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花與葉

作者:L-jmvcwswz
更新时间:2022-06-22 21:58
点击:383
章节字数:48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外面雲霞已披上了一層彩色的餘暉,夕陽正緩慢西下,學校沐浴在餘暉的彩霞中,在聖翔女子高中,社團活動一個接一個結束。


在保健室內,可以聽到外面已結束社團活動的學生們熙熙攘攘著。


一名古典風鋥藍色髮型的保健老師正在幫一名粉色短髮的學生擦藥。


「阿——真是,雙葉はん每次都弄得都是傷,害我老是放不下妳呢。」與外表質樸端莊不同的濃厚華美京都腔飄出,頗有揶揄但帶有擔心的口吻。


「就說了又不是故意的。」石動雙葉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只好忍著要塗上傷口上的劇痛。


剛剛社團活動結束時,石動雙葉不小心被正在搬運器材的學妹們撞倒,因為器材頗有重量,被撞出來的擦傷非常得嚇人。害大家手忙腳亂地送雙葉到保健室。


但一到保健室,花柳老師卻以要幫石動同學好好擦藥留下來觀察傷勢為由,要她們先回去,雖然同學們很擔心身為劍道部主將兼王牌石動同學傷勢,卻只好悻悻然地喊著說對不起麻煩花柳老師就離開了。


完美利用職權製造出兩人獨處的花柳老師,馬上展現出只有石動同學才能看到的...不對,世界上真的只有石動雙葉這個人有特權看到花柳香子與老師完全不符合的一面。


「好好好,我知道雙葉はん不是故意的,真是,都這個歲數了,還是不小心弄出一些傷口阿。」一貫揶揄的口吻依然飄出。


但手上的動作已做好擦藥的流程,接下來是包紮的流程,與剛剛有點輕佻的語氣不同,身為保健老師該有的專業還是有的,包紮動作卻是非常俐落熟練著。


「...花柳老師,請不要對學生說這些話。」石動雙葉閉著眼睛,從之前就很不擅長對付花柳香子,感覺頭脹脹的。


「這時候還叫花柳老師阿,雙葉はん,已經到了放學時間了哦。」完成手上包紮的動作,微瞇著眼睛翹著得意的嘴角。


「...這裡還是學校,我們倆都還是師生,既然包紮好了,那我先走了,謝謝妳。」石動雙葉站起身,拿起書包快狠準地拉開門走出去了。


「真是的...雙葉はん,妳以為我是真的想來當老師的阿...。」花柳香子隨著拉門關上瞬間,臉上多了個陰鬱的神情,夕陽已全然西下被山脈所吞沒,只有日光燈的慘白色灑下來。


-


花柳香子是天才。卻寧願屈就當高中的保健老師,這一舉引起了家族的譁然。花柳家族是名醫世代,花柳家族出身個個就算不是醫生出身,也是跟醫學相關的職業。所以花柳香子不顧家庭反對,硬是申請當保健老師,因為是名門大學醫學系出身,所以很快就錄取了。當然,動機並不是僅僅想要當保健老師,而是知曉石動雙葉要就讀該所學校時才申請的。


石動雙葉出身於名門千影流家庭,千影流出身的家人、弟子個個以職業劍道家為志向,石動雙葉也是劍道天才,從小受過嚴厲的劍道訓練,自然成為主將兼王牌。不過這項運動具有一定危險性,所以常常受傷。


還好兩邊家族是世交,在花柳香子8歲時,石動家族喜獲明珠,花柳家族一家去石動宅邸參加新生派對,在8歲的花柳香子看到那團軟綿綿的小臉時,瞬間被擄獲了,一雙眨巴眨巴的眼睛緊盯著這主角,想著這小娃娃好可愛。


「媽咪,她好可愛喔。」香子拉了拉旁邊正在交談的母親和服,眼睛仍然目不轉睛得盯著正在酣睡的小睡臉。


「唉呀,小香子也喜歡小雙葉啊?太好了。」母親溫柔地揉了揉香子的頭髮。


雙葉?原來叫雙葉啊!小香子更靠近嬰兒床對著靜靜睡著的迷你雙葉純真地笑著。


之後,花柳家族和石動家族的兩位大小姐,常常形影不離,只要雙葉受傷,總是會給香子溫柔地照顧傷口,直到現在仍是如此。


-


酷暑的七月,玉龍旗全國高等學校劍道大會將在福岡縣福岡市體育館開幕。花柳香子身為隨行醫療人員當然也跟著搭飛機來到福岡。


身為以勇奪兩座全國個人賽冠軍的石動雙葉,很順利地進入女子賽決賽,花柳香子不是不相信石動雙葉的技術,但是對於雙葉的感情,讓她不免得擔心她萬一受到傷了怎辦,在選手休息處中目不轉睛地看著身穿全白道服,套著劍道護具,一邊擦汗一邊嚴肅地聽著教練的指導。


待教練談完話走開時,花柳香子才走上前遞上水瓶。


「雙葉同學,等等比賽時要注意不要受傷了哦。」


「謝謝老師的關心。」接下水瓶,咕嚕咕嚕地喝了幾口。


花柳香子在有他人的場合下,還是會好好地扮演「保健老師花柳香子」,但是眼神仍然流露出擔心的神情。


在17年的相處下,石動雙葉明白香子的意圖,便給了後者一抹自信的微笑,香子被這一笑打得一愣一愣著,稍微撇過頭。


「真是,雙葉同學一點不體諒我的擔心。」花柳香子雙手交疊環抱著,臉有點紅地看著比賽場地的榻榻米。


「妳放心好了,對手雖然是大阪府有名的羽成八津樹,但千影流的劍術,還是略勝一籌的。」有點牛頭不對馬嘴,石動雙葉看了看已經認識了17年的「大姐姐」,她並不是不知道香子對自己如此細微的呵護是為了什麼,也隱約感覺到香子對自己的感情是超越「幼馴染」的感情,但是石動雙葉一直覺得香子還是更適合廣闊的舞台讓她發揮醫學天分,自己還是個高中生小毛頭,並不能給予香子什麼東西。


「請決賽的女子選手準備上場!請決賽的女子選手準備上場!」廣播聲四面八方傳來。


「好了,花柳老師,我要上場了。」遞回水瓶,並拿起放在一旁的頭具戴上繫好,走上前往比賽場地。


-


暑假期間,身為三年級的學姊們即將要引退,三年級的石動雙葉自然也跟著引退了,雙葉已經透過推薦甄試考上劍道全國大賽常客大阪體育大學,繼續往職業劍道家邁進著。


花柳香子也在這期間遞出辭呈,讓校方倍感困擾,但身為名家大小姐的她,已經沒有理由繼續留下去,因為能讓她留下來的因子即將要啟程前往更遠的地方去,所以她並沒有完全考慮到校方這邊的感受。


當然石動雙葉知曉香子這一舉動後,特地去了花柳香子家跟香子吵架,順便斥責她完全不負責任,花柳香子也一怒回說關妳什麼事。雙方就這麼冷戰不聯絡不交際到聖翔女子高中畢業典禮。


身為連三年拿劍道全國大賽個人賽冠軍、劍道部主將兼王牌的石動雙葉、帥氣的外表自然也吸引純情的高中女生,身上能被拿走的隨身品都被拿走了,一推學妹們圍著石動雙葉依依不捨地哭著祝福雙葉學姐。讓雙葉不好意思地回應著學妹們。


-


待石動雙葉抱著一大推花束和卡片回到石動家時,發現花柳香子正在跟母親隨意地聊天著。


「阿拉,妳這孩子可終於回來啦,這怎那麼多花,先拿給我吧,小香子剛剛就一直等妳回來呢。」跟雙葉擁有同樣粉色的長髮的女性,一把接過雙葉手中滿滿的花束,但卡片仍然握著。


「阿,媽媽,這些花妳幫我看看可不可以找個什麼地方擺吧?」雙葉並不想辜負送這些花束的學妹們心意,終於解放的雙手將一疊卡片好好地放進書包內。


「可以哦,那麼多花,花園那邊要熱鬧起來了呢,不講這個了,小香子還在等妳呢,妳們趕緊去房間吧,等等我就準備茶點過去。」媽媽只是和藹地笑著,跟花柳香子點了點頭便前往走廊盡頭了。


「雙葉はん...」花柳香子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身。


「我們聊聊吧?」


「嗯...先回房間吧。」


氣氛有些尷尬,只聽到兩對雙腳穿著拖鞋在木質地板上叩叩叩聲回響著。


待石動雙葉把門關上時,花柳香子像把這裡當成自己房間,隨意地坐在床上呼了口氣。


「那個...」


「雙葉はん...」兩邊同時發出聲音,尷尬氣氛幼再度蔓延。


「嗯...雙葉はん,恭喜妳畢業了。」身為比較年長的花柳香子率先發言。


「謝謝...。」雙葉走過去坐在地毯上。


「雙葉はん也聽說了吧,我要去大阪醫院了。」


「不繼續留在京都了嗎?明明可以去花柳醫院阿。」


「不...雙葉はん,我這麼做都是為了妳啊。」


雙葉將視線移開,一時不知道要說什麼了,這幾年來雙葉一直裝作不知情地香子對自己的感情,只是將她當作幼馴染的大姐姐特別對自己的照顧。但是自己去大阪是為了自己目標,但是如果...香子也跟著去的話,不就代表自己已經侷限她了嗎?


「香子...我已經快要是大學生了,可以自己照顧自己,請香子不用再擔心我了。」再一次利用年齡,迴避著香子的感情。


香子正要激動講些什麼時,門的方向響起了清脆的叩叩聲,隨即被開門。


「久等囉,這個小香子最喜歡吃的日式點心。」媽媽將茶點放在矮桌上,兩人隨即說聲謝謝話語。


「那就不打擾妳們囉。」媽媽再次開門走出去了。


媽媽進來的插曲讓香子即將要爆發的情緒稍微緩了下來。


「我下的決定是不會動搖的,這一點雙葉はん是知道的吧。」花柳香子的那雙古典灰粽瞳散發出來堅定的神情。


雙葉盯著那雙熟悉的神情,這是香子特有的大小姐任性,一旦她下了決定,就算幾頭馬也拉不回來的。雙葉的腦海浮現出與香子17年以來的種種回憶,從香子姐這稱呼到直呼香子,強硬要雙葉直呼她香子讓雙葉非常得不習慣,但後來就漸漸地叫得非常順口了,輕輕嘆了口氣。真是,到底是哪裡最像姐姐那方阿...,不對,直呼香子那一開始,感情就變得微妙了吧。


「隨便妳吧。」雙葉悠悠地說。


-


當雙葉從大學回到自己的租屋處,門都還沒關起來時,突然有人將門擋住,讓雙葉反射動作以為是不肖份子想要回擊時,發現居然是花柳香子。


「香子!?」


還來不及驚訝,就被花柳香子用極大力氣推到牆上,仗著身高差對著雙葉的唇吻了上去。


「唔....嗯!?」雙葉瞪大了眼睛,想要反抗,可是身為體育生居然無法反抗眼前的花柳香子。


香子用全身身體將雙葉緊緊地按在牆壁上,粗暴地撬開雙葉的貝齒,毫無章法地在口腔裡亂竄著。


這時候,雙葉被吻得慌惚之間聞到了香子身上的酒臭味,才發覺不妙,用盡了力氣才終於把香子給推開。


「笨蛋香子,妳忘了我對酒精過敏嗎!?」


本來被酒精支配的花柳香子被這麼一喊,才猛然地驚覺自己的失態。


「阿...我...糟糕,雙葉はん妳沒事吧!?」香子擔心的眼眸看著漸漸感到不妙的雙葉。


「唔...暫時..還可以。」雙葉雙手扶著香子的肩膀,嘴上雖這麼說,但感覺自己的呼吸感覺喘不口氣了,過敏漸漸地發作了。


「這哪是還可以啊!?妳對酒精嚴重過敏欸!不行我要帶妳去掛急診!」花柳香子徹底酒醒了,只要扯上雙葉的事情就會迅雷不及地行動起來。


-


醫院。


花柳香子暫時利用了醫生的特權,讓石動雙葉能及時馬上看了與她們有些交好的天堂真矢醫生。


天堂真矢一看到雙葉那已經腫成香腸嘴的嘴巴,唸說:「怎會跑去碰酒!?妳對酒精過敏欸!」


「...五沒油喝...」雙葉頓時感到很無辜,明明被害者是我,初吻被奪走了,還莫名其妙過敏起來了被唸。


「妳嘴都腫成這樣還沒喝!?」


「不素五喝的...」雙葉忿忿地看向始作俑者花柳香子。


花柳香子卻只是一臉愧疚地無言看向地板。


「......妳們...哦好,我知道了...」真矢多少知道她們倆的關係,這時才聞到香子身上的酒臭味,多多少少猜到了大概,只好無奈地開了藥。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妳們知道嗎?花柳さん居然喝了酒後跑去強吻雙葉ちゃん,結果雙葉ちゃん過敏了。」西條克洛迪娜喝開了,拍著桌對大家說著。

「克洛迪娜!不是叫妳不要說嗎!」天堂真矢拉住西條克洛迪娜。


「阿阿對不起對不起,但是一看到花柳さん跟雙葉ちゃん就會想到這件事情,就不小心說出來了呢,哈哈哈哈哈。」身為混血兒擁有非常標緻的臉蛋,這時候卻像個八卦女子一樣。


當事者的兩人頓時臉紅低下頭來。


「真沒想到一向有自信的香子ちゃん,會做出這種事呢。」同為醫生天才的大場奈奈像似看熱鬧地看著兩人。


「所以你們在一起了嗎?」愛城華戀是雙葉的高中同學,所以對花柳香子老師很熟悉,在高中時候也隱約感覺到他倆的關係不尋常,也跟著雙葉來到大阪府讀大學。


「欸...算是...吧。」雙葉那張本來就很紅的臉又更紅了,有聲無氣地說著。


嗚哇!大家齊發聲驚嘆著。


「恭喜啊,花柳さん,真為妳們高興呢。」同為醫生夥伴的露崎真晝微笑地恭喜著。


「阿哈哈,那啥,只要我出手,就能輕鬆到手呢。」花柳香子挺起胸,說得話卻有點飄忽。


「如果妳能輕鬆到手就不會等到雙葉上了大學,還酒醉性 騷 擾雙葉。」也是同為醫生夥伴神樂光毫無表情地吐槽著。


「欸!?妳說什麼!?」


「好啦好啦,至少花柳さん跟雙葉ちゃん終於有個好結果了,我們約出來是好好聚開心的,不是來吵架的呀。」身為大場奈奈的伴侶星見純那急忙地調解著。




END 22.05.31


斑馬的話:

呼,這篇靈感是來自於群裡朋友分享的趣事,不過因為芒果是夏天才出產的,在日本,芒果也很難取得。所以我就替換成隨處可見的酒來代替,這樣才比較好寫。

試著用不同的寫文風格去表現看看,意外地寫得有些順手。

本來以為這題材很好寫,但花葉這CP,非常得安定,安定到有點點難寫,不過最終終於產出來了,真是可喜可賀阿可喜可賀阿。


斑馬的話:
呼,這篇靈感是來自於群裡朋友分享的趣事,不過因為芒果是夏天才出產的,在日本,芒果也很難取得。所以我就替換成隨處可見的酒來代替,這樣才比較好寫。
試著用不同的寫文風格去表現看看,意外地寫得有些順手。
本來以為這題材很好寫,但花葉這CP,非常得安定,安定到有點點難寫,不過最終終於產出來了,真是可喜可賀阿可喜可賀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