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体育馆二楼与蝉

作者:蓝色安达
更新时间:2022-09-01 21:48
点击:2782
章节字数:95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喧嚣的蝉鸣刺痛着耳膜,我感觉右耳内部有些许瘙痒,抬起的右手已经伸出小拇指做势要和我的右耳君好好地深入交流一番,

「不行。」

心念一动,右手顺势抬高擦去刘海下的汗珠。

「也许不太雅观。」

过完暑假后,气温随着时间推移越发地放飞自我。在家度过长达两个月吹冷气睡懒觉的日子后,这蒸笼一般的教室真不是人能待的地方。

学校内一条奇怪的校规,据说是为了节省电费,学校内的领导们就规定只有上午的课结束后,教室里才能开冷气。

「去你的节省电费。」.

我一脚踢开面前挡路的小石子。

并不是无法理解这个规定,毕竟我所就读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乡镇高中。

但是有句话说得好,规矩是死的而人是活的,今年夏天异常炎热,高温持续时间也长得离谱,如此不懂得变通是不怕学生们热出个好歹吗?

为了逃离这份炎热,我选择翘掉一上午的课。

在树荫下闲逛,寻找着既可以阴凉一上午,又不会被老师发现的好去处。

体育馆内有班级在上课,冷气开的很足。

看样子学校内的领导们还是有在考虑学生在运动时会不会因为高温中暑。

虽然也有吵闹……不过还行,实在想不出哪里还有比这更合适的地方。

上过体育课的都知道二楼已经闲置很久,几乎不会有人去那个冷冷清清还落着灰尘的遗忘之地。

对我来说却是个容易偷懒乘凉的地方

通往二楼的步梯在外面,轻手轻脚走上二楼,我捏着门把手,伴随着推门时发出的轻微声响,冷气扑面而来。

迅速钻入体育馆二楼,回身关上门。

尽管是第一次翘课,我却如此熟练。


我的名字是岛村抱月,有人说我的性格像一只猫,待人的态度总是冷淡。

而今天,炎热的酷暑,在体育馆二楼,我遇见了另一只呼呼大睡的、慵懒的猫。

至今为止我还记得她慵懒的睡颜,难以想象人类在极度放松的状态下,原来会是这种表情。

女生枕着自己的书包,躺在地板上睡得很香,隐约能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

真是毫无防备。

我只要微微探头就能从向上缩起的校裙下知晓女生今天的秘密。

「住手,这很不礼貌。」

脱下用来遮阳的外套,帮这个心大的女孩子遮挡住她裸露的大腿。

「嗯?」

走近后才发觉,这张脸我见过,而且认识。

半年前,开学典礼后的公告栏前,她站在人群的最末端,双眼平视前方,与其说是在眺望公告栏寻找自己的名字……实际上是在发呆吧。

除非她对自己的视力有着绝对信心。

也许能感觉到我的目光,女生转将目光瞥向这边,对视一秒后又转移到别处。

虽然仅仅只有一秒,我还是能从其眼神中读到一句话。

「别看向我这边啊,魂淡。」

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名字是安达。

开学第一天被老师点名后就以肚子疼为由逃似的离开教室。

没错,用逃这个词,很适合她逐渐远离的背影。

她的背影,让我印象深刻。

同样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那可以用恐怖来形容的逃课行为。安达就好像完全不担心自己能否顺利升级毕业一般,从这个学期开学到现在,看到安达准时来到教室报道的次数屈指可数。

每天都处在同一间教室,我却记不清所有同学的名字和脸,而看到安达的脸时,脑海中很快就会出现与之相应的名字。

一个原因是她的名字很好记,另一个原因是……她的脸蛋很漂亮。

安达有点清瘦,这使得她的脸蛋看起来小巧玲珑,加上排列精致,没有一个站错位置的五官搭配着好似透明胶质的皮肤,再被蓬松的褐色短发包裹着,第一眼看过便会给人留下邻家乖乖女的印象。

但是,可别被她的脸蛋所欺骗。

可以从埋藏在头发下的双耳上隐约看到打过耳洞的痕迹,染过的褐发,右腕上的银环装饰物,还有这身穿得邋遢的校服……

完全是一副不良少女的样子。

地板被冷气吹得有些发凉,我取过一块看起来挺干净的垫子铺在上面后才敢坐下。

思索再三,我还是决定叫醒熟睡的安达,邀请她一起坐在垫子上边。

算是出于对同学的关心吧,我还是挺担心她会得感冒。

手刚伸到安达这边,这家伙却像有所感应一般,双眼毫无征兆地睁开,与将身体倾向她那边的我撞了个对眼。

「额……」

气氛有些许尴尬,我缩回手顺势抓了抓自己的脸颊。

这人身体上是装有雷达吗,怎么会有如此灵敏的感应……不对,我刚刚帮她盖衣服时怎么会没有反应,难道从我进来时她就已经醒了,却一直在装睡?

「那个……安达同学,睡地板上凉,会感冒的……」

尴尬归尴尬,自己的意思得表达清楚,不能让人有所误解。

「不如和我一起坐垫子上……」

安达的大眼睛还在瞪向这边,我只能转移目光,用余光去观察她的举动。

从未觉得与人对视也是一件累人的事。

这之后,我的余光之中出现了非常精彩的一幕。

安达胶质般的皮肤仿佛被燃烧一般,一种淡淡的粉红色在她的脸蛋上飞速漫延,刹那间将两侧面颊染红,甚至还波及到脖颈处。

这种粉色酷似梅花却更像是樱花的颜色,此刻安达的脸蛋,神似一朵绽放的大号樱花……

原来人类在一瞬间脸红并不是在小说中才有的事。

『抱……抱歉……』

安达抓起书包和外套夺路而逃。

「等等……那是我的外套!」

回应我的是「咔哒」一声关门的动静。

「啊……这……算了……」

是同学,也都是女生,互穿外套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不过那家伙……逃得也忒快了吧,就像开学第一天那样,以一种快得惊人的速度在别人的视野中消失。

安达她,难道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

「算了,和我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我拿出手机,一边享受冷气带来的凉爽,一边浏览着新闻打发时间。

「嗯?」

「有怪物?」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传这种可怕的谣言。


细嗅外套上芬芳的香味,那个栗色长发女生的容颜逐渐在我脑海中浮现。

对视,脸红,心脏躁动,那天的我,从未如此狼狈过。

我记得那个女孩的名字,发音和某个服饰品牌相似,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岛村」这两个字。

偶尔去教室上课时,众多黑发中一抹鲜亮的颜色总是能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是那种不会刻意去关注别人的人,从未仔细打量过岛村而我却能清晰地记得她的外貌。

相比起我干瘪的身体,岛村的身材看起来更丰满一些。校服很好地包裹着她的身体,勾勒出的线条是那么美好,养眼。再反观我自己,穿着这套明显偏大的校服,就像一支细竹竿上挂着一面招魂幡。

她的打扮有些偏向辣妹风,脸上化着淡妆,耳垂上和我一样都打着耳洞,戴着一对银色星星耳钉。额头右侧的长发上别着一对发卡,与靓丽的长发和星星相比,这对黑色发卡显得有些朴素,却不突兀。

岛村比我矮半个头,但是看起来比我更活泼,充满元气,非常……可爱……



今天……大概会是我人生中难忘的一天。

像往常一样我翘课来到体育馆二楼——这是偶然间发现的地方,在这里偷闲不容易被老师,还能在炎热的上午享受冷气。

咳,这些不是重点,就在今天,这个在我心中类似秘密基地的地方,闯入了一位不速之客。

我从未想过这个地方还会出现第二个人,当和来人对上视线时,紧张,恐惧,害羞等等大量情绪涌入脑中。

那副懒散,衣冠不整的模样被别人看得一清二楚。

胃部翻涌,差点没忍住干呕起来。

我认识她,是同班同学,名字应该是……「岛村」来着。

嗯……并不是我的眼睛不老实,当岛村俯身邀我一起坐在垫子上时,躺在地板上的我从解开两枚纽扣的衬衫领口中,瞧见了不该看的东西……

岛村的脸离得很近,有一缕好闻的芬芳从她那边传来,扰乱着我本就混乱的神经。

等回过神,我已经身处家中自己的房间内,右手拎着书包,左手拽着一件校服外套,心脏还在要爆裂般跳动着。

连续深呼吸几次,躁动的灵魂逐渐安定。

慢着……

这件衣服……好像是岛村的外套?

指尖还能感触到外套内残留的体温,鼻尖萦绕着不属于我房间内的芬芳。

我的房间,我的生活,第一次出现不属于我的元素。

该怎么办……这件外套我该如何还给岛村?

一想起不小心瞧见的雪白以及岛村的容貌,原本平静下来的灵魂又开始从深处传来躁动。

相当不妙啊……



「所以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安达你是不小心瞥到我的胸部,才会害羞地逃走?」

『……别这么说,难道岛村就不感到害臊吗?』

「又没什么关系,安达也是女孩子,看到就看到呗。」

『可是……可是……』

「好啦好啦。」

岛村伸出手指将我紧皱的眉头捻开。

「这么好看的脸总是皱眉的话,会变丑哦。」

柔软的触感点在额头,指腹的温度从眉心扩散,莫名的舒适感让我全身发颤。

「冷吗?」

岛村似乎能感受到我的颤抖,恰好一阵冷气吹过,为了掩饰纷乱的思绪,我点头回应:『是有点』。

带着岛村体温的外套再次覆盖上我的双腿,体会着那份熟悉的温度,我感动得几乎要落泪。

「可别着凉,安达那么瘦,得了感冒一定很难痊愈吧。」

『谢谢……诶!』

「别惊讶哈,大腿借我用一下。」

双腿上突如其来的压迫感,吓得我心脏差点漏跳半拍。

「喏,给你这个。」

『棒棒糖?』

从岛村手中接过她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棒棒糖,再仔细一看,巧克力味。

「膝枕的回礼哦……开玩笑的。」

「我看安达总喜欢皱眉头,是心情不好吗?」

『没、没有吧,我心情好得很……』

「你看,又在皱眉。」

原来侧躺的岛村,现在转过身正面朝上盯着我的脸。

『……别看……』

不用照镜子也知道现在我的脸已经烧得通红。

用手背遮脸,躲避着岛村的目光。

「吃甜的东西会让心情变好……」

声音逐渐变小,到最后我听到一声轻微的哈欠,随即下边传来窸窸窣窣的摩擦声。

岛村再次转身改变脑袋的朝向,将脸朝向我的腹部。

即便隔着外套,岛村的脑袋移动时带动的头发还是挠得我感觉大腿上痒痒的。

「抱歉,我睡一会,到饭点再叫醒我。」

『好、好的。』

靠着背后的墙面,我的身体有种脱力般的绵软感,枕着岛村脑袋的双腿在打颤,而岛村睡得很深,轻微的呼吸将气息吹到腹部上,即使有衬衣阻挡也能感受到这股气息的温度。原本想靠着墙壁休息,让僵硬的双腿停止无意义的颤抖,但窗外的蝉鸣传入耳内,听起来比往日更加喧嚣,扰乱我本就不安分的心境。

在意的女孩,这般亲密无间地把我的双腿当作枕头休息,换成别人会像我这个样子吗?

我不知道。


「安达。」

『嗯?』

「有没有跟你说过,你有点像一只猫?」

『啊?这怎么个说法?』

我躺在安达的双腿上,肆意地欣赏着那张好看的脸蛋。

「第一次看到安达从面前逃跑时,我就觉得的,那样子非常像一只被人踩到尾巴后炸毛的猫咪。」

『可别再说了,真的很丢人。』

「又没关系嘛,安达本来也像猫咪一样可可爱爱的。」

安达听到我夸她可爱,白皙的脸迅速弥漫上一层红雾。

『……如果、如果硬要说的话,岛村才像猫咪,毛茸茸……比我,可、可爱多了……』

「我吗?」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

「以前好像是有人说过我挺像猫的,不过说的应该是我的性格,像猫一样对人冷淡,爱理不理的,说我的外貌像猫一样毛茸茸,安达还是第一个呢。」

『岛村的性格……我觉得很好啊,对我也没有那么冷淡呀。』

「也许……我们是同类,都是猫呢。」

「喵——」

枕在安达的腿上,蜷缩着拳头学猫叫,那样子真的……万分羞耻……不过在场的只有安达,她是不会把我这个丢人的样子到处宣传,这点完全可以放心。

大概也就只有和安达两人在体育馆二楼这个小小的空间里独处时,我才能如此放松,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安达脸上的红晕犹如外面火热的烈日一般,久久无法淡去。

我有两个朋友,安达……目前来说也算是朋友,但是她给我的感觉和那两个人不一样。具体要说不一样在哪里……我说不上来,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与那两个朋友在一起时我一直会习惯性地与她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并不是因为我讨厌她们,这两个人的关系非常好,据说一直在一起已经将近10年,每次和她们走在一起,我有一种说不上话,无法融入的感觉,这种陌生的距离感我也不清楚是如何产生的。

明明都是朋友,在安达身上却没有这种感觉,我能够很自然地和她近距离接触。很奇怪,但是不讨厌,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或许就像我说的那样,因为我们是同类也说不定。

『喵、喵——』

「嗯?」


「你说岛村最近怎么总是翘课?」

午休时刻,教室里刚开冷气,好不容易凉快些,我打算趴在课桌上,舒舒服服地睡上一个午觉,日野这个家伙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用胳膊肘捅咕着我的胸部。

我反手在她头上敲了一个爆栗。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岛村。」

「痛痛痛……你也太暴力了。」

「你这家伙,必须惩罚。」

「咳……我们认识那么久,碰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哼。」

我看到岛村的脑袋出现在教室门口,有些鬼鬼祟祟地朝里面张望,似乎是看到教室里没多少人,又若无其事大摇大摆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戴上耳机,趴在桌子上开始午休。

这个上午消失的人,每到午休就会准时出现在门口。

「小岛子是不是在和男生谈恋爱,每天都这么神神秘秘的。」

「我们学校有男生吗?」

「那……难道是和男老师?」

我白了日野一眼。

「可能是女生吧。」

岛村很漂亮,是个颜值可以打满分的美人,就算有女生喜欢她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就岛村她那个性格真的有人会喜欢她?

说是朋友,我和日野以及岛村也经常放学一起回家,有时候也会一起吃点心或者去游戏厅打游戏,然而岛村一直莫名其妙和我们保持着奇怪的距离。

就比如一起回家时,她总是喜欢戴着耳机跟在后头,也不和我们说话聊天,一起吃点心打游戏时差不多也是这个样子。相比起有些话痨的日野,脸蛋漂亮却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岛村,存在感却是我们三人中最低的。

我和日野从小就认识,朋友的关系持续到现在将近10年之久,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在一起,真的也算是一件比较神奇的事。

岛村是升入高中后认识的,到现在想起那一天,都还有种微妙的感觉。

没记错的话那天刚好是开学的日子,除了一直在一起的日野,其他认识的朋友都被零零散散地分配到其他班级,虽说以后也不是没法联系,但是总归还是有一点浅浅的遗憾。

外边很热,公示牌前聚着很多人。

得知自己所在的班级后,日野就打算拉着我去认识新同学。

「等一会。」

我注意人群的末端,有个发色挺亮堂的女孩子。

这女孩就是现在的岛村,她那栗子色的长发经过太阳光的照耀,非常吸引眼球。

没想到这所高中还会有不良少女,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不知是想拓展朋友的种类,还是对这类人感到好奇,我产生了一个……想和她成为朋友的想法。

「你在看什么?」

「那边。」

我用手指向人群的末端,却发现那个女孩已经消失不见。

「诶……人呢?」

「什么人……先别管,赶紧走吧,我都快晒冒烟了。」

日野拉着我的手,急匆匆地奔向教室。

原来教室里开着冷气,难怪,这么心急。

教室后排靠窗的位置,我的目光被一抹熟悉的颜色吸引过去,好像……就在刚才,几分钟之前见过。

那个站在人群末端的女孩,原来和我分配在一个班级。后排靠窗,这个位置有点微妙……老师肯定还未分配座位,多半是她擅自坐在那边。

实际上认识岛村后我才知道,她是因为教室内的冷气出口在后面,图凉快才坐在那个位置。

对她我感到愈来愈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光看外表,她真的是个很漂亮。

脸上化着淡妆,染发戴耳钉,靠近还能闻到好闻又不刺鼻,淡淡的香味。

就像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单手托着下巴,面朝着窗外,双眼半闭,似乎是在打瞌睡。

长睫毛微颤着。

如果我是男生的话,她可能会是我第一眼就是喜欢的类型。

其实只是做朋友也可以。

「你在发什么呆?」

「没什么。」

我无视因冷气而复活的日野,坐在那个女孩旁边的座位上。

「你好,我叫永藤,可以告诉我你名字吗?」

「……」

也许是我的言行太过唐突吧,漂亮的女孩睁开原本微闭着的双眼,好看的瞳孔中带着满满的疑惑和一点点……戒备。

日野坐在附近的座位上,嘴张成圆形惊恐地看着我。在她的认知里,我是不可能这么主动地和陌生人搭话吧。

「我想和你做朋友,可以吗?」

「……朋友?」

「嗯,朋友。」

「可以。」

岛村目光中的疑惑与戒备消失,笑意取而代之。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岛村。」

「是岛村,可不是那个服装品牌。」

日野问过我那天为什么会犯神经似的像一个陌生人搭讪。

她用的是「搭讪」这个词。

「我觉得多一个朋友挺好的。」

「可以向新朋友推销你家好吃的炸肉饼了是吧?」

「这我到没想到。」

事实上岛村知道我家是开肉店的后,偶尔会光临,买一些炸肉饼。

我都没看出来她那个样,还挺喜欢吃的。

「对了,我们回家的路上不是有一家新开的甜品店吗,要不要顺路去看看?」

「叫上岛村,我们一起去。」

「好咧。」

日野从椅子上跃起奔向岛村的座位。

有的时候,真的很羡慕她那小小的个子里,能蕴藏着如此充沛的活力。


新店开张,还没有什么客人,我坐在收银柜后面,听着外面的蝉鸣,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新闻。

最近好像有什么不明生物在夜晚袭击落单女孩的传闻,真想不到现在这个年代还会有怪物袭击女孩这种可怕的传闻。

还好我住在自己的店里,不需要走夜路。

我继续往下翻这篇文章。

据说这个怪物长着一身白毛,双眼血红,动作迅捷,背后有一对翅膀,会飞。有一个被袭击的女孩声称,那怪物将她扑倒后用长长的獠牙刺穿脖子,吮吸着她的血液。

文章中甚至还有女孩脖子的有照片,雪白的皮肤上有两骇人的血窟窿。

嘶……

这怎么看都像是吸血鬼干的。

不对呀,被吸血鬼袭击,那么这些女孩为什么没有变成吸血鬼呢?

而且,这种怪物真的存在吗?

造谣吧,肯定是造谣。

「请问,这里有吃的吗?」

我正看着白毛怪物的传闻呢,没想到会有一个白色长发的女孩出现在店门口,还以为是那白发吸血鬼找上门来了呢,把我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再仔细一看,哪是什么白发吸血鬼。

女孩的长发是一种偏金的米黄色,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有点发白,那湛蓝色的瞳孔如蓝宝石一样清澈漂亮。

我还以为是个外国女孩呢,却发现她的脸部轮廓似亚洲人般细腻,好看。

多半是一个混血女孩吧。

「有的有的,进来看看你想吃什么。」

我连忙从收银柜后面走出来,迎接我第一位小客人。

「多谢。」

女孩接过我递过去的餐盘和餐夹,开始端详柜子上的点心,那副仔细的样子让我不由得开始紧张。

这可是我第一次开店卖自己做的东西。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打包。」

女孩一连夹了五六个甜甜圈,还有三个菠萝包,还有好多蛋挞麻薯等等的小点心,那个小小的餐盘堆得几乎快要溢出。

「买这么多,是和家人朋友一起吃吗?」

将打包好的点心递给女孩时,我多嘴问了一句。

「啊……嗯,是、是的。」

「真好啊……另外您是本店开业以来第一位客人,这次消费就给您打五折,欢迎以后常来。」

「多、多谢。」

女孩接过我找给她的零钱,神色匆匆地离开了。

「唉……别走得那么急嘛。」

我倒是想和这个漂亮的混血女孩聊一聊,这一整天到现在也就只有她走进我的店里,属实把我给无聊的……

果然在这大热天里,大家都没有吃点心的欲望吗?我是不是该研究一些适合在夏天吃的,让人感到凉爽的点心?

真伤脑筋,当初姐姐说生意不好做我还不信。

点心的成本控制,售卖不出去的那些点心该怎么处理……

如果一直没人光顾的话,我该怎么办呢?

一想就头疼。

姐姐到底是如何把她的咖啡店,经营到现在这样生意兴隆的呢?

算了……不去想她,一想到她,就来气。

那个混血女孩走后就一直没有人光临,我看手机看得昏昏欲睡。

大概下午四五点钟的样子吧,又有三个高中生打扮的女孩子走进我的店里。

「欢迎光临。」

我打起精神,将餐盘和餐夹一一递给她们。

其实我没有必要那么心急,毕竟这才刚开业不是吗?

「店长桑,你这边的招牌是哪款?」

听到那三人中个子比较小的女孩在问,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我轻咳两声,开始介绍自己做的点心。

「这里的点心都是我亲手做的,都是我的得意作品,如果说要挑选一个招牌吧,我觉得甜甜圈不错哦,嗯……其实鲷鱼烧也不错,只是最近天气太热……」

「那……我要这个,巧克力的甜甜圈,你们呢?今天我请客,想吃什么随便点。」

「我要……那个奶油馅的甜甜圈,岛村呢?」

我看到那个被称为岛村的女孩摸着下巴,盯着玻璃柜中的点心思索着什么。

嗯?

她那副样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白天那个混血女孩的身影逐渐与眼前这位名叫岛村的女孩重合,我惊奇地发现这两个人脸部的形状非常相似。

是亲戚,双胞胎吗,还是巧合而已?

「我要一个鲷鱼烧,红豆馅的。」

「鲷鱼烧是现烤的,需要稍等一会,而且会有一点烫哦。」

「没关系。」

「需要打包吗,还是在店里?」

「我们在店里吃。」

矮个子女孩举手回答。

与这些孩子们聊过天后我才知道,原来这附近竟然有一所高中。最活泼的是那个女孩,名字是日野,另外一个个头稍高的女孩叫永藤,再加上岛村,她们三个都是这群高中的学生。

而我的店刚好开在她们回家的路上,这不得不说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日野很健谈,永藤也是,她很爱笑。

只是那个岛村,她并不怎么说话,一个人静静地吃着鲷鱼烧。她那副安安静静倒也漂亮,看起来很是养眼。

我想起姐姐的咖啡店好像是招了一位漂亮的女服务员后,生意才逐渐好起来。

如果我把这位漂亮的女孩招为服务员,店里的生意会好起来吗?要不以后有机会单独找她聊聊?

跟女孩们道别后,我收起胡思乱想。她们说会在学校里帮忙宣传我的点心店,我万分感谢之余又给她们每人送出一份点心。

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望着血红的夕阳,感慨万分。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收拾店里的杂物,准备关门。

那白毛怪物的传闻,对于我这个独居的人来说,多少还是有些吓人。

早点关门,早点休息吧。


「安达小妹。」

『……』

安达小妹坐在靠近门的椅子上,望着窗外的黑夜发呆,听见我叫她,脑袋犹如机器人一般转向我,一言不发地等着我说话。

我搬了把椅子坐在她旁边。

「要不你今晚住在店里……」

『不要。』

「你这孩子,倒是先听我把话说完。」

『好。』

「最近不是有女孩走夜路被怪物袭击的传闻吗,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家。」

『店长相信这种东西?』

「我不信有怪物,但是怕有坏人。」

安达小妹继续望着窗外的黑夜发呆。

『黑暗能隐藏坏人的居心叵测,为什么就不能藏匿怪物呢?』

「你说话可真奇怪。」

「既然你不想住这里的话,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

『有劳店长,多谢。』

「……你好歹客气一下吧。」

『不客气。』

安达小妹拎起自己的背包朝门外走去,头都不回一下。

「诶……你这人,真是的……」

如果是其他员工用这种态度对我这个店长,纵使我脾气再好,也得发作。

也就因为对方是安达小妹,我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的名字是静,那个态度冷淡的人,名叫安达,是近期新招的员工,也是现在店里的看板娘。安达小妹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冷清的小店终于有了点人气,惨淡的生意总算有所起色。

安达小妹可以说是我这家小小咖啡店的救命恩人,只要她肯就在店里继续工作,就算对我的态度冷淡一些也无所谓。

她不是什么特殊的人,也没有特殊的能力,安达小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高中生,作为服务员业务水平也不算太好,性格一般,待人态度也是冷冷淡淡,爱答不理。

就算是这样的安达小妹,在店里的人气也高得吓人。

我是想不明白她到底哪里吸引人。

难道就因为她长得好看吗?

趁着红灯之时,我微微侧头打量着坐在副驾驶位的安达小妹。

嗯,确实漂亮。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安达小妹?」

车内静得有些尴尬,我打算随便聊个话题,和她说说话。

虽然有很大概率安达小妹会无视我。

『请便。』

「安达小妹这么漂亮,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我读的是女校。』

「那安达小妹有喜欢的人吗?」

安达小妹望着车窗外缓缓往后退的夜景,不理我。

「如果有喜欢的人可要抓紧哦,高中三年一晃可就过去了啊。」

『不用你管。』

「噢——那就是有了?」

『……』

我看到安达小妹白了我一眼。

『没有……就是没有。』

「那还真是遗憾,如果我和你同年的话,就算都是女孩子,我也不会放弃追求你的。」

「要是你的性格能活泼一点就更好了。」

『少开玩笑。』

安达小妹又白了我一眼……今天可没少挨她的卫生球。

我还想和安达小妹多聊一会,却琢磨不出什么话题,如果说一些让她注意平时工作态度之类的话,肯定又会挨她的白眼。

打开车载广播,播放着轻音乐。

我看到安达小妹的双眼伴随着音乐的旋律缓缓闭上,又猛地睁开。

看她这幅强打精神的样子,让我原先存在的那一点点不悦也就消失殆尽。虽说服务态度不怎么好,作为服务员,服务的水平也不怎么样,但是安达小妹确实有在努力地工作。

她还只是个高中生呢,我怎么可以要求过高呢。

「你太累的话,晚上还是住店里吧,第二天我可以开车送你去学校。」

『谢谢,不必了。』

「诶……你这人……算了,不说啦。」

安达小妹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店长……你觉得今年夏天的蝉还能活多久?』

「哈?怎么突然问这种奇怪的问题,我又不是生物学家。」

今年的夏天确实有些异常,早该结束的高温还在持续,那些蝉加班加点不要命地鸣叫着,在这高温天多少让人感到些许心浮气躁。

『没什么,随便问问。』

「你可真是奇怪。」

我放缓车速,已经可以看到安达小妹的家了。

下车时,我听到她轻声呢喃。

『希望它们能再活15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