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步哀]長情之人

作者:gloves
更新时间:2022-07-12 00:44
点击:1752
章节字数:51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吉田步美是個長情的人。


***


很多人不曉得,其實謊言也有保存期限,超過保存期限後被揭露的謊言得不到原諒。


宮野志保生命由各種謊言堆疊而成,過去是,現在還是,虛假的身分,乾淨的過去,捏造的學歷,數不勝數,這其中有一個不特別必要卻長達十年的謊,假裝灰原哀還在。這個謊言由她和江戶川一同開啟,十年後卻只有她還在繼續。


只因為吉田步美是個長情的人。



早上九點,在大學校園裡宮野志保拿著講稿正要去禮堂,她受邀演講,此時灰原哀的手機響了。她總是帶著兩隻手機,宮野志保用的跟灰原哀用的。恢復身分的那年,她跟江戶川說著要移民去國外,跟著少年偵探團道別,為了安撫這些孩子不讓他們太過難過,留了聯繫方式給他們。最初的假設很單純,成長的歲月裡必定會遭遇分離跟相遇,那幾個孩子只要過了幾年後有了新的邂逅,灰原哀跟江戶川柯南就能逐漸淡出他們的人生。


元太是這樣,光彥是這樣,只有步美數十年如一日,每天都會打電話給她。


當初的謊言裡面有著時差12小時,日本白天時國外是晚上,為的就是讓他們不方便打電話,也為不方便接電話鋪路,元太算不清時間,光彥怕太過唐突,只有步美每天晚上七點會打電話過來,她說,打過去早上七點正好可以叫小哀起床。


因此在白天接到步美的電話讓志保很意外,擔心她有急事想要聯絡,不假思索的接起手機。


「吉田桑,怎麼了?」


本應在電話另一頭才能聽到的少女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好久不見,哀醬。」


志保詫異的回過頭,手裡的講稿灑了一地,十七歲的吉田步美,站在她身後不到一公尺的距離。步美放下貼在耳邊的手機,蹲下身撿起講稿的其中一頁,拍拍上面的灰塵,走過來遞給志保。


「給,妳等會要演講對吧。」之後步美附在志保的耳邊細語,「我等妳的電話,宮野桑。」


少女的笑容純粹依舊,卻讓志保更加不知所措,導致那場本意是科普的演講內容艱深的不可思議,使得要為這場演講寫報告的學生叫苦連天。




***


吉田步美升上高中意識到一件事情,自己很受歡迎。


少年偵探團維持到了小學,上中學後身邊的朋友們突飛猛進的改變,受到同儕影響的他們,結束了這個孩子氣的遊戲,另一層現實是,只有小孩子才能被包容在案發現場亂跑亂摸,他們已經過了能夠任性的年紀。


元太升上中學身高長的很快,又高又壯的元太被柔道社的學長招攬,成為主將打入全國大賽,高中進了體育專長的學校。步美跟光彥一起上帝丹高中,他們是青梅竹馬,從小學時就形影不離,光彥的存在替步美擋掉了許多追求者,直到光彥與學校的某個學姊開始交往。


那之後步美的追求者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多到令她困擾的地步,她總是用已經有喜歡的人為由拒絕,但就是有些人非得追根究柢,那個心上人到底是誰?


江戶川柯南。她沒有說謊,這是她難以割捨的初戀,可難以割捨的人也只有自己而已,柯南到國外一年後,就沒再接過電話了,再一年後連訊息都不曾回覆,他們上了中學時,柯南的號碼變成空號。她跟光彥還有元太抱怨過這件事情,說柯南都不接電話,最初他們會跟她一起生氣,後來會安慰說可能是柯南太忙,最後則是意外地說原來妳還有在跟他聯絡。


所以當步美發現柯南的電話變成空號後,沒有與元太和光彥提起這件事情。她撥了電話給哀,哀總是會接她的電話,接通後那聲慵懶卻又令人安心的"吉田桑,怎麼了?"是在步美傷心欲絕的時候唯一的寬慰。


她曾想過自己是不是很煩人,對小學的初戀念念不忘,她的朋友也說,每天打電話很沉重呢,對方肯定是因為這樣才不接電話的吧。只有哀對她說


「因為吉田桑是個長情的人,很有妳的風格,我挺喜歡的。」


哀總是知道說什麼能夠安慰她,即使見不到面,哀也能知道她的喜怒哀樂,知道她需要什麼,在那個終於認知到初戀無果的晚上,是哀的聲音伴隨她哭了整夜。灰原哀是吉田步美最遙遠又最接近的朋友,在步美有限的想像裡,她們能夠成為像園子姊跟蘭姊這樣一輩子的摯友。


「是男友吧?就算再好的朋友也不會每天講電話啊。」


午餐時間女生們圍成一桌邊吃飯邊聊天,說道誰誰誰的男友總不接電話也不回訊息,步美下意識的就說她有一個小學到現在都還在聯繫的朋友,每天都會講電話,這男友比朋友還不值。換來上面的問話,以及窮追猛打的問題連擊。


沒有人願意相信是朋友,甚至寧可認為是步美曾經說過的江戶川,不論步美如何解釋也沒用,直到有個人不經意的說了,能夠接受著麼黏人女友的男人都是控制狂吧,他是不是常常打電話給妳。


有個東西咚的從心裡落下來,敲響了步美從來沒意識到的事實。


哀從未主動撥電話給她。


***


這世界上宮野志保不設防的人屈指可數,一個是阿笠博士,另一個就是吉田步美。當步美提出想要視訊時,志保只想著如何捏造出十幾歲的自己,完全沒有想到要拒絕。她用電腦合成了自己十幾歲的模樣,調了音頻,弄了綠幕,還公器私用的拿研究室的伺服器做即時演算,營造出十幾歲的灰原哀在國外的早上通話的形象。


這麼大費周章,在視訊接通的瞬間,步美興奮的笑臉躍入眼中,就覺得所做的一切都有意義。步美拿著手機在房間轉了一圈,說要導覽房間給她看,給她看帝丹高中的校服,他們三人中學入學的合照,畫面晃過來又轉過去,眼花撩亂的,可以明顯感受到對面人開心的情緒。


「吉田桑,手機擺著就行了,固定在桌上,東西放到鏡頭前就好。妳這樣拿著走太晃了,我看不清楚。」不想潑她冷水,不過比起那些東西,志保更想看看步美的樣子。


「啊,我太高興了,對不起啊,哀醬。」步美把手機擺在床頭,調整角度,「看得清楚嗎?」


「可以了。」


步美對著鏡頭揮手,受到感染志保也抬手打招呼,這一動作差點讓即時合成的人物脫模,志保趕緊放下手。


「哀醬長成大美人呢,真好啊,好想跟妳見面。」步美似乎沒有發現脫模的樣子,撐著下巴趴在床上,後腳在空中來回晃。


那句想見面,讓志保頓了頓,連忙轉移話題。


「吉田桑不也很受歡迎嗎?我記得妳之前說過有很多人跟妳告白,有...」


「真是...哀醬壞心眼啦,我明明說過很困擾的。」步美鼓著臉。


志保忍不住笑,「啊啦,那真是對不起。」


「妳才沒在反省呢。」步美從不會在一個話題停太久,她很快的就跳到下一件事,「那個啊,哀醬,我跟妳說今天...」




現在想起來破綻太多了。


演講結束後,志保推掉飯局,躊躇了一會,拿著灰原哀用的手機撥通吉田步美的號碼。嘟嘟嘟的等待聲音讓她忐忑的不得了,就這麼一瞬間,她似乎有點理解工藤新一瞞著毛利蘭怕被揭穿的事情。


「喂,哀醬,妳演講結束了?」


「啊...嗯。」步美說話的方式一如既往,志保瞬間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面對。灰原哀?宮野志保?


「那我們一起吃午餐吧,我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廳,位置我發給妳了。」


簡訊跳出一段地址,離她演講的地方不遠。


「吉田桑,妳...」知道了多少?


「我想見妳,妳會來吧?宮野桑。」




一進到咖啡廳,就看到步美向著她招手,彷彿她們真的是多年的朋友。志保在步美對面的位置坐下,今天非假日,高中要上學,雖然都是在東京,但這裡離帝丹不算近,想來是不可能偶遇,步美是專程過來找她。


「吉田桑...」


「先點餐吧,這附近的商業午餐看起來很好吃呢,我要這個,哀醬呢?」步美把菜單推到志保面前。


「我熱咖啡就行了。」這種情況怎麼吃得下。


「嗯,當然不行,哀醬沒吃早餐的對吧,我幫妳點個三明治吧,哀醬喜歡的PB&J 三明治,嗯...再多個沙拉,營養均衡。」


「太多了。」


「不要緊,我們有很多話可以說啊。」步美向著服務生招手,「還是說妳趕時間?宮野桑。」


志保肯定了一件事,步美喊她宮野桑時,表示很不開心,雖然沒有表現在臉上,可整體的氛圍帶著低壓。等待送餐的時間,志保率先問了。


「妳知道了多少?」


「嗯......我啊,不像哀醬那麼聰明,推理什麼的做不到呢,所以呢,我直接找博士問了。博士閃閃躲躲的不跟我說,可是呢,博士家裡收集了好多關於"宮野志保"的科學期刊,其中一篇上面罕見的有照片,跟哀醬很像呢。」步美拿出手機上面翻拍的照片,「所以我就來找妳了。」


喔,這不表示她其實什麼都不知道?


「妳憑著長相就覺得我跟灰原哀是同個人?」


「還有個性,習慣,喜歡的東西,討厭的東西,不過這都不能當證據對吧,就算妳拿著哀醬的手機,用著哀醬的語氣說話,也不能證明妳跟哀醬是同個人。」步美按下手機的撥放鍵,傳來一句。


"吉田桑,怎麼了?"


「這是剛剛妳的聲音。跟哀醬的對話我都有錄音,因為我怕哪天就跟柯南一樣就不接我電話了。妳的聲音跟哀醬的聲音,聲紋辨識比對相似度判定是同個人。」


真是沒想到啊,設了陷阱呢。


當初天真的小女孩已經變得這麼聰明了,志保思考是要坦白的道歉還是撒謊到底。


「我們交往吧。」步美向前拉住志保的手,「我們交往吧,哀醬。」


***


高二暑假即將開始的時候,帝丹高中最受歡迎、追求者絡繹不絕至今單身的吉田步美留下重磅炸彈給大家。


「我跟大我十歲的人交往了。」


這個消息一公布差點讓她走不出教室,朋友們前仆後繼湧上來逼問,是誰,做什麼,長怎樣,步美雙手一拍,喧鬧的教室瞬間鴉雀無聲,步美歪著頭微微一笑。


「光彥知道是什麼人喔,我們三人認識很久了。」


光彥頭上的問號都還沒來得及長出來就被同學給淹沒。


步美神秘兮兮的,光彥則是滿頭霧水,疑問的答案直到放學後步美走向停在校門的轎車才有了答案。宮野志保依約前來,吉田步美在咖啡廳裏面的告白,想到這志保忍不住勾起笑容。


「哀醬,妳如果要拒絕我希望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妳不喜歡我。」


吉田步美的眼神真摯,語氣堅決,如同當年對她說"不想逃避"的那個小女孩,讓她在那瞬間幾乎要脫口說出我願意,不過她沒有,因為她已經不是灰原哀而吉田步美也不是小孩,當步美來到這裡找到宮野志保,就必須讓她知道宮野志保的樣子。


「我是喜歡妳,但我最喜歡的女人不是妳,這樣的理由足夠充分嗎?」


狡猾的大人,這個反問幾乎要讓吉田步美哭出來,都還沒質疑對方怎麼可以面不改色的騙人這麼多年,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告白還被拋回來讓她決定,可她才不會認輸,步美握緊志保的手。


「三個、不,半年,我一定會成為妳心裡面最喜歡的那個人!」


早知道就說三年了,步美看到站在校門口回頭率居高不下的宮野志保,有點後悔日期壓得太短。她們開始"嘗試交往"步美就先發制人提出要有一定的約會時間,志保倒是答應的乾脆,這讓步美有點措手不及,她本來準備好要討價還價一番的,於是她趁勝追擊要求志保要來校門口接她,對方不但說到做到還開車過來接她,在同學的驚呼聲下步美進了副駕駛座。


「如果妳要開車過來要先跟我說啊,哀醬。」


志保靠過去替步美拉上安全帶,「放學後成年人跟一群女高中生走在一起很需要勇氣呢。」


「是嗎,可宮野桑很擅長扮演女高中生呢。」吉田步美對約會是有些想像的,比如挽著手走在街上。


「喔~那要提早結束嗎?嘗試交往。」志保狡黠的笑著。


「才剛開始呢!」




嘗試交往的半年,他們約會很多地方,拍了很多照片,志保跟哀醬一樣總是會盡可能滿足她的要求,不論什麼時候都會接她的電話,在暑假的時候兩個人去旅行,在煙花綻放下初次接吻,所有的一切都這麼的美好,明明一切都是這麼完美,可她為什麼會在朋友問她跟交往的姐姐近況如何時眼淚不受控制的掉落呢?


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了。




***


她們坐在當初步美揭穿哀醬跟宮野桑是同一人的咖啡廳裡。志保沒有說話就像是早就知道答案的等著步美。


「我們結束了對嗎?」步美用吸管攪拌著飲料內的冰塊,「志保妳一次都沒有主動聯絡過我呢,也從來不跟我說妳身邊發生的事情,妳腳上電子腳鐐是怎麼來的,為什麼妳曾經是灰原哀呢,啊,其實妳從來沒承認過對吧。」吉田步美覺得自己笑的好難看好勉強。「沒有承認過宮野志保跟灰原哀是同個人。」


「是。」那雙冰藍色的眼眸裡絲毫沒有動搖。


反過來了呢,當初揭穿的她的時候明明還有驚惶跟猶豫的,是不是當初就不開揭穿這一切,那她至少保有這個朋友。


「哀醬,為什麼一直跟我保持聯絡呢?」


「因為我喜歡妳。」


「為什麼要答應這半年的嘗試?」


「因為我喜歡妳。」


「為什麼什麼都不跟我說?」


「因為我喜歡妳。」


「可是我討厭妳!」眼淚跟著聲音一起衝出來,「我討厭對妳一無所知,甚至連妳的生日我都不知道,討厭所有關於妳的消息都要像偵探一樣一個個去追查,我越是追查就發現我知道的越少,就發現我知道的妳都是假的,還發現我追查的這些都是妳認為可以讓我知道的!」



步美說到激動處嗆到,志保伸過手想幫她卻被拍掉。

「我討厭妳總像扮著另一個樣子來對待我,妳為什麼不乾脆就跟新一哥一樣直接斷了聯繫不扮演柯南了!」


「因為...」志保頓了頓,「因為步美妳是個長情的人啊。」只要維持著灰原哀的樣子,就會讓宮野志保保有還能夠被愛的錯覺。

「妳也是這麼對待妳說的最喜歡的那個人嗎?」


"志保妳趕快去交個男朋友吧,姊姊我沒事的。" 腦中閃過她們最後一次的對話。


「是呢,怎麼,讓妳失望了?」


步美抹乾眼淚,「我們結束了。」




回到家後,步美的手顫抖著,刪除掉灰原哀跟宮野志保的電話,結束掉這段比初戀跟不堪的第二段戀情,這次沒有人陪她哭到天亮了。


***


宮野志保是個無情的人。


END


我本來是想寫外冷內熱的宮野小姐被熱情勇敢的吉田高中女生攻略的故事,但認真想過之後如果是沒有負擔的灰原哀可能就會被吉田步美撲倒了,但是如果是跟黑白兩道盤根錯解糾結在一起的宮野志保大概就是無果結局了,所以前面對於步美咄咄逼人有點招架不住的是哀醬,後面游刃有餘欺負步美的是宮野桑。

宮野志保真的很壞,吉田桑不要難過不是妳的錯。

本來是真的有想寫中間半年約會的過程,但我已經沒有體力寫長篇了,反正就是水族館,遊樂園,看夜景,到志保的家準備考試,兩人溫泉旅行,其實青山的原作裡面都有喔,大家就自己想像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鹿return
鹿return 在 2022/08/02 14:34 发表

还会有后续吗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