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同人

作者:b囖糸
更新时间:2022-07-22 15:05
点击:607
章节字数:81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深夜的路灯仿佛萤火虫般若隐若现,近深冬,空鱼下意识的裹紧身上穿的红色外套,借着微弱的灯光钻进空无一人的电车上。


一进电车,,虽然四周一个人也没有,但空鱼还是自然地缩在角落默默坐下。


“哗哗哗,哈。”空鱼随意的搓了两下手,为减少几分凉意。


「啊! 今天辛苦了」


「嘛,这件事就先放一放吧。明天和鸟子约好了一起去找小樱小姐吃饭的,说是感谢一直以来的照顾」


「说是这样其实还不是鸟子想吃了。邀请了小樱小姐,虽然嘴上说无所谓但心里一定还是想去的吧」


「明天也加油吧」


 


「等很久了?」鸟子今天也是穿着往常的白衬衫,外面添了一件棕色的夹克,配上她金色的亮发绝对算个大美人,不过为了遮手而带的一只手套显得有些不协调了,想到鸟子白嫩的肌肤就让人欲罢不能


「空鱼?哎没事吧」


「啊 没事,鸟子」「没有很久......我也是刚到」虽然提前了半小时就在这里站着了,在这天气里站会儿腿不发抖才怪呢


「阿勒,一定等很久了吧,抱歉啊空鱼」


「空鱼 手伸出来一下」


「哎? 干啥」


没等我说完手就被鸟子夺去  然后一股温暖顺着手心传了上来


「啊啊 好冷」


「哎??你在干什么 这样会着凉快的放下来啊」鸟子把双手靠在脸上,虽然想多摸一摸但一想还是放弃了


「空鱼就不用管了 算是我对等了那么久的空鱼的一点补偿吧」鸟子用被我的冰手挤着的脸哆哆嗦嗦地说着


这样持续了一会 鸟子好不容易放下手 虽然我很不忍心啊 但我怕在放一会我脸上的表情要变得奇怪了


「那我们走吧,小樱小姐已经在餐厅里等着了吧」


 


刚走走一会儿一阵冷气袭来,我不禁的往鸟子身旁靠近些,鸟子似乎没在意,看着她满脸高兴的样子一定在想一会该点些什么好。


「怎么了吗,鸟子 今天看起来很开心」牙白,问出声了


「嗯? 因为今天要和空鱼 樱子 一起去party啊」


“啊啊这算什么话题啊,我是笨蛋吗怎么会问这种问题”我瞄了一眼鸟子赶紧低着头然后叹了口气


 


 


「啊 小樱小姐」我和鸟子同时发出声


“哎 那俩个麻烦的人终于来了,也不知道我在这坐了多久”


「呐 你们两个是不是又偷偷去约会去了 哎能不能多想想我 我好不容易帮你们订到这里的位置」


「说什么约会搞的像情人一样」鸟子反驳道


「哎?!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 我有点跟不上话题了」


「嘛无所谓了 你们两个快点 点餐吧 都是鸟子说什么party我到现在连早饭都没吃呢」


我强忍着笑,一想到小樱小姐饿着肚子等待的样子就好笑,说的直白一点多好啊


我和鸟子做到小樱小姐对面去,看着她一脸嫌弃的样子也不知道谁得罪了她


发出“咦~”的一声只见樱子小姐打了个寒颤  我和鸟子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之后便露出一阵苦笑


 


 


「那么 ‘感谢小樱一直对我和空鱼的照顾——干杯!!’」


「哦!干杯!!」我附和着


「是是是,不用谢  干杯~」小樱小姐有气无力地说着 总感觉小樱小姐没有精神的样子


只见她银白色头发上窜着几根弯弯曲曲的毛发,吃力地端着啤酒杯子往嘴里灌了几口“啊!”的喊出来了,喝完嘴上还沾了许多啤酒沫,这豪迈的样子真看不出来只比我和鸟子大几岁,仿佛一位大叔坐在我们面前 狼吞虎咽地样子完全不符合她那外表啊


小樱小姐这边差不多跟几天没吃过饭似的,相比之下鸟子这边完全是个淑女。


望着她的侧脸,白里透红的脸庞一定是刚刚从外面进来造成的,看着鸟子有些干燥的嘴唇喝了一口酒下去马上恢复原样属实让人着迷加上鸟子蓝宝石般地眼睛不禁让我看入神了 没等鸟子反应过来我赶忙把头低下去装作吃东西的样子


 


喝的有些微醺的鸟子嘴上露出未知的微笑 手里在摸着包里的东西


「‘Duang~’」


「哇?!!  鸟子 怎么又把八尺大人的帽子带了出来?? 难道忘了我们上回就是因为它吃了大亏吗」


「咦嘻嘻 没事的空鱼」说着鸟子又像从前一样自然地把八尺大人的帽子戴在了头上 不愧是美人 带什么都好看


「好啦 好啦  快点摘下来吧 」这下好了今天小樱小姐也在 况且这两个人喝成这样万一到了那里就不好了


「完了完了! 你们几次行动都是这帽子造成的吧 为什么还要带着它啊丢到那里不就好了吗」


「嘛嘛 没事的小樱 我和空鱼都在这里呢 万一进去了也一定有办法的 因为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


看到身体缩成一团不断啃着手指甲的小樱小姐 嘴里还不断地嘀咕着‘八尺大人啊 求求你别让我再去那里了啊啊啊!!~~’


而鸟子还是在打量着这顶帽子 说到底这东西为什么这么「诡异」啊


把帽子的事先放到一遍 今天因为鸟子说庆祝没想到会来这么一出所以马卡洛夫是没有带 身上也仅有一把全身漆黑的短匕首 我向左腿看去摸一摸匕首确认它在 随时可以拔出来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还是去问了问鸟子


「鸟子 带枪了吗」


她朝我这里看来 笑着的鸟子真让人不适应啊


「带了哟」


「欸???  为啥??」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每次和空鱼一起安全地冒险了啊」


算了 虽然把我们处于危险之中的是鸟子啦 但是有了枪就还好了 这一点还是值得表扬的 就当做谨慎一点地寻找伢月吧


「那我们准备好就出门看看吧 还是不要分开太远了 毕竟小樱小姐......额 嘛我们走在一起吧」


看到小樱小姐嘴里说着不害怕全身还止不住地抖 不禁有些同情她啊


毕竟害怕的人有其他的人保护着 我和鸟子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看着鸟子一脸兴奋地样子 我也拍了拍脸让自己勉强提起一些干劲


「那......我们走吧?」


「好耶 出发 小樱也快点跟上吧」


「好可怕、好可怕......欸?? 等等我啊」


「不好意思 你们已经要走了吗


请问谁来买一下单?」


「欸?」三人同时发出了咦的一声 我们仨面面相觑脸上都流露出一股尴尬的笑容


「那......那我来吧」没想到刚刚阴沉地小樱小姐突然转变了过来


「果咩啊 小樱 明明是我们邀请你的还特地让你来付钱 下次我一定请你吃饭哦 约好了哦~」


「啊 啊 你的好意我就接下了 但是下次我‘绝对 绝对’不跟你们两个一起出来了」小樱小姐特意强调绝对两个字 仿佛一股杀气从她身旁逼出 我止不住后退了半步 默默地微笑


「既然没出什么事的话 你们俩找我就没事了吧


那我可先走一步了 免得再出什么麻烦」


「那我们也走了 下次别忘了再和我们一起哦~」


小樱小姐瞥了我们一眼 然后马上出门了


「一起走吧」


「嗯......」


 


 


 


不知不觉时间早已来到下午 街道上的人群蜂拥而来城市的喧嚣让人产生一种压抑感 但空鱼早已习惯这种孤独 所以空鱼并不在意 肩并肩和鸟子走在这令她发恶心的街道上 看到鸟子微红地脸让空鱼心中不禁产生些许遗憾


可空鱼并不知道这种想法从何而来


 


 


「空鱼明天见啦~!!!」到了车站旁 鸟子转过来身不断挥舞着她那手套遮住的右手满脸洋溢着笑容


「哦......知道了 快把手放下来吧 那......鸟子 明天见了」


看着鸟子满意地点点头后独自离去的背影 也让我回想起第一次与鸟子见面时的场景 说起来也是可笑 不过现在我们是两个人了 嘛过去地都过去了 我也不想这么多了


「我也走吧」收紧没拉上的外套提一提背包打起了些精神


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欸?」


“嗡!~”


转眼间来到了站台上 刚刚飞快地行驶过去一辆列车 身体受着一股巨大的力被吸往电车上


我拼命地把身体缩成一团疯狂后退 眼角被这一阵狂风挤出了几滴泪水 眼看着脸就要贴到电车窗户上 我下意识地紧闭双眼 帽子被吹得在耳边掀起一阵巨响 我使劲扯着它减少些噪声


「啊啊啊啊.......」


「要撞上了啊啊!!!」虽然竭尽全身力气喊出的两句话 但这这股「妖风」面前似乎毫无作用


后面似乎有一双无形地手用力推搡我


只听“咣”一声 想着这下骨头都得碎了   回过神来发现并没有痛觉产生 难道我直接去世了?? 触觉似乎还在 手摸到的地方即光滑又冰凉 我赶紧睁开眼睛 长时间的闭眼让我对光产生排斥 「嘶」 眼睛受到了一阵刺痛 只好半闭着地眼睛勉强看清了四周的光景


「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这不是在电车里吗? 刚刚发生啥了??


等等


眼睛逐渐适应了四周的光 却发现这并不是普通的电车 电车上的灯不是别的颜色——正是“蓝色”


蓝色代表着危险 从踏入那里的开始便已经知道的事 既然这车上发出这种光那就只能说明我进来了——「里世界」 


仔细思考了一下 脑袋也变得有些清醒了 我便把注意力放在了右眼上 仔细端察着这蓝色的光 看向它的一瞬间 右眼承受到前所未有的痛感 双手马上放到右眼上不再看它一眼 虽然之前也对着那些「生物」看过 往往看到的是真相 但现在却是第一次注视着这奇异的光 让我提起了一些兴致同时对这未知的领域感到一丝寒气


说起来 鸟子不会也进来了吧 希望不要把她也卷进来啊


果然还是因为八尺大人的帽子吗 那小樱小姐不会有事吧 好不安啊


啊 现在处境最差的果然是我吗 可恶啊果然我还是最差劲的那个吧


独自叹息的我像是那天与鸟子相遇的情景 一想到里世界最危险的就是内心脆弱 我赶紧把这种糟糕的念头放下 继续整理现在的情况


我扶着旁边的杆子勉强站起来 差点成碎末的我还有点后怕 现在腿还在微微颤抖


我不断地打量这节车厢的情况 除了这诡异的灯以外 其他内饰与日本的电车完全相同 但在这全速行驶的电车上想逃脱应该不可能了 况且它丝毫没有想要停下了的迹象啊


向前去吧! 这种情况下没想到我还冒出了这种想法 仿佛鸟子就在身边似的 听从这她的指挥我迈着有些忐忑地步伐去到前面那节车厢


正当穿过车厢间连结的地方 像有一丝刺耳地笑声传来 不禁全身打一寒颤 通过那里来到前一节车厢 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墙上微微泛着些黄色 极不明显我便把它当成错觉 毕竟刚刚经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换做是谁多少还是有点害怕的


为了不放弃任何离开的线索 尽管与刚刚那节车厢没有什么不同 我还是张大缓过来了的右眼仔细查看生怕错过任何一点 当然我是不敢再多看那一眼蓝光了 只能弯着腰低下头看看地上 座位上有没有什么异样


「边走边向四周看着 确实会花费很多时间啊」


见这节车厢的情况与来时那个大相径庭 我便加快脚步


慢慢地走到连结处空鱼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嘿嘿~”一声传到了空鱼耳边 猛的一回头看到的还是刚刚那节车厢 虽然现在还没发生什么但这怪声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快速穿过这里带着“砰砰砰”的心跳走到了下一节车厢


突然意识到刚才那根本不是错觉 站在车厢前看着这诡异的东西


这节车厢明显比刚刚那个显得老旧很多 四周的墙壁上泛着深黄 有的地方破出来一大块


座位上蒙着一层灰 像是荒废了很久 旁边的扶手生锈的生锈 一些还有着明显的掰弯痕迹


唯一的相似点就是这刺眼的蓝光 但是比刚刚的要强更加刺眼


这令人厌烦的场景实在不想多看一眼 空鱼皱紧眉头迈出向前的一步 只听嘎吱一声 车厢的地板被踩出一个大洞很快这个洞陷下去了


即使是行驶中的电车 对于这个穿透出来的大洞也看不到丝毫外面的场景 留下的只有一片仿佛能吞噬万物的漆黑 空鱼集中右眼看着它


盯着有一段时间了 却丝毫看不透它


好奇心同时为了谨慎起见 空鱼从包里掏出几个硬币向那漆黑一抛


只听清脆的一声“嘣”然后硬币消失不见 连落地的声音也没有


很难想象如果手放进去会发生什么


虽然不能靠近这东西 但要都像刚才一踩一个洞 那我还怎么出去啊喂


抱着试试的想法我再次集中右眼


欸? 仔细一看这地板虽然平 却有些细细地小裂痕 我赶紧回头一望 发现上一节车厢也有这样的裂痕 虽然数量比不上这里 但有的面积还真不小


松了一口气 真庆幸自己没有踩上去啊


冷静下来思考一下


根据现在种种情况...... ‘电车’ ‘怪声’ ‘会变旧的车厢’


「啊」的一声


我脑子里突然有了答案 想起之前网上很火的一个都市传说「つぎのひ」


一天一位女高中生像往常似的乘上电车


可当她第二天再坐这辆车时 发现车内的布景有些不同


第三天车内十分老旧 车上的人仿佛都在盯着她看 她有些害怕的走向电车门


......


到了第五天 她又一次乘上了这辆车 车里一个人都没有 而这辆车早已变得破旧不堪 甚至连玻璃都没有了 她想冲下车 可发现这辆车不会停下来了 她只好往前走


每过一节车厢都会传来诡异的叫声


当她看见往常下车的门时 赶忙走到那里 想着从这就能离开了吧


可谁想到那里才是通往地狱之门 她被一股怪力吸引到门里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在电车外


而电车内的不是别人


正是她自己


看到了第一次乘上这辆车的自己......


 


 


想到这里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居然这种事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抓起被我放到一旁的背包


「既然知道了真相 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嘛 还是为了不让自己害怕给自己的心里暗示


用右眼仔细看 然后小心翼翼地穿过每个裂缝


虽然害怕 但有右眼在 所以行军还是挺快的


直到走到第四节车厢  车厢里一如既往的没人 但总感觉被人盯着看 而且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虽然是短短四节车厢 但对我来说像是跑了一趟马拉松似的 体力消耗太严重了


还好已经和鸟子他们吃过饭了不然很难想象没吃饭的我会是什么样


虽然有些呼吸不过来 但这节车厢的不安感让我忘记了疲倦


我赶紧越过这车厢 来到‘决战之地’


从第四节根本看不到第五节车厢具体什么样 因为这与前面不同 被一扇血红色的大门所堵住


来到这扇门下 一股压抑感和恐惧感顿时涌上心头 不是因为它血红色的外观


而是这金属质感属实与电车不搭


我赶紧把左腿上的匕首拿下来 毕竟也没带枪这是唯一能防身的东西了


我吃力地拧着这扇船舱式的金属大门


‘咣!’发出钢铁般笨重的声音


「哈!!」使出全身力气把这扇铁门拉开


打开的一瞬间 一股刺鼻的味道涌上


不是别的味道 正是‘血’


看到满地的鲜血 让我忘记用右眼观察地上的情形 反而让我想到那次和鸟子从如月车站逃出时电车上的场景


一想到这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让我感觉反胃


只感觉嘴里有什么东西出来似的 低下头一看早已吐了一地


看到这场景只听‘呕’一声 又是一大口吐了出来 仿佛窒息般的难受


我端起双手紧紧地捂住嘴 避免不必要的消耗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突然看到车厢正中央有一个身影 金色的头发个子很高正仰着头眼中无神


这是鸟子啊!!


「鸟子!! 你怎么在这里???!!」


空鱼放开双手大喊着


然而前方的鸟子好像没听见似的 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 最后露出一脸邪恶的笑容


‘哈!!哈!!哈!!~’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


看到这样的鸟子 空鱼忘记地上的血似的冲了上去想要一把抓住鸟子


空鱼三两步冲到了鸟子面前 张开双臂想要抱住她 突然像是人间蒸发一样面前的鸟子消失不见


但这阵阵地怪笑却没有消失


地上的血液像是被操控般流动了起来 速度不仅很快而且温度十分高 灼伤的痛让空鱼大叫了起来


虽然没有持续很久 但这短短的时间呢足以让空鱼双脚烫的发红


这些血液逐渐凝聚起来 聚集起来的像一个个‘血人’ 有着人的体型却没有五官


数量并不是很多 这种东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况且被它碰一下结果可想而知肯定没那么好受


而然空鱼此时还沉浸在鸟子突然消失了 她怕了 她生怕再也见不到鸟子了 她不想再回到从前了 两行泪水顺着空鱼的眼角流出 此时的空鱼仿佛像最开始得到右眼时盯着那东西看的样子 但那是是坚定的 没有丝毫动摇况且是鸟子救了她 不然早就被这个世界所吞噬了


现在却是一个人 「说好的两个人一起呢」太狡猾了吧


空鱼放弃挣扎似的呆坐在地板上 眼看着这些「血人」慢慢接近 心中却有些解脱感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太过于沉重了 不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空鱼!!!快用右眼盯着他们!!!!」


「欸?鸟......鸟子??」


没等脑袋思考完 身体先动了起来 集中注意力放在右眼上


「我看到了!! 鸟子!!!」


‘咚咚咚!’


几声沉闷的枪声响起 没错是枪声


「血人」被几发子弹打得溃不成军 身上的血液溅的到处都是


但并没有把它们彻底打烂 这些血液很快就凝聚起来了


「空鱼快站起来!」


我来不及思考马上跑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我边跑边回头注视着那帮血人 生怕他们再次组织起下一轮进攻


看着他们聚集起来也需要一会 我便放开双腿大步大步地向前冲刺


砰! 撞到了什么


一股暖流顺着传到了全身 我抬头一看


没错 是鸟子 她还在 她没有消失


「鸟......鸟子  」


有些哽咽地喊出了她的名字 随后便大声哭了出来


「鸟子 真的是你吗」


鸟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则是一脸惊奇的样子 她没想到平时那样坚强的空鱼现在竟会趴在自己怀里痛哭


但鸟子没有表现出来 只是一味地安慰着空鱼


「已经没事了 空鱼 看啊 我好好地在这里呢」


空鱼喘着粗气只是‘嗯 嗯’的说着


空鱼做梦也没有想到鸟子的出现 并且又一次地拯救了自己 不禁为自己的无能感到厌恶


现在鸟子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 她已经恢复理智了现在要思考的就是怎么让俩个人平安无事地逃离这个鬼地方


「鸟子 首先把这些东西打掉吧」


看到回复精神的空鱼 鸟子兴奋地点了点头


「刚刚我已经看到了 这些东西里面藏着像是‘蚂蚁’一样的东西」


听到蚂蚁两个字鸟子浑身打了个颤 谁会喜欢昆虫呢一想到碰到他们的血就浑身难受


「所以 我想鸟子对着他们的脚的位置打应该没问题」


鸟子对着空鱼有着百分百的信任 拿起手中的枪对着这帮血人就是一顿扫射


「不愧是鸟子啊」


说实话就算是让我拿着枪 恐怕也没法对付的这么好吧


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


我用右眼再三确认后发现确实都被消灭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了 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去确认地上有没有裂痕了 但是好歹对着鸟子说了让她小心一点


没想到她居然惊讶的像我说 来的时候一个也没有碰见


运气真好啊 可恶 心里暗暗地叫了一声 不过能平安无事就好


我实在没有力气了 坐倒在地上眼睛自己就合上了


看着空鱼睡着的鸟子赶忙把身上的衣服给她盖着 她不知道空鱼经历了什么但一定不好受


相较自己和空鱼分开后被送往了「里世界」后靠着八尺大人的帽子好歹什么都梅发生就回到了那家餐馆


于是担心空鱼他们就跑到车站前空鱼走向的那个方向去


没想到还真进来了 和空鱼不同的是鸟子一上来就进到了电车里


看着四周阴暗的环境一想准没什么好事发生


便直奔前面的车厢 直到空鱼没事后才放下心来


鸟子很难想象空鱼经历了什么但她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照顾好眼前这个累倒在地的空鱼


她也怕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寻找伢月实在不好受 难道和空鱼一起只是心里安慰吗


不是


她坚定的判断到 这是她一生中遇到的好朋友 没有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


当看见坐在那里毫无抵抗的空鱼时 鸟子用尽全身力气喊出她的名字


其实自己只是在强作镇定罢了 没有让空鱼看到这样的自己 不然今后该如何在一起呢


 


 


「额......嗯  欸?」


「欸?? 鸟子?


难道说 我睡着了吗」


还带有一丝疲倦的空鱼醒来睁开朦胧的睡眼


「是呀是呀 简直像个睡美人一样哦」


「欸??? 不要开玩笑了呀」


「好啦好啦是我错了 空鱼没事就好了」


看着全副武装的鸟子 空鱼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一定不短 这期间难道鸟子一直在旁边看着自己??


「抱歉啊鸟子 擅自就睡着了 你一定也很累了吧」


「啊 不用放在心上 比起这个 刚刚空鱼没有受伤吧」


「我是没事 不过脚底被烫的有些难受而已」


「欸? 不要紧吧」


「嗯没事的 应该马上就好了


说起来没有发生什么吧」


「这个空鱼不用担心哦 我可是有好好监察的」


「对了 真是辛苦你了 谢......谢谢」


「嘻嘻~ 空鱼还是一如既往地害羞哦」


「别说傻话了 相比这个 我们怎么出去 四周好像没有类似出口的东西呢」


「啊 这个不用担心了


刚刚空鱼睡觉的时候我看到了车头前门好像打开了 里面应该有类似出口的东西吧」


「真的吗?? 那我们赶紧去看看吧」


说着空鱼拉着鸟子的手向车头处走去 想要赶紧离开这里


鸟子和空鱼穿过那节已经没有血的车厢 虽然现在看着已经和后面的车厢没什么两样了 但是刚才渗人的场景还是印在了空鱼脑中


头也不回的拉着鸟子向前奔去


「是这里没错了吧」


「嗯」


「那......我们走吧」


空鱼和鸟子慢慢走近车头


这里与刚刚那些令人胃疼的车厢截然不同 两个地方简直天壤之别


这里居然会生长着草 而且刺眼的蓝光完全消失不见了 就像个室内温室一样


尽管这些许的绿色能让我们放松下来 可现在我和鸟子已经没有这个功夫耽误在这里了


继续向前我用右眼扫视了整个车头


发现最前方一个台子上方冒着白光


「这就是出口了吧」虽是这么说着但在鸟子眼睛里却什么也看不到


「不会又让我抓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抱歉啊鸟子这次又麻烦你了


等我说抓的时候一定要拿住千万别松手然后使劲往外拽啊」


「嗯 希望不是什么坏东西」


 


「快抓住!」


‘嘶’像是树叶被拽断的声音 四周冒起白光


视野渐渐消失在白光里 身旁的鸟子也看不见了


「啊 好痛!」


顿时白光消失 我和鸟子一起坐到了车站前


「不好 已经这个时间了」


夕阳已经洒下来 照在我和鸟子脸上 回到「表世界」的我们像是回到了家


只见鸟子手里多了点什么似的


「啊这个 好像是刚刚抓住的东西


不是空鱼说不要放手的吗」


鸟子有些生气的像我撅了噘嘴


「抱歉啊 没想到鸟子真的不放手了 嘛嘛 反正是让我们回来的东西留下做个纪念?」


不知不觉学起鸟子说话了


「既然空鱼这么说的话就没办法了 就当做纪念好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有些高兴吧 毕竟这次是空鱼让自己留下的


「说起来 鸟子 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啊」


「嗯?? 有吗」


「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樱小姐!!!」


异口同声的说出来啊


 


 


 


 


 


这之后我和鸟子跑到小樱家附近一如既往地顺利进去了


刚一进去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好可怕好可怕!’


小樱小姐一直蹲在之前美军基地附近的矮小建筑里


也不知道小樱小姐在这里都留了多久


我们一到来 小樱小姐像是发疯似的冲向我们


我们向她在三道歉 好不容易找到了出口 回来时时间早已到了深夜


借着萤火虫般微弱的灯光我和鸟子带着小樱小姐住到了小樱小姐的家里


 


                                                     ——本篇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kedamono
kedamono 在 2022/12/30 09:46 发表

那个列车莫名觉得像翌日系列的幽暗的并葬列车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