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Chapter 4

作者:Ban50
更新时间:2022-08-10 21:59
点击:312
章节字数:68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抬手将放置于床头旁的腕表戴好,时针恰好指向七点整,纯黑表盘上仅简洁地分布着刻度与指针,金属腕带贴合皮肤时触感微凉,自动上链时机芯声音清脆悦耳,Fate戴表的时间没有仔细数过但手腕上不知何时开始熟悉那份重量。她坐在床沿边稍整衣衫正欲悄然离去,如同许多次无声无息的出差之后再做出舟车劳顿的模样将行李箱放在脚边推开家门。但这回Fate低头望向另外头背对着她还在睡眠之中的なのは,她有点想不起最开始时是怎么告别的……又是什么时候将告别的阶段舍去直接一走了之?




或许不打扰更佳,Fate快速收拾整齐便轻轻出去关上门,在下次回家前再没踏进卧室。睡眠状况这几天本就不怎么好的なのは即便Fate有意放低音量还是同时苏醒,她侧躺着简直能把Fate此时此刻在做什么都在脑海里模拟得清楚,可中间停顿了数秒倒让なのは有些猜不准Fate要干什么,以前往往是——是什么来着?她们在分别前总是依依不舍地——なのは的思路被轻微的关门声断掉。




又是次司空见惯的出差,虽然正因此なのは才能借彼此工作的由头掩盖真实身份但偶尔还是会对现状感到疲乏。她靠着枕头扭过身可以看得出睡觉时和Fate间隔的距离算得上泾渭分明,互相背对着同床异梦不知如何相处为好。




此时Fate洗漱完毕后站在门前将衬衫袖口的纽扣别好后穿起外套便拉开门,她走前偏头似乎是想再朝屋内瞧眼却在中途就收回随即头也不回地拖着行李箱离开。主屋不远处矗立着间小木屋是摆放工具等物品的杂物间,Fate将行李箱停在小屋外拿出钥匙,里面灰尘很少看得出来时不时就会使用,不过除却割草机及螺丝刀这种生活用品外,真正的内容还藏在地底。




Fate挪开地毯熟练地摸到块地板往下按压,随即提起露出的把手矮身迈下阶梯,感应灯光依序亮起照出地底Fate亲自打造的宝库。结婚不久后她们就购置了此处房产在装修期间Fate不少次瞒天过海将私藏运至该地,往后也间或丰富库存逐渐形成现在赏心悦目的场景。




墙面上的定制枪架分门别类地摆放着各种枪支,支架严丝合缝地托举其枪支在光线下反射出冰冷漂亮的光辉,下方则整齐摆放着相应弹药与配件,这里大多都是Fate根据自身需求调整并参与过实战的利器,那把常用的P30L当下也与两支隶属于同一公司的USP并列摆放在墙面上。Fate每次来到杂物间后心情都会上扬变好,尽管其中某些大口径武器的使用频率不怎么高,但青睐的霰弹枪或狙击步枪等强力枪支还是被保养有佳地挂起来。




她照旧取走偏爱的P30L和备选的格洛克17,以防万一又在冷兵器里挑选把匕首就来到尽头的玻璃展示柜边。这里摆放的不是任何一种武器,而是Fate特别珍藏的跑车钥匙,每枚钥匙下方都标有对应名称犹如博物馆般严谨认真,一眼望去大多标识都有匹矫健跃马仿佛随时会遽然跳出。




为作掩护Fate平日开的是本土出产的普通轿车稍微留神就能在大街上看见同款,她老老实实地保持在城市街道限定时速内每年准时车检常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加油.尽管偶尔Fate会流露出对跑车的喜爱,但在なのは眼前仅仅存在于家里堆放的汽车杂志上和桌案上擦拭干净的车模,自然也当Fate只是口头希望而已。从前Fate谈起此类话题便滔滔不绝なのは也耐着性子聆听起有关渊源与发展,后来如同其他许多话题在不知不觉间消散在她们的日常中。




Fate曾经有过向なのは坦白她其实不止有过一辆车的事实,但那必然会前牵扯到她苦心掩饰的身份所以Fate到今天为止都三缄其口。可なのは怎么都没想到Fate背地里近乎痴迷地收集着各类品牌的跑车,而且是货真价实停在车库里的跑车。如果なのは知道Fate要是条件允许可能真的会把收藏的钥匙码在枕头边一同入睡不知会如何作想。Fate是法拉利的忠实用户但她照旧收藏了几辆布加迪和兰博基尼以及历时尚短却风头亦盛的帕加尼。




她爱惜地用视线流连在其中,有时Fate会故意将出差回来的日期推迟天驾驶着心爱的座驾绕着城外公路兜风。发动机启动时音量攀升的声浪随着浑厚的排气声在空中回响,踩下油门时骤然加速的强有力推背感令Fate血液沸腾。然而曾经被邀请来坐在副驾的はやて紧贴靠背抓住座椅两侧似乎不太信赖于Fate自诩优秀的技术,而且对悦耳的轰鸣声也无法获得认同感,反而抛出致命问题,假如两难境地里Fate只能在なのは和钟爱跑车里二选一会怎么选。Fate犹豫了,再抬头就看见好友那张好像替远在天边的なのは当场逮住外遇现场的脸。




Fate发誓对なのは绝对是一心一意,同样无法轻易割舍跑车,如果有那样的两难境地她会在山穷水尽前尽力不抛弃任何一方,而抛弃的时刻她永远不会令其到来。




虽然Fate做梦都想收藏辆法拉利80年代亮相的红头,遍寻无果只好用90年代款的512TR代替。不过之后诸如458、488或纪念款的F40及F50等都有收藏。她先前去过引擎之都摩德纳参观总部更加萌生出亲近感来。不过Fate顾念着时间最终还是挑选出入库不久的F8钥匙便走出地下室提着行李箱而去。此时她的手机上正好跳出条讯息,Benjamin Danz的名字醒目地排在前列。




相差无几的时间里なのは预计刚好,果真从房间出来后透过窗户便看见Fate远去的背影。她松松绾好头发从冰箱里取出几样食材简单烹饪下,倒是忽然想起不知道Fate吃过早餐与否,先前逢上匆忙时节Fate经常忘记按时用餐还是经过なのは反复纠正才记得。なのは无言停下咀嚼动作,思及要不要电话询问下却不知怎么拿起手机拨通号码,她关心她天经地义哪里需要理由但现在总是有一重又一重阻挠让她们难以直接敞开心扉畅所欲言。




没多久なのは察觉厨房使用过的痕迹且才放下心来。不多时收拾完毕跨进车门转动方向盘朝多拉斯大街84号而去。多年来なのは都在逐渐完善据点,一手打造成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同时确保没有泄露半分破绽,以防万一她还是在家中几处隐秘地方藏有应急枪弹,但绝大多数武装和设备都藏匿于翠屋店铺后,她信誓旦旦世上不会有人发疯地把家宅打造成军火库。




一楼店面照旧安然祥和,雇佣的普通员工维持着正常运转。在最开始选择据点外表时なのは没有犹豫地定下烘培店,从某种方面来讲算子承父业沿袭了なのは父母在家乡店面的名称和如出一辙的味道。在这条职业道路上跋涉已久的なのは真心发心过如果给予当初处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她再一次机会,也许她会走那条更为宁静平凡的大道每日与香甜糕点为伴,该苦恼的是新研制配方的瓶颈在灯光下核算账目添购材料。




她还想象过有天时机成熟从此金盆洗手,将假象化作真实不再将烘培店主当成谎言堆叠出的幻影,她是锋刃可以切断血管也能将面包切成薄片。难以取舍的两边都是她渴望发展的方向,なのは自己也承认构成她的事物是如此多样少掉哪块都觉不再完整,可事实就是再怎么调和都兼容不了。或许有过机会,甚至是不少次机会令她避免朝向造成困境的路线,但なのは会沿着航道继续航行,假使是她引起狂风前来阻挠,那就由她升起船帆穿越风暴。




她选择的,她靠自己去闯。




なのは来到店后员工区域内的办公室,她将外套理好挂起,桌面上有尊米德著名地标的缩小模型,なのは转动基底到预定位置只听一道轻响,百叶窗被齐齐合拢无形的扫描暗中核实身份,座位周围呈正方形的地板区域凹陷下去将她送到位于地底的秘密基地。




地底宽敞明亮的室内大大小小的显示屏中有几处监控画面对准店内外反映着动向,Vita似乎在恼怒休假的短暂从位置上冒出头道:“再一次,又有任务了。”在なのは露面后就严阵以待的昴浑身紧绷地看着上司从面前走过,后者轻轻递过去纸巾提醒着贪吃后辈嘴角没擦干净的奶油,似乎在考虑有必要严令限制每日甜食摄取份额,而坐在旁边的Teana一脸没救地望着自己的搭档在键盘上劈里啪啦敲打着已完成任务的报告的最后几行,就举起准备好的咖啡起身。




なのは从Teana手中接过咖啡浅尝口似乎味道较过去更为醇厚想来是私下练习过,Teana身形挺得板正认真至极道:“前天行动时一个成员被保护性羁留,组织希望我们能够将其救出。”なのは扫了眼资料道,“明天把人弄出来。你们两个去当作锻炼。”两名后辈点点头示意接到指令,Teana等なのは坐定后调出情报到面前占据大半墙壁的显示屏上道:




“目标是Benjamin Danz,绰号‘坦克’,他持有对组织有直接威胁的情报,将在莱顿海湾秘密登陆,随后会参加晚间六点于海湾附近别墅举办的聚会向其中两位给予他庇护的来宾会面兜售情报。”“你确定他叫坦克?”昴诧异地评价道,屏幕上的照片是位瘦弱的青年男性眉眼间流露出种懦弱底色无论怎么联想都无法与绰号挨上边。




“那开始干活吧,小姐们。”なのは拍拍手让她们各司其职收集资料制定方案,一次常规任务,なのは有自信不会出现差错。




晚间六点,莱顿海湾。




暮霭随着天数推移来得早且急将所剩无几的晨光吞没在夜色之中,なのは在别墅顶楼百无聊赖地等候着目标的到来,对她而言这不过又是次手到擒来。なのは戴着平光眼镜,镜片不时反射光芒镜框架在鼻梁上让她看起来斯文又理性,如果忽略她与晚间相融的作战服会误将她认成哪所学校任课的年轻老师。




镜框顶端嵌有微型摄像头实时记录着なのは所见所闻,此次人员混杂因此なのは为免打草惊蛇采取近距离击杀的方式将再目标前往会谈房间前拦截或就地于房间内击杀,把影响降低到最小。なのは凭借镜片投射出的别墅平面图再次熟悉路线确保万无一失。




夕阳海湾是希尔塞绕不过的风景,而希尔塞是なのは绕不过的地点,以至于她抬眸从顶楼仰望远景时有刹那恍惚好像还是那个热烈至极的夏日。现在是莱顿海湾,她们也从耳鬓厮磨的纠缠到渐行渐远的疏离,なのは沉沉呼吸预定在这次Fate出差回来找个恰当的时间好好地剖心地谈一谈。




从耳麦里她收到消息载着Benjamin Danz的车辆正从盘山公路接近别墅,なのは刚要回复收到就被声猛烈的轰鸣声给吸引过去。她赶紧调整视线只见辆鲜红跑车从公路尽头飞速疾驰而来,犹如道锋锐尖刺穿破空气,硬朗简洁的线条颇具动态的流畅美感,那匹赤色烈马收敛足蹄稳稳当当地停在不远处。车上下来道颀长身影,因视角问题なのは只看得清来者一头金发身着正装。




金发在米德很多所以なのは没有在意,なのは对车辆的态度也是只管够用因此以为来者只是那种常见挥霍家产之人,紧接着她就把注意力放在接踵而至的目标身上,至于那位无名来客不知不觉间就混进人群间消失不见。




Benjamin Danz被前后保镖护卫着自人群中跨进屋内,なのは见状踩着硬底军靴摸进别墅内部,她凭借记忆绕开两处安保点将身子贴墙尽量处在视线死角内。她现在所处区域有两位保镖互成照应之势在走廊两端各自巡逻,会面房间则处于中路尽头从左从右都能到达,而中央的电梯开门后有左中右三条路正载着坦克从楼底来到二楼。なのは无声无息地潜到名保镖侧后方快而准地以手为刀在他反应过来前对准脖颈使其晕眩。




她接住即将倒伏在地的躯体将之靠墙放好,在拐角处守候侧望着中路,电梯到达后なのは握紧手枪装好消音器抵在胸前准备在十秒内打穿保镖们的膝盖,再将坦克直接击杀。坦克神情不算轻松被两名魁梧的保镖夹在中间准备抬手去敲房门,就在他即将落下手的一刻两声轻微的出膛声同时响起,两名保镖哀嚎着倒下,又一次同时枪响却不是瞄准坦克而是走廊对面。




坦克大惊失色地匍匐在地哆哆嗦嗦地往后退,会谈房间听见声响开了条门缝瞥见屋外场景又迅速关上落锁。なのは脑袋飞速运转着组织还派遣了其他人员参与任务——不,有她足矣——那就是半路冒出的其他杀手,尽管目标人物相同的概率很小但不代表没有可能,なのは当机立断地取下眼镜伸出墙外借助反光确认状况。




只见对面一双持枪的手正朝向这边隐约可见西装袖管和手腕处一抹亮光,察觉她在侦察对面当即扣下扳机准头惊人地向她射击,手中眼镜的镜片轰然碎裂なのは立即丢弃在旁以牙还牙地将枪身探出回敬几发子弹,心中已有定夺对方水平不容小觑,一次本该毫无差错的任务突生意外。




她当即放弃原有任务计划而是从拐角闪身溜走,相较于普通的Alpha体质不遑多让但和一位训练有素的Alpha或Beta一旦近身搏斗只会是她吃亏。许是猜准她意图身后脚步声紧追不放,电梯定然是来不及,这时岂料一把匕首猝然闪出划破她肩头一侧,なのは顾不得疼痛双手挡在脸前从二楼碎窗而出,在草坪上翻滚两圈趁势躲开楼上连射的子弹。她心跳加速地混进人群之中夺门而逃。




恍惚间回首一望只模糊看见对手单手撑住窗沿跃下赫然是那位张扬到来的金发车主,なのは迅速跑到停泊在别墅外路边的SUV点火发动准备逃离现场。有一瞬间なのは痛恨起法拉利的卓越性能甚至想起Fate兴致勃勃地对她说过F8的百公里加速只需要2.9秒,果不其然那辆烈马的车灯在夜幕之中明晃晃地追在なのは比起来老态龙钟的SUV后。




なのは通过后视镜看到法拉利越来越近似乎有要超车逼停的架势,索性换档踩紧油门向后猛然加速向其撞击而去,至少SUV的优势是再怎么损毁她都不会心疼。なのは仿佛能听到对方倒吸一口气连忙踩紧刹车想要阻止相撞,轮胎在柏油路面擦出痕迹嗞出尖锐噪音还是于事无补。




なのは无心纠结法拉利被她撞得如何惨烈,车灯光芒刺眼只瞥见对方恼羞成怒地将手枪探出车窗连连射击直至弹夹打空,趁着对方卷土重来前なのは再度换挡将油门踩到底扬长而去。她单手一抹肩头有血迹渗出,不由得愤愤作想,不仅要把那辆法拉利撞得四分五裂干脆直接安上炸弹炸得灰都不剩。




等到她确认安全的街区后なのは才开着SUV来到已经歇业的翠屋。当她来到据点后只见到两位大惊失色的新人,似乎不敢相信有谁能将向来完美达成任务的なのは逼得这般狼狈,就连Vita脸色都不太好问道:“你暴露了。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48小时,行业里的规矩只容你死我活否则なのは两天后考虑的不是挽回局面而是埋葬地点。她脱下半截衣袖将肩膀露出拿过镊子棉球消毒,这时她才感觉到刚刚她的心跳速度有多快,疼痛让她微微皱眉但言语是冰冷果决的:“现在放下你们手头的任务,调用一切资源把那个法拉利蠢货给我找出来。”。




眼镜碎裂时摄像头也连带着坏掉但之前记录的影像在据点这里有备份,なのは处理完伤口穿着背心双眼紧盯着屏幕不断回放着起冲突的短短片段。屏幕中她将眼镜取下对准走廊看见枪口和一小截袖口,武器是P30L,随后就见火光然后影片中止。




なのは再次回放重看将袖口处放大回忆起细节有抹亮光,她暂停后放大再放大将模糊图片处理清晰,原来那亮光来自腕部手表的反光。纯黑表盘上仅简洁地分布着刻度与指针系着金属腕带,这本来是不算少见的设计,但当なのは放大到极限将表盘拖近后突然头脑空白。




表盘与表带连接的表耳处中央有处不易察觉的小小凹陷,即使图片模糊なのは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是铭刻上去的痕迹让这块手表变得独一无二,也是她在结婚周年时亲手送给Fate的纪念礼物,那处痕迹是她的名字——なのは。




与此同时混乱之中的别墅强忍着心头怒意的Fate返回二楼捡起角落里坏掉的眼镜,对耳机那头因她暴露自身而忧心的はやて道:“我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说实话谁从你手中成功逃掉过,Fate?根据你的身形描述对方很可能是位女性Beta或Omega,但信息还是太少。时间不等人。”。




“你现在能帮我分析下这副眼镜吗?”Fate在街上拦了辆计程车道,司机瑟缩了下脖子感觉后座的Alpha面色实在可怖。“本来我是下班后绝不会再过问工作理念的绝对支持者……你知道我需要些私人空间,况且我婚姻幸福不像你每次回家还纠结来纠结去,但为了我好朋友的生命安全可以分析,现在来我家。”。




去はやて家的途中Fate想起那辆前面被撞得面目全非的法拉利就心如刀割,乃至于望见路过的SUV都有举枪对准油箱的冲动。但越是这时候她越将愤怒化作如何诛杀对方的缜密行动,任何蛛丝马迹她都要牢牢抓住化作将对手捆绑束缚起来的绳索,她健步如飞地下车敲响はやて家的大门。




进门后高挑的Reinforce从厨房探出头向她打了声招呼Fate勉强撑起笑容回应句,就被はやて拽进房间还能听见两句她们带有温情的讨论晚餐的言语,难免想起自己那四处碰壁的婚姻不由得心情更加灰暗。はやて一身宽松的家居服踩着拖鞋满脸笑容地拍拍Fate的肩膀道:“把眼镜给我吧——你把它用压路机压过吗?”。




はやて借助仪器将眼镜拆开发现里面已经损毁的内置芯片,Fate一动不动地盯着はやて手头的动作,“读取不出有效信息了,这种装备不多见我只在几家机构内见过……”はやて转头面对着电脑屏幕喃喃道:“或许我能帮你查出地址。”。




“嗯……港口然后是……最后在本城?”はやて操作了几下最终在地图上定位到具体地址,旁边的弹框反应出地名。はやて扭头望向好友正要炫耀回自己精湛的业务能力却见Fate双眼睁大不敢置信,但那里就是明明白白地显示着无可辩驳的结果。




多拉斯大街84号——翠屋,那里的店主是なのは,她的爱人。




下一秒,Fate的手机铃声响起。








-----------


本章出现的跑车品牌都是意大利厂商,提到的80年代亮相的红头就是法拉利经典车型Testarossa,红头是其意大利语含义,F收藏的512TR则是Testarossa的改款,其中TR是取首字母命名。




Benjamin Danz是取自史密斯夫妇电影中的目标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