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博士x陈】同类人共鸣

作者:坑爹的地理卷
更新时间:2022-05-03 07:31
点击:539
章节字数:43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陈无法不在意,实际上,几乎全罗德岛伦蒂尼姆特别行动队队员都无法不在意:博士对那名维多利亚军官过于上心了。

陈知道,昔日同窗的长官承受了远超乎自己想象的痛苦,那是连陈自己都无法保证能坚持下去的悲怆,博士在意她似乎无可非议。毕竟那位军官时刻安抚着士兵与盟友们被战争撕扯着的心,唯有风笛才能给她带去一丝宽慰。

博士想成为自己那傻朋友之外的另一个。

所有人都看见曾经谈笑自如的博士有些局促地坐到号角身旁,没说一句话就被对方轻笑着看破来意。如此几次后,博士便不再去找她,只是私下叮嘱风笛多陪陪她的队长,自己却靠在墙上,盯着军人的方向思索着什么。

陈也曾是一名领导者,虽然她自认为做得远不及那两人,但她也理解号角的想法:她欠了罗德岛太多,甚至连被救下的两次性命都算是轻的,她又怎么敢再奢求别的?号角就是这样,婉言拒绝了所有除风笛以外所有罗德岛干员们的好意,所以受到过号角关照的队员们都将希望寄托在了博士身上,博士理所当然地背负起了这些希望,却因为一次次碰壁变得愈发脱不开身,结果变成这些队员们的自我怀疑:博士本身就够忙了,自己似乎不该将这种小事丢给尽职尽责的她来做。

陈是为数不多没有受过号角关照的干员,一是因为她们与特别行动队合流不过十几个小时,二是因为号角与她之间有一种莫名的默契——陈称之为“同类人的共鸣”。她们在眼神相遇的一瞬间就明白许多事无需多言,要不是风笛在一旁闹哄哄地介绍,兴许她们之间只会礼貌地点头说一声好。

陈又抬起眼,望向正与阿米娅交谈的博士。其实她之所以关注这件事,还有其它的理由。

兴许是察觉到了陈的目光,博士停下了谈话,与阿米娅告了一句别便向陈走来。

“这几个月辛苦了,伦蒂尼姆的情况危急,我却派不了更多人来帮你们。”

与大部队合流以后,这还是陈第一次与博士有机会谈论形势以外的话题,她看着博士兜帽下掩藏着的疲惫面孔,不禁道:“我们是没事,主要是你和阿米娅,进伦蒂尼姆后怕是没好好睡过吧。”

博士将露在兜帽外的干枯长发撩了撩别到耳后,一边用有些干涩的声音笑回道:“你和风笛归队了,今晚也可以多睡几个小时了。”

陈的目光落在被半遮半掩的枯黄发丝上,蓦然记起大约一年前的龙门,她与博士阿米娅初见之时,面前这人带着无奈与困惑,仪表却是无可挑剔的:那头黑发掩于兜帽之下,是顺滑的。

后来在核心城上空,一切尘埃落定后的飞行载具中,陈看见博士的兜帽被战火灼出洞来,露出里头杂乱的发丝。但即使如此,她的头发也不似现在那么黯淡。更不必说在那之后,递交多索雷斯报告的那一次了。

这便是战争。

陈叹了口气,说:“如果没事的话,你该去休息了。”

“我知道,不过我……”

博士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有些犹豫,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

“你是想说号角的事?”

博士顿了顿才点头:“你跟风笛待了那么久,应该能知道些关于号角的事……你也看出来了吧,她现在的状态很不好,我怕再这样下去她会顶不住。”

“恕我直言,博士,风笛就是个小傻子,她除了夸她队长厉害以外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也只有那个傻子才能缓解号角心中的苦痛,我们不是军人,无法跟她感同身受。”

“我知道,我知道……”博士喃喃着:“但我怕风笛还是来得晚了,那些苦楚积留在她的心中太久,尤其她已经永远失去了手刃仇敌的机会。你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风笛能给她带去多大的安慰?”

“博士,”陈轻轻叫了一声:“她是一名军人,足够优秀,你应该相信她的专业素养。”

博士垂眉看了看陈,很快便移开了视线。

“或许吧,是我太操心了。多谢你,陈……小姐。”

陈曾经让阿米娅和博士不要再加敬语称呼自己,阿米娅习惯了,博士却没有。

“博士。”

博士以为话题结束了,正欲回走,却不料被陈叫住:“为什么那么关心她?”

博士没有料到陈会问这句,心颤之余又有些欣喜。

“大概是因为你们两个很像吧。”

陈在问时就隐约猜到了答案,这让她不由地想起与风笛出发前往伦蒂尼姆之前,博士单独和自己说过的话:

“陈小姐,我并不祈求一个答案。与你的所有其他追求者一样,我们只是想把自己的声音传达给你,让你不至于一头扎进死水之中。”

陈想起那天博士放下了兜帽,特意整理了头发对自己说这些。那天她还发现,博士的眼睛是琥珀色的,清澈又深邃。

陈笑了,不知笑中有些什么。她说:“像,但始终不同。不过你说得对,如果是我,的确会钻进死胡同里。我与她不熟,但能感觉得出来,她的确需要一些开导。博士,如果你认为这也是必要的,那你就去吧,我想她也不会介意你的坚持。”

博士琢磨了一会儿陈说的话,表情慢慢化开变为喜悦。她听见了两个“也”,这对她来说,足矣。

作为军事指挥官,更作为一名矿石病学者,她很清楚陈不可能接受任何追求者,但她的确是第一次回应了自己的告白,尽管她的回答云中雾里,尽管她只是对自己表示了肯定。

博士得了这句话后看似神采焕发,又一次加入了风笛与号角的谈论中,号角没有再拒绝了,眉宇间的哀愁被冲淡,添上薄薄一层无奈。

陈看了一会儿便不再看了。这次行动她同时带上了霰弹枪和剑,剑是罗德岛制式,赤霄被留在了工坊保管处没带出来。这一路上她用剑居多,直到这会儿才得了工具彻底清理,碎屑积在剑上,这是时不时传来的炮击声震动了四周墙上的漆块下落。陈感觉自己似乎习惯了,但却战栗着不愿承认这一点。她觉得自己不该习惯,自从来到伦蒂尼姆,她就极度渴望一座像龙门、甚至像多索雷斯一样的城市来拯救这里的居民,她看见过哑然失声的母亲,终于明白极端的痛苦原来是无声的。相比之下,魏彦吾的手腕显得那么温柔。正如星熊说的,那座城市最阴暗的一面也不过如此。

伦蒂尼姆,这座高度发达的城市尚且如此,那么乌萨斯的冻原呢?塔露拉见到的,又是些什么?

擦拭着剑身的手停下,一张脸映在其上。

这双眼看过的悲惨远远不够,这张嘴又如何能自诩正义审判他人?

又一阵晃动,屋顶上又落下一层粉,盖在剑身照出的那张脸上。

陈怔住,一时没有动手。她抬眼看向那名军官,风笛在她身旁,用轻快的声音安抚她紧锁的眉间。

是不是要在自己眉头多压上几份性命的沉重,才能有资格拿起天平?

脚步声响起,她旋过头看向来人。那人张了张嘴,嘴角藏着拘谨:“待会儿多休息休息吧,战斗可能会提前。”

“该多休息的是你,博士。”

“嗯……我能在你身旁休息吗?”

“……请便。”

陈看着博士在离自己一米远的空地坐下,靠在墙上闭起眼。陈突然升起一阵冲动。她想去到她身旁,用肩膀托住那人的脑袋,好去掂量博士所承受的一切。

但她始终没有那么做,背上新生的源石硌着她,她不能将容易引起误会的举动带给追求者。

误会。

她的心为什么又对这个词有了反应,她不知道。

陈曾经夸下海口要审判那个人,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是那么不成熟,甚至就连一份感情都无法承认。她举起烛火在黑暗中寻找正义,可越走,烛火越弱。这时有人轻柔地将发丝系在她的指尖,引导着她向前。

烛火熄灭了,只留引路人的细发,她的希望在指尖。引领她前进的那人隐藏在黑暗中,正如那掩于兜帽之下的琥珀,轻易不示人。

这叫她如何不中意?

陈终于想起手中的剑,擦拭收鞘后又一阵晃动,沙砾雨落,她几乎条件反射看向博士。还好,她没有醒。

又有人接近了,她回过头看见正欲说话的风笛,立刻竖起食指贴在唇上。

风笛的身后是号角,她依旧披着破损的军绿色披风,正凝神望着博士。忽然,这位皇家近卫学校的前辈盯上了陈,碧色双眸中蕴含着深意。

陈心下一惊,她看出来了。

风笛径直坐到了陈的对面,而号角却犹豫片刻,坐在了本就有些拥挤的陈的右侧,逼得她不得不向博士的方向挪了挪。

陈再次抬眼看向碧瞳,前辈却无言地引导她的眼神望向博士。她当然不是让陈叫醒博士,而是在用“同类人的共鸣”告诉陈:那人与我们一样,也需要安慰。

陈忽觉惶恐,她意识到自己第一次被这位前辈所关照,竟是因为这从未为他人知晓的、甚至连自己都不敢承认的情愫。这份深藏于心的情感,只有与自己极为相似的人才能挖出。

她突然明白了,自己旅行的终途就在这位前辈身上。

自以为没有答案的旅途在这一刻变了味,陈找到了答案。她发现自己足够幸运,能够毫无偏差地走上正确的道路,这或许得感谢风笛带她走的这一遭伦蒂尼姆,但又或许从一开始,博士就布置好了一切。

对,从那一句“喜欢”开始,博士就打乱了她的计划,让她不得不分出一些心思留在罗德岛那个多云的午后,同时又精巧地指引她走向她所需要的目标,这一切……只由那两个字!

陈突然恶狠狠地望向那个戴着兜帽的女人,一缕发丝随着她的呼吸轻颤,扰得陈不得安宁。

风笛看了看她的队长,明明是她说的来找陈,可那两人最终未发一言,她想出声却又被队长抬手制止,她看见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队长莞尔将手搭在她的手背上,碧色双眼告诉她静默的指令,但还有些什么,她读不出来。风笛求救似地看向陈,陈只瞥了一眼那两只手就通透地看向号角,只留风笛莫名其妙地来回望着二人。


伦蒂尼姆的事告一段落——这是对于罗德岛而言的。对号角、推进之王等人来说这才刚刚开始,风笛理所当然地跟着号角留在了维多利亚,她们明面上是在协助推进之王,但更多的还是监视:伦蒂尼姆持续十载的混乱让军人与自救军不再愿意轻易相信王族与贵族,王需要给他们一个交代,罗德岛无法在这个问题上提供帮助。

陈跟着博士阿米娅等人回到了本舰,她没有见到塔露拉,不过迫在眉睫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博士。

博士似乎记起了一些惨痛的回忆,那触及到了罗德岛的本质,陈无从知晓。她只知道那对琥珀不再清澈,她又变回了初见时的混沌模样,甚至更甚,就连那些发丝也被战火摧残。博士看上去老了许多,即使她依旧缩在兜帽之下。

陈推开门,看见办公桌后的博士出神地望着天花板,听见自己的动静才后知后觉地望向她。

“抱歉,我没注意到你……那是报告吗?”

“伦蒂尼姆办事处的报告。”

博士起身要迎,却听陈说了句:“等等,博士,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博士的眼中闪过茫然,罗德岛驶离龙门以后,陈就没再见过了。

“是什么事?”

陈说:“我想成为罗德岛的精英干员。”

博士的眼中终于起了波澜,她说:“你可能没有了解过罗德岛的精英干员,他们并不只是能力超群,他们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了罗德岛,为了那种理念,为了那种未来。”

“你是觉得我不认同罗德岛吗?”

博士轻摇了头:“你说过你尊敬我们的事业。但我想说的,是你终究有自己的路要走,你会和罗德岛一起走很远,但那不会是永远。”

“如果我说,我会呢?”

沉默中,琥珀色的视线看进陈的红眸,良久,博士才返回座位。

“你在试探我。”

“我不否认。”陈大方地拉开助手桌前的椅子承认了:“以往的你反应不会那么慢。”

博士对陈的坦诚感到失落,但她还是撑起笑来回道:“多谢你点醒我。”

沉默许久,唯有笔与终端工作的声响。忽然间,陈开了口:“博士,刚刚你是真心劝我的吗?”

博士的笔一抖,字走了样。

“……协助每一个干员认清自己的位置,这也是我的工作范围。”

“如果说干员陈认为自己的位置就在这里,博士,你觉得如何?”

博士一开始没有理解这句话,直到她抬起头,对上陈的红眸。

同类人的共鸣响起,博士想,她应该明白了,这是陈的答案。


写于2022年4月底。很久没写方舟同人了,练练手。
内含0.01%的号角x风笛。
三年了,我还在写博士x陈。
于是本博士宣布,我永远喜欢老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