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血源詛咒」IF - 鎮魂曲 Requiem 07 - 08

作者:渢澗寂影
更新时间:2022-07-06 22:32
点击:340
章节字数:22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07.


從夢境之外闖進夢魘內的旅人收回了手,把看不見但確認存在的符文握在手心,她靜靜地看著眼前早已變得不成人型,也早已失去生命氣息的前血聖女現病患愛德琳,心中的沉重非但沒有減少,而且更加深了。


正如旅人所「看到」的,她知道自己只是由一個夢境闖進了另一個夢境,一個名為夢魘的夢境,由眾多的遠古獵人與死去的古神以及神之子混合而成的夢境,說是夢境,更像是詛咒。


銀白的女獵人…


她信守了承諾,回來了。


身體上帶著一身的傷勢。


心靈上帶著無法治愈的傷。


從那場注定只有悲劇的漁村任務裡回來了,從在變為半人半魚的村民身上砍落的第一刀開始,再眼睜睜看著首席獵人砍殺古神之子,帶回神子屍體那一刻,名為瑪麗亞的女獵人終於看清了,不論是她,還是其他的所有人也逃不過詛咒,注定陷入夢魘之中。


為了強烈的求知欲的教會主教;為了滿足自己瘋狂殺戮欲望的首席獵人;深愛著銀白女獵人的血聖女;獨自背負了一切,選擇把秘密永久隱藏起來的銀白女獵人;為了誕下子嗣的古神以及為消亡古神悲悼的神之子。


無論是人類,污穢血族還是古神,都只是為了自己的慾望而行動。


所以她拋棄了心愛的武器,捨棄獵人的身份脫下獵裝,主動接下駐留在教會的研究大廳主動照顧起因屠村後所帶來的事物而作為實驗品的病患們,看著心愛之人成為實驗品也無力阻止,只能留下那個充滿兩人珍貴回憶的陽台鎖匙,希望從那個種滿著明樹花的花園裡吹撫而過的微風,能撫慰所愛之人疲憊的心。


最終背負了一切的銀白女獵人再次穿起了低調又不失華麗的獵裝,帶著早已決定永遠埋葬起來的秘密,來到了與研究大廳只隔著一個花園,那座莊嚴的星晨鐘塔。


夢境的旅人踏上樓梯,在四周被非人之物折磨得不成人形的病患呼喚著那位銀白女獵人名字的呼喚聲中用力推開門,隨著刺目的陽光映入眼中的同時,數名因實驗而變成非人非獸亦非神的生物的原人類失敗品向獵人襲來。


閃身迴避開了其中一隻非人怪物的爪擊,再用手中的獵人手槍強制延遲另一隻的攻擊,夢境的旅人用力揮動手中獵人手杖,拉動杖中機關以杖化鞭擊打非人之物。


終於在最後一隻非人生物倉卒跪下之時,旅人抓緊這刻破綻手臂猛然發力沒入怪物的肚子裡,在手掌接觸到冰冷堅硬的細小物體時緊握著再用力拉出,隨著沒入體內的手抽出的同時,受到致命一擊的非人之物化為煙霧消失在空氣中。


旅人短暫休息了,整理了一下因戰鬥而凌亂的服裝,再檢查了一遍身上的裝備,其後才向著夢中那人最終坐落的星晨鐘塔大門走去。


伸出手用手中的鎖匙開啟了緊閉的大門,那從遙遠時空中傳來的悠揚鐘聲自彼方而來,把被某位背負著所有世間之暗的存來深深埋葬在這座鐘塔,這個夢魘中的真相向來者昭然若揭。


刺目的陽光從那巨大的星像大鐘裡透出,旅人抬起手阻擋眩目的陽光,待視線恢復正常時才看見誤入夢境之時一直在追尋著,那些斷斷續續的記憶的主人。


闖入夢境的旅人看著坐在木製大椅上似是熟睡著,有著蒼白肌膚銀白髮絲,身穿以暗金線繡有華麗花紋的獵人服裝的女獵人,赤紅的雙眼泛起了一絲絲波瀾。


來自該隱赫斯特的污穢血族,銀白的女獵人。


妳就是這樣,被迫背負著施加在妳身上那些並不屬於妳的責任,以那雙疲憊的碧眸眼睜睜看著所有事發生嗎?


手,伸向座椅上安睡著的屍體。


「夢境的潛入者啊。」


手,被緊抓著。


「應該讓屍體好好安息才對。」


然後再輕柔的向前輕推放開。


「我清楚得很,那些秘密的確令人難以抗拒。」


星晨鐘塔的瑪麗亞小姐—


「看來得以讓妳安息,才能得以治愈妳過剩的好奇心。」


金戈交鳴的金屬碰撞聲響起,夢魘中的女獵人用力把夢境重現出,早已拋棄的心愛武器分拆開來,背對著身後古老而沉重的星像大鐘,像一個守墓之人般守護著背後不為人知的沉重秘密,向夢境旅人發起了攻擊。


妳,就是這樣—


忍受著內心有如被噬心之蟲鑽心剜骨之痛,見盡世間悲劇而無能為力,最終自行了結自己的生命嗎?


就算被困在永遠重複的夢魘之中,也要隱藏起秘密來嗎?


那麼,來自夢境之外,擅自闖入夢魘之中見證過妳短暫而充斥著糾結掙扎的一生的旅人能有幸終結這場永不止息的惡夢嗎?



08.


電光火石間獵人的手杖比銀白女獵人的劍先一步擊落在後者身上,再也支持不下的女獵人單膝跪倒在地,如狂風落葉般的攻擊終於停下的同時,誤入夢境的旅人後退了半步,默然看著再沒有攻擊意圖的銀白女獵人。


無論是幼年與血親相處時光。


與所愛之人相處的點點滴滴。


認清一切後無力的愧疚掙扎。


還有決定背負所有時的決然。


良久,她舉起了手中的獵人手杖,以最鋒利的杖尖抵著女獵人的心臟位置。


「妳,在想什麼?」


「妳,又在期望著什麼?」


旅人問著,而女獵人沒有回答,只是從開始至今都緊閉著的嘴角於揚起了一絲不起眼的微笑,碧綠的眼曈裡彷彿想起了什麼般流露出些微不捨。


夢境旅人她看著女獵人,想起了誤入夢境之時看到了的夢…


不,應該是屬於眼前人的記憶才對。


旅人收回了視線閉上了眼睛,再次睜開時眼裡只剩下了堅定。


銀白的女獵人在想什麼,到底她在渴望什麼,來自夢境彼方的旅人都明白了。


「我明白了,妳的渴望。」


杖,透胸而過貫穿心臟透背而出,巨大的衝擊力令女獵人再也保持不了跪姿倒仰在地,銀白的女獵人視線越過眼前之人,投向鐘塔高聳的頂部。


來自該隱赫斯特的銀白女獵人伸手在空中虛抓著,像是想把什麼無型的東西牢牢抓緊似的,嘴巴微張向著時空的彼方向無聲訴說起來,直到身驅化為白霧消逝終虛空中。


赤目的旅人拾起了被遺落在地的星像盤,向著星晨鐘塔那座巨大的,被永久凍結著時間的大鐘舉起手中之物,直至能通向被隱藏起來的秘密的通道出現在眼前。


「我會做到的,我保證。」


深深吸上一口氣再緩緩呼出,夢境旅人抬手壓下帽沿緊握手杖,腳步堅定向前走去。


「願妳從漫長的惡夢中得到解放。」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