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正義的敵人是?

作者:博凌
更新时间:2022-03-27 21:48
点击:282
章节字数:41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7. 正義的敵人是?


夜晚的東京灣果然有些寒冷,絢瀨繪里「呼~」長舒了一口氣。

傳聞中的怪盜KKE目前裝扮刑警,與南ことり搭檔,假名為南條愛乃,是一位在路上絕對不會被認出來,看起來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刑警……本來是這樣。

「這歡迎的陣仗是怎麼回事?」

繪里一下車就被園田海未用一把武士刀架到脖子上,「失禮了,國際罪犯代碼1021──怪盜KKE你逃不掉,周邊皆是警方的包圍網。」

「果然如此嗎……軍火案果然只是一場幌子?你那邊的黑客相當厲害,連我差點都被騙倒。」

「多謝您的讚美,事實上軍火案並非幌子,抱歉我的原則是不說謊。只是上次開會前,那夥人改變了交易時間跟地點,當然這些情報還在查。

再來,上次會議前發現怪盜存在的可能性,於是改變主旨──」

「變成逮捕怪盜KKE是吧,不過你是以什麼名義逮捕我的?」

「最近一期就是越獄,以及半年前警視總監監禁案,加上星光藍寶石戒指竊盜案,光是這三條還不夠嗎?犯罪就是正義的敵人罷了。」

「呵呵,不能與正義相交那就是惡,你確定正義的敵人是罪惡?」繪里咂嘴搖搖頭頗為婉惜,搖搖手指,「先不說這個了,你一個T大副教授沒有逮捕權吧?還是說我該稱呼你為名偵探王子園田海未,矢澤にこ就是那隻偷窺我的駭客吧。」

「王子那麼羞恥就別再講了……」聽到這海未都羞恥得臉紅,忍不住移開視線,「真不愧是怪盜さん,我本來就沒想到能瞞住你多久……說起來確實,我只是研究犯罪學小有心得被警方聘請的顧問罷了。名偵探只是媒體給的虛名,我一向不喜歡那種場合都交給にこ了。」

她摩挲著刀柄苦笑,「逮捕你,我是沒有資格。但說實在我最討厭的就是……」

噹,刀劍相交的聲響。繪里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一把特殊彎刀,那刀單面開刃、刀身輕微彎曲,刀鋒延伸至刀尖處形成鋒利的銳角,柄頭是鸚鵡嘴造型乍看之下又像老鷹,彷彿是宣告被盯住的人都無法逃脫。

繪里趁海未分心,將武士刀從脖子上架開。

海未也就一瞬間吃驚,連忙調整步調擺好架式。兩人對峙一陣,敵不動我不動什麼的,不是繪里的風格,她一向秉持不按牌理出牌,敵不動我就動,敵一動我亂動的精神,出奇不意向前突刺劈砍。海未格擋幾下攻擊找到機會反擊,兩人你來我往好不精采。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一個小時,就算天氣陰寒也擋不住頭上的熱氣蒸騰。海未她感覺自己的手正在顫抖,不是久攻不下的氣憤,而是興奮,身為一名武士她已經很久沒有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了。

刀與刀強力的碰撞後,兩人同時退開,眼睛緊盯住對方。

「說起來你不覺得我身邊少了誰嗎?」

「……ことり?你──果然如此,我就想你怎麼變裝跟她一起,你是來報復她將你抓起來的吧?果然您是個陰險小人,她果然是被你騙了。」

「哈哈哈哈哈哈是啊,所以偵探王子你確定要先來抓我?」

又是那個羞恥的稱呼。海未上前正欲劈砍之際,沒想到繪里往她腳邊丟了一顆煙霧彈。

「咳咳……糟糕。」

海未兩刀斬掉煙霧遮擋的視線,清晰後只見繪里早已撐開滑翔翼飛往東京灣外海,耳邊只留下她的餘音。

──你還是想想我那可憐的小搭檔被我監禁play到哪裡去了吧?小 偵 探。

「可惡……什麼監禁play破廉恥!」海未正要往前就被人壓住肩膀,「……父親大人。」

「別追,找到南了。被人綁住關到密室,矢澤已經去破解密碼。」刑事部長園田雅巳露出那一雙蒼老卻不缺乏精明的雙眼,「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想要破怪盜案,但比起逃跑的罪犯,我們不能失去任何一位同伴。首先重要的不是誰有罪,而是誰無辜。」

「是的,可是……我──」

「一時勝敗乃兵家常事。」雅巳暗暗嘆了口氣,「你需要格式化。你的道、你的正義已經開始迷失了。長時間將框扶正義的責任感放在心底,只會讓心中徒增迷茫與憎恨,甚至一開始都搞不清楚心中的想法。這時你應該要整理自己的心,莫忘初衷保持內心的道。」

他抱著胸,「我認為怪盜KKE有一句話問得很好,正義的敵人是罪惡?」

「難道不是嗎?」海未捏緊了刀柄,「正義的敵人是……」

「正義的敵人是──另一個正義。」

不愧是父親大人。實際上海未並不真正明白父親表達的意思,但她一概是認同父親說的話。

在當警察被人降職冷凍的期間,依舊努力不輟磨練身心。不斷以身教導他人思想覺悟就是比別人高,父親大人與其說是雲上之人不如說是臭氧層。

「是的臭氧層……啊不對,是父親大人。」

月亮隱沒在地平線下,怪盜KKE的身影早已消失了。海面上幾架直升機追捕,依舊沒有消息傳來。

下次見面我不會輸,怪盜KKE賭上我身為武士的尊嚴。

海未盯著漆黑的夜空,暗自下定決心。


第二天南ことり很早就進了辦公室,大清晨除了加班跟輪調的人在休息外,還沒什麼人上班。

被繪里下藥迷暈之後,她醒過來之前就被同伴們救出密室。不過她出來的地方並非國木田書局地下室,而是更偏僻的荒郊野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移轉的真奇怪。

為什麼繪里要把她關起來,其實她心中也有一些猜測──繪里大概又被警方鎖定了,從她傳給她的照片中,她發現了背景中矢澤にこ的跟蹤,還有園田海未的窺視,稍微查一下登時意會過來她們兩人原來就是近年來被媒體吹捧的名偵探搭檔。

說真的,不愧是名偵探竟然找到繪里的痕跡……不過繪里也說不定是故意留破綻。總之,ことり她其實早有了被當作同夥抓起來的覺悟,沒想到繪里為了保護她,竟然把她關起來裝作要被滅口的樣子。

她被同事們找到時,與他們的痛哭流涕不同,ことり反倒是有些心虛。

說起來也不知道人有沒有被抓住,跑到哪裡去了?也不是擔心啦,其實……就那麼一點點,擔心就那麼一點喔,真的。

「……我可是你暫時的搭檔喔,更信任ことり一點啦。」

往空氣吐出一口長長的嘆息,ことり撿起掉落在耳邊的一縷頭髮勾在耳後。

忽然一聲輕笑從背後傳出,下一秒就有人將她抱得緊緊的,「為什麼要把我的頭髮勾在你耳後?」在她耳邊低語那充滿磁性的嗓音宛如戀人耳鬢廝磨。

不敢置信,「繪、繪里ちゃん?」

「я вернулась(我回來了)!」

繪里正期待ことり痛哭流涕,給她一個臉頰碰臉頰最親密的絕讚大大擁抱,沒想到下一秒就被ことり使出美冴絕技捏臉攻擊,一路躲開人群走樓梯到天台。

「痛痛痛痛──」

沒想到觸感還真好,ことり順便捏了另一邊,上帝哈雷路亞阿拉阿彌陀佛,果然當有人捏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她捏是人間真理。

……奇怪這是誰說過的?

「哇好痛,ことり你這樣子會失去我的喔。沒想到那手那麼小力氣那麼大……不對,我們打過架相愛相殺我應該早就知道了啊。」

相愛相殺什麼啦……

儘管很生氣,不過看著繪里被她捏哭的小可憐臉,再怎麼氣也在看到她平安無事時就消了,ことり忍不住莞爾,但是該裝個樣子讓她知道教訓還是需要的。

「哼,你是誰ことり我才不知道。」

「哎呀,難道是我裝扮成別人不認識的路人甲你就不知道我是誰了嗎?我好傷心……」繪里卸除裝扮露出底下的怪盜服,「哇哈哈我就是ことり的初戀加現任戀人,英俊瀟灑、聰明伶俐、行動力超群的紳士大盜,你的KKE!」

「你不要亂加台詞。」ことり板著臉,但是紅透的耳根卻擋不住她心中的羞澀,「誰誰、誰說你是我初戀……」

「哎呀竟然不否定戀人,那麼這隻可愛的、可愛的ことり,我就不客氣收下了~」

「繪里ちゃん!」

鬧太兇,ことり脾氣太好也是會生氣的。先示弱可是紳士的基本修養,「好啦我錯了。」

「你錯在哪?」

呃,這是個好問題。繪里絞盡腦汁,「說起來晚餐真美好,是我的錯。我沒給你早晨的一朵花,一個早安吻就跑路了?」

我看你還要一本正經胡說八道找什麼藉口。ことり以全身心表達,一臉鄙視的神情。

「好啦,我不該瞞著你一個人面對警察追捕。畢竟我一時得意忘形,讓你被偵探鎖定,遭到警方懷疑……」繪里撓了撓腦袋,「我希望藉由這件監禁事件,不會有人懷疑你,畢竟你可是唯一抓捕成功怪盜,被報復、被監禁的可憐小警察。或許我有點自作多情,但我希望你也不用又要當場抓捕我心生愧疚。」

「繪里ちゃん……」

儘管已經多少猜中理由,但真的聽本人說出口,心中不感動那是假的。雖然這人總是油嘴滑舌幼稚愛欺負人,不過卻相當細心在關鍵時刻總是溫柔又紳士的對待她,ことり感動得無以復加,眼眶不知不覺也熱了起來。

「當然如果你在場,我只會乖乖給你上銬跟你回家~」

果然正經也不會超過三秒是嗎?算了,ことり多少也習慣繪里的輕浮調調。

「好好好,然後又逃跑是嗎?」

「嘛嘛嘛。」繪里聳聳肩,「……說起來這件事也是我賭上怪盜尊嚴跟偵探的較勁。」

「嗯?」

「這是女人之間的戰爭。」

「搞得ことり不是女人似的?」

聽到這,ことり忍不住頭上三條黑線。

「ことり你確實不是女人,你是我心中理想的女主角。」

「油嘴滑舌!」

本來聽到前半段還想打人,後面又開始調情。真討厭,這人怎麼讓人一下怒一下喜,ことり忍不住嘆氣,擔心自己老是被氣到高血壓,老年會得三高。

「那勝負呢?」

「她沒有贏,而我也沒有輸。」

好好好,就是不分勝負對吧。鄙視鄙視,ことり滿臉都是鄙視。

「別這樣,為了不想退讓的信仰競爭,不是美好的事嗎?」

ことり你就是我的信仰,我絕對不會輸給你以外的人。儘管繪里情話總是不要命的往外撒,但是真要講出口,她卻是不敢的。

「好,是是是……唉唷,你幹嗎?」

ことり本以為繪里是要報復剛剛的捏臉,把她的臉頰提高高的,實際上並不痛,她在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觸感真好,我在找笑容有沒有不見?我想看你的笑容。」

「什麼嘛.....突然要我笑,不過嘛……講出口的話……ことり我也可以配合啦。」

ことり推開繪里的手,整理一番思緒,回想繪里不見又失而復得的那段記憶,心中不知不覺也露出了笑顏,而陽光像是要幫忙般,從雲中透出來,正好在她身上灑下聖潔的光芒。

繪里震驚一百年,看到ことり的笑容她像是失去所有的語言一般,本來是想轉移注意,沒想到更害羞了。

「哎呀,繪里ちゃん你又怎麼了?」

繪里立刻抱住ことり,怕被她看到自己害羞的樣子,埋進她的脖頸,忍不住深吸一口氣香香的特別好聞。

「沒什麼,就是突然想抱抱你。」

「……這樣,沒辦法勉強讓你抱抱吧。」

ことり也回抱繪里,拍拍她的背。

果然像隻小狗狗還是說像個溫馴的小狐狸呢?特別好摸,她忍不住放輕音量。

那嗓音輕輕的、柔柔的,特別溫柔,「乖乖,繪里ちゃん真愛撒嬌啊~」

糟糕,ことり你這樣我會越來越喜歡你的。

「……嗯謝謝。」

心跳得好快,希望不要被聽到了。繪里想,明明她才是名震天下的偷心大怪盜,可是她的心卻被反而被ことり偷走了。

徹徹底底的……可是如果對象是ことり,那她也是心甘情願的。


警視廳事件編號〇〇二號:《海水爭艷》,結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