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番外:没有你的夏天

作者:蓝色安达
更新时间:2022-10-21 16:09
点击:794
章节字数:44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今年夏天非常热。

汗液与发丝黏在一起,湿哒哒地贴在侧脸上面,那感觉,有种说不出的不适。

我走在校园的小路上,上方的树荫虽能阻挡不少猛烈的阳光,却拦不住一波又一波从天而降的热浪。再走到没有树荫的地方,炽热的阳光灼在裸露的皮肤上,烫得我一步三跳,躲在另外一处树荫之下。

真的是热啊。

那么我该去哪里躲避这波酷热呢?

漫无目的地乱逛……

路过体育馆时,能听到球体撞击地面以及鞋底和地板摩擦的声音,这种声音非常嘈杂,很难听。

这里面开着冷气,但不算个好去处。

正准备迈步离开,却有一缕清凉的芬芳萦绕在鼻尖,让我驻足于此。

在如此炎热的环境下突然出现这种清爽的味道,有些不可思议。

我的感官一直很灵敏,跟随嗅觉的指引,停下的脚步再次迈起,目的地是体育馆的二楼。

到底是什么东西散发的味道呢?

轻手轻脚推开那扇小小的门,里面却没有人。

奇怪……为什么我会觉得有人?

除了几张球桌,几个散乱在地上的垫子以及一地薄薄的灰尘,体育馆二楼内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微微抽动鼻翼,我确定味道的源头就是这里。

我眯起双眼,发现一块垫子旁边有一大片灰尘被擦拭过的痕迹。

看样子有人在这里休息过。

会是谁呢?

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模样。

是一个女孩。

短发,清瘦,个子比我高,皮肤很白,尤其是她的脸,细腻如凝脂。

她是谁呢?

这副模样很熟悉,是那种每天都待在一起才会有的熟悉感。

我想不起她的名字,到底是谁呢?

对了……那个味道,现在想起来也是非常的熟悉,好像之前的每个夏天,它都萦绕在我的身边……不,不只是夏天,几乎每天都能闻到。

是因为怕热,才会在炎炎夏日对这般清爽的味道印象深刻。

难道我的记忆出了问题?

它的来源,它的主人,还有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身影,到底是什么呢?

掸掉垫子上的灰尘,我打算坐在上面休息。

二楼有冷气,待在这里时间久了还会感觉到冷,下次还得带上自己的外套。

外套……

没记错的话,我的外套上也有过这个味道。

那个印象中的女孩穿过我的外套吗?

可是她到底是谁呢?

将班上所有人的容貌都回忆一遍,无一人能和她的模样对上。

我把还黏在脸颊上的发丝拨到耳后。

能让我一直记在脑中的人,与我的关系肯定不会浅,可是为什么……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她的名字。

对不起……

默默地在心中向那个人道歉,我靠在墙上,打算先小睡一会。


『岛村那么漂亮,肯定有男朋友了吧?』

我的脚下一个趔趄,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向前猛踏几步,才勉强稳住身体。

环顾四周,没有人。

大白天的……是见鬼了吗?

「嘿!岛村!」

日野与永藤出现在楼梯口,刚刚那很大的一声「嘿」就是日野这家伙发出来的。

我想白她一眼,再一想这两人都是我的朋友,便作罢。

又到刚刚那个奇怪的声音,我开口问她们。

「你们刚才有没有叫我?」

两个人同时摇头,动作出奇的一致。

「我们刚进楼梯就看到你,我就顺口喊了一声。」

怪……不是她们,又会是谁呢?

那个声音,我是熟悉的,也是那种长期相处才会有的熟悉感,但是和我相处时间最长的也只有日野与永藤……

嗯……再仔细回忆,那个声音确实不属于她们中的任何一个。

日野一巴掌拍在我的肩膀上,把还在摸着下巴思索的我吓了一跳。

我没忍住,白了她一眼。

「别这样看着我。走,吃点心去,我请客。」

「行,我是不会和你客气的。」

还以为今天去的点心店还是以前常去的那家,没想到的日野带着我们七拐八拐,来到一家新开的店铺前面。之所以能认出是新店,是因为我看到店门口上面拉着横幅,上面写着「新店开业,全场八折」几个大字。

好你个日野。

懒得和她多计较,我一步踏入这家新来的点心店内。


『我吃不下了,岛村,这些都给你。』

我有些错愕。

又是那个声音。

「我吃饱了,永藤同学,剩下的就交给你啦。」

「真是的……你怎么总是这样,把吃不完的东西都推给我。」

「你能吃的多呀,而且在你这,摄入的脂肪都会去它该去的地方。」

那个女孩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她把餐盘递到我面前,上面的点心几乎没怎么动过。

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原本洁白的脸颊,此刻却像她的身后,窗外天边的晚霞一般。

女孩很漂亮,却那么的不真实。

你……到底是谁呢?

「喂……你们……」

斟酌片刻,我打算先问问这两人。

「有没有见过一个人,年龄和我们相仿,是个女孩,个子……差不多和永藤一样,有点清瘦,黑色短发,皮肤很白,很漂亮。」

果不其然,两个人同时茫然摇头。

没道理啊……

女孩给我的熟悉感是不会骗人的,我所熟悉的人,日野和永藤应该也会认识。

怎么会这样呢……

「她是你的朋友吗?是……失踪了?」

日野咬着塑料调羹,有些小心翼翼地问我。

「不……不是……」

我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她们,免得被说成精神出了问题。

「只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

那两个人没多说什么,继续吃着点心。

我不想说明白的问题,日野和永藤绝对不会追着不放,这也是能和她们成为朋友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果不是女孩那个模样并没有让我感到多么厌恶,或者说多亏她身上那种熟悉的感觉,我都怀疑自己的精神真出现了某些问题。

换做他人,如果自己脑中总是闪过某个陌生又熟悉之人的身影,怕是早已经临近崩溃。

但不是说我的精神力有多么强大,只是那个女孩带给我的感觉……怎么说呢,那种熟悉的感觉远盛于现在就坐在我面前的两个朋友,我甚至可以认为就算她是个女鬼也不会是来索我性命的那种。

事到如今,我对她的感觉也仅只剩下好奇而已。

她会是谁呢?


『岛村……我,喜欢你啊……』

我猛然睁开双眼,从破碎的镜中看到自己已经被鲜血浸红的瞳孔。

记忆还停留在清早,我刚刷完牙正准备打水洗脸,紧接着就是一阵突如其来的天摇地动。

是地震……没错,是地震……能把房子震成这样,这是大地震啊

真是倒霉透顶!

我恨恨地一咬牙,却牵连到额头的伤口,疼得我龇牙咧嘴。从碎裂的镜子上,我能看到自己痛苦扭曲的脸。

微微活动四肢,检查自己是否已经缺胳膊少腿。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除去额头那一块砸伤和几处大大小小的擦伤外,我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从手指到脚趾都还能活动,全身上下既没有失血过多的麻木,也没有被重物压迫的感觉。

但是整个身体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隙中,只能趴着,无法起身。

唉……

没被直接砸死,却有可能要被活活饿死。

就这样被困在这里动弹不得,还不如直接被大一点的石头砸死算了。

血流进眼睛里非常难受,我又没法把手抬到前面去擦拭,只能不停地眨眼,希望能挤些眼泪出来把血液冲洗掉。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我被困在这里无法活动,大脑又因为额头的疼痛无法运作,完全想不出能有什么可以自救的方法。

如果等不到救援队,我这条命……大概是要留在这里了。

很快我就选择接受现实。

并不是不怕死,只是感觉最近活着真的不如就此死去痛快。我已经被现实挫败,而且是大败特败。

稍微扭了下脸,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些。

我想起刚刚那个声音,她又出现了。从高中那年的夏天过后到现在,短发女孩的模样以及清爽的芬芳,已经整整十多年没再出现。如今在这个特殊的时候突然出现,我不明白有什么意义。

她说的是什么来着?

我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后面的内容却没能听清楚。

罢了,无论说的是什么,到现在也和她的突然出现一样,没有任何意义。

再次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或许将会永远停留在28岁,我开始走马灯一般地回忆自己的过去。

从普普通通的高中毕业,考入大学,平平无奇到毕业,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数学教师并为之一直努力着,到最后却因为一步之差与梦想失之交臂,然后……就成了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公司小职员。工作经历相当坎坷,因为我没有任何职场经验,没有任何专业能力,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学起。从一直为未憧憬的工作而努力到坠入无穷无尽的加班炼狱,这种落差让我失落了一年之久。

我对任何人的态度一直都是爱答不理,为此也得罪过某些小肚鸡肠的人。

刚入职我是个小职员,数年后到现在还是个小职员。

就在发生地震的前几天,我受到某个高层领导的暗示,只要答应他某些要求,升职加薪都是随手的事情。

我甩了他一耳光,当天就辞职离去。

为了不让父母担忧,我谎称被分配到外地分公司,从原来住的地方搬离,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

刚到这里没多久就遇到大地震这种可怕的灾难。

原来我的一生是那么短暂而平凡,又那么不甘心。

还有,我还没遇到过自己喜欢的人呢,这件事……怕是要永远成为遗憾。

不是自恋昂,我对自己的外貌还是有八分的信心,这几年间有不少人向我表白过,但是……我都没有同意,我……不喜欢他们。

有的时候我会想起高中那会,经常擅自闯入我脑海中的那个漂亮女孩。

她不是我的同学,更不是朋友,也不是家人。

说一句丢人的话,当那年夏天结束,那个女孩带着与她相关的一切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后……我……我有点想她……尤其是最近这几年。必须得承认,我有点喜欢她。

如今再听到她的声音,我却快要和她一样,变成女鬼。

「能在临走前再次听到你的声音,真的是太好了。」

「如果可以的话,能让我再看看你的样子吗?」

「十多年没见,我想你了。」

没有任何回应,她也没有出现。

大概是因为头部受伤精神出了问题,我竟然会对着破镜子里的自己自说自话。

刚刚听到的声音,极有可能只是幻听而已。

一时间感到无比的疲惫,我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会。

如果能就这么一睡不起,或许也不错。


『现在的岛村就很可爱,我很喜欢。』

睁开眼睛,入眼是白色的天花板。

让我清醒过来的,是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那是很让人讨厌的味道。

也是因为这个味道,我知道自己现在还活着。

在这不算浓烈的消毒水味中,我闻到一丝清凉的芳香。

仅仅只有一丝,过后便再也无法闻到。

病房里没有其他人,我闭上眼睛,打算继续休息。

刚才是不是听到了她的声音?

我无法确定这是因为思念过度产生的幻听,还是她再次出现。

这次地震来得很突然,有不少人在这次灾难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不过好在我的朋友和家人几乎都没事,都只是受到一些擦伤。伤得最严重的反倒是我,被砸出脑震荡,得修养好久才能出院。

听以前的同事说,那个一直打压着我,后来又向我暗示的高层领导,被家里坍塌下来的天花板砸个正着。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我不想多说什么,也不可能回去继续在那家公司上班。

半年之后的盛夏,我开车前往曾经的母校。

那次灾难在我的额头上留下来了一块疤痕,不过我并不介意。

在医院静养许久,让我原本浮躁的心逐渐沉静,我思考了很多东西,比如自己的未来该怎么安排,还有是否应该忘掉那个时不时在我脑中闪过的女孩……也许是因为脑袋被砸了那么一下,女孩的模样、声音和味道在我醒来后就从此消失,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我不应该忘记她,也不能放弃自己原本的梦想。

如果可以,我还想找到那个女孩子,不管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我有很多话想和她讲,包括那一句……

「我喜欢你。」

教师资格证我早就已经成功拿到手,就在不久前刚好母校也发出邀请,我没有任何犹豫。

与我之前的经历相比,一切都是那么顺利,一天过后,我已经成为高一一班新生的数学教师。


『你好,岛村老师。』

我正着急地准备上课的材料,今天是我的第一节课,可绝对不能搞砸。

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抬起头看向对方。

还未看清她的容貌,就先闻到一缕熟悉得不能再的芬芳。

是她!

再仔细一看她的容貌,虽然因为年龄的增长有些许差别,但是……将眼前之人的笑颜与机记忆中的女孩重叠在一起……

真的是她!

我激动得双手开始颤抖,差点就把手里的材料撒满一桌子。

『我的名字是安达,是一班的班主任,以后我们就是同事啦。』

『还请多多指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与日hh
与日hh 在 2022/09/10 06:39 发表

作者大大,这篇番外的时间线是怎样的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