安达在的时候,我期待下次能品尝到她亲手冲泡的咖啡。

双腿之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安达已经睡得很安稳。

阳光透过窗照射进体育馆的二楼,让这里的光线充斥着一种朦胧的感觉。

看着安达那张放松到极致的容颜,恍惚间我意识到一些问题。

记得安达说过周日是她的看板娘日,整天都在店内工作,昨天和我桌球对战到放学后又继续去咖啡店里打工……再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晚上的睡眠质量也好不到哪去。

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每天晚上我都有提醒安达要早点睡,不过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是因为安达很缺钱吗?

回想起和安达相处的日子,也没见到她有多么喜爱钱财。

我感到好奇,同时也很担心安达的身体状况。

超越年龄负荷的工作量再加上夜晚不佳的睡眠质量,原来如此,安达来到体育馆二楼只是单纯的想要休息而已。像这样长期下来形成恶习,一定会严重影响学习和身体健康。

就算自身已经疲惫不堪,安达还是愿意为偷懒休息的我提供膝枕服务。

我感到自责,并后悔到现在才察觉安达的疲惫。

等安达醒来,我想和她好好地谈谈。但是……作为一个和安达非亲非故,刚成为朋友不久的人,该从何谈起,又该如何说服她改变现在不良的习惯呢?

但是让我放着不管,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安达,我有事情要和你谈。」

听到这个问题时我正嚼着一块面包充当午饭,被岛村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吓得差点噎着。

『什、什么?!』

岛村的表情很认真,甚至有些严肃。

这副表情,她要谈的……到底会是什么事?

等、等一下!

如果岛村一本正经地说出「安达,我喜欢你」这句话,我该如何回应?

不妙,相当的不妙。

还容不得我胡思乱想更多,岛村就将身体朝我这边靠过来,她的脸在我的瞳孔中愈加放大。

岛村她她她她她她……不会是要KISS吧?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感觉心脏暴跳得都快要爆炸。

最后我闭上双眼放弃思考,决定任由岛村随意处置。

然而事实上迎接我的,并不是想象中双唇那种柔软的触觉,岛村只是简单地给了我一个拥抱。

「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安达。」

『啊、啊……谢、谢谢……』

面对岛村突如其来的拥抱,我从不知所措变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听这意思好像是在慰问关心我?

是因为我连续几天都在工作吗?

也不应该吧,从岛村的角度来看,这件事可以说完全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难道,岛村是在担心我的身体会累垮掉吗?

嗯……绝对是,否则她也不会说这种话。

一缕又一缕的暖流从岛村那边散发,通过我们紧贴在一起的躯体,向我的内心流淌。从未有过的温暖,洗刷着身体中的疲惫。

我同样回以拥抱。

牙咬得很紧,否则的话就会有泪珠脱离眼眶控制,落在岛村的肩膀上。

自从踏入高中后,我的母亲都从未像岛村这般关心过我。至少,从来没有听到过那样的一句安慰。

「安达真是个笨蛋。」

『诶……干嘛突然骂我?』

还未多感动几秒,岛村口中的[笨蛋]两个字好似一记棒槌,把我打回现实。

「凡事多为自己考虑点——并非自私,而是时刻记得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别到了生命的尽头都不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为何而过。」

「我不清楚安达打工赚钱是为了什么,但是安达现在还只是个女高中生,应该为自己的学业和身体考虑更多。」

有那么一刹那,颤抖的心想让我把藏在最深处的秘密,统统告诉眼前这个女孩。

但是所有的情绪,所有的言辞,到最后汇聚在一起却变成两个字。

『谢谢。』

胆怯,畏惧。

我在害怕。

害怕岛村会拒绝我,害怕岛村会厌恶我,害怕岛村会因此离我而去。

若岛村现在对我的温柔,在告知她我的心意之后转变成冷淡甚至是厌恶惧怕……

我将无法接受。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是个男生的话,应该会有勇气向岛村表白吧。

或者还是依旧像现在一样胆怯地逃避,直到岛村成为不认识家伙的恋人,才会开始后悔自己的怯懦。

「安达。」

『嗯?』

岛村背靠着墙壁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下周一要期中测试,安达一直不在教室,班导让我替她转达给你。」

『嗯,我知道了。』

「一直翘课的安达,该怎么面对呢?」

『不知道。』

我老实地回答。

「真是个实打实的笨蛋呢,安达」

原来我已经和岛村相识快两个月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夏季的燥热已经有所退散,也就是说,因为怕热才翘课来体育馆二楼的岛村,在燥热散去之后,也许就不再会来陪我了吧。

要说不会感觉失落,那是不可能。

更多的则是害怕。

「这个周末来我家吧,我来帮安达这个笨蛋好好补补课。」

『嗯。』

……

『等一下……』

『去岛村家?!』


总感觉与岛村的关系发展速度,快得超乎我的想象。

与一个人相识,成为朋友,再通过关系的加深,到对方家里学习或者玩游戏,需要多少时间呢?

只用两个月不到,岛村就邀请我到她家里一起学习。

岛村是我第一个也是现在唯一一个可以互相把对方的大腿当做枕头的朋友。我不知道这个时间对于其他人来说,到底算长还是短。

感觉像是在做梦一般。

另外在学习上我是完全放弃的状态,否则也不会整天跑到体育馆二楼去。只不过在前两天听过岛村对我说的话之后,我的想法已经产生些许变化。如果是以前的我,1000%会拒绝岛村一起学习的邀请,即便我有多么想去岛村的家里看看。

在岛村的影响下,我好像正默默地发生着变化。

这样的改变,因岛村而起,并不让我反感。

原以为岛村的意思是白天学习,没想到为了能更加充分运用周末的时间,她要求我在她家住三个晚上,到下周一再一起上学。

毫无疑问这会是我这辈子所遇之中,最能让我开心到原地起飞的事。

但是随着兴奋劲过去,大脑冷却下来,有更多的问题涌入我的脑中。

要住三个晚上的话,我该带什么衣服去?

我的睡衣花色是不是太老土,会不会被岛村嘲笑?

住这么久会不会影响岛村家人的正常生活?

要不要带课本和笔记本过去?可是这些东西比我的脸还干净啊,带过去有什么用?

我该睡在哪里?我能睡得安稳吗?

还有要不要带着学习之后用来放松的游戏,比如扑克牌之类的?

……

我的一切疑问与不安,在岛村一句「安达只要带好换洗衣服和睡衣就行,其他都交给我安排」后,全都烟消云散。

紧接着我又开始纠结该带哪套睡衣。

我有一套蓝白条纹和一套蓝白碎花的睡衣,平时在家睡觉穿着感觉还凑合,但是带到朋友家里去过夜……现在怎么看都觉得这两套睡衣有些老土。

要不要再去买一套新的?

买什么样式好呢?

岛村又喜欢什么颜色,什么款式的睡衣?

算了算了,顺其自然吧。

再乱想我的脑子都要爆炸了。


其实我并不喜欢邀请同学来家里,无论是学习也好,玩游戏也罢。

因为朋友的到来,我必须把所有凌乱的房间打扫干净,将自己懒散的一面完全隐藏起来。

简单来说我就是个懒鬼,晚上或者周末独自一人在家时,我可以懒到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能不下床就不下床。我的懒惰仅在只有自己一人的情况下才会表现出来,在外面眼中我还必须保持好形象——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个什么鬼样子。

不过我知道自己在安达眼中,绝对不会是一副散漫不修边幅的模样。

帮安达补课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这会耗费掉我整整两天的休息时间。安达只会偶尔去上一次课,她脑中的知识只有一些片段,甚至有可能一丁点都没有,所以我必须从头开始帮她补齐这次测试的所有重点内容。

虽然同样作为翘课者我似乎没有资格这样说安达,更没法来帮安达补课。但是,每次翘课回去后我都会找学习好那位朋友——也就是日野,要来笔记本补齐缺失的内容。

至少我有信心可以帮安达通过这次期中测试。

我住的地方是一间单身公寓,面积不大但设施齐全。

进门跨过玄关就是客厅,客厅很小,一只三座沙发加一张可以折叠收纳的小圆桌,以及沙发对面的液晶电视便是全部。

周末的白天我都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度过,要么看电视,要么玩游戏机。平时客厅的地板上会堆着零食饮料游戏机漫画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当然这些玩意们在昨天就已经被我收拾干净。

客厅左侧门通往厨房,右侧门则通往书房,打开书房里侧的门可以看到一条小小的走廊,往里走依次是厕所、浴室以及我的房间,厕所外是阳台,有洗衣机和晾晒衣服的地方。

为了节省空间大门以外的所有门用的都是平移门,这种门除去移动噪声较大其他都还过得去。

这些便是我所住地方的全部,因为面积小而有些许拥挤感,但是我并不讨厌。

正因为住在这种地方,我才不会空虚到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父母把我独自一人扔在这个地方,是有什么目的之类的。

安达到现在都还以为我是位大小姐,希望今晚她来到后不会对我有所失望吧。

今天是周五下午,再过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安达就会出现在我家门口。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劝说自己的父母,竟然能同意在我家度过两天三夜,没被当成怪人我还真该可喜可贺。

在沙发上发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呆后,算算时间安达应该快到了吧。

站起身准备做晚饭,之前就跟安达说过今天的晚饭来我家里吃,这也算是我不喜欢请朋友来家里的原因之一,做饭很累,尤其是夏天,很热。

门外传来咚咚咚的踹门声,还以为又是哪个不知死活的邻家小孩在恶作剧,踹我的家门,所以当我披着围裙提着锅铲一脸凶神恶煞地打开门,看到站在外边的人时……

这辈子我都没感到这么羞耻过。

安达站在门口,她的左肩上挂着一只小包,右肩挂着大包,后背胸前还各自背着一只双肩包,两只手中各抱着一只长条形的礼盒。

好像是被我凶恶的神情吓到,安达的脸色有点白。

『抱、抱歉……腾不开手,只、只能用踹的……』

「安达是来学习的,怎么还要带礼物过来?」

我伸手帮安达把两只礼盒放在玄关的鞋柜上,又帮她把肩膀上的大包小包卸下来,用力甩到客厅的沙发上。

两个人都默契地无视掉刚刚的尴尬。

这正是我乐意看到的。

「嘶……这两盒子还挺有分量的,里面是什么玩意儿?」

将安达请进屋后,我抓起鞋柜上的盒子在手中轻轻颠了两下。

「感觉像是饮料?」

『是、是红酒……给叔叔阿姨的见、见面礼。』

安达一本正经地坐在沙发上,仅有半个屁股和沙发相连,,双手搭着膝盖,后背绷得笔直。

很标准的坐姿,只是安达一直低垂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看四周。

「噗——真有你的,安达。」

我简直要被安达逗乐。

「第一,我是一个人住,父母并不在身边。」

「第二,我的父母都是不沾酒水的人,虽然我有些兴趣,奈何还未成年。」

「第三,我再重复一下,安达你是来补课学习的,不要搞得像见家长一样啊。」

将红酒盒塞进几乎快要溢出的储物柜,我从冰箱中拿出一壶冰水,和水杯一起放在沙发前面的圆桌上。

稍加思索,又沏壶热茶放上去。

「都是老朋友,别客气,就当是在自己家。」

『嗯……谢、谢谢……』

安达还是那一副非常拘谨的样子。

「安达的礼物我会好好珍藏,等到20岁生日再用来庆祝吧。」

「也许还能在我的婚礼上用到呢——开玩笑哒。」

在安达身边坐下,我尝试用玩笑来缓解她的情绪。

但是安达还是在沙发上坐得绷直,身体依旧在颤抖着。

安达难道是电动牙刷成精吗?

我不是很能理解安达的情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我家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让她如此紧张?正常人去朋友家里,往往开心与快乐会占据更多的情绪吧。我小时候第一次去朋友家,也不见紧张得像安达这样。

虽然这次的目的是学习……

朋友……

难道……

安达对我还抱有朋友之外的感情?

也就是说,安达她……喜欢我?!

如果这个想法是真的,那么让安达紧张的东西……不就是我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蒼月下零度
蒼月下零度 在 2023/07/30 12:23 发表

這個世界線的兩人情商都蠻高的XD ,不過島村看起來還沒有產生戀愛的感情吧(?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