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EH4

作者:EdamotoHaru
更新时间:2022-04-11 12:42
点击:405
章节字数:100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其实,唔,那天晚上我不该跟你吼一句那什么的……就是妈妈和朋友不见面什么的……」

「哦~这个啊,那天我知道你心情不太好,你不说,我都要忘了。没事,但是以后这样的话要少说哦?不可以拿别人告诉过你的事开玩笑或者故意中伤的。」

「嗯嗯,那妈妈接着说你的?」

「好啊。嗯……我说到哪了?」

「嘶……我也忘了。」

面面相觑,妈妈用手捏住下嘴唇良久,缓缓才又开口。

「哦对,那个,总之我就是想确认阳现在需不需要妈妈陪一下。」

「陪就不用陪啦……我可以自己出去转悠?」

「这样吧,家里正好只有两把钥匙。下午你陪妈妈配一把,明天你再自己出去玩?」

我拿一把不就好了吗?

又推到明天了……

「好吧好吧。」

没有可以拒绝妈妈的理由啊。



昨晚和清澄通过电话,她说学校已经放假了。

倘若不是太远的话,我说不定真的会回去找她。回去找她的时候,是不是捎带着也要看望一下夕子呢?

先去看谁好啊?

两个人都很重要,但我却只有一个人。

要是有分身术的本领就好了。

我为自己异想天开的解决方案感到一丝羞耻,自己在房间把自己逗笑是闹哪样啊,而且袜子的左右只都被我穿反了。

说起来,我好像没跟同班的其他同学提过我要转学的事。看来我分配精力和心意的方法还真是极端,以后是不是要稍微注意和同班同学的相处呢?

难得磨磨蹭蹭地穿好衣服,边想边做让我觉得不适合我。

「出发出发!」



这里比我原来的城镇要繁华很多。

同样是路旁卖食物,入目尽是形形色色的电子招牌或是喷绘门头,到处烘托着一种昂贵的气息。从闪耀着暖光的橱窗中,我看到最近时节还在热卖的樱花糕,经过它们身边时,香甜诱人的味道发了疯似的钻进我的鼻孔。

我快步走过,耳边不停地回响着聒噪的音乐。

几家没有像昨天一样照常开店的门市,降下的卷帘门上绘制着自己的宣传口号。我试着辨认出那些变形的文字,得到了类似于「超级」「无敌」一般的大同小异的印象。稍远处有一幢比较高的大厦,像是夸张地厚涂脂粉的女人,它的表面被大大小小的动漫人物剪影或是广告所占领,没有一点让人停下欣赏的念头。

把商业区甩在身后,道旁的树木才重新夺回自己的统治。尽管其中不乏光秃秃的新树,又或者身上缠满了灯泡的老树,总之视野和耳根都清净了许多。

本以为今天会很冷,我在出门的时候,特意穿了一件带有帽子的橘黄色上衣。不过体感却并非如此,特别是我的头顶早已变成高温的重灾区,就连稍长的马尾也吸收了十足的热量。

根本原因是我估计天气失败了。

接近视线尽头的井盖上方流动着模糊的热浪,每当汽车飞驰而过,这种视觉上的扭曲便会跟着加重。

我猛地感觉要是有朋友可以陪我一起逛街该有多好。虽然昨天才和妈妈出过门,但我认为这与和同龄人出门是不大一样的。

就在这时,马路对面的彩色投屏忽然闪过了一张我很感兴趣的动物图片。我躲进阴凉下,希望能再次看到它。

连续闪过了七八张广告后,我集中精神,争取一遍看完。

「英雄海獭特别报到!」

「团体齐享打折优惠……」

哦!那个可爱的动物是海獭吗?什么嘛,还没有枝元阳好听呢。

至于票价,我这个年龄应该是免费进入的吧?

或许,可以试试看?

怀着这样的心思,我四处张望可以抵达这家动物园的路线。

「嘿嘿!」

是听起来并不算讨厌的笑声。

循着声音,我以为是站在前边的两个女生发出来的。看起来像是结伴而行。

本来就纳闷她们在笑什么,而当我和其中高个子一点的那名女生对上眼时,她又开始笑我了。

这莫名其妙的啊……可是,又感受不到坏心情。

一番思考下,其实是完全没有思考。我选择不甚在意地朝她们俩笑了笑。

「喂!那边!这边这边!你想去动物园吗?」

啊?到底是我这边还是你那边?还是说在叫我?

高个子女生爽朗地朝我呼唤,身旁站着的另一个女生则是一脸文静模样。后者还慢吞吞地抬头看了看对方。

既然能问这个问题,我想要么是对方自己知道在哪,要么就是以为我知道。我伸手指向屏幕,希望对方明白我才是要问路的人。

时运不佳,广告又在轮换。然而高个子女生却拽着朋友,兴高采烈地朝我靠近。

『我们打算中午在外面吃饭,下午就去动物园哦!对吧对吧?』

说完,她激动地转身拽住一直沉默的同伴的泡泡袖。没有扎起来的头发险些甩到我脸上。

这应该就是关心朋友的表现吧?与其相信她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气氛降温,我更倾向理解成她们俩关系亲密。

不过无论她们感情如何,至少我现在能确认她们对这里肯定熟。

要不要问问可不可以带我呢?

『嗯嗯。』

矮个子女生终于说话了。

短发算是她的一个特征吧。

「我也想去动物园玩,能和你们一起?啊,我刚搬来的,对这里不熟……」

『好说好说!我今天带够钱了,门票什么的不用担心!』

『我们不用买票……』

「我们不用买票……」

说时迟那时快,我和短发女生都没有忍住戳穿她。

『诶?!不用买票吗居然!』

怎么说呢,看起来最靠谱的反而最不靠谱啊。趁着她大惊小怪地怀疑人生,短发女生习以为常地笑着和我打过招呼。

『静静我刚刚是不是丢人了?』

『不要叫我静静!』

短发女生假装没好气地纠正她。

『你叫什么啊?我叫冷井弥雅,她叫静静。』

「诶?我吗?哦!我叫枝元阳,你们叫我阳就好啦!」

『枝元桑你不要听她的话!嗯,我的名字是小村静。』

亲耳听到小村静的反抗,隐隐约约,我感到自己能理解她。即使再亲密的人,有时也不能口无遮拦或是行无把关。就连我都快要被冷井弥雅的热情所撼动,而她俩的感情能靠彼此的接触与提醒就牢固下来,这足以可见小村静对她已足够了解与包容,甚至是一定程度的迁就。

暂时,我还是按她们的喜好称呼她们吧?

不过冷井弥雅完全不冷啊,小村静倒是蛮安静的。

「唔,那小村,还有冷井,下午我就跟你们一起去玩咯?」

『完全没问题!来吧来吧,现在我们先去找个地方待着。静静错啦——这边!』

冷井按住小村的肩膀,硬生生地把她掰过一百八十度。

只有冷井知道正确的路线吗?我跟在她们旁边,心想最好不要迷路。

她们好像有说中午要在外面吃饭。我伸手摸了摸兜,发现没有带零用钱。可能是换衣服的时候,忘记掏出来了吧。

感觉冷井的性格会很容易帮我付掉的,毕竟她能在不认识我的情况下,主动询问我的情况。而小村虽然表面上话有些少,但也绝不是冷淡的类型。

「唔,那个,我跟你们找到地方后就回家吃饭了啊?我妈妈可能给我做饭了。下午你们想几点玩,我再过来找你们?」

我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会把话说得很好听的人,便索性直白地讲出来。

「我一定会来的,不可能不来的。」

『好遗憾,居然不能在外面吃。那前面直走就是动物园了,你要记住可不能像静静一样在刚刚那个地方转错方向!』

『嗯……枝元桑记住了吗?』

「妈妈会担心的嘛……嗯嗯,我记住了!」

分别之前,冷井给我看了她们要去吃饭的那家餐厅。我们约好下午就是在那里会合。

醒目的红黄色标识,这太显眼了。



「妈妈,我有没有凉快点的衣服?这身上穿的太热了,下午要晒死的。」

「你衣服不都在你自己屋吗?自己找去。」

不要让我看见妈妈你歪在沙发上看书!

出于无奈,我只好换了一件极为素净的白色薄衬衫。因为想着千万不能迟到,我在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候就匆匆出门了。

走进餐厅,一眼就扫到冷井正蹲在桌子边上和小村说话。

『你来的这么早?外面热不热?』

冷井仍旧保持蹲姿,被她这么一问,我捏住领子,轻轻扇了扇风。

「说热的话,倒是有一点点。」

我朝餐厅滚动的订单屏幕看去,发现自己确实只花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居然这么快啊,明明上午光是走到这附近就感觉好久呢。

『枝元桑先坐下歇会吧,见你出汗了。』

小村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座位,示意我和她同坐。

「你们俩刚刚在做什么?」

『陪她幼稚。』

好犀利。

『刚刚在玩喂别人吃东西的游戏,没错,她要喂我吃酸味蛋糕。你要不要来一块?』

「好!我尝尝!」

小村把蛋糕刀用餐巾纸擦过才递给我,看她那熟稔于心的架势,让我好奇她有什么来头。

「哇,这玩意太酸了!啧啧!」

连面部的肌肉都紧张起来了,我实在招架不住这种食物。

『要的就是这个酸味啊,还有,静静家的蛋糕才好吃呢——噢,是不是不该在这里说这种话?』

『为什么我会摊上你这么个笨蛋?』

「诶?小村家里是做蛋糕的?」

我用手遮住嘴巴,调动舌头去把黏在牙齿上的蛋糕舔掉。

『嗯嗯,有时会在店里帮忙。』

『静静再喂我一口吧。』

故意拖长声音的冷井,像旧式火车鸣笛似的央求着。

『不要。』

『那下次去你家买蛋糕总能喂我了吧?』

『可以,但你要付双倍价格。』

『居然赚好朋友的钱,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冷井和小村聊得热火朝天,有来有回。其实我一开始还担心自己的加入会不会让她们尴尬之类的,现在看来则是一点也没有必要顾虑这些,因为基本插不上什么话的人是我。不过这种局面总比三个人都闷住要很好多吧。

或许是接近下午工作的时间了,餐厅里的人变得越来越少。几个服务员动作麻利地挨桌清理人们吃剩下的食物,灵巧地看不出一点辛苦。

『出发?』

率先注意到我正在神游的,正是冷井。

见状,小村也用手在我的眼前晃了几下。

「话说你们上午为什么会主动理我啊?」

『因为你上午叉着个腰吧。』

「诶?!」

令我惊讶的并不单单是冷井的回答,还有自己下意识问出的问题。只有当我说出口时,我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在意被发现。

「我叉着腰?就像这样?」

我老实地摆出两手叉腰的姿势。

『哈哈哈,对对,我看着你很好玩的感觉,就想着要不要拉你入伙。』

「入伙?原来你是坏蛋吗?」

我做出假装自己会功夫的样子。

『哪里会有这么笨的坏蛋啊……枝元桑不用担心的。』

小村能接得住冷井的几乎任何包袱,这让我愈发地认识到她们俩感情真的很好。

当然,我肯定知道她们在开玩笑了。

『又说我笨,不管了,走,咱们出发!』

被冷井的一股气势带着,我们三个走出了餐厅。

穿过马路,很快就来到了动物园的门口。倘若不是今天遇到她们,我还真没想到自家附近竟然有动物园。

『其实我很早就想来一次了。』

靠近入口处,冷井突然对我们说到。

「诶?冷井这算是蓄谋已久吧?」

我故意按照她的思路说话。

『大人所言极是。』

「噢?不知爱卿有何良计?」

『真服了你们俩了。』

小村扶着额头露出苦笑,朝我们俩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你们看那!那是啥啊?那么多人。」

我指着有一群大人还有小孩聚集的方向。

『依老臣之见,嗯,容老臣过去看看。』

『居然是过去看看吗,你的手下呢?』

『我,就是我自己的手下。』

「哈哈哈哈哈!不行了……」

我半蹲下来,感觉中午吃过的饭都要笑出来了。这两个人该不会平时也是这种相处模式吧?完全没可能不是。

然而,尽管我们都对簇拥之地感到好奇,冷井和我挤了半天愣是没有挤进去,而且还弄得满头大汗。最后还是小村带我们绕到跟前的。

似乎是那种向地上指定的区域扔圆圈的游戏,如果道具刚好套中那些奖品,那玩家就可以获得它们。环境特别吵,周围的大人甚至也咋咋呼呼的,我看向她们两个的时候,她们说了什么我也听不清。

从她们嘴唇开合的样子来看,我觉得像是在问「要玩吗?」

冷井果然是行动派。她按下小村的手,示意自己要去买圈次。转身的时候,我看到她的后背因为流汗而有些湿。

我在内心庆幸自己没有继续穿上午的厚衣服,要不然顶着头顶的大太阳会出人命的。不过我不知道我穿的衣服会不会有些透。

小村和我留在原地等待。

『如果能在两圈内套中就赚了,即使是雪糕也赚。否则就会赔本。』

「噢,好像确实,投数再多的话,反而不如直接买划算。」

我恍然想起小村家里本身就经营生意,难怪她能迅速对这个游戏做出判断。

『我回来啦!买了好几个圈~』

像是幸福得到满足一样,冷井炫耀般举着银白色的套圈扑到我们面前。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到她耳侧的头发上挂着几滴闪亮的汗珠。

「你们俩先投吧?」

『我不投的,我运气太差。』

『嗯~那枝元酱先来!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如何!』

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家伙是怎么排到队的,冷井已经把第一个投圈塞到了我的手里。

好吧,这是要我打头阵吗?

怎么说呢,我觉得这并不是考验运气的游戏,而完全是一个测试人技巧和直觉的游戏。人们将情绪溺于鼎沸的喧扰声中,从而忽视了投法或应当怎样用力。摆摊的人之所以会设置这样的价格,应该就是瞧准了这点吧,要不然怎么赚钱呢?

那就试试好了。

看准一点。

再往左。

就投雪糕兑换券吧。

这个比较容易。

「嚯!」

——

『哦哦哦!枝元酱果然好厉害!一把就投中了诶!你怎么知道我想吃雪糕!这下我们都不用投了!』

『枝元桑确实很厉害。』

呼……出乎意料的,首战告捷?

「我的天啊,这也太帅了吧!」

「这小姑娘有点东西啊!」

不仅是她们俩,围观的人们也对我示以赞扬。喝彩声此起彼伏,持续了好一会儿。

被人夸奖,还是蛮开心的嘛。

就随他们夸吧。

『圈圈买多了啊……早知道就……不行,我也要投一次!不能输给枝元酱!』

冷井一手提着大把投圈,另一只手挨个扔。虽然我们最后三个人换到了四只雪糕,但规矩是投圈不能回收,买多了的就只能算浪费。

『你们确定不吃这个?』

冷井举着第四只雪糕问。

「你自己吃吧。」

『想吃雪糕就直接买嘛。』

『我是看你们俩热才想套雪糕的,而且,用努力换来的雪糕可不一样。还有还有,体验可是非常珍贵的哦!』

体验,平时很少能听到这个词呢。

无论是顺着喉咙而滑下的冰凉奶油,还是附着在皮肤表面赖着不肯走的汗滴,既然我们能活跃在当下的时间里,想必这些也确切是值得珍惜的体验,而随着时光的凝结,体验又会化为名为回忆的宝物。

或许今天的回忆,能和她们俩个认识,也算是一种运气?

想到才被我否定掉的运气,我不禁笑了出来。

『枝元酱想到什么好事了?』

「没什么啦,就是单纯觉得海獭真好……嘶呜!咬到舌头了!」

我本想说运气真好的,结果咬到舌头的时候发音就变了。

海獭和运气吗?

『不要紧吧?』

小村询问的眼神里透露着关切。

「问题不大,嘶,哈……」

我用舌尖舔了舔牙齿,小粒的突起感让我确定多半是溃疡了。

『哦,那你小心一点。所以,枝元桑上午是在盯着那个海獭看吗?』

『会叉腰的枝元酱果真是深藏不露啊——诶,那我们去看海獭?』

「不用特意去看啦,就慢慢转嘛,好不容易来一次不是?冷井你应该也有想看的吧?」

『我都想看!』

吃完了最后的雪糕蛋卷,冷井拍掌说道。

「那小村你呢?」

『比较想看天鹅吧。别的随缘。』

「天鹅?说起来小时候,嗯……」

『小时候?』

冷井站在导航图下,像是检索到关键词而作出反应似的,猛然扭头看向我。

要告诉她们吗?当时很滑稽的耶。

嗯,具体的过程我就不细讲了,从她们的反应里,你们自己掂量好吧?

『啊……弥雅不要这么笑她了……哈哈……』

『不是,哇哈哈,为什么会有人被鹅追着咬啊?哈哈哈!』

『别笑了别笑了,停一下……』

「哎呀!总之我也不知道啊!我当时真的就只是想摸摸它来着,谁知道我最后怎么就被满院子追着跑?哇,还差点咬到我头发呢……啊不是不是,没有没有!」

从现在开始,我绝不说话了。

这就用拉链封住嘴巴。

虽说是这样想,但还是好开心啊。

『咳咳,好,我收敛一下,嗯,哈哈哈哈确实忍不住啊哈哈哈!』

冷井你为什么不去演喜剧!

你看看小村都憋成什么样了!

就这样,本来我当天是奔着海獭去看的,结果却对游览动物园本身鲜有印象。

取而代之,深深印在我脑海中的,则是偶然遇见的这样一对朋友。

分别的时候,我以为我们花光了彼此仅仅一面之缘的运气。可后来才知道,有些人是你终究会遇到的。如同被浪潮裹挟上岸的螺贝,当你赤着脚踩在沙滩上行走,总有那么一两片会闪着晶莹的光泽吸引你驻足。

大概,这就是运气的意义吧。



我承认这其中有一时兴起的成分。从那天逛完动物园回家后,我就和爸爸妈妈申请想报一个游泳班。

虽然学校里也有在上游泳课,但我觉得自己学得很差。如果要我明确地指出为什么会有想学游泳的念头,恐怕我也只能含糊不清地回答。姑且算是和海獭有关。好在报的是短程班,我因此可以在开学前结业,这样就省去很多麻烦。

换好衣服,我来到室内指定的集合地点。

和往常一样,教练点完人数便要求我们先按教学内容热身,然后再绑浮漂下水。放眼望去,同期的学员中大多数都是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只有零星的几个比我大。他们往往不和我们一起训练,可能是因为感到尴尬吧。

做完热身运动,我把带子系好,确认水温不太凉后,就开始扒住池边练习换气和其他基本动作。

呼呼呼。

咕嘟咕嘟咕嘟。

随着肺部的空气被均匀吐出,埋入水面下的脸周激起了一圈圈波纹,任凭嘈杂灌入双耳。或许是耳朵靠近水面的缘故,远处的人声听起来有些朦胧。不过水底的图案倒是清晰可见,这种景象使我想起自己刚上小学的时光。那时的我即使戴了泳镜,也不敢在水中睁开眼睛,而现在我已能大胆地直视地板。

等教练一吹哨,我和其他学员就纷纷从水中出来,在台边站成一排。踩在硌脚的防滑垫上,我时不时会动来动去。

尽管我报的并不是提高班,但教练的指导确有补益。这种成效会直接反映在对身体的控制节奏上,特别是蛙泳时应该用怎样的力度和频率向后踩水以获得动力。

我成功地又游过了二十五米的距离。

坐在终点,我悠闲地把带子解开,好使被勒出红印的肚子放松片刻。

靠近更衣室那边的两条泳道,通常是高手云集的地方。或是竞速,或是花样,倘若气氛好,说不定教练也会上前露两手给我们看。

趁着偷闲,我看到有人在仰泳。

因为和我一样穿的都是一体的泳衣,我确信两个都是女孩子。她们其中一个熟练地交替摆动着四肢,另一个人则是不紧不慢配合着对方的速度,守候在身边。

她们感情真好啊。

心底不由得泛起一阵微潮。

盯得久了,还会觉得她们简直就像是浮在水面上手挽着手的海獭。

要是毛绒绒的就更可爱了。

头几天,我听爸爸说过,雄海獭会欺负雌海獭。那要是两只雌海獭的话,会不会也能如她们般友好相处?糟糕,这样的比喻要是被那两人知道了,我少不得挨白眼吧。

『枝元桑?』

『噗哈哈哈!哦呦!』

二人快游到池边时,小村静抬头发现了我。

『真是的,你慢点啦,呛到水了吗?』

『哈哈哈,没有没有,抱歉抱歉啦!』

明明是自己呛水却还要向同伴道歉的冷井弥雅,此时正朝我尴尬地示以微笑。

见是认识的人,我把浮漂随手放在墙边,朝着她俩走去。

「好巧啊,你们俩也在这学游泳?」

『不是哦。』

小村从上到下抚摸着冷井的背,随后拽掉泳帽,和她背靠着背坐下。

『我们是单纯来玩的。哦吼,难不成枝元酱是来学游泳的?』

「是啊,不过我也算是过来玩的吧,在家待着太无聊了。」

『我知道,在家很容易没什么干劲嘛,所以我才把静静拉出来陪我找——哦!静静你干嘛压我!』

虽然我和她们间隔坐着,但冷井还是差点将整个人往我这边扑倒。

『惩罚你。』

我伸了伸脖子,听到小村细如游萤的声音。

有的时候我会有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和她们俩认识很久了。但真要算起来,其实我和她们俩相处的时间还不足一个半天,而且这才是我们见过的第二次面。

『枝元酱游泳游得怎么样?学到哪了?嘿嘿。』

冷井一脸自豪,这是在等着我夸她吗。

「蛙泳基本上没问题啦,别的就不太行了。」

别的岂止是不行,别的是压根一点都不行。

『那要不要跟我们学躺泳?跟你说,静静可厉害了,都是她教我的。』

『我……呼,没事,躺泳就躺泳。』

这次连小村都放弃挣扎了。

或许在她眼里,冷井俨然是叫不对名字的物种。

不过要是能学仰泳的话,是不是就能和海獭一样漂在水面了?我想象着自己长出柔顺密毛的样子,此刻正安娴地抱着食物晒太阳。

感觉还不错。

「唔,好!那要从哪里开始学起?」

我对冷井的话信以为真,内心燃起了不小的斗志。

『先交我两倍学费咯!哈哈哈!』

冷井把双臂高高举向空中,扭头以快要贴住小村耳朵的姿势说道。

「哇,怎么这么贵……诶?」

这个家伙还记得报复啊……

等等,报复的对象是不是搞错了啊!怎么是我!

『……枝元桑不要听她扯谎,我们俩先前都是和大人学的。只不过某个笨蛋学不好,缠着我要我陪她——练习!』

说着,小村一个转身,用自己的胳膊抵住冷井的腰就开始不断发动反击,弄得她咯咯直笑。

『哈哈好痒好痒!我错了我错了,静静饶了我吧!』

看着她俩闹来闹去,我心想这节课即使不回去上了也无妨。和朋友待在一起,对我来说就是具有此等的魔力。

应该已经算是朋友了吧?

这样想着,我的视线飘忽左右,悄然无声地落在她们俩光溜溜的大腿上。

好。

白。

啊。

正如她们沉浸在和彼此的嬉戏当中,我的目光迟迟滞留于眼前的这般光景。要不是察觉到眼角发了酸涩,我恐怕还会睁着看更久。而耳垂也不知何时已渐渐有了温度。

这是我完全不知道的一种难以赋形的激动心情,此刻正伴随着刚刚在脑海中涌现的直观感受一字一顿地跃出来。

她的长发和她的短发沾在对方脸上。

一根,或是几根。

显然她们自己都不在意这些,大概我也没必要提醒吧。

时间像是溶于这汪浅蓝的水池,礼貌地不着痕迹。

也许对于她们而言,就连远处的喧嚣都能轻易化作宁静,让人觉得这世上无可打搅她们的事物。

不过幸好我们都是女生,要不然像这样盯着对方看的话,难免会有更加说不清的麻烦吧。

到头来,我还是只得出类似于她们的友情真好这样的结论。

难道还有别的结论吗?

我反手捏住后背翻折的泳衣边,稍作整理,冲撞进当下现实。

「你们俩还真的能折腾啊……」

居然把我晾在一边这么久。

『枝元酱也一起来嘛……噢噢!不好意思……嘿嘿!』

『你还知道不好意思……』

小村从额心向两侧撩拨了几下头发,顿时恢复了一往文静的印象。

「倒也蛮有趣的哦,你们俩,」

「不是在笑你们啦!」

我摆了摆手。

『噗哈哈哈!枝元酱好可爱!快让我揉揉!』

我看着冷井从地上站起来。

她拍了拍屁股,接着摆出龙爪一样的手想扑来抓我。

『枝元桑快跑!』

「诶?什么情……」

拔腿就跑的我,身后跟着玩性大起的冷井。

如果论游泳我应该不如她快,但在陆地上我是完全有自信的。我不顾脚疼地朝着人群跑去,几个闪身就把冷井甩在后面。

不过这是什么逃亡游戏扮演啊……

当我马上就要围着泳池跑过半圈的位置,教练浑厚硬朗的声音让我止住了生翅的双脚。

「枝元同学这样很危险的!快停下来!」

一旦站定,特别是脚趾处就会传来酸痛。

还有这种郑重其事的感觉……

我僵硬地扭过头,得以在教练的眉宇间读出焦急。

远远隔在人群之后的冷井先是望了望我,又望了望小村,随后朝我做出一个抱歉的手势。

「唔……教练刚刚是我不好……」

「这里摔倒了可是疼的很啊。我见你游得挺认真的,自己要知道多加练习呀!」

教练暂时支开身旁的学生,轻轻搭住我的肩膀道。

「好,快去吧,小心点啊。」

说完,他又拾起本职工作。

两位朋友仍站在泳池的另一边,就像当初她们看着我一样。

我当然知道教练是关心我了。

既然如此,那我游过去找她们总可以了吧?



「饿死了饿死了!」

午饭铃才响过,我就提着便当凑到冷井和小村面前。

关于午饭铃,它并不是什么特殊的铃声。只是因为它会在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后响,所以我自己一直这么叫它。

我挪来走掉同学的椅子,打算在冷井桌上拆开用来包裹便当盒的棉布。我们仨一贯在她桌子上吃。

说起来上学期刚入学的那天,我真的又惊又喜。能和在大街上认识的人分到一个班,这恐怕只有在动漫里才会上演吧?

但是,这种事却实实在在地降临到我头上。

而我已学会欣然接受。

『哎,难受。』

冷井发出一声抱怨。

酷似一株枯萎的向日葵,她把胳膊和脑袋都摊在桌上,完全没有给我和小村腾地的意思。

「她这是怎么了?」

『她不定时就会这样子的。』

听到小村云淡风轻的语气,我想可能不是很严重的事。

「所以冷井你是不舒服吗?」

『对,我心里不舒服!』

我靠边坐下来,安慰似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见她还是趴着没什么反应,抚摸便升级成把玩头发。

比我长太多了啊。

『少吓唬枝元桑了啦,快起来吃饭。』

小村催促着,把冷井的两只手叠在一起推开。

『就是说为什么不能有点大事情发生呢?或者,或者说更戏剧一点的事呢?』

冷井忽地坐起身说,还辅以尤为夸张的肢体语言。

「哦?这是在说什么?」

有时会跟不上她俩的话题。

『她就是没思路了,在想她的书的事吧。』

『呜呜,枝元酱你写不写书?读不读书?帮我参谋参谋吧。』

哈。

你这个问题我感觉真的帮不到,平日里我很少看书的,漫画也基本与我无缘。

「诶,我可能爱莫能助。不过你是正在写书吗?」

『算是吧,但是水平肯定很差,不能算书的。顶多就是小练笔。』

「喔,能写作文我就已经感觉好厉害了。」

起码对我来说是这样。

数学在我眼里要比国语容易得多。而一看到密密麻麻的文字,有时真的很令人头大。我不知道别人怎样,但我经常连句子都读不通顺,明明读过一遍句子,却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一着急,甚至光是读出来都会结结巴巴的。能读出来还算好的,最糟糕的就是咬到舌头或者嘴里两边的肉。

『呜呜呜,那我是不是完蛋了。枝元酱你可千万要帮我的忙!静静有时候懒得理我呜呜呜!』

『喂,你这个卸磨杀驴的发言……』

「嗯嗯,你可以让我先看看我能帮什么忙?」

『好!就当你同意了!好哦吃饭吃饭!』

「我可没这么说啊……」



那我们开动了。



和她们俩吃饭这么久,最让我觉得满足的是氛围的不同。

虽然平时和爸爸妈妈沟通也不少,但在家里吃饭的时间总是安静的不行。家人们也都吃得很快,基本上不会在饭桌上花费太多时间。

但和冷井,还有小村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更能感受到吃一顿饭的价值。这种价值并不在于简单地将肚子填饱,而是更接近一种安心的充盈感。大概就是连同友谊也能增加质量的感觉吧。

只不过无论她俩怎么吃,都比我慢太多。

起初我其实有稍稍放慢速度等她们的,后来就干脆不等了。自己比见过的同龄人吃饭都快,我相信这也算一种成就。

以后能不能遇见一个等我吃饭的人呢?

反正我也没打算让对方等就是了。

『吃饱了……有点点凉了啊……』

『你还好意思说!都是等你!』

「哈哈……」

对于她们之间的拌嘴,当成家常便饭就好。



未完待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