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試膽大會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22-07-23 10:55
点击:106
章节字数:62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說著是高中生最後的夏天以及……進入了最後的暑假,莉莎不再弄一齣驚喜,而是直接向我們提議自己想要做什麼事情,並且以「人多才好玩」的理由又邀請了Afterglow跟其他樂隊能夠來的人。

不過我想,她這次的目標應該是弦卷同學吧?

邀請到了弦卷同學之後,既借到了場地、也借到了人手,約莫二十個人一起去參加了莉莎和青葉同學主辦的暑假合宿計畫──名字上好聽,只是去玩的而已。

因為參加的人在接下來並沒有要一起舉辦Live的預定,她們說只是想體驗一群人一起出來露營、烤肉,在溪邊玩水、釣魚,晚上舉行試膽大會什麼的。

即使我覺得這種事情到了上大學應該更容易實現而且更方便才是……

但是,等我們三年級組畢業後,或許就很難是這群人了吧。

這次也是Roselia和Afterglow全員參加,因為邀請了弦卷同學的緣故,Hello, Happy World!也是全員參加,Pastel*Palettes就比較難了,但是因為有紗夜,日菜不管說什麼都推掉了行程來參加,還有大和同學有空,再來就是感覺本來就能約到的戶山同學、市谷同學和倉田同學。

大概就是這麼些人,有了弦卷家幫忙的話大家都不用擔心交通工具了,直接提供了一台巴士帶著我們去了弦卷家的郊外別墅……

說實話,這麼些人聚在一起,不開個合同訓練的話確實有點可惜,所以項目裡還有一個鑑賞其他樂團演出的時間,類似於大家聚在一起看電影吧。

我對於每一件事情並不會特別有「難忘」的感覺,但是我能明白以後就沒有這種時光了,更何況是特地排出來的休假,所以來了就該好好享受。

我是不太明白住在一間大別墅裡為什麼要在外面搭帳篷就是了,感覺最近經常吃到烤肉,去溪邊抓魚跟釣魚似乎不在我未來的興趣……一天就這麼過去了,還是有稍微感受到樂趣的。

於是,晚上的重頭戲?就到了。

這是我最不明白的地方了。

主辦是莉莎和青葉同學,莉莎非常怕鬼,她為什麼會想要舉行試膽大會?

如果她是工作人員那一方的話我還能理解,但她是參加的一方,試膽大會的布置全部交給弦卷同學家的黑衣人了,我想應該非常可靠──能夠有點超出規格吧?那麼對會怕的人來說,不就是非常可怕嗎?

莉莎,原來有被虐屬性呢。


「好了,那麼,我們剛好二十個人,兩人一組,大家來抽籤吧!」


甚至是在缺乏燈光照耀的樹林面前,她今天卻也沒有絲毫害怕的模樣,開心地請大家抽她手上的籤,彷彿她其實是假裝抽籤,待會會變成工作人員一樣──或許有這個可能吧?她怎麼可能不策劃一些驚喜呢?


「那麼,抽到一樣數字的人去找自己的搭檔吧!」


抽完之後,看著手上的籤寫著四,我就看著其他人,有沒有要喊出「四」的。


「蘭,妳是幾號啊?」

「我……」

「我是八號!巴幾號!」

「啊,八號在這邊──!」

「那我是五號!」

「哎呀,這是什麼巧合呢……小摩卡竟然跟莉莎學姊同一組……」

「嗯嗯?欸!?真的耶!?」

「今井同學……巧合?」

「這、這次真的是巧合了!?我也沒想到喔!?不如說有可能是摩卡作弊吧!」

「欸……?莉莎學姊難道不認為這是小摩卡的愛嗎……」

「七號、七號在哪裡!」


現場一片混亂之中,我沒有聽見有人喊出四號,不過大家已經大致上找到搭檔了,剩下落單的人──


「啊。」

「啊……湊學姊?」


那個旁邊沒有站人的美竹同學和我對上了視線,她好像不想走過來,所以我就走過去確認她手上的號碼了。


「四……」

「真的假的啊……」


她也很不敢置信地看著我的數字,然後我們不約而同地又看向了莉莎和青葉同學那邊。


「欸!?我真的沒有作弊!再說如果是我作弊,我要怎麼知道妳們想抽哪個籤嘛……!」

「確實是這樣……」


莉莎非常大聲地證明了自己的清白,這裡有二十個人,就算她跟青葉同學事先知道要抽哪一個,也沒辦法引導我和美竹同學抽到同一組的。

不過,她很可疑,接下來明明是試膽大會,她興奮得像是要去遊樂園一樣……算了,我不如就這麼接受不知道是巧合還是驚喜的禮物吧。


「……湊學姊。」

「怎麼了?想換人嗎?」

「才、才不是啦。」


她突然小聲地叫了我,我還以為是有什麼請求,如果說想換人的話,雖然會有點失望,但我還是能接受的──當然她並沒有要換人。


「……妳怕鬼嗎?」

「什麼?」


她說得更小聲了,愣了幾秒後我的大腦整理出她說了什麼,不禁感嘆了一下這才是待會要去參加試膽大會的心情吧?

會用這種語氣問這種問題的人,我想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彼此都碰不到的東西是不可怕的,難道,美竹同學害怕嗎?」


所以我故意笑著問了她。


「哈、哈!?怎麼可能?我才不怕……!」


是我預料中的反應,反而讓人感到了安心,身邊的人好像都會害怕這種事情,所以我並不意外就是了。

然而由真人布置的試膽大會,我想出現的並不是妖魔鬼怪……


「如果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機關,我想正常人還是會嚇到的。」

「就、就是說,是因為太過突然才會被嚇到,才不是害怕!所以湊學姊等一下不要突然叫出來啊,會嚇到人的。」

「……那是我的台詞。」


不知道為什麼,她有時候還挺可愛的。

抽籤的號碼就是進入森林的順序,我們是第四組,第一組是……莉莎和青葉同學,再說這是巧合我已經不相信了,不過我剛剛已經接受了,只能期待她們又準備什麼驚喜了。

每一組進去的時間相隔三分鐘,等個十分鐘,很快就輪到我和美竹同學了。


「那我們走吧。」

「蘭,路上小心啊!」

「感覺前面都沒聽見尖叫,應該沒事的喔?」

「妳們兩個明明也會怕就不要給我打氣了!」


還在後面的宇田川同學跟羽澤同學給美竹同學打氣後,她明明看起來更精神了,跟她們揮揮手後,我們兩人就拿著手電筒踏入了前面第一段並沒有照明的路。

手電筒是一組一支而已,要是走散了會很困擾的。

經過這段沒有照明的路之後,聽說路上就有照明來指示該走的路,不過那個照明……是在樹上綁手電筒,照下來的感覺有點詭異。


「湊、湊學姊……」


我的衣服被拉了一下,我只好停下腳步,我想美竹同學不應該問我會不會怕鬼什麼的,應該問「會不會怕黑」吧。

畢竟知道這裡不會出現妖魔鬼怪,那就只有怕黑了,還有……怕蟲?


「……要牽手嗎?」

「……」


她都不敢跟我拉開距離走路,從剛剛開始肩膀就是碰在一起的,這不是很害怕嗎?


「不要嗎?」


我們也不是沒有牽過手吧。


「要……」

「……嗯。」


不過聽見她這麼乖巧的回答,不小心又覺得她很可愛了。

我主動握住了她的手,她立刻就握了回來,甚至連另一隻手都要伸過來捉住我的袖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美竹同學。


「那我們繼續走吧。」

「嗯……」


她還越來越乖巧了。

說實話,知道這是弦卷家的樹林、有人安排的路線、樹林裡還充斥著蟲鳴、抬頭還有一片星空的話,那就一點都不恐怖了,感覺只是晚上出來走走而已。

我們沿著有綁手電筒的樹走,路上也沒有遇到什麼,美竹同學卻將我的手越握越緊,我想是不是應該要一邊聊天才好?


「美竹同學。」

「哇!什、什麼?」

「……妳怕嗎?」


本來想說些什麼的,被她哇了一聲,我也只想得到這個問題了。


「……」


不過看來她也知道,這時候再跟我說不怕就像在騙人了。


「……湊學姊不怕嗎?」


所以她乾脆跳過了問題嗎?


「這是,那個很膽小的莉莎策畫的試膽大會,我想她都不害怕的話,整個行程也沒有什麼問題了……」

「……欸、啊……莉莎學姊,二年級的時候,學校大掃除怕得抓著我的手不放,我想起來了,哈哈。」

「……這樣啊。」


這件事我好像有聽過,我本來想回答她現在也有個人抓著我的手不放,但我沒有說出口。

我只是下意識握緊了一下,才剛開啟的話題,又突然沉默了。


「……湊學姊。」

「嗯?」


又多走了幾步,這次是她先叫了我。


「……暑假快過完了啊。」

「嗯?確實是這樣……」


還以為她要說什麼,結果聽起來像是在感慨,然後就又沉默了。

這個試膽大會就像是一直不斷走路而已,不過有綁手電筒的樹,好像距離越來越長了,說實話,我也沒有感受到我們有轉彎什麼的,終點會走到哪裡?不禁開始覺得,終點就是所謂的驚喜了吧。


「能在學校見到的日子,越來越少了啊……」

「……」


走了一些路後她才又繼續感慨,但是我們也沒有天天在學校見面吧?


「有那麼想見我嗎?」

「哈、哈!?」

「想見我的話,我們可以約出來,不過美竹同學就沒有主動約我出來過呢。」

「……」


她突然就用力握緊了我的手想要我停下腳步,我還以為前面有什麼機關,我都不禁仔細照了一下才看她的臉,她低頭看著我們的手,然後她突然放開了我,我才正要想自己說錯了什麼話──


「……!」


美竹同學抱住了我。


「美竹……同學?」


我困惑了一下,所以雙手也沒有立刻就這麼抱上她的背,接著才有點遲鈍地難為情了起來。

雖然我知道如果說牽手,美竹同學不可能主動牽的,但我也從來沒有想過她會抱我,在我印象裡不會這麼做的人抱住了我。


「妳……妳就當我害怕……」

「……」


這語氣明顯不是害怕,只是害羞,不過我好像明白了──在學校是不可能害怕到抱住我的。

她給自己的擁抱找了一個藉口。

即使我不太明白這個擁抱的意義,或許就跟現在我們在這裡的原因一樣吧?再不趁現在做的話──這個時間就不會回來了,也就沒有機會了。


「美竹同學……雖然對邦不一定能立刻找到時間,妳要是約我出來的話,很容易就能排出時間了。」


我的手也放上了她的背,剛剛說了她不約我她才抱住我的,所以我又說了一次。


「就算還沒畢業也可以嗎……?」

「……隨時都可以。」


她也沒應聲,我們兩人又沉默了,多少會覺得不知道該怎麼辦、不明白她想做什麼,但是我們一直以來好像都是這樣的,想跟對方說些什麼,只是要花上比跟其他人開口都還要久的時間。

是想好好跟美竹同學說話吧。

所以才會好好思考我究竟該怎麼和她開口。


「湊學姊……那個……」

「嗯。」


而我也覺得她為了好好把所想的事情傳遞給我,會思考得比較久一點,我就不催她了。


「我說我……那個、就是,說妳……在我心裡是不會變的存在……」

「……嗯。」


其實我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存在,至少單純的競爭對手是不會假裝害怕而抱住我這麼久的。


「那我……那個……在湊學姊心裡呢?」

「……」


美竹同學在我心裡的存在?問的是會不會和她一樣不會改變嗎?還是問的是她是什麼樣的存在?


「我知道這樣很無理取鬧……那個……我很在意湊學姊啊……」

「……嗯。」


似乎是一年前就聽過的台詞了,我知道她很在意我……只是被同一個人說兩次,心跳莫名給出了反應。


「湊學姊沒有跟我一樣的程度在意我……我真的……很、不甘心……」

「……」


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是說不知道該選哪一句話說出來,全部擠在一起讓我自己的思緒混亂了起來。

我不並知道……美竹同學說的程度是什麼樣的程度,但我自認我已經很在意她了,又想問她是不是有別的意思,不單純只是競爭對手……如果是的話,就做到讓我會很在意她的程度,不是嗎?

但我想……她現在的行為就是一種辦法,我也不能那麼反駁她。

確實讓我在意得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美竹──」

「哈!」

「哇!?」

「……!」


旁邊突然出現了第三人的聲音,美竹同學直接大叫了一聲,我也嚇了一跳,但她是把我抱得更緊,過了幾秒才發現那是人的聲音,她是直接用力把我推開的,真過分呢。


「巴!?」

「……啊哈哈,只是覺得好像有人,啊……我們打擾到妳們了?咳咳……嗯……花、花音學姊,我們先走吧?」

「嗯、嗯……!」

「等、等等!別丟下我們啊!?」


跟宇田川同學一組的松原同學就這麼小跑步遠離了我們,美竹同學本來想追上去,但是我沒有反應過來,所以她只能留在原地。


「……我們也跟上吧。」

「……」


我用手電筒從下面拉開距離照了她的臉確認她的表情,她好像很不滿,正在思索該不該再去牽起她的手的時候,她就保持著不滿的表情握住了我的手。


「走啦……!」


握住我之後,明明手電筒在我手上,她還是先邁出了步伐,我只能趕緊跟上她的腳步。

不曉得是剛剛被嚇到了還是因為美竹同學的舉動,胸口又被心臟用力敲了一下,有種體溫突然升高的感覺,臉頰也突然發麻,卻無法克制自己握緊美竹同學的手。

剛剛的話題她竟然接受就這麼結束了,沒有再停下來讓我回答她,反而讓我覺得有什麼卡在了心裡,所以要緊握她的手,要是放開了,就再也沒機會回答了似的。


「欸、」

「什麼?」


然而我們被樹上的手電筒引領到終點的時候,我們來到了一片空地上。


「啊,友希那!蘭──!」


雖然看不清楚身影,但傳過來的聲音確實是莉莎,她對著我們揮手,同樣還有其他先到的人在那邊揮著手。

這就是所謂的驚喜了吧?

光用看的,地上鋪了許多野餐墊,上面放著毛毯,旁邊還有天文十字架……我已經明白了,表面上是想在那座森林舉辦試膽大會,其實只是讓我們穿越森林來到這裡觀星,藉此多了一個活動。


「什麼啊……」


美竹同學也發現了,她的語氣聽起來像是她剛剛在來的路上白害怕了,我還是緊握她的手,我怕她不再害怕後,就要甩開我了。

就算莉莎走過來了,我也沒有放開美竹同學。


「哈哈,蘭,友希那,大家一起看星星,也是我想做的事情嘛!自己挑一個墊子躺下來吧!啊,要按照組別喔?」


這裡的大家都拿著手電筒,也勉強只是看得清表情的程度而已,她對我們眨了個眼、拍了拍我們的肩膀後就又去了其他地方,是打算等下一組過來吧。


「……」


美竹同學轉過來看著我,我們又一次沉默,我沒有在思考要和她說什麼,我只是覺得,應該不用說都知道接下來就是一起找一個喜歡的墊子躺下來吧?

她拉了拉我的手,我還以為是想要我放開她,但她是拉著我去了某一個墊子旁邊,然後拉著我坐了下來。


「……湊學姊,三年級最後的暑假了。」

「是啊。」


即使是我沒想過要特地去留戀的日子,莉莎想製造這些回憶,我才有機會遇到這些事。

我們握著彼此的手慢慢躺了下來,她把毛毯遞給了我,就蓋在了我們身上,然後靜靜望著星光閃爍的夜空,其實我也沒有覺得星空有什麼特別值得看的,但是跟誰看確實很不一樣。


「……美竹同學。」


她沒有應聲,不過我聽見了能夠表示回應的呼吸聲,我也跟著用力呼吸了一次。

大概是在這時候才意識到了。

試膽大會還在進行中吧。

並不是什麼走在夜晚的森林裡會不會害怕的膽量之類的,如果沒有來到這裡,我也不會知道,原來說出一句話要這麼有勇氣,更何況有人和我說了兩次。

我轉過頭去,她也轉了過來,眼角是耀眼的星空,而我看見的是對我有所期待的美竹同學。


「我也……很在意妳。」


暑假就要過完了呢。

事到如今,才發現時間不夠用了,能夠在學校見到美竹同學的日子已經不多了。

或許我會去見見她的。


「那是……」


她想問些什麼,但是沒有問出口,我們的手在毛毯下張開,十指莫名扣在了一起,即使這樣沒有剛剛那種握住手掌的方式舒適,卻也不想變回來了。


「沒事……」


她沒有用沉默結束,而是用一個讓我們都不會再觸及話題的方式來結束。

是啊,現在還不適合。

現在不能說的,我也沒辦法說。

所以我希望她也和我一樣,只有要跟她說話的時候,才會仔細琢磨要怎麼開口,因為是認真的。

關於才剛萌芽的感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弥屠J
弥屠J 在 2022/11/29 15:06 发表

标题:还会更新吗

大佬已经四个月没更新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