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rise

作者:佐侑一生推
更新时间:2022-04-27 10:53
点击:722
章节字数:83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原文作者:tenten

原文名稱:rise


也不能说是自以为是,但佐伯沙弥香确实很擅长将自己陷进烦恼里。


说自己很擅长,这话可能显得有点语病。但她自小以来就是个凡事都经深思熟虑才做出行动的孩子。几乎不会冲动行事的她,即使是别人看不到的一些细小的事情,也会好好地去面对。从成长过程到现在,这已经是她一贯的习性了,而这也是构成佐伯沙弥香这一存在的根本要素。


总之,烦恼、思考、观察这些事她自然而然地就掌握了。在面对一些对自己而言很重要的事情的时候,她甚至会沉迷其中,而忽视自己的日常生活。


──虽说本应该是这样。


正是现在,沙弥香所面对的这个烦恼非常重要。而这便是左右着沙弥香和对她来说既是珍重的后辈和知心朋友,也是最能理解她的——已经成为如今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这位人物的,今后关系发展的重要事情。


仅仅过了两天——不,实际上是从昨天中午开始,才过了差不多一天而已,就短短的这点时间内她就想快点得出结论。

本来至少都要烦恼一周,不,即使是烦恼一个月也不奇怪。

好几次都重新想了一遍又一遍,然而无论思考了多久得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烦恼,因为最终思绪都回到同样的结论上。


所以她没做错什么。这只是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简单的事情。

就仿佛在绿灯前进,红灯停止,连黄灯都没有的路口上,让人没有任何烦恼的余地。


再一次在头脑中确认了这件事之后,沙弥香发了信息。

给置顶在聊天列表上的那个和她频繁交谈的人。



『这之后要来我这儿吗?』


短短地打出了一句话后,对方马上就给了回复。


『我现在要出门。可以的话我就在回去的路上顺便去下你家』

『知道了』

『一小时左右会到』

『我等你』


确认了一下时钟,已经过了八点了。想起明天开始就是新的一周,心情就会变得忧郁的这个时间段,拜访别人家也好,约别人出来也好,本来都是不应该的。


从昨天开始就反复取出确认的这个思考的结晶,如今在她的胸间满溢、蔓延着,这种感觉,不是大脑,而是她的心是如何承受的呢——


虽然这并不像那种热血沸腾般激烈的感情,但心间充满的,仿佛是渴望永远将手牵下去的那般温柔的暖意。


门铃声响起,她打开了玄关的门,而后眼前出现了那张熟悉的脸。


「请进」


沙弥香像往常一样回了一句话后便返回室内, 随后对方说了句「打扰了」,然后顺势带上了门,脱下鞋子。


「喝咖啡可以吧?」


虽然不觉得会被拒绝,但姑且也确认了一下,果然对方也轻描淡写地回了她一句「好的」。在厨房的沙弥香将目光越过隔在其间的柜台转向客厅,悄悄地看着她的后辈——小糸侑的样子。

说是外出,但她和平时一样穿着休闲装,行李也没有多少。只带了一个小小的背包和一个像装有特产一样的纸袋。把它们放在沙发旁边后,她似乎习以为常地在固定的位置——沙发的左侧坐下。



「你去哪了?」

「就在当地。我和历见了一面。」

「啊啊,是叶小姐啊。」


边准备着咖啡,边越过柜台问了下「她还好吗?」诸如准备运动一般的话。


「貌似因为截稿日快到了她脸色不太好,但身体还是健康的。」


侑完全没有一丝紧张的样子,表现得也和平时一样。两天前发生的事情不知是梦还是幻境,反而让沙弥香感到有些不安。然后,她也问了些像历的新作以及见面会现场情况之类的话,在沏咖啡的这段时间里源源不断地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话题。

当两个杯子里都倒满黑色的液体之时, 她在脑内反复自问自答着, “果然这是梦吗?” “应该也不是吧”。


「久等了」


将装有咖啡的杯子放置在沙发前的桌子,沙弥香也在侑的身旁坐下。


「那我不客气了」


侑拿起咖啡杯,往其吹了几口气后小心翼翼地送到嘴边。沙弥香也同样地喝着咖啡,仿佛什么暗号一般,两人同时互相沉默着。


「……」


时间静止。平时不怎么在意的这段沉默,此时此刻却有些动摇了她的内心。在这个平日在电视上只会看新闻的沙弥香的房间里,能听到些许生活声音,也并不算什么稀奇的情况。

沙弥香不由得将彷徨的视线停在侑手中的咖啡杯上。然后她注意到了杯里的咖啡,忘记加入平时她都会放的牛奶和砂糖。


「抱歉小糸同学。 咖啡什么都没放哦。」

「──诶?」


顺着沙弥香的话,侑像吓到一般将视线落在杯子上。


「啊……我没有注意」

「……」


明明平时都会放入很多牛奶和砂糖,怎么会说没注意到呢。看着“哈哈哈”地苦笑着的侑,沙弥香有些震惊,虽然很难让人意识到,但难道说她真的在紧张吗。然后带动着自己也变得像当机了一般紧张起来。


「要加点吗?」

「不用,这样就可以了」


因为知道她也并不是不能喝,所以沙弥香也没有强迫她。而且,为了消除即使不这么做也可以的紧张感,她想了想,还是快点开始切入正题吧。


「小糸同学。」


她用咖啡稍微润一下嘴,然后把杯子放在桌子上。

也许是听到自己声音的变化,敏感地察觉到空气变动的侑紧紧地握着双手中的杯子。


「……是」


吸了一口气后,侑双手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放回桌子上,然后似乎做好觉悟一般将脸面向沙弥香。


「请说!」


失去了咖啡杯的依靠,她的双手紧紧地握在膝盖上方。后背像是被尺子什么的夹住了一样笔直地挺着。


「那个……」


一上来就摆着这个架子的话,反而让人有点难开口。首先自己也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


「姑且想听你说下……」

「好的!」

「小糸同学真的喜欢我吗?」

「……啊?」


是没有想到会被这么问吧,侑有些不在状态,浑身脱力的样子。在沙弥香看来,如果不先确认一下这点的话,会因为不安而无法继续和她对话下去。反正都是迷迷糊糊的感觉,在那种状态下是不可能捕捉到侑的真意的。


「因为……会有自己会错意的可能性吧。还有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就是说这可能只是我仰慕前辈所以才会有的那种感觉」

「……你这么不承认我对你的心意吗?」


看着侑有些湿润的双眸,沙弥香的后背突然爬上一丝焦躁感。明明她一点也没打算这样弄哭她。


「不、不对,我不讨厌你!只是……为什么偏偏是喜欢我,我不知道」


想起至今为止别人的告白,她问过好几次理由,然后回答基本上都是“喜欢她的脸”。虽然不知道这张脸有什么好看的,但她也可以理解它好像特别受某类人的喜爱。但是就只看侑一个人,她不可能直到现在才说是因为她的脸才喜欢她。


「明明一直以来都是前辈和后辈的关系,但却不知什么时候就改变了,什么的……」


沙弥香的话让侑的眼瞳恢复了冷静的神色,她微侧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过了一会儿,她嘟囔着「话说回来我确实什么都没说啊」,然后直直地看向沙弥香。


「那请你好好说明。你喜欢佐伯前辈的历程。」

「……是」


直言不讳地回复着她的沙弥香的声音在头上掠过。对方一边询问,一边又重新让她这个后辈说明,一想到这里她的身心就变得害臊到想钻进洞里。侑「嗯……」地说着,像在整理着思绪。


「最初意识到的时候是在前辈的毕业典礼。前辈说过的吧。你说我就没想到会有比灯子更温柔地珍惜我,也不以自我为中心的,宽容的人吗什么的。那个时候,仔细一想才发现这个人一直都在自己身边。」

「……也不温柔啊」


一上来就被袭来的羞耻感冲击,她不由得插了下嘴。简直就像是自己为了让自己意识到一样做出的行动,事到如今她才觉得心情尴尬。她也完全没有这个打算,而且除了温柔以外她也不觉得她全都说得对。


「请不要蒙混过关哦。对我来说这才是温柔。」

「……好的」


对于后辈冷静的反应,沙弥香只能再次做出浅薄的回答。她下定决心,打算老老实实地听她说下去。


「然后,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也许会喜欢上佐伯前辈。我没有勉强自己,而是因为之前和前辈的关系有了基础,所以自然而然地就这么想了。但是前辈,你那时马上就要搬家了吧。一回过神来,如果你就这么离开的话我是无法确定你心意的,所以我尽量会来见你。」


侑说,从远见学校过来的时候,会尽力不让沙弥香意识到自己在路上花费掉的时间和金钱。但是她仍旧记得沙弥香曾委婉地对她说过「因为还要找工作」。所以她很担心当时会不会并不是来这种地方玩的时期。


「前辈说不用经常来什么的,我很讨厌。而且自己好像也意外地很喜欢这个房间。所以我想赶快在工作上拿到内定,然后堂堂正正地来见你。要是那样的话,我就在前辈的工作单位附近找一找,然后就住在这里吧,以这样的气势去搜索了一下,最终定在现在的公司,也立马就拿到内定了。」


淡淡的话语中混杂着些许疯狂的气息,让她感到奇怪。虽然觉得不去追问会比较好,但当时的记忆又重新浮现,她不禁就问下去了。


「难道说之前讲的什么标准的条件,就是说要在我的职场附近这事吗!?」


对于轻易就决定了工作场所的侑,沙弥香感到很震惊,侑确实对她说过「有标准条件的话就会早点做出决定」这样的话。


「是的。但如果真说出来了你可能会很无语,所以就没讲罢了。」

「……不要以这种理由来抉择自己的人生啊……」


沙弥香在内心困扰着,但对于不擅长选择的她来说,这或许是个合适的条件,于是接受了大体上自己在意的那些部分。


「但如果没搞错的话,结果一切都ok 。毕竟这是个好公司,而且我也喜欢工作。」


侑也风轻云淡地说着, 她向她回了句「然后呢」,把扯远的话题拉回来。


「然后就如前辈所知道的一样,我频繁跟你见面……」

「……嗯」

「但是说实话,我一直都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前辈。因为我从以前开始,我就以喜欢前辈的心情很喜欢佐伯前辈你。虽然感觉自己喜欢的心情也变强了,但是对于喜欢的种类什么的,我从以前开始就很不擅长应对这样的感觉。」

「嗯」

「当习惯来这边的时候,讲真我并没有怎么意识到自己是喜欢你。只是觉得待在这很舒服而已。」


她的想法和自己的认识有一致的地方,对此沙弥香稍微松了一口气。一直以来她也没有以能让人意识到恋爱的视线看向侑,只是彼此都能共有这份安心感。


「意识过来的时候是在不久之前。我问你周末可不可以过去玩的那个时候。」


这种对话只是偶尔才有,沙弥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说的话了,但她记得她对侑发来的信息回复过说『周六有人来所以你周日再来吧』。


「前辈总会在外面和人见面吧。明明至今为止除了家人以外,只有我一个人能进这个房间,那时我很焦躁,还以为怎么了。我真的有怀疑过你是不是想把分配过来的美女新人带进来了。」

「没有没有,我没做过这种事!」

「我知道,最后也只是和管理人一起商量楼上漏水的善后事宜吧。但是我在听到这件事之前一直都没有心情。」


这么说来她也想起了确实有那样的事。大概是在三个月左右前吧。虽然也不是什么大的损失,只是楼上漏水导致更衣室的天花板上出现了水斑。而且也已经修补好了。


「那天晚上我完全睡不着。难道说有谁动了我的被子——虽然在我的想象中是一位美女新人,但是一想到那家伙会用我的被子我就很讨厌……甚至连最坏的可能性都考虑过。所以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跑过来了。」

「说真的你对我究竟是怎么看的啊……」


沙弥香脑内的记忆苏醒了。那时早上六点前就听到门铃在响,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过来。


「因为前辈是美女,不也很看颜的吗。所以即使有那样的事也不奇怪。而且那时候我都不知道你并不打算谈办公室恋情。」


侑将皱起眉的脸抬起,直直地看向沙弥香。


「前辈让我以外的人进这个房间,我无论如何都很讨厌。在我想着为什么我会这么讨厌的时候,就已经意识过来了。」


目光丝毫不偏离的侑的眼眸,带着热度闪耀着通透的光芒。虽然有了很长时间的交情,但她还是第一次被这样热情的眼神看着。


「我喜欢佐伯前辈。这不是错觉。所以我很讨厌会有比自己优先的人。我不能成为前辈的女朋友吗?」


面对满脸通红拼命诉说着的侑的模样,沙弥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发热。

多年来以“挚友的女友”为前提和她来往的她,才知道了眼前的事实——甚至连自己的心都欺骗了。不需要多想,也不与他人有过多来往的自己,竟然也渴望能有这样的交流,而且寻求的这个对象也不可能只是后辈这么简单。

作为后辈,或是朋友,她理所当然会这么对待她,虽然自己也这样回应她,但如果说她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已是不可或缺一般的存在,那么从最初开始,回答就存在于此。


沙弥香在沙发上正襟危坐,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将其吐了出来。在侑的话渗透到心里而冷静下来之前,她稍微等了一阵子。然后,坚定自己的内心,做好传达重要事情的准备。为了进一步,深入了解这位既是亲密后辈又是朋友的人物。



啊啊,已经完全被无语到了──


就在刚才,侑将自己的内心全部暴露出来,脸烫得连自己都能明白,一直都反应迟钝的这份鼓动也确确实实地主张着它的存在。尽管是这样的状态,头脑的某个角落里栖息着的那些冷静的部分仍旧客观地凝视着她的自我。

也许也没有必要全部说出来。仅仅让事实的表面轻松浮现而起,然后更戏剧性地上演自己持续了一年半的单恋就可以了吧。但是若说出来的话就没有计算那种事情的余裕了。本就不打算说出来的,决定现在的公司的理由,以及对美女新人的嫉妒这些,等注意到的时候就会乱说一通,然后果真被无语到了。眼前的这段长长的叹息和沉默就是证据吧。


这毫无疑问地,完蛋了──


这么想着的同时,侑用力攥紧的拳头上叠住了沙弥香的手。为了让她平静下来而轻轻地抚摸了几下,然后就这样被温柔地包裹住。一直紧绷着的侑的全身,也在不经意间缓了下来。沙弥香像配合着呼吸一样,轻轻地吐了口气,然后慢慢张开了嘴。


「谢谢你……还有对不起。我完全没注意到,你是这样看我的。」


在说到自己道歉的那个部分时,侑下意识地震了一下,沙弥香觉得有点好笑,不禁微笑起来。


「我已经想了很多了,从昨天开始就这样。但是我无法做到这么烦恼。」


本来打算要想一个多月的,沙弥香一本正经地这么说着。轻松凌驾了侑说的起码会得烦恼上一个星期的预想。但实际上只要两天就够了,感觉她是个不能大意的人。


「但是,无论想多少遍还是相当容易出结论的。」

「……这是?」


对于小心翼翼询问着的侑,沙弥香有些无奈地笑着看向她说「只是些很单纯的事情」。


「你和我组合在一起不可能不会好好发展下去。」

「──!」

「说真的,我已经不知道怎么打发没有你陪着的时间了。而且,我也没自信可以找到比你更好的女朋友。不知何时我的心里,也萌生出了和你一样的心情。」

「那、那样的话……」

「嗯。如果说你待在我身边的条件就是成为我的女朋友,那我也很开心接受。我也喜欢你。」


瞬間,侑投进沙弥香的怀里。吓了一跳的沙弥香接过了她的身体。虽然可以承受得住,但想着反正都在沙发上,还是任由着被她压倒在身下。


「──太好了!我还以为肯定不行了。毕竟前辈是外貌协会啊。」


被拘束在侑身下的沙弥香有些不舒服地动了动身体。但是,并没有推走她,而是轻轻将手环过她的背部。


「我觉得你很可爱啊,你有超越了美丑的中毒性。」

「嗯……?」


对于听不惯的这个形容,侑问道,「这是什么?」,看向了近在咫尺的沙弥香的脸,然后对方有点慌张地移开了视线。


「也没什么……深层的含义。」

「……前辈?」


就算一直盯着也丝毫不看过来的这双眼睛,侑觉得不可思议,然后冷淡地被回了一句「好重」。有某种可能性浮现在脑海里,侑不管她的反应,把脸再靠近了一点。


「……」


她的脸渐渐染上一片绯红,像在忍耐着什么一般,浅浅地闭上了双眼。


「佐伯前辈,难道你在害羞?」


看着她沉默地皱起眉头的样子,侑顿起一丝恶作剧的心情。侑想,虽然自己是因为太过高兴而不由得推倒了她,不过现在可能也变成了相当有趣的状况。


「前辈。我已经是前辈的女朋友了吧?」

「……是又怎么了?」

「真冷淡啊。偶然也是变成了这样的体势,不做些恋人该做的事情吗?」

「偶然什么的,明明就是你压倒我的吧!」


无意识对上的目光,似乎又被这个距离困扰到,然后又慌张地移开了。


「说起来前辈意外是个容易害羞的人啊,阳酱也有讲过。我有这么让你害羞吗?」

「……正因为是你才这样吧。」

「嗯?怎么……」

「所以说──不管怎么看都是因为小糸同学你。」


瞬间,她再一次看向这边。但很难揣测她话里的真意。


「呃……难道说正因为是我才没有这种感觉吗?」

「不是。只是多年来都是前辈后辈的关系,突然间变成这种暧昧的气氛……怎么说,我还是会害羞的。」

「原来如此。还是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啊。」


从刚才开始就可以感知到对方呼吸的这个距离里,有一张忍耐着害羞感的美人的脸。据沙弥香的心理界限划分的状况等等,眼前的景色就好像一些即使将其无视掉也没关系的小事一样。


「……以前,阳酱就有找我问过。说不知道对容易害羞的前辈出手的好时机什么的。」

「你们都在讲些什么啊……」

「你知道,我当时怎么回答的吗?」

「……我怎么会知道」


尽管侑意识到自己的视野已变得非常狭窄,但她给当时沙弥香的恋人提出的建议,现在却毫无保留地传回到自己身上。


「若配合害羞的那一方事情就无法进展,所以在自己想做的时候做就好」


语毕,她将未说完的话保留在嘴边,然后吻住了她的唇。


「──唔」


虽然一瞬间用力绷紧了身体,但沙弥香并没有反抗她。轻轻地睁开眼睛,近在咫尺的是那轻柔合上的眼睑,有点困惑而垂下的柳眉,以及那红透了的肌肤。确认了对方接受她之后,侑慢慢地加深了这个吻。虽然还没有勇气去探索对方的内部,但她将吻持续到双方都开始变得呼吸困难为止。达到了相互融化的境界后,才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唇。


「……」


出现眼前的是她那湿润的双眸和一副从未见过的表情。自己也一定是一样的吧,以一张从未有过的满是雀跃的脸,在轻慢地调整着自己胡乱的呼吸。


「……啊咧,真甜?」


下意识说出了自己的疑问,然后被对方像是掩饰害羞一般冷淡地回了句「肯定不是吧」。


「因为喝了咖啡。」

「……啊啊,这样」


侑在理解这番话的同时也确认着。两天前——因醉意而感觉到香甜的吻,并不是果酒的问题,而是大脑产生了错觉。因为对方一定是自己潜意识里一直寻求的对象,所以才会感觉到,本来就不该是甜的人的味道会是甜的。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饥渴到这种程度。


「嗯──」


没有被拒绝,唇再一次重合在一起。为了更深入地感受对方,这一次她伸出舌头,想要强行掰开然后潜进对方的嘴里。她害怕被伤到,于是慌忙地张开了嘴。而她也毫不客气地进去打扰,和她交缠在一起,细细品味着她的味道。


──果然很甜。


快要溢出来的什么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但是混杂在一起,能感觉到的也只有麻木着大脑的甜味。


「……佐伯前辈好甜啊」


确切品味完后她终于离开了她的唇,然后沙弥香露出了既是生气又是困扰和害羞一般,复杂的神情。


「是时候请你还给我了……」


虽然对方仍旧以那样的表情说着,但对于唐突说出的这番话,侑也抓不着头脑。


「什么?」


即使被要求说将吻还给她,但这也并不是可以还得了的东西。会不会还有其他需要归还的东西呢,就当她这样想时──


「……主导权」


仿佛在闹别扭一般,沙弥香小声嘟囔着。


「──噗」


她不由得笑出声,同时也可以理解。明明是前辈后辈的关系,却突然被后辈占了上风,然后任对方为所欲为,想必也是很不顺心吧。不过侑本来也并不是打算那样做的。


「我知道了,我会退下的。很抱歉没能注意到。」


面对笑着起身的侑,沙弥香越发皱起了眉头。尽管如此,她还是带着有些惆怅的心情,搭上了对方向她伸出的手,然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主导权,我会还给你的。今后也请前辈多多关照哦。」

「……当然了」


她那微乎其微的回话,实在有些不可靠。对于不经意间的深入接触,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她获得满足的样子。明明平时她的从容不迫就让人感觉不到一点破绽,也只会毫无掩饰地说出「真是的突然间干什么……」之类的话而已。


侑重新想了一下,虽然也打算要遵循她的要求,但是只要放置久了就没事了吧。她也不是因为这点小事就会生气的人。虽然有点困惑,但她坚信对方今后也会坦率面对并接受她。这是从高中时代就开始积累的信赖的成果,花时间培养从前辈后辈到朋友的关系,互相尊重和理解对方,正因如此,她才能得到那样的感觉。


「……虽然我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习惯,但约定过了,要好好珍惜你。」


是冷静下来了吗,沙弥香像是回忆起些什么事一般说道。诚实的人所说出的诚实的话语,真挚地融入了自己的内心。

虽说不是那种让人心跳不已的感觉。反而内心充满的是心跳平静下来的安心感。以前追求的是兴奋不已地,心脏激烈起伏一般的闪闪发光的心情,可现在她知道了平静的特别之处。无边无际的舒适感,和一起度过的无所事事的时间的充实感——在今后不断重复着的这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有能够毫无理由地分享着这些心情的对象,真的很幸福。


和灯子──七海灯子在一起的时光,感觉每天都在全力奔跑,简直就像坐上了云霄飞车一般。那时被她用力地拉着手,虽然有些不安但还是感到很开心。

同样以这个角度想的话,现在应该是乘坐着摩天轮的感觉吧。也有像孩童时期一般对于一些缓慢动作感到焦急的心情。但是长大后,当自己冷静下来时,就会发现悠闲度过的时光很重要。然后不断上升的同时,也会看到不一样的景色。我并不是贪图那样的景色,而是享受着让心灵充满电的这段时间。以为自己来到山顶,结果仍旧还处于上升状态中,此刻她还不知道自己所乘坐着的摩天轮的全貌如何。


一边期待着到底何处才是顶点,一边凭着自己的意志选择,今后也会继续乘坐下去。没有不安,也没有兴奋。只是她,下定决心要好好保护这个不断重复交替的平静日常。


這系列的故事還沒有完結,後續是兩人交往後的故事大約還有25000字左右,之後還會繼續更新翻譯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草薙原生
草薙原生 在 2022/06/16 15:27 发表

感谢翻译~辛苦啦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