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温度

作者:月色烟影
更新时间:2022-04-27 20:18
点击:4122
章节字数:37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温度》

 

我们有所不同,却并无区别。

 

电视播放的剧集惹得坐在电视前的人咯咯笑。笑意盈盈的女人裹着小毛毯,靠在另一位安静柔和的女人身上。

 

文咏珊抬眼望去电视里播放着的剧幕,那里头有和自己别无二致的人,面容姣好,浓妆也难掩病态的白,正飒爽逍遥的浮夸说着话。

 

文咏珊转过头,便瞧见徐璐也在望着她,对她一笑,没头没尾地说。

 

“我喜欢这里的珊姐。”

 

文咏珊笑了笑,伸手将徐璐身上快要滑落的毛毯拉了拉。而徐璐则握住了文咏珊另一只手,指节与之相扣,开心地晃晃,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文咏珊看了眼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又见徐璐那双像林中小鹿般湿润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充满期待。文咏珊抬手摸了摸徐璐的眼角,轻声说道。

 

“璐璐,别太欺负我。”

 

徐璐听着文咏珊的话,脸一红,只一双明亮的眼睛透露着她的大胆与热情。她拉了拉文咏珊,见丝毫不动, 皱了眉,便凑了过去,说:“我才不会。”

 

尾话融入了草莓的芬香。冰淇淋残留的冰冷让徐璐心头一阵寒意,这次她将文咏珊拉近了。

 

亲吻是软的,也是凉的。徐璐压在文咏珊的身上,急切地,热情地放肆着,她的手沿着文咏珊的臂膀,找着了文咏珊已紧握成拳的手。徐璐试图握住文咏珊的手指却失败了,她的脑袋变得昏沉,她听到文咏珊说呼吸。

 

徐璐变得难过起来,她每每总会这样,无法控制,她有些无措。

 

文咏珊脸色并不好,她张手握住徐璐的手,柔声地说:“别哭,璐璐。”

 

徐璐很想告诉文咏珊她没在哭,可望着文咏珊的眼睛,她又不知何处了。

 

徐璐她一向很喜欢文咏珊的眼睛。那是一片幽暗宁静的深林,她可以肆无忌惮地触碰、奔跑,纵然那里藏了蓄势而出的“怪物”,她也从容不迫。可越发的深入,幽林寂静无声,冰冷刺骨,“怪物”的存在开始让她汗毛直立,她听到了破裂的声音,她的身体,她的大脑本能的传递着逃离的指令,直到她看到幽林“怪物”的眼睛——疯狂也悲伤。

 

徐璐注意到天花板通亮的灯光时,才意识到她又被文咏珊压在了沙发上,也才意识到自己的呼吸到底有多么的急促,和文咏珊的吻落在了自己的侧颈,她的身体开始发抖。

 

最后,文咏珊只是靠在徐璐的胸前,并没有过多的动作。

 

徐璐看着文咏珊的头顶,伸出了手,迟疑了一下,然后摸了摸文咏珊的耳垂。

文咏珊从徐璐的怀中抬起头,望着徐璐,苦笑着,“璐璐,“练习”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可以的。”

 

文咏珊撑起身子,凑过去亲了亲徐璐,像在安抚徐璐,也像在安抚自己。

 

“亲亲练习。”

 

轻轻巧巧地触碰着,徐璐是文咏珊的易碎品。

 

她们今日的第三次亲亲练习,好像效果仍旧不好。

 

(二)

 

鱼肚白,鸟雀鸣。

 

文咏珊靠在徐璐的怀里,隔着被褥,脸贴在徐璐的肩窝处。房间里很安静,她听得到说话声、汽车轰鸣声。但在她耳边震耳欲聋的是徐璐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富有节奏,蓬勃有力的跳动,那是她唯一的生命,是暮夜的光。

 

“唔……”

 

不安地梦呓,熟睡的徐璐抿着唇,靠得更近文咏珊,眉紧皱着。文咏珊伸手轻轻地拍着徐璐的背,与耳边的心跳声一致,一下、一下,悄悄地,指尖仿佛也抓住了律动。忽的,文咏珊看到徐璐睁开了眼,像雾一样,朦胧潮湿,她听到徐璐细微的梦呓。

 

“在这里……。”

 

徐璐又闭上了眼。文咏珊静静地看着徐璐的睡颜,轻抚她的背脊,指尖抓到了心跳的颤抖。或许是她靠得太近了。文咏珊在徐璐的唇边留下一吻,离开了。

 

房间陷入了沉寂。

 

(三)

 

她做了梦。

 

一场平常不过的初春细雨里,就在小区转弯的红灯处。淅淅沥沥的雨,落在伞上,哒哒地。她站在那里,迤逦纤秀,病态的白,憔悴的神态,雨将她的衣物渗透。

 

徐璐将伞分了给她,看到了她的眼睛,寂静得像寒冬。忽的,徐璐伸手抓住了她,她说了什么,已是听不清了。

 

徐璐紧抓着她,拉她走过了绿灯。

 

盛夏抓到了冬日与雾。

 

徐璐坐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手往旁边一摸,冰凉一片,那里空无一人。静悄悄的房间空荡荡的,她抬手揉了揉眼睛,唤着:“珊姐。”声音轻巧落下,荡不起回应。

 

徐璐伸手至床头柜,发现了手机旁边放着一份由保鲜膜封起的三明治,盘子下压着一张黄色的便签纸。

 

“我去剧组了,醒了给我发信息。三明治记得吃。”

 

秀气的字,冰冷却让她心间微暖。徐璐拉开了床头柜的最上层抽屉,那里放着一个小锦盒,打开锦盒,里面放着很多皱皱巴巴、崭新的便签,她将这张便签放了进去。

 

徐璐下了床,出了房间。回到房间的时候,她的脸上还挂着几滴水珠,她又坐回了床边,端着那份三明治,乖巧地吃了起来。徐璐边吃边拿着手机,指尖敲击着屏幕,嘀嘀嗒嗒的电子音,她给文咏珊发了微信。

 

“珊姐。”

 

徐璐在吃完最后一口三明治也没收到文咏珊的回信,她将手机放到了口袋里,端着餐盘走出了房间,到了厨房,她看到了冰箱门上贴的便签,是紫色的。

 

“早上好,璐璐,记得喝牛奶。”

 

徐璐噗嗤地笑了。她将餐盘放到了水槽里,在橱柜里找到了马克杯,打开冰箱看到里面琳琅满目的东西时有些震惊,苦笑着,嘟囔着。

 

“要和珊姐提一下。”

 

徐璐拿走了已所剩无几的牛奶,关上了冰箱。她将倒了牛奶的马克杯放入微波炉,等到叮一声,口袋里手机通知声也随之一响。

 

她端着马克杯走到客厅,发现沙发被白色的罩子盖住了,上面也贴着一张便签,白色的。

 

“我已经买好了新的沙发了,对不起。”

 

尾字笔墨沉重,徐璐摇了摇头,她能够想象文咏珊写下这些字时的神情,皱着眉,满容的歉意与自责。指腹摩挲着粗糙的纸张,也摸到罩子下沙发突兀的凹陷,顺势而下,一分为二。

 

蓦然,徐璐听到了外面鸟雀的鸣叫,她走到落地窗前,看到阳台护栏上不知何时飞来了一只小鸟,灰白参杂,一只轻盈的小鸟。

 

它枯枝一般的腿,支撑着它的身体,很轻盈的跳着,探头探脑,它发出一声鸣叫,展开翅膀,飞走了,消失在遥远的天边。

 

徐璐将马克杯里最后一口的牛奶喝掉,并给文咏珊回了信息。

 

“到我的戏份了,璐璐,你要来看吗?”

 

“好啊,珊姐。”

 

(四)

Penny在拍摄场地外围找到了徐璐,她混在一群粉丝里显得格外的出众高挑。

 

“璐璐!”

 

Penny扬声喊了一下,看到徐璐和旁边的粉丝有说有笑的道别,等徐璐从粉丝群里离开,Penny才连忙上前把工作人员的通行证给了徐璐,然后拉着徐璐就往里走。

 

“刚刚那个是珊姐的粉丝。”

 

徐璐随口的话,倒是让急忙想要赶回片场的Penny停下脚步,她看了眼徐璐,身段纤细、柔美,样貌漂亮,放在演艺圈里也算数一数二。

 

Penny松开拉住徐璐的手,神色纠结,她清了清嗓子,面对徐璐温柔的目光,她提着心,斗着胆子,说。

 

“璐璐,咏珊现在小有名气,你也看到外面有她的粉丝,以后也会有更多,我手里有一个剧本,是女一,对于新人来说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我 ……”Penny越说越快,她咽了口唾沫,瞧见徐璐神态平静如常,她放缓了语气,继续道:“璐璐,你帮我劝劝咏珊,我知道,她听你的。”

 

那被寄予期待的目光,徐璐看过很多,她苦笑着,没有回应。

 

片场并不是什么安静的地方,机械运作的声音,大喇叭电流刺耳的声音,还有导演暴躁如雷的怒吼。这是徐璐每每来剧组经常能听到的。

 

戏中的文咏珊很多变,神态和气质也和平日不同,温柔娇媚、冷艳狂妄。随景而动,随人而变。

 

“好!一条过!咏珊不错啊!”

 

被给予了厚望的人,能踏上的未来是璀璨的。徐璐静静地看着,不知何时,Penny站了过来,她有些踌躇不安,刚想开口,就听到徐璐轻声说道:“Penny,我其实很自私的。”

 

徐璐一直注视着,看着文咏珊认真的与合作对手对戏,谈笑。徐璐也不由的扬起了笑容。忽的,肩膀被重重地拍了拍,徐璐转过头,看到Penny强颜欢笑,看到她深呼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干巴地说:“机会总会有的,咏珊的机遇很多。”

 

“对不起。”

 

下了戏的文咏珊,一脸凝重,皱着眉,目光锐利的盯着Penny,吓得Penny连忙摆手以示自己的无辜。

 

徐璐笑着上前握住文咏珊的手,捏了捏她的手背,对她说:“珊姐,我们回家吧。”

 

文咏珊看着徐璐,凑过去,额贴额,四目对视,她笑着,而后亲了亲徐璐的额头,柔声说:“回家吧。”

 

她们并肩而行,牵着手离开了。

 

Penny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脖子。

 

当璀璨的舞台之路被意外摧毁,那确认是要自私点好,毕竟是仅存的“意义”了,不过可惜了。Penny注视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如此想着。不过也好,无需过多的奔波,也落得清闲。

 

(五)

徐璐很喜欢看《暮光之城》,也许是对里边的浪漫感到向往,或者是对两人的灵魂相契跨越了身份这种情节感到喜爱,她总是时不时看这部影片。而文咏珊则是对这部影片毫无兴趣,但她会陪着徐璐一起看完,然后,由着徐璐对她发出疑问。

 

这一次她们也一同看完了。在播放片尾时,文咏珊伸手想要将徐璐身上滑落的小毛毯拉一拉,蓦然,徐璐站起了身,她背对着文咏珊。

 

而后,徐璐转身抖开了小毛毯,像黑夜的帷幕,落在文咏珊的头上,她站在灯光下,向文咏珊伸出手,开心地笑着:“珊姐,这次我没有疑问了,不过,我们来跳舞吧。”

 

“那我要小心不睬到你的脚。”

 

在这盛夏宁静的夜幕下,她听到的心跳声,那么的雀跃,那么的响彻天际。文咏珊伸出了手,指尖相握,掌心相贴。

 

“我会教你的,珊姐。”

 

她们在窄小的客厅里共舞,一进一退的舞步,在指尖带领之下旋转的舞姿,她们安静地相拥。

 

“果然好冷啊。”徐璐靠在文咏珊的肩上,调笑着。

 

文咏珊伸手摸了摸徐璐的后颈,轻轻地嗯了一声,将吻落在徐璐的侧颈上,她抬眼望着徐璐,是珍视,也是渴望,在光影下一览无余。

 

徐璐伸手将文咏珊的鬓发勾至耳后,捧着文咏珊的脸,倾身吻了吻文咏珊的眼睛,说。

 

“我们的亲亲练习。”

 

文咏珊紧抱着徐璐,笑着,将自己的唇瓣献给了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