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无

作者:理解我算了
更新时间:2022-07-07 09:37
点击:1007
章节字数:25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XX届全国麻将比赛刚结束,选手们还没来得及休息调整,紧接着就要开始面对记者召见会了

原本,记者们的注意力和火力都是放在了那横空出世的新星身上,因为那孩子明明只是第一次参赛的一年生,但却牢牢的坐稳了大将之位,令人畏惧的绝对实力,甚至是王者都无法与之媲美的不可思议的控场能力,那神秘的超级黑马便是,清澄的大将,宫永咲

但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压力太大而导致不在状态的原因,个人赛的时候,这位超级黑马以微弱的分数,很是遗憾的输给了王者宫永照,只拿到了个人赛的亚军

虽然白糸台在团体赛中遗憾错失冠军,但是因为王者宫永照在个人赛中再次夺得冠军,卫冕成功,达成了个人赛三连胜的成就,因此,记者们的注意力和火力又再次聚集到了宫永照身上,还有与清澄大将那一模一样的姓氏,以及那除了发色外简直是一模一样的,同样偏向西方人的精致面容上。

“那个。”

“首先恭喜王者荣获个人赛三连胜的成就。”

“接下来。”

“请问一下。”

“王者想对清澄的超级黑马说些什么?”

“又或者是对超级黑马的看法。”

“最后。”

“王者和超级黑马宫永咲选式样之间。”

“是否存在着什么关系?”

“两位选手的相貌实在是太过于神似了。”

“而且还是同一个稀有姓氏。”


记者先是商业性的恭贺照,然后就不在继续所谓的矜持了,毫不留情地直击重点,发出了无理的追问,完全就是不挖出信息就绝不住口,丝毫没有一丁点顾忌他人想法和感受的意思。

这让在场的所有选手,尤其是白糸台和清澄的队员感觉极其反感,但却又不能去斥责这些无理的记者

而作为当事人的照,其实早已被这些无理的记者追问到烦躁的不得了了,但依旧只是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些眼里和心里都只有劲爆新闻的人,虽然一直保持着面瘫了,强行保持着所谓的矜持,实则早已在内心里嫌弃和吐槽了一百万遍

但最后,照还是缓缓的拿起了面前的话筒,再一次露出了那皮笑肉不笑的商业的商业微笑

“宫永咲选手是一位有着绝对实力的选手。”

“而且有着无法估量的潜力。”

“如果能一直走麻将的道路。”

“以后绝对会是顶尖的绝对强者。”

“至于关系。”

“我们并不存在任何关系。”

“有着相同的姓氏以及神似的长相。”

“这完全是只是因为巧合。”

“在这个世界上。”

“存在着许多长相相似的陌生人。”

“所以长得像并不能够证明存在着什么。”

照一直维持着那皮笑肉不笑的商业假笑,很是淡定地看着面前的记者,强忍着内心的嫌弃和烦躁,让自己保持平静,不让自己露出假笑以外的表情,干脆又肯定的回答,丝毫不留任何余地让那些记者继续发问。

“恭喜你卫冕成功。”

“……姐姐......”

另一边,同样是记者目标的咲,因为不喜欢被人围着,所以就早早的躲起来了,连记者召见会前的拍照都逃掉了,换上了一身黑衣还戴着黑色棒球帽的咲,站在了较为隐蔽的阴暗处,那一身黑色的装扮让咲很好地融入了阴暗处,旁人如果不是细致的去观察,就根本无法发现到那位置竟然有人在

咲很是平静的看着那位于聚光灯及闪光灯下,正一脸假笑且冷静的应付着记者的照,在咲眼里和心里,照始终犹如那散发着光芒照亮世界的太阳,只可惜,那太阳并不属于咲,因为那太阳排斥着咲的靠近。


“陛下。”

突然,一个黑发黑瞳,总而言之就是除了皮肤是白色的,就浑身都是黑色,黑到没有一点儿其他的杂质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了隐秘处,还没等咲开口,那男人就单膝跪在了地上,微微的弯着腰,毕恭毕敬的给咲行了一个礼


“你来了啊。”

“也对。”

“是时候该离开了。”

在男人出现的那一刻,咲就知道是时候该离开了,咲缓缓的站直了身躯,转过身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又缓缓的停下来了,咲慢慢的转过头,再一次望向了那聚光灯下正在接受采访的照,但照并没有注意到咲的视线,甚至连咲不在记者召见会上都没发现

咲看着照的目光里带着些许的不舍,但最后又变回了如死海一般的平静,终究还是留下了一丝遗憾,但已经无所谓了,就在咲再一次转身准备走向黑暗时,咲身边的那个黑衣男子却又缓缓地开口打断了咲的步伐

“陛下。”

“您真的不需要再多呆一段时间吗?”

跟在咲身边的男人,很是不解看着咲,虽然咲戴着帽子,男人无法看清咲的表情和眼神,但男人毕竟还是和咲呆了许多年了,所以还是微微的注意到了刚刚咲眼中一闪而过的,不易察觉的失落和遗憾,但是咲在听到这句话后,却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需要了。”

“我在这边呆的已经够久的了”

“而且。”

“当初的心愿已经完成了。”

只是,最后还是留下了遗憾,到最后还是没能再次听到姐姐,没能在听到最爱的照,用那温柔的声音呼出的最后一声呼唤

“冥界还有许多事务需要处理。”

“我不在的期间。”

“辛苦你和修谱诺斯了。”

“塔纳托斯。”

最后,咲再一次无所谓了的摇了摇头,轻描淡写的缓缓的轻轻述说着,看上去就好像是已经释怀了一般,但只有咲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释怀了,看着好像没事一样了的咲,男人准确说是塔纳托斯才对,对此露出了非常担心的神情,但看着一脸平静的咲,塔纳托斯就知道咲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于是乎,塔纳托斯就不再提这件事了,但是,咲并没有停下说话的打算,只不过这次是别的事了

“还有。”

“你那句别扭的陛下还要叫多久。”

“是时候该改一下了。”

“毕竟。”

“我前世是你们的父亲。”

“就算现在转世了也还是同一个人。”

“我依旧还是厄瑞玻斯。”

“所以那别扭的称呼该改一下了。”

咲一边慢悠悠的说着,一边缓缓的打了个响指,展开了异次元空间,随后,就好似没有一点留恋了一般,毫不犹豫的迈开了步伐,慢慢的走向了无尽的黑暗中

而塔纳托斯在听到咲后面说的那几句话后,有点无奈的笑了,虽然咲说的确实是那么回事,但咲现在可还只是个孩子,他这一个一把年纪的成年人,称呼还是孩子的咲为父亲什么的,好像不太好来着,但不那样称呼又有点说不过去

所以,在一番纠结后,塔纳托斯无奈的笑着缓缓的说了一句【尽量】作为回答,对于这个答案,咲看上去好像很是满意,心情也变好了一点,两人就和以往一样一前一后的慢慢走进了黑暗中,最终渐渐消失在了黑暗中

于此同时,照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不动声色的,悄悄的往咲刚刚消失的地方望去,但那里早已空无一人了......


塔纳托斯(死神)
  修谱诺斯(睡神)
  这两位是孪生兄弟,通常一起运送死人的躯体,
  至于为什么睡眠会和死亡联系在一起
  那是因为
  睡神往往在人的死亡之际,给予其恒久的睡眠,也就是不痛苦的死亡的意思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