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章:消失的她

作者:yahaha
更新时间:2022-09-05 17:23
点击:242
章节字数:21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好了,就到此为止吧。”神乐久登拦住了跟在自己身后亦步亦趋的西宫镜,“再继续下去,西宫同学你就要和我一起坐电车回家了。”

“哦...”西宫镜呆呆停下,意识还抛在身后,没跟上身躯的行进速度,整个人显得失魂落魄、迷迷糊糊。

“怎么了,西宫同学,你是有话想跟我说吗?”神乐久登微笑,“一路过来你都心不在焉,有时候叫你还没反应,真不知道是你来送我还是我在送你。”

“......”

“不回答的话我走了哦。”

神乐久登作势扭头抬脚,发现自己衣服被人扯住一角。

西宫镜下意识抓住了她衣袖一角不肯松手。

神乐久登无可奈何长叹了口气。

“算了,离电车来还有段时间,我们去那边的长椅上坐一会,顺便在其期间,西宫同学把你想和我说的话全部说完。”

“抱歉...”

西宫镜木讷道歉。

神乐久登领着她坐下,气势十足开口。

“有什么话就现在一口气干脆利落的讲完吧,西宫同学,我洗耳恭听!”

“其实我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

“那换个方式吧,我来问,你来答。”

神乐久登将凌乱散开的发丝顺着耳侧撩至背后梳理,对于西宫镜的回答早已熟稔一般,没感到丝毫意外迅速接过话题。

西宫镜搓着无处安放的双手点头。

“好。”

“被田中同学骂成见色忘义,而且明知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上学回家的路我也走了无数趟,不会搞混车次。另外,你也不是我的监护人,还要坚持要来送我的原因是什么?”

“田中那是在开玩笑啦。”

“那你呢,西宫同学,我问的是你,你是关心我,想要尽可能待在我身边,所以这么一小段路程,几分钟的时间里也要陪我过来是吗?”

“没有...”

“哎呀,怎么吞吞吐吐的,难不成是被我说对了,西宫同学舍不得和我分离?如果是这样的话,西宫同学开口说句话,我可以留下来哦。”

神乐久登促狭笑着。

西宫镜垂下了头,脸色藏进迟到的暮色之中,低低开口。

“真的可以吗?”

“哎,西宫同学真的希望我留下来吗?那今晚我没地方去只能叨扰你家了哦,为了西宫同学的话,我可以留下来。”

神乐久登吃了一惊,万万没有想到西宫镜居然变得如此大胆开放。

西宫镜摇头,脸色还是让人看不清。

“不是为了我,是为了神乐同学你自己。”

“为了我自己?但是这是西宫同学提出的要求啊...不过,要是西宫同学在家人面前不好意思开口,没问题哦,可以说是我要求的。那走吧,我们回去吧,今晚就在西宫同学家里留宿了,耶!”

神乐久登发出欢呼,站起了身,准备去牵西宫镜的手。

但西宫镜一动不动,如古树生根,顽石落定。

“不是这个意思,我希望神乐同学你能告诉我,是自己想要留下来。”

“西宫同学,你在说什么呢?”

神乐久登古怪笑着。

西宫镜终于忍不住大声反驳。

“那是因为神乐同学跟我们挥手道别的时候,脸上表情说不出的落寞和难过,那副状态的神乐同学走在路上随时都会倒下一样,所以我才会想来送送你!”

“......”

神乐久登收起了一直保持着的虚伪笑容,消沉坐下,沉思后开口。

“田中同学和园田同学都看出来了是吗?”

“嗯,她们也不放心,所以才会同意让我跟着你。”

西宫镜轻声答。

神乐久登遥望前方,眼神深邃。

“我居然露出了那么失态的一面啊,还让你们为我操心,抱歉。明天我会去好好跟园田以及田中同学道歉,不用担心我,西宫同学,我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你在逞强,神乐同学。”

“嗯,但这就是我。”神乐久登恢复了以往脸上挂着浅浅笑容的姿态,“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存方式。虽然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不一定对,甚至还会跟对方大相径庭、背道而驰,但是,只有自身才能知道,适合自己的才是最正确的。在还没有遇到西宫同学之前,我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哦。”

西宫镜抬头,看向明明就在自己身旁,但却丝毫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宛若一具早已死去多年的尸体,在用着冷漠空洞的语调讲述那些陈词滥调的女孩子。

西宫镜跟随着对方仍旧保持深邃但又黯淡无光的眼神望向前方的穹顶。

钢筋搭建出铁般生硬、石般坚固的囚牢,负责遮风挡雨的它们本来坚不可摧,预定的服役寿命也至少还有百年时间,但却在看去的同时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扭曲起来,它们以人力所不能达成的角度弯曲着扭成各种怪异的形状。玻璃穹顶更是在毫无声息间全部碎裂,然而碎片却没有落下来,而是彼此之间藕断丝连着,像张蜘蛛结起的网朝地面倾斜,想要俘虏从天而降的生物。

这个世界怎么了?

西宫镜眼前一阵模糊,视野内的人与物,一切都在不规则的扭曲着,自己仿佛误入了梵高代表性画作《星月夜》里面的天空,看不见的旋涡把周围一切吞噬,人的交谈声、电视广告声、卖力呼喊声,一切的一切都朦朦胧胧压缩成一团,被狂风吹赶,离开得越来越远。

西宫镜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但是电车呼啸声起,刺破了她心里的迷茫与不知所措,西宫镜侧头看向已经扭曲成麻团的站台方向,那里是电车的入口,闪着银光的庞然大物在地上扭曲着轰鸣入场,电车蜿蜒成了一条巨蛇,双目闪烁,吞吐着舌头停下。

“再见了,西宫同学,我要回家了。”

身边的女孩子冷冷说。

西宫镜艰难喘息,说不出一句话。

神乐久登已经起身,坚定迈开步伐,朝那条巨蛇走去。

于是一切逐渐开始回归正常,长椅周围人的交谈声清晰传来,蛛网般的穹顶收拢并起,拧成麻花的钢筋群松开立直,线团搅和在一起的站台理清了头绪,银色巨蛇也慢慢死去,不在动弹,摆正身躯,变回了流线型冷峻的车身。

神乐久登步伐轻快,根本没有回头。

西宫镜目送她走进车厢,喃喃呓语。

“消失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