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六幕 遥不可及IV

作者:Doc
更新时间:2022-12-06 12:24
点击:236
章节字数:20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女巫看著面前的人偶,她本以为诗人口中的“舞女”是和她们同样的存在,但是直到在遇到对方后,命运的眼睛告诉她的却是另一番模样。

她不理解——为什么诗人会爱上自己的造物,在女巫的眼中,造物主当然是“博爱”的,理所应当用『爱』灌注到每一件作品,但也仅此而已——爱的过分,那就是一种罪名了。

不过诗人所中意的人也有与众不同的地方。这又是否能够成为这份爱的理由呢?女巫不知道,或者说她也完全没有“爱”的概念了。

在如今的世界里,试图诠释“爱”的人,下场只有一个——陷入疯狂的深渊。

女巫觉得诗人大概早就疯了,但或许下一个就是她自己——她得承认,她被这种爱勾起了某种欲望。

摘下黄金面具,隐藏的面容仍然像是被重重迷雾笼罩,模糊不清。涂抹漆色长指甲在上面的玫瑰烙印轻抚著,这就是她独一无二的宝物。

「舞女小姐呀,妳知道吗?」

女巫的视线透过木门,穿过黑暗——

在迷雾中的曼德拉草正破土而生。

「有时候爱只是从很简单的一个萌芽诞生,一旦不加以小心,便会潜滋暗长,直到完全占据妳的内心。然后又会引来更深刻的事物——比如嫉妒呀。」

女巫突兀地开始嬉笑,然后慢慢变成嗤笑。

她戴上面具,隐藏的『死之手』出现了。

迅猛的锯齿斧切割开圆桌,如果不是蝶早有准备的话,那么现在她应该像是被剪刀剪开的洋娃娃一样下场。

众人都感受到女巫身上瞬间爆发出的恶意,以及带有强烈扭曲感的意念。

「为什么要躲开呀,作为被创造出来的物品,应该用来取悦我们才对——」

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抑制的怨愤与嫉恨。

「如果造物主的怜悯与过分的宠爱,换来的却是逾越的禁忌……嘻嘻……那么这份代偿呀,就请妳们这些精致人偶,变成今晚暴虐的狂宴吧~」

「如果做得到的话,就尽管来吧,我也想品尝妳的味道呢。」

薇尔康姆微表不屑,她挑剔地认为,对方的“餐具”很不专业,以及扬言“狂宴”什么的……这是完全的亵渎。

然而女巫不是美食家,相比于猎杀者,她只享受这一过程的乐趣。

锯齿斧与链锯的齿刃咬合在一起,巨大的反冲力使两人都倒退五步。

女巫仍然嗤笑著,而猎杀者却捂住肩头,那里的肉体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宛如最锋利剃刀的切口。

无形的大嘴悄然出现,向女巫撕咬而去。

没有鲜血流淌,只有能够行动的肉体,自然也摒除了无用的疼痛感,或者说是一切感官。

也只有“失去感觉”这份馈赠,才能让不死者们尽可能地——战斗至疯狂。

女巫闪烁的身形轻松地躲避开噬咬,但接下来她要面对的便是猎熊枪的枪口。

“砰!”

女巫低头检视自己被贯穿的身躯,仅仅是磨损而已,再严重一点对于不死者来说,那也只是称得上是“伤口”一样的东西。

无论是人偶,还是她这样的死灵法师,都适用于这个死者的规则。

「妳们果然很有趣呀。不过身为人偶,作为不死者中最精致的造物,最深沉的黑暗在吸引著我,而妳们的灵魂也在无声的渴求。那么,就让这一切陷入『毁灭漩涡』中吧!」

最容易理解——简单粗暴的破坏性力量开始从女巫手中的战斧绽放波动。

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被解封了,扭曲、揉碎、撕裂,将整个空间笼罩,没有一点空隙。

刹那间,风暴降临,少女们身上也多出了累累伤痕——而抵挡在最前方的“Simple”,应该用可怖的血肉模糊来形容更为精确。

然而人偶们依旧站在那里,随著中间的舞女抬起双手,银灰色的光芒包裹住众人,随著接触,迅速恢复再生。

舞女的『调律』,能让无法起舞之人也成为依然舞蹈的演员。

「我一直有著一个疑问:死人之舞也值得欣赏吗?」

女巫挥舞起战斧,很难想象她那看似纤弱的躯体是如何工作的。

与此同时,群潮开始苏醒,但却是退散,四处逃离。

「妳们知道吗?活死者呼喊的嘶吼声,才是最好的音乐呀。而享受这份音乐的低廉代价,仅仅是和它们同化为一体。」

女巫的话语中流露出些许自嘲的意味,或许她已经知道,在这个日复一日的无趣世界里,她的精神已经被这种枯燥感扭曲了吧。

然而那又怎样,女巫心底留存的唯一事物,只要为了得到那个,甘愿疯狂也在所不惜。

女巫了解很多事,可惜也遗忘了很多事——

比如,如何呼吸,或者说,曾经“活著”的所有感觉。

所以,只有那个——女巫的另一只手抚摸著面具,沿著黄金纹路,她找到了心中的玫瑰。

「而我的疑问,似乎在见到妳之后解开了。女巫突然停手,恢复了平静。

面具下的深邃似乎在注视舞女,而舞女本人则是站在舞台的最中央。

「或许,我得承认呀。这是一个错误,有些时候,难免会将『爱』错误地交给别人。」

女巫摇了摇头,看著从远方锈色天空飞来的黑鸦。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舞女小姐,还有其他诸位。另外,关于之前的那个“游戏问答”呀,或许剩下的那个真的是答案呢?」

女巫完全是发自内心地笑著。

「遥不可及的爱,对谁皆是如此,舞女小姐,如果妳在有时变得天真……那么结局,将会变成截然相反的暗面。」

最后,她摘下面具,人偶们第一次真正看清她的面容。一位伫立的淑女正向她们微笑呢,然后随著黑雾的流动,那个笑容逐渐迷失在黑雾中。

等到迷雾散去,女巫和她的小屋都不见了。

仅仅剩下人偶们和破壁残垣,还有荒野中远方隐约的音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