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樱与月 12 月历的彼方 01

作者:ShimamuraZ
更新时间:2022-03-25 21:28
点击:1141
章节字数:22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中元节你们还是要回老家吗?』


「是呀,每年都这样呢。」


『唔...』


「怎么了?」


『就是...又要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岛村了。』


「也就四五天啦,而且不是还有手机吗?」


『这又不一样...』


「不过呀,说不定哪一天,安达就会在这种时候和我一起回老家了呢。」


『唉?咦?可...可以吗?』


「啊哈哈,现在当然不行啦,又没有和父母说过。安达突然一起,会很奇怪吧。」


『也是...』


「所以安达就在这乖乖等我回来吧,会给你带特产的喔~」


『好的!』


安达停顿了一下,又开口道。


『不过我更想要...岛村早点回来。』


「是是是,会早点把岛村带回来的~」




经过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道路,我们顺利地抵达了外婆家。周遭的景色一如既往,略显斑驳的长着不知道是青苔还是什么植物的外墙,在夏日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光芒的溪流,以及溪流上孤独伫立的桥梁,从我记事开始就如同被定格的老照片一般。而和这张照片格格不入的,是不断生长的自己,以及——


「小刚。」


进入后门之后,我就看了瘫倒在地上的老朋友。在听到我的呼喊后,小刚微微抬起头,与其说是抬起,不如说只是轻轻动了一下头部罢了,但是它的视线还是朝我看来。


我将手中的行礼交给嘟起嘴巴的妹妹,快步走到小刚身边,蹲下去轻轻抚摸着它的背部,它嶙峋的身体几乎摸不到一丝的肉,只有恪手的脊椎夹带着毛皮粗糙的触感清楚地传递给了手掌。


小刚的尾巴无力地晃动着,瘫软的姿势没有因为我的动作而做出一丝改变。


『它现在都不怎么吃东西了。』


外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旁边,语气没有起伏地说道。


我的手掌一顿,又继续抚摸了起来,外头不断传来的蝉鸣和夏日乡下闷热的空气让我有种烦躁和眩晕感。


『你们回来啦。』


外公从正门走进来后看到了我,很有精神地打了招呼。


「我们...咳咳,我们回来了。」


喉咙中发出的声音带着自己都能发觉的干涩,我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将话语重新吐出。


『喔喔~看到抱月小刚肯定很高兴,对吧小刚。』


外公走上前,也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刚的头,我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仿佛在看一场黑白的电影。岁月在他们身上都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终有一天,这一切都会消失,只留下这栋老房子和屋外静静流淌的溪流。而在千万年后,这栋房子也会腐朽倒塌吧,或许连溪流都会干渴,唯有这片土地,这些群山,亘古不变地注视着这里。


光是这样想着,就有一种呼吸快要停滞的感觉,我晃了晃脑袋,额头和眼角的汗水被摔落在地上,在喧闹的蝉鸣下连一丝声响都无法听见。


『姐姐,你行李我给你放角落了。』


二楼传来妹妹的声音,将我从黑白的景色中拉回了现实。


「我上去整理下行李。」


再次看了眼小刚和站起身的外公,我开口说道。


『喔,去吧去吧,我待会也要再出去一下。』


「你才刚回来吧?」


『哈哈,毕竟是闲不住的年龄了嘛。』


外公的声音比刚刚高了十分贝,转身背对着我挥了挥手,便朝着正门玄关的方向踱步而去。


人一旦变老,就会渴望忙碌吗?


因为还未到达那样的年纪,所以即使思考也无法得出结果。反正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睡上一整天大概更加吸引人吧。


我低下头看向仍旧趴着的小刚,似乎是注意到我的视线,它也将自己的目光投了过来,但是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按照狗的寿命来算,小刚和外公大概是差不多一个年纪的。它也会闲不下来吗?虽然听外婆说它现在经常一整天都趴着不动,但是想和能并不是同样的东西。


喉咙变得酸涩,胸口像是被紧紧勒住一般,充斥着一股灼热感。就像是噎着一口气,让我有种想要大声喊出来的冲动。


小刚依旧静静地趴着,眼睛朝上望着我,尾巴如同被堆积起来的落叶般耸拉在地上。我无法知道现在的它在想些什么,更不用说为它做些什么了。


「小刚...」


听到我的声音,小刚的尾巴只是轻微地抬起又落下,但是这个动作却令我感到莫名的安心。


外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玄关外,蝉声犹如无形的结界一般将我和小刚锁在了这个小小的区域,令我无法迈出上楼的脚步。


于是我又蹲下身子,讲手掌放在了小刚的头上。比夏天的空气还要稍显湿热的感觉从手心传来,我慢慢摩挲着,它微眯的双眼让我想到了安达。


「舒服吗?」


小刚并没有给出回应,依旧眯着双眼,枕在双脚上的头随着我的手微微晃动。


看着宛若睡着了一般的小刚,我只是由衷地希望。


它的梦境里,仍有这夏色的阳光。




「今天的安达同学」


离岛村回来还有三天。


我靠在柜台的边上,看着店门旁的玻璃窗发呆。


每年的中元节都是我最不愿面对的日子,因为会有足足四天的时间见不到岛村,虽然暑假的时候也不可能每天都在一起,但是连续四天无论如何都无法见面,怎么想都令人烦躁。


虽然岛村说过,「只要想着再过四天就可以见面这样就好了」,但是我依旧只能感受到仿佛充斥着胃部的焦虑。


我无法从「见不到岛村」这个事实里得到任何正面的反馈。


现在的岛村,在外公外婆家做什么呢?


我想到了岛村常常提起的,老家的那条狗,她的外婆时不时会发照片给岛村,所以我偶尔也会看到那些照片。这两年来那条狗已经越来越衰老了,岛村看到照片的时候虽然会露出开心的表情,但是眼神里偶尔还是夹带着一些其他的情绪。


现在的岛村是和那条狗在一起玩吗?


一想到这,我似乎听到自己的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声音。


明明我才是岛村的女朋友。


嗯......晚上给岛村打电话吧,虽然见不到岛村,至少还能听见她的声音,我由衷感谢发明电话的那个人。


除此之外,还得想想岛村回来后要一起做些什么,祭典是已经约好的了,海边的话也想和岛村一起去一次。还有约会,去岛村家住宿...虽然都是做过的事情,但是和岛村一起的话,无论多少次都不会腻。


脑海里想着之后的计划,内心的渴望却愈发强烈。


......好想快点见到岛村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mazon S
Amazon S 在 2022/10/07 14:40 发表
精华 长评

标题:达成成就:比adj先吃醋

看完老家的狗子一章后,我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前期跟个大冰块一样的岛村终于露出了弱点,首次破防的激动不亚于看到各种少年漫boss第一次吃瘪;但转折归转折,狗子一章感觉是全书编排感最强的一章,工具性的人物和观点一个个冒出来,在老贼强大的文笔下才显得不那么突兀。就算这样,狗子还是像一个半路杀出来的强化补丁。与adj遇到的算命师不同,adj这个狂烈燃烧自己的尿性就算不被算命师挑拨,也绝对不可能一直坐着不动,很多事件能写成她直面内心的契机。这种变化比起质变更像量变,因为真正的质变在她被岛村陪伴的一刻起就发生了:adj第一次遇到对她没有期望,不让她害怕,但又能对她投注注意力的人。adj这个“弃婴”第一次有了按自己的意愿索要关注,发展自我的机会。已经形成的社会人格无法再次抹杀,只会不断演化。为了不让这个自己死亡,adj势必全力以赴地战斗。
但岛村这边就明显是一次质变了。初中常年吃瘪导致她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渴望的人本主义关怀是绝对得不到的,所以对于社交抱有恐惧,尽量现场创造共同语言(各种开玩笑)以免陷入迎合别人期待下不来台的被动局面。这种社交状态可以说是比较糟糕,岛村的心理没出问题更多是因为她的“重要记忆”提供了大量的自我认同,并且通过和家人相处她能复习小时候像孩子王一样的支配能力,稳固这种认同。不在社交中制造新的认同来源,仅仅依赖旧认同体系的岛村,面对死亡命题当然直接破防,因为死亡会一个一个带走她的重要他人,削减她的存在价值,不制造新的等于坐以待毙。因此用死亡命题来促进她的思路转变是必要的,也是我第一次预测到老贼的写法。但……怎么说……
是狗子的原因我能理解,动物不会说谎,对饲主的回馈也不带任何社会符号和社会期待,岛村最害怕的东西动物是绝对没有的,但岛村对狗子的感情主要是在与其独处时和闲下来时通过心理描写传达的,我认为这里狗子的作用更像是一种图腾,象征岛村“渴望认同”的根本欲望,而非某个用来与主人公发生互动的“可攻略角色”。小说里图腾和角色是通过笔法分开了的,图腾的写法明显更加抽象笼统,角色则往往涉及更多具体事件。虽然一个角色可能身兼两职,起不同作用时写法也明显不一样。因此Z神这几篇狗子写的我是真的吃醋了,因为小说里岛村经过很长的心理活动才会出于节奏需要和狗子互动一下,“角色”描写压缩至了极限,而这里岛村与狗子的互动一多起来,狗子瞬间像是成了一个可攻略角色,存在感甚至盖过了岛村的其他家属,adj看到了怕不是直接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催一波更,gkd!

柑桔好甜
柑桔好甜 在 2022/07/25 23:58 发表

吃一只狗的醋,还蛮有安达的风格呢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