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集训规模空前的第二天

作者:yamapikaya
更新时间:2022-08-23 15:59
点击:118
章节字数:48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所以说,这里要这样,最后就会这样。——美穗


完全不明白,到底要哪样?——艾莉卡



直美的视角:


集训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本来想像平时固定的那样去晨跑的,但是今天好像不会只有我一个人了。


“早啊,直美同学。”


“你也来晨跑吗?让人佩服。”


“是啊,身体才是运动的根本呢。”


除了西住姐妹,还有我们学校的近坂部长和蕾,以及黑森峰的逸见和赤星,看来这些人都像我一样,把晨跑当作日常的习惯了。


而且别忘了美穗可是坐着直升机上下学的,居然还能晨跑,她的意志坚强得让人害怕,所以还是不要往细里想吧。


从昨天的体能训练的强度上看,西住姐妹的晨跑的距离应该是不会很近的。


“美穗,你平时晨跑要跑多远?”


“要看具体情况,大概有一到两公里吧。跑的时候不要感觉太累,结束后正好就要吃早饭了。”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如果晨跑一下子跑得太远,别人就会对你敬而远之,以后也就不会和你一起了,西住流的理念看来不那么简单呢。


不管怎样,打起精神准备第二天的集训吧!



艾莉卡的视角:


尽管强度远不如昨天的体能训练,但跑完一公里半的时候,队长和西住妹妹还是一脸轻松的样子,看来这样的晨跑对她们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果然是不同寻常。


而我们虽然还能跟上,但呼吸已经开始急促了,耐力简直就没法比。


不过在经历了昨天那样的考验后,参加晨跑的这些人一个都不想掉队,集训的效果在第二天就显现出来了。


可是到了起床时间、要叫醒大家的时候,我却怎么也想不到会用那样的方法。


——咚刚!


……居然用坦克放的空炮来当闹钟,听到这么响亮的声音没人还能赖床,而我也是,跑步的疲劳一扫而光,就像刚刚睡醒一样。


西住流起床术的效果,真让人不容小觑,能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先放在一边。


“早上好,参加集训的各位,该起床了。”


“早上喽~快起床洗脸,换好衣服到大客厅去吃早饭~吃完饭马上就开始训练,今天大家也要加油哦!"


西住姐妹拿着大喇叭亲自叫早,这对于任何一个战车道选手来说,都是太过奢华的服务了。


所以说,在这样的集训里,每天和最尊敬的队长和最好的竞争者呆在一起,要是还不能提升自己,那不如一开始就不来。


上午的训练按照明光大的方法进行,也就是用兵棋游戏进行模拟战,一切行动都由骰子决定,这是训练临时判断能力最好的方法。


使用的骰子分红白两种颜色,白的决定移动,红的决定攻击,而掷出的点数越大,结果就越好。


比如白色的骰子掷出了六个点,就可以毫无阻碍地到达在掷骰子前宣布想要到达的地方,红色的骰子掷出了六个点,就能击破在掷骰子前所决定的需要攻击的敌战车(同一支部队如果被击破了三次,就算是全灭了);而相反如果只有一个点,那就算是行动失败了。


其他的点数按照这样的顺序,增加行动的距离,以及对敌战车造成的伤害。……尽管我还搞不清楚,为什么红色的骰子掷出了五个点,造成的伤害不是装甲破损,而是履带断裂。


这样一来,时刻观察对方的行动结果、决定下个回合让自己的哪支部队行动就变得尤其重要了。


对战的组合,第一次由抽签决定,第二次就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对手了。现在对战的双方,是西住队长和明光大的近坂部长,这是西住队长自己指名的。


这两位的战斗可以说是势均力敌,究竟是习惯了这种训练模式的近坂部长的赢面大,还是具有更多实战经验的西住队长更厉害,我决定两边似乎都有可能。


“该我了,B小队行动,骰子是……行动和攻击都是五点!攻击对象是真穗的C小队。这样下一个回合,你受到攻击的部队不管出了多少点,都没法行动了,就像只出了一点一样。”


“没错,履带一断就没法移动了……再加上这个局面……骰子掷不好我也没有办法,虽然西住流从来不撤退,但现在我也不能翻盘了,我输了,凛。”


“两位,比赛很精彩呢。”


下半场队长的运气实在不好,骰子一直出不了好点数,明光大的部长却一个劲的出大的点数,由此展开猛烈的攻势,最后取得了胜利。


这种模拟战最有意思的的地方就在于掷骰子的运气如何,而和个人的实力没什么关系……不过这对于已经连胜了黑森峰五局的西住妹妹来说,是个少见的例外,也许她并不是没有“能把运气吸引到身边的力量”。


至于我自己的比赛结果呢,和黑森峰的同学们对战全胜,和明光大的学生对战是一胜两败,这结果倒是在情理之中,小梅的比赛情况和我差不多。


应该说我们俩的比赛结果,已经暴露了黑森峰的弱点,更不要说队长又刚刚输给了西住妹妹,可即使是这样——


“我要和你对战,西住美穗!”


“能指名我我感到很荣幸呢,逸见同学。”


“虽然是模拟战,但我也不想输给你,因为我一直就想超越你。”


“是吗,可是我也不想输呢,我们开始吧,逸见同学。”


“决一胜负!”


“怎么你还喊口号啊?”


我只是觉得这种心情不说出来不行……总的来说,这个游戏如果不能尽快地先发制人,某种意义上不就完全失去了主动了吗,所以我要占得先机。


我这个回合让A小队行动,因为暂时攻击不到对方,就先移动吧……六点,好,达到目标地点了。


“不经意间让你占据了山脊,有点麻烦呢……不过,这才刚开始,轮到我了,B小队行动。”


没有让靠近山脊的C小队行动,而是让稍远的B小队行动,这是想让它作为C小队的增援、去攻击我的A小队吧?一般情况下山脊被占领,信心就会动摇,就会让靠近山脊的部队行动,但她不愧是队长,对情况的判断很冷静。


——好了,从结果上看,我输了。


我这并不是急着认输,我和西住妹妹在判断力上相差很小,虽然她比我高了那么一点,但是更重要的是,她是个很可怕的“强运者”,比赛中凡是重要的地方和危难的局面,她掷骰子无论是行动还是攻击都是六个点,取得的效果也就不用多说了。


如果一个战车道选手,判断力优秀,又有超强的运气,那么毫无疑问她会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现在我更相信半决赛上那棵倒下来差点压到她的坦克的树,是一个性格坏到极点的巫婆给胜利女神吃了安眠药让她没法行动、再趁此机会玩的一个恶作剧。


但正因为这样,这些人才是值得挑战的对手,即使我们赢不了她们,所积累下的战斗经验也会被我们所吸取,提高我们的能力。


所以在我之后,小梅又要尝试着挑战了。


“哎呀呀,我们的队长这么受欢迎哪?”


“这有什么办法,她都把我们的队长给打败了,自然大家都想去挑战一下。”


“嗯,倒也是。”


“我记得你是西住妹妹的豹式的炮手,叫吉良直美对吧?”


“你就叫我直美吧,听着习惯,连名带姓的总觉得有点别扭。”


“那你也叫我艾莉卡就行了。我有点不明白,像你这样的射击能力在黑森峰完全可以当主力,为什么会到明光大来?虽然今年是四强,但以前还是很弱的吧,或者是你喜欢这里……”


然后直美就告诉了我,她是因为和家里的矛盾才到这里来的。


“虽然我到这里有意气用事的成分,但是因为有美穗在,我完成自己所说的目标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所以简单地说,我到明光大是为了继续战车道,而美穗让我真正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就是这样了。”


听了直美的话,我感觉我们的距离一下子近了不少,因为我也曾经因为厌倦了和别人不一样的生活而反抗父母、做过一些很出格的事,直到最后离开了逸见家,但我没有把这些说出来。


话说回来,西住妹妹能够让别人坚定达成目标的信心,可见她拥有比队长还要强大的个人魅力,当然,这并不妨碍我把她当作自己的竞争对手、想要追上她超越她的信念。



真穗的视角:


唉,虽然说已经习惯了,但是上午的兵棋游戏,好像都是美穗一个人在赢呢。她那敏锐的判断力早已超过了我,不管面对的是什么情况,她都能够立刻做出反应。


我现在越来越感谢半决赛那棵倒下了的树了,如果同样的条件再较量一次,我可没有必胜的把握……


因为是青少年的代表选手,我有机会出现在各种媒体上,所以也就被大家所知晓,相比之下美穗这个军神就默默无闻了,这和她凌驾于我的潜力实在是不相称。


下午的训练,是在同一辆战车上进行的分组训练,这样可以发现自己所乘坐的战车的优缺点,由此通过之后的协调,能更有效地运用于部队之中。


“我赢了!”


凛很厉害啊,在虎式上的各种对战一直赢到了最后,虽然我没有参加。


“如果我是黑森峰的星探,一定不会让你在这里,而是把你带到我们的学校。能和你一起训练,对我来说真是太幸运了。”


“对我也是啊,真穗。其实不只是我,这次的集训对明光大所有的人来说都很重要,因为确实能够提升她们的能力。”


“是吗,那就太好了。我想知道,你觉得美穗怎么样,实话实说。”


“这也太突然了吧。嗯,你妹妹在战车道方面毫无疑问是最强的,所以在校内战把我打得连还手都做不到。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作为明光大战车道部的部长来说,你妹妹确实非常强大。”


“这样啊,果然你也是这么评价美穗的。但是美穗的强大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战术优秀和运气超群,还因为她的‘奋不顾身’。”


“奋不顾身?”


“没错,一般人在遇到危险时,都会想方设法保护自己,但美穗不会,她的行为可以不顾及自己的安危,这也就是她能赢得比赛的重要的因素。”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


“你也知道美穗的左臂是在一场事故中失去的吧?那是一场非常可怕的事故,没有人丧生简直就是奇迹,只有她受了重伤……在失去意识之前,美穗已经看到那辆失控的汽车冲了过来,但她在已经体会到死亡的恐怖的时候,做出了那样的事。


“所以自那以后,美穗面对任何事情都不会感到惊讶了,对于她想要继续下去的战车道来说,这倒是意想不到的积极效果。奋不顾身地为了同伴行动,这就是美穗力量的根本,虽然有时会很危险。”


“听你这么说……美穗用奋不顾身这种想法做支撑有点疯狂了,确实感觉她经常自愿成为众矢之的,但这把双刃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我觉得她现在把握得还算是好,即使是成为众矢之的她也不会乱来,而是把自己的生存放在第一位。


“而且就算她自己总是奋不顾身,她身边不是还有我们这些同伴吗?所以说真穗,没有问题的,只要我们还在,她就不会走上歧途。”


“是吗,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凛。那么就准备下午的训练吧,虎式虽然攻防优秀但机动力稍差,所以要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一些训练,但不要把体力耗费得太多啊,因为这场训练结束后,虽然不用跑马拉松,但还是会进行昨天的‘西住流体能训练’的。”


“还说不用跑马拉松……你真的要重复昨天那样的训练吗?”


“当然了,你看我脸上都写着‘认真’两个字了,拒绝是没有用的哦。而且这次集训的科目百分之九十都是美穗的创意,我们的管家菊代小姐再做了下修改,所以难度可以说是超级的,你就放弃抵抗吧。”


“哦天哪,上帝已经离去了……”


“什~么~,我听不清呢。所以准备好了吗,凛?放马过来吧,我要歼灭你!就算你不来,我也会歼灭你!”


“你这个魔鬼!恶魔!白色恶魔!”


“哼,随便你怎么说吧。虽然这不是报复刚才在模拟战中你把我给赢了,但我也会尽全力的,凛,你最好现在赶紧向你那个不知道还在不在的上帝祈祷。”


“真可恶,我要告诉美穗去!”


“啊,你可别那样做,那样的话我可就完了,美穗一生气就连妈妈都搞不定她,所以你还是手下留情吧。”


“真穗,妹妹在你的眼里怎么就是这个样子?”


“当然了,战车道先不说,日常生活中和她作对会挂得很难看的。”


“这倒也是。”


“对吧?所以千万别在美穗目力所及的范围里搞什么事情,虽然我知道你并不想搞。


“好了,闲话就到此为止,我们继续训练吧,让我看看你到底能把虎式运用到什么程度,模拟战虽然输给了你,但实战就不会了!”


“那我就全力回应你的期待了,真穗。”


在接下来激烈的对战中,我和凛的实力一定都有所提高,或者应该说,所有人的实力都有所提高。


要是这次集训结束的时候,两所学校都变强了的话……现在我从各个方面都非常期待集训最后一天的模拟战了。



志穗的视角:


集训的第二天结束了,因为训练的强度好像很高,所以我非常关心真穗和美穗以外孩子们有没有问题。


“菊代,那些孩子们没事吧?”


“心脏还在跳动,但呼吸很微弱,正处在‘深度睡眠’的状态。”


“不会吧?!”


真没想到能做到这种程度,而真穗和美穗也不愧是经历过各种训练的,她们在一起真的是无人能敌,但这就是这次集训的目的,不管结果怎样,黑森峰和明光大会携手成长的。


就像我最近一直想的那样,黑森峰独霸的状况总有一天要结束的,正应了“盛者必衰”的道理,所以我才接受了真穗和美穗的提议,安排了这次集训。


她们一刻都不能离开我的视线,不管我身为战车道的家主,还是作为母亲。


——待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