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If 岛村之刃 01

作者:ShimamuraZ
更新时间:2022-09-27 06:06
点击:1315
章节字数:27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知是否因为白昼变长的缘故,夏日的时光流逝得格外的缓慢,就像是游丝出现问题的手表,明明感觉已经过了许久,回过神来才发现只不过片刻。


当然,如果拿来睡觉的话,一天也不过是几次闭眼睁眼的过程罢了。


和樽见逛完祭典后,我度过了无所事事的两天,仿佛祭典结束后的宁静一直延伸到此刻,偶尔还能闻到火药在空中弥漫的味道。


虽然只是错觉啦。


回忆起祭典的经过,总觉得还有种昏沉感,和樽见重逢并且一起去参加祭典这类事情,是国中的我完全无法想象的...应该说即使是现在,仍旧有些不现实的感觉。过去的小岛,过去的小樽,现在的我,现在的樽见,不同却又相同的我们逐渐重叠,可犹如重影一般,始终无法彻底融合...这并非樽见的问题,做出抗拒的是我自己。我无法做出未来的我们可以找回过去的那种关系这样理所当然的宣言,也没有打算再变回曾经的小岛,就像长大的孩子会羞耻于过去喜爱的玩偶,如今的我无法坦然地去接纳小时候那个毫无防备的自己。


就算要深究原因,我也只能拿出不知道从心脏的哪头冒出的羞耻心来作为回答。


揉了揉手边的抱枕,柔软又带着些似有似无的冰凉触感令我忍不住用力按了两下。


然后——


“小樽”


我如同书写一般在抱枕上用食指划出樽见的昵称,就像是被风拂过的麦田,浅浅的痕迹在手指划过的瞬间就消失了。


收回手指,我随意地拍了两下抱枕后就顺势趴到了桌子上。


可是无法回到过去,就不能再成为朋友吗?


即便仍旧在彼此身上看到残余的记忆,但是想来这并非我们的全部。


在这之中,或许也能孕育出新的事物。


好比用崭新的桌布覆盖上布满伤痕的餐桌,樽见所寻求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


这个事物,又会是什么?


仿佛正在打开未知的礼品盒,胸口的某处有种隐约的瘙痒。


我想起了安达。


与樽见不同,安达是我现在的朋友,是如今的身为岛村抱月的我所拥有的朋友。像是重新划出的起跑线,我无法朝着来时的方向奔跑,可是继续往前的话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和安达相处时的轻松氛围大概就是源自于此。


我理所当然地想到。


『嗡嗡嗡嗡——』


正当我无所事事,打算就这么再次陷入梦境的时候,调成振动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到屏幕上的来电姓名后,我有种出乎意料又理所当然的矛盾感。


打进来的人是安达。


说起来,安达已经好几天没有跟我联系过了,大概是在忙着打工的事情,这次直接打进来而不是发邮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或许是想讨论之后去祭典的事?


这么胡思乱想着,我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安达啊。」


本以为会马上听到安达很往常一样略显激动的声音,可是电话的另一头却只有沉默...以及像是被压抑着的低沉的喘息声。


等待了片刻,见她仍旧没有说话的意思,我只好继续挑起话头。


「你今天比平常还要沉默呢。」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真是个让人伤脑筋的孩子,我不由得苦笑起来,内心有些担忧。


好似被我的话语所惊动,电话的另外一头响起了比刚刚更加明显的喘息声,夹杂着宛若憋不住气般的「嗬嗤」声。


虽然无法看到电话那头安达的表情与动作,但是一种沉重的情绪沿着无形的介质向我蔓延过来,就连窗外的光线都似乎黯淡了少许。


「安达?说真的,你怎么了?」


我再次发起对话,哪怕只是简单的几个字,我也希望安达能够给我一些回应。此刻的我如同面对着一片不断冒着气泡的黑色沼泽,因为里面藏着的某种未知事物而感到莫名地焦虑与担心。


『岛村,我......』


在电话接通后不知道几十秒还是几分钟后,我终于听到了安达的声音。


说实话,有些吓到了。


安达的声音沙哑异常,还夹着很浓的鼻音,从我认识她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听见她这样说话,而且此时的背景音里隐约还有跺脚的声音。


是和家人吵架了?这是我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因为安达几乎不与其他人交流,所以和别人闹矛盾这种事的概率几乎为零,更何况,以安达的性格,我并不觉得她会为了不认识的人让自己的情绪波动到这般地步。


如果是和家人的话,说实话,我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帮助她。


毕竟我和安达的母亲也只有一面之缘,也并非什么有能力的人。如果安达向我寻求帮助的话,我该怎么回复她?这般想着,胸口也有些烦闷起来。


安达说出那半句让人莫名其妙的话后又陷入了沉默,这种事当面说会好一些吧?或许现在先聊聊别的话题能让安达的心情好一些。


虽然也有一点把这种事情往后推,也许等安达冷静下来就可以顺利解决的想法,但是我的确不擅长面对这样的场景,压抑的氛围让我整个脑子都在嗡嗡作响。


「......安达?你是要谈谈要不要去哪里玩之类的事情吗?」


就像是将一块石子丢进夏夜的草丛里,电话那头的动静戛然而止,随后又重新传来了窸窸窣窣的不明声音,以及安达依旧嘶哑的话语。


『你……有去祭典吧?』


『还跟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生在一起。』


刚听到前半句话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应过来安达在说些什么,还以为她想问我过去是不是去过祭典。直到听到了后半句的补充后,我才明白她指的是前两天的烟火大会。


所以安达那天也有去吗?对此我抱有疑问,我自认为还算了解安达,她并不是那种会享受祭典的人,更不是会和别人一起去看烟火的人,也许她只是恰好路过那附近罢了。无论如何,在答应和安达去烟火大会后自己先去参加,总觉得有种干坏事后被抓住的内疚感。虽然是这般想着,我还是尝试组织了下语言,顺着安达的话回复道。


「......原来安达也有来吗?什么嘛,早知道还是约你一起来了──」


『不是!我……那天要顾店。是我打工的地方开的炸物店......』


安达突然打断了我的话,她的声音变得高亢而尖锐,如同被戳爆的气球般直接在我耳蜗里炸响,以至于我出现了一瞬间的恍神。


「这样啊……炸物的摊贩……喔~有。的确有那种摊贩呢,社妹还差点被钓过去。」


『岛村,你有和我不认识的女生......一起......』


安达又重复了一遍之前说的话,这指的是樽见吧?毕竟她们没有见过面呢。


「嗯,因为朋友约我去......所以这......呃,怎么了吗?」


安达又一次沉默了下来,犹如在酝酿着某种事物,连呼吸声都消失了。


在静寂了几秒后,她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和之前一样高亢,唯一不同的是,被拨动的琴弦一般颤抖的语气中好似带着些许怒气。


『你还问怎么了……为什么?』


「咦?」


我不明白安达这样的情感背后的缘由,毕竟整个脑袋已经被现在的场面弄得昏沉沉的,但是隐约觉得她的情绪变化似乎并不是和家人有关...更准确的说,这一团乱麻般的对话的源头似乎是在我的身上。就像是侦探追踪到最后发现凶手竟然是自己一样,我在心里苦笑了一声。


这并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


仿佛是在印证着我的话,安达的情绪继续如同山洪一般向我倾压过来。


『为什么?那个女生是谁?为什么要跟她一起去?你怎么没有告诉我?我跟她的确不是朋友,可是我想了解岛村啊。我最想了解岛村,最想待在岛村身边,我希望我是最亲近你的人,而且我不希望自己不是最亲近你的那个人。明明我就想和你变得更要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等一下,安达──」


『我!讨厌岛村在我不知道的地方露出笑容!...』(以下省略2000+)


-该if线是建立在岛村听清楚安达那段两千多字的长文之后展开的,所以从下一章开始会和入间老师本篇的情节不同。

-虽然晚了,但还是说一句各位中秋快乐。啊,说九月好的话就还在保质期内了(

-为什么感觉我坑越开越多了x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wsq
wsq 在 2022/09/19 20:34 发表

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哦,原来是ShimamuraZ 啊,那没事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