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讨厌的女友

作者:桜㓉
更新时间:2022-12-31 00:53
点击:608
章节字数:44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什、什么啊!你凭什么这么说!证据呢?还有你脸上那眼镜又是什么!你在玩cosplay吗!给我认真点啊!”

那个被美莎说是恶魔的大叔非常大声的吼着,他的整张脸都气的发红。虽然我是很相信美莎说的话,不过我也很想知道她到底是怎么辨别出来的。

“结衣,刀给我。”

“诶?真、真的要吗?”

美莎没有像我期待的那样解释原因,她反而又往那个大叔身前靠了几步,还伸出手让我把武器给她。

之前用过的那把薙刀已经被我拿了出来,我们的武器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改变形态。现在的这把薙刀美莎从前也用过,她好像挺喜欢这把刀的样子。

顺带一提,我的固有魔法发动的条件是:目标受到了来自我的攻击而留下伤口。而即使不是我,例如是美莎拿着我的武器留下了伤口,我的魔法同样可以发动。

按照斯比这个专业人员的解释,这是因为我的武器上存留了我的魔力。

因为魔力的溯源性,上面的那种情况也会算作是我造成的伤害,从而可以满足发动魔法的条件。

嗯…我到现在还是不太明白这个魔法的底层逻辑到底是怎么回事。魔法这东西可真是让人没法轻易理解。

虽然已经取出了武器,但我并没有直接把它交给美莎。毕竟,我现在还完全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美莎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判断这个大叔是恶魔变成的啊!

“听话,给我。”

美莎居然一把从我的手里抢走了我的武器,我刚想要追上去问个明白,但面向敌人的刀刃却忽然对准了我。

“结衣,你难道不相信我的判断吗?”

“不,我只是…”

“相信我的话,那就退后,站着别动。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看着手中握着刀柄的美莎,一瞬间她的眼神竟然冰冷的让我感到无比陌生。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为什么美莎会对我露出那样的眼神,我们难道不应该是最亲密的伙伴、朋友还有家人吗?

我收回了已经伸出的手,停在原地,薙刀的刀尖从我面前挪开,美莎头也不回地继续朝着那个大叔走去。

“喂喂!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小心我告你啊!”

美莎一步步在靠近,拿着长刀的美莎让我感觉她现在不是拯救别人的魔法少女,反倒像一个冷血无情的杀人狂魔。

那个大叔的警告没有起到一点点的作用,美莎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那样慢慢地走着。她和那个大叔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别过来!你别过来!”

大叔慌乱地往后倒退,一边退还一边拉起旁边的人挡在自己面前,

“快拦住她啊!这家伙疯了!快给我拦住她啊!”

可在他身边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帮他拦下美莎的脚步。大家全都着急地跑开,被他拉住的那个人为了挣脱还用力的推了他一下。

那个大叔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小片空地,他的身边没有一个其他人,闪着锋利寒光的刀尖已经离他不到一米的距离。

怎么办?我要阻止美莎吗?可是我应该要相信她才对,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可是美莎没有给我多想的时间,她反握住刀柄让刀尖朝下。

我没有看到美莎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或是多说任何一句话,她就像在做一件完全微不足道的事情那样,用力的刺下。

“啊——啊啊!”

那个大叔痛苦的喊叫声顿时响起,可就在刚才那一瞬间,美莎的身影消失了。而那个大叔根本没被刺中,下一秒,人群中的另一个地方突然又有人惊叫了起来。

“麻烦让一下!”

我立马穿过人群赶到了传出惊叫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已经自发的散开了一个圈,刚才的惊叫声就是最靠近圈里的人发出的。

大家全都盯着同一个地方,在那里,突然消失的美莎半跪在地上。

而在她的膝盖下,一个我一直以来都完全没有印象的男人被死死地压住,美莎手里的薙刀贯穿了他的身体。

“他才是那个恶魔?”

美莎没有回答,也不需要她回答。眼前这个男人侧着露出了一只眼睛,那已经无比确切的证明了这个事实。那只殷红如血的眼睛,在这全都是灰蒙蒙的世界里,它实在过于显眼。

我感到很惊讶,明明美莎刚才那么确定的说另一边的大叔才是恶魔,可她却在马上就要刺中那个大叔的一瞬间改变了目标。

而且,毫无疑问,眼前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恶魔。

“结衣,魔法。”

“哦…好。”

在美莎的提醒下,我立即发动了固有魔法。下一秒,被美莎压在身下的那个男人就如同透明的灰尘一样消失,这个恶魔的存在被彻底的抹除。

“斯比,现在呢,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了吗?”

拨通了斯比的电话,美莎共享的语音那边传来斯比的声音:

“现在你们可以直接回去了。啪!”

斯比那边又响起了之前那种木块的撞击声,它说的自己有事要做,到底是指什么?难道现在还没有做完吗?

“我已经联系了你们那边的警察,他们差不多该到了,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就行。”

斯比刚刚说完,警笛的声音就开始在远处传来,等警察们到了之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大姐姐,你们要走了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美绪和她的爸爸也来到了这边,她的心情看起来变得好多了。

“嗯,”我在小美绪面前蹲下,摸了摸她的头发,

“姐姐们就要回去了,美绪待会要好好跟着爸爸回去,知道了吗?”

“嗯,姐姐再见~”

“再见。”

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不要再见的比较好。如果我们到这边来了,那一定是又有恶魔出现,到时候很可能又会有人受伤,甚至更糟。

所以,可以的话,我希望永远不要再到这边来。

警察们很快就到达这里,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好几辆载客车。在他们的调理之下,大家开始有序的上车,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美绪,和姐姐说再见。”

临上车前,美绪的爸爸让她看向了独自待在一旁的美莎。可美绪在看了看那边的美莎后,却摇摇头说:

“那边的大姐姐好凶,我不想要和她再见…”

“不可以哦,”美绪的爸爸牵起她的小手,声音很温柔地说,

“两个姐姐都是我们的英雄,是给了我们很大帮助的人。所以要好好说谢谢和再见,好吗?”

“好~”

之后,美绪的爸爸带着小美绪走到了美莎身边。我看到他们和美莎说了些什么,美莎也动了动嘴唇,虽然我听不到具体的内容,但一定是“谢谢”和“再见”之类的话吧。

之后又过了一会,小美绪和她的爸爸一起上了一辆载客车,很快这里就只剩下我和美莎。

“结衣,还给你。”

美莎把薙刀递给了我,可她的脸上还是带着那让我陌生的表情。

“结衣,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墙壁了。”

“诶?为什么?”

“我们好像在渐行渐远了,我觉得,我们可能要分道扬镳了…”

“美莎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渐行渐远,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没有搭理我的疑惑,突然说着这些根本莫名其妙的话,美莎只是自顾自地继续说:

“这就是人生,人生!懂吗?也许将来我们会再次重逢。请你勿忘我,山田结衣小姐,我最爱的人。”

诶?诶——

美莎她居然真的不见了!就在她说完最后一个字的后一秒,她就那么消失在我面前!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突然就要分道扬镳,什么将来再次重逢,我根本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呀!

难道就因为我怀疑了一下美莎的判断吗?可美莎根本不是那样的人。

我现在该怎么办?要去追她吗?可是应该到哪里去找?如果我真的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谁能告诉我,我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做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就在我已经完全想不明白的时候,美莎在消失了几秒钟之后又重新出现在我面前,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夸张的哈哈大笑起来。

“美莎…你…我…为什么?”

啊~我在说什么,我觉得自己要连话都说不清了。

“抱歉抱歉…”过了好一会,美莎才终于停下了她的大笑,

“哼哼~被吓到了吗?刚才突然想到了几句台词,所以想说一下。对不起啦~”

“你、你这家伙!”

看到美莎那嬉笑的表情,我瞬间明白了,之前她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全都是在逗我玩!亏我还那么难过!这个讨厌的家伙!

我用力的怕打着这个讨厌的家伙,可她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我要讨厌你了,哼!”

“真的吗?”

“真的!”

转过身背对着美莎,我感到有点生气,不想看到她那张满是坏笑的脸。害得我刚才那么担心,担心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而她居然只是因为那种奇怪的理由!

“现在的心情怎么样了?”

一双手臂从后面环绕抱住了我,美莎那家伙又想蒙混过关,我才不会那么轻易的原谅她。她必须要给我解释清楚!

“很坏!很坏很坏!我甚至想要揍你一顿。”

“哈哈,那就好。”

什么叫“那就好”!我可是真的非常非常生气!这算是什么说法嘛。

“结衣,想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确定谁是恶魔变得,我的目标又为什么刚开始一直是那个大叔,最后却改变了吗?”

“我不想知道!”稍稍侧了下头,我看到了美莎的一缕头发。她已经解除了变身状态,头发变回了平时的栗色,

“如果你非要说的话,我也可以勉强听一听。”

“其实啊,那个大叔根本和恶魔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随便指了一个人,至于这个人他是谁完全无所谓。”

我没有搭话,过了一会美莎继续说下去:

“这种可以变成人类的恶魔,它们有一个特点。它们不像最普通的野兽那样只凭借本能行动,它们会说话,会思考,它们的方方面面都可以表现得和人类一样。”

说到这里,美莎忽然又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都没有继续讲下去。这种戛然而止的感觉真不好受。

“然后呢?”

“现在愿意听了?”

“没有!随便你说不说。”

“结衣,你知道‘极限’这个概念吗?”

极限?怎么又突然说起这个?不过我倒是知道,简单来说就是“无限靠近而永远不能到达”。

“嗯,我知道。可是极限和它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它们就像极限那样,无限的接近一个真正的人类,但却永远不是真正的人类。

它们有着无法成为人类的极少一部分,这一点点使得斯比可以观察到它们所在的大致范围。

而它们无限趋近于人类的那部分,让我们没法察觉到它们和人类的差别,甚至可以说它们已经是人类了。”

说着说着,不知不觉间美莎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看着她那双黑色的眼睛,我感觉到了无比的熟悉,竟连自己还在赌气都忘记了。

“但它们太过于接近人类了,以至于它们的思维方式都和普通人非常相似。”

“思维方式?”

“没错。当我完全没有理由的指定一个普通人就是恶魔的时候,正常人大概率都会感到质疑和不解,但真正的恶魔却不会这样。

嗯…我想想。大概就像是一个杀人凶手混在一群人里面,但警察却完全没有怀疑他,反而要把一个无辜的人抓起来。一般人看到这种事情会觉得不理解,但他却会感到开心,甚至会笑出来。”

听到这里,我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美莎一定从一开始就在注意着每一个人的神情,而那个大叔,他只是不幸的正好被美莎当做诱饵了。

可是,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美莎不就真的要判断错误了。

“那如果变成人类的恶魔很能藏得住自己的表情,在看到你所做的表演时什么反应都没有表现,那样又要怎么分辨谁是恶魔呢?”

“我自有妙计。至于到底是什么办法,等下次你就知道了。”

呃,这种事我认为还是不要有下次比较好。

周围的一切又重新被涂上各种色彩,我们回到属于我们的世界了。

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高尾山的山脚,走了一会,我们来到了附近的车站。看了一下时间,距离末班车结束还有好久,不需要担心回家的问题。

“现在心情怎么样了?有变好一点吗?”

身边的美莎自然而然的握住了我的右手,我轻轻地挣脱了一下,但没有成功。算了,这次就不和她多计较了。

“下不为例,等回家之后,我可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嘀——嘀——

突然,我们身后的街道上传来了一阵鸣笛的声音。

我们一同看向鸣笛声的来源,那是一辆银白色的跑车,品牌什么的我并不了解,它就停在距离我们几米远的位置。

车窗匀速地落下,一头现眼的粉色长发首先进入了我的视野。然后,驾驶室中的人摘下了她的墨镜。

“呦,两位晚上好啊。”

“小瞳?你怎么在这里?”

嗯?怎么又是这样的对话,我们好像每次见面都是这么说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