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南已升職成功,然園田君還要努力。

作者:博凌
更新时间:2022-03-16 23:55
点击:250
章节字数:57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前幾年每隔一段時間,南ことり都會作一個夢。

夢裡面ことり被人關進小小的、黑黑的房間,沒有人、不知道白天黑夜,像是過了幾天又像是過了好幾年,中間只有從天花板漏下來的水滴,滴答滴答把她折磨得快瘋了。

可是每到恍惚間,她快撐不下去時,天上就會出現一位枕頭公主……嗯,沒錯就是頭四四方方的枕頭,不是ことり床頭上面鵝黃色抱著睡才能睡著抱枕,而是純白色軟軟的普通枕頭鑲嵌著海藍色的蕾絲邊,然後不是王子是公主,那位枕頭公主會從天而降把她救出去外面純白的世界。

好久沒做這個夢,有些懷念。ことり醒過來了,四周一片黑伸手不見五指,整個南家包括她,其實多少有點鳥目症狀……嗯也就是俗稱的夜盲。

她想起來了,自己被綁架了,又被關到黑暗的房間。

又?什麼時候ことり被綁架過嗎?啊似乎有,ことり其實沒有什麼具體的記憶,聽說前幾年出國留學有被人綁架,不過她卻忘記了,以為是自己昏倒送醫院而已,綁架消息還是從別人口中聽來的,自己彷彿就是無關第三人。

明明是應該害怕的場景,她卻沒有那麼害怕,可能是因為想起夢中的枕頭公主會丟出她的枕頭保護ことり,於是她也就有了些許勇氣。正要起身才發現雙手綁被在身後,她便朝著周遭喊:「有人嗎?」

「嗚……ことり……?」

「這聲音……是にこちゃん?」

「對搞屁啊……為啥你就是普通被熏暈,我是被打一棍。」矢澤にこ晃了晃腦袋,心想能活著回去絕對要去看一下腦袋瓜有沒有腦震盪。

「你大概不會想聞……」ことり回想把她弄暈的味道,感覺像是好幾天沒洗的臭襪子,她在半夢半醒間有聽到是某個隊上的傭兵大姊在外面埋伏好幾天換下來的新鮮臭襪,要形容就是廣志的襪子,濃到差點把她吃下肚的起司蛋糕吐出來。

「唉……」大家都有為難的地方,ことり不打算想了,「你知道我們在哪裡嗎?」

「我怎麼知道……可惡那個卑鄙小人!」

「是誰在叫我──南鴻治,卑鄙的代言人嘿嘿嘿……」

進門的是穿著斗篷的男人,身後跟著幾個人高馬大的傭兵壯漢,又丟進來三個人,分別是絢瀨繪里、東條希、園田海未。

本來依照小原鞠莉的飆車技術,她們三人是一邊在山坡上開高飛車提早到達的,不過那車開得太快太刺激了,大家下車後全體暈車,海未特別嚴重進入宿醉狀態直接暈過去,三人就在路上被埋伏的傭兵隊抓住。

「好了大家都束手就擒了吧。」南鴻治拍拍手,傭兵們把槍對準除了ことり以外的人,「你說是吧,堂姊?」

南鴻治脫下斗篷,一頭灰色的泡麵捲長髮,遮住藏在後面的琥珀色眼睛,看起來整個人陰沉沉的,嘴角揚起了卑鄙的氣息。

「……是你。你想做什麼?」

「是的是我,好久不見。我想做什麼,你竟然不知道?」南鴻治反問。

如果可以,ことり是不希望在見到堂弟的,他早就被他的父親,也就是ことり的舅舅養歪了,覺得是ことり家獨佔了南空財閥,對她們充滿了莫名恨意。

「你聽到下一任社長的消息,所以想要這個位子。」

「對我可是你堂弟,都是一家人,我繼承不也是南家的公司?」

「不可能,你別做夢了,南鴻治!」繪里被綁住手腳,艱難起身要往ことり那邊爬。

碰,傭兵開槍了。

「不要!」ことり喊。

「ことり我沒事……只是擦傷。」知道ことり黑暗中看不見,繪里忍住痛苦沒叫出聲。

「哼哼這只是小警告,真是感天動地姊妹情。哇哇哇,這是要彌補遺憾嗎?絢瀨姊姊……」南鴻治拍拍手一點感動的淚水那是一滴都沒流,「好了ことり堂姊,畢竟你也不想要你的繪里姊姊,為了保護你犧牲吧?所以快點下決定吧。」

「ことり當社長是通過董事們投票的……況且南空並不是單獨屬於南家的。」

「哼言下之意是不行對吧?」南鴻治掏出槍朝天空射了三發,打中鋼筋拼拼砰砰特別吵,「哈哈哈哈哈……沒關係,我爭取到阿姨跟絢瀨家的支持也是可以的,我打給阿姨你們就哭得慘兮──」

「好吵……」

「是誰?竟敢打斷我描繪卑鄙的偉大計劃。」南鴻治槍對準黑暗中,實際上南家都有鳥目的基因,他其實看不清楚周遭,但為了裝逼他只能保持神秘的黑暗中二少年感,只能叫傭兵戒備。

海未ちゃん?聽出來是海未的聲音,ことり本來要叫出來,但怕被發現又硬生生忍住了。

「你……真的好吵……」海未在宿醉中還沒清醒,

「南鴻治你別想了,就算殺了我絢瀨家也不會幫你!」

繪里注意到海未的舉動,發現她背後雙手雙腳的繩子已經解掉了。突然她想起來一件重要的事情,於是連忙叫喚負責吸引注意力。

「你閉嘴,絢瀨姊姊你是想第一個死是吧?」南鴻治舉槍,其實也不知道方向,總之揮揮手叫傭兵大哥朝繪里那邊,「那我就成──」

碰。一個人倒下了。

海未她搖搖晃晃站起來了,剩下的傭兵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致將槍口對準她,咻──毫無準備又一個人倒下,隨著兩三人倒下像骨牌跌倒一樣,沒有一個人站著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噗──」原來海未太不爽被人吵醒了,使出園田家奧義之一睡拳,就是一人一個一記地上撿來的磚頭……跟睡拳沒關係就是了,是起床氣奧義超音速枕頭改版──超音速磚頭。

「怎麼可能……血……流血了啊──」可能是撿來的磚頭並不大塊,南鴻治並沒有暈過去,只是跌倒了頭上流血。「你們這群廢物!還不快給我把她們通通殺掉可惡可惡,竟敢讓我破相!」

確實傭兵們是裝睡的,不過這次槍沒有對準海未她們,而是瞄準了南鴻治,將他五花大綁其他人則被鬆綁。

「你們搞什麼,我叫你們給我結果她們──」

「確實,一切都該結束了。」

燈光被打開了,進門了三個人,是南會長ひよこ、管家渡邊樹、矢澤肇。

「多謝,尾款會後匯入你們帳上。」ひよこ跟裡面裝備最精良的隊長說。

忽然繪里意識過來,摸了摸腳上已經不疼的傷口,實際上那攤紅卻是包著人造血液的漆彈。

回憶整件事情……原來這件事她也被算計了啊,可惡你這腹黑大鳥。

「多謝多謝,南前輩未來有空在合作。」隊長本不想失嚴肅但又忍不住露出一臉諂媚,「生存遊戲同好會兼戲劇愛好會,永遠歡迎您!」

喔咿喔咿──警車來了,持真槍綁票案真兇的南鴻治跟他父親一樣鐵窗淚那是後話了。


後續員工旅遊,在場被綁架的眾人都沒有參與,治療各種大大小小的擦傷外,順便全身健康檢查反而在西木野綜合醫院三日遊。

矢澤にこ就有些尷尬。希看著矢澤肇走進來,那一頭多數泛白的黑髮、深紅色宛如兔子的眸子,類似的五官。啊明白了一切,希走出病房到處散步給這兩人一個空間。

「你回來啦。」

本來想說你失蹤那麼久死哪裡去了,有好多好多抱怨、好多好多恨意,可是看到那本來高大的身影變得蒼老佝僂,胸口悶悶的,にこ她只有這句話好說。

「嗯……」

「對不起。」

「沒有要解釋的嗎?」

其實她抱著一股鬱氣奮發向上,在入職之後就從會長那邊得到父親真正的消息了,那之後她對他父親的觀感相當複雜。

說實在他真的太膽小了,要不是にこ每年都會去餐廳那邊偷偷在外面看他,都擔心哪天他就真的死在外面了。一個人獨身在外,都不知道兔子寂寞,太寂寞會死掉的嗎?

結果到現在還是不說出當年的事情,那群黑道其實是南梟業的傑作,他不是故意拋家棄子的,他背了債務會長幫忙還了,可是要去給兄弟守墓還債。如果他願意講出來,那怕只有一點點,那她就可能大概應該或許勉強原諒他,讓他回家稍微看看媽媽、こころ、ここあ、虎太郎。

「抱歉,遲了十年……我……」

剩下的就交給時間吧。同樣是親子關係,南ことり這邊就和諧多了。

這一系列混亂的過程中ことり她終於想起那一天,以前在國外被綁架的事件,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抱歉,讓你又被捲入了。」ひよこ坐在病床邊削著蘋果,「本來是想孩子還小是無辜的,南鴻治在國外生活就不要參與這些上輩子恩怨,沒想到他一直記著他父親的遺言,要對南家,或者是說對我復仇。接下來的事情你不要擔心,我會處理好,竟敢對你動手──」

「嗯……」ことり搖搖頭,「沒事的,我反而想起來以前那件事了……舅──」

「沒關係,我從來沒承認南梟業是我弟弟,打從他不顧情面綁架你逼我退位那天,我就不承認他是南家人。」ひよこ聳聳肩,「……其實本來就沒承認過。」

兩人忍不住相視一笑。

「嗯嗯,總之我想起來了,ことり我記得被綁架前,順手救了個在路邊喝醉昏倒的日本人,害她被捲入綁架,但是沒想到她反過來救了ことり。」

就是那招超音速磚頭,一模一樣就往南梟業臉上招呼把人打昏,然後撐到母親帶人來救她。

那個日本人就是剛好出差去國外的園田海未,只是後來兩人分別送醫也就沒見過面,ことり也因為被關太久小黑屋受刺激失憶不記得這件事。

ことり看了眼正在努力吹口哨卻不會吹口哨的母親,啊原來如此,她也被算計的明明白白……雖然母親臉上是被「發現了啊」的歉意,不過卻透露那種計劃通的氣息,一點反省的意思都沒有。



下雪了,純白的世界或許很美,但是好冷,喝酒醉的路倒女子園田海未被埋在雪堆中終於要迎來生命的終焉,簡稱快死了。就在即將窒息之際,她於焉頓悟了──死了,就再也說不出口了。

「ことり,我喜歡你!」海未嚇醒從床上彈起來,就看到抱著胸坐在病床邊的繪里一臉鄙視,「好好好,請別對我說……有種就去跟本人說。」

哇根本社會性死亡,簡稱社死現場。沒關係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絢瀨資訊長……破廉恥!」

根本無法阻止尷尬嘛。海未臉紅得感覺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小鹿快升天但這不是戀愛的預感,怪羞恥的。

「請別趁機罵我。」

「不、不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只是趁ことり去買飯來跟你講一些事,速戰速決。」繪里學起好久沒出場根本已經成為隱形人財務長西木野真姬的彆扭捲頭髮,「因為南家千金的身分,從小ことり身邊就常有心懷不軌之人接近,所以我覺得你就是那種人。嘛原來當初那個人是你啊……算計那麼清楚,可惡那隻腹黑大鳥……」

「嗯?」

「喔沒事……總之抱歉了,之前對你那種……呃惡、惡劣的態度。」

「不會不會,我認為資訊長實際上是個好人。」

身為不計較被攻擊還是跟你正常對話的動物島民們,海未當然是選擇姨母笑原諒她啦……儘管她並沒有認為繪里態度差,畢竟同樣身為啾派異父異母的親姊妹同盟,她們能有什麼衝突呢?

「嗯那我先走了啊!」

真的很速戰速決,道完歉繪里馬上就羞恥地跑了,出去撞到正好散步經過的希。

「呀……繪里ち怎麼慌慌張張的。」

看到希,繪里就想起來她似乎忘記感謝希了,這可不符合聰明又可愛エリーチカ啊,從小奶奶可是教她要當有禮貌的孩子。反正道歉跟道謝,一次也是道兩次也是道,沒啥的吧。

「喔東條,那個是你啊……這次……這次謝謝你了,多虧你我才能冷靜下來處理ことり的事情。」

不,果然還是很羞恥。臉頰紅透了,繪里又飛一般地跑了。

希擔心她又轉角遇到愛,不是,是轉角只會撞到人連忙追上去,「欸等等吶!」

ことり買了兩份飯,回來就見到在醫院奔跑的背影,再來進門就看到海未開始碎碎念不知道在念什麼咒語,眼神火熱特別認真像是要把床單燒穿似的,一個兩個三個都有點奇怪。

──ことり,我喜歡你!

海未正在練習告白,沒想到被ことり突然進門嚇到差點掉下床。

「嗚哇!」

「海未ちゃん沒事吧?」ことり連忙把飯丟到旁邊,看看海未有沒有事情,畢竟她雖然沒有受傷,不過她似乎是很容易酒醉的體質,在醫院睡了整整一天才醒來,真可怕。

──好好好,請別對我說……有種就去跟本人說。

「我沒事……ことり!」

海未握住ことり的手,那雙手摸起來特別柔軟,她忍不住心神蕩漾。

悶騷+色瞇瞇+慌慌張張,眼神過於認真反而像在生氣般,死盯著ことり……的臉,這些是組成與當代格格不入武士精神──園田海未的必要成分。

不行,太像癡漢行為了破廉恥。她深呼吸,吐氣。好,像個武士一樣乾脆俐落。

「啊是(˙8˙)?」

如果不趁現在勇氣值高趕快說出口,她怕是在遇到那種生死關頭就沒機會再說了。

「こ、ことり,我──」



時間飛逝,歲月如梭過去了三年。

一切好像改變了又好像沒有改變,南ことり繼承了南空財閥成為新一任社長,一開始手忙腳亂,但是馬上就習慣了忙碌的生活。

下班出門,跟從實習生轉正成總管理處工程師的小泉花陽打招呼。

經過財務長辦公室,財務長西木野真姬依舊對著資訊部長矢澤にこ到處指揮。

探頭資訊長辦公室絢瀨繪里似乎不在位子上,趁著下班人走差不多,應該又是跟平常一樣跑去員工餐廳偷偷買巧克力蛋糕。

營業部課長東條希已經不是課長反而升官,跑去當公關部長作為形象大使每天都相當活躍。

經過車站,站長高坂穗乃果充滿元氣的聲音依舊散播在東京車站每一個角落鼓勵著大家,小學生星空凜已經是中學生星空凜,拉著花陽穿梭在各個月台。

小小的變化、大大的變化,一天天一點點,經歷其中沒想那麼多,實際上想起來卻非常多。她想,那她跟營業部長園田海未的戀情呢?


……根 本 還 沒 開 始。


那天在醫院,以為海未終於破罐摔碎要告白了,然而她沒有。後面一群同事跑來探病,她立刻變回敗逃武士。

「ことりことりことり,你怎麼有三個每個好好看喔又成熟又可愛,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我真的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喔~嘿嘿嘿……」

哪裡像現在那麼坦率,該有多好呢?

明明也互相到對方家裡吃過飯了,可是一點戀愛進展都沒有。

因為每一天都很忙碌,除了工作交流,私下兩人基本上很少見面。久違的兩人都有空閒了,到居酒屋包廂吃個飯,沒想到海未似乎太緊張想找話題,隨手拿了店員托盤的茶,沒想到就把ことり的酒喝下去,然後就沒有然後……海未她醉了,醉了就開始學人家借酒壯膽告白。

……然而酒醉的告白是無效的(ˋ8ˊ)。

大概或許應該可能是憋了三年的關係吧?海未變成「好喜歡ことり喔~」牌複讀機。

「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ことり喔,但是我不敢說,其實你剛進公司我就認出人了……啊就是她,那個下雪天拯救我的天使,啊啊原來她是人不是天使喔……可是你不記得咦嗚嗚嗚咦……」活像是被人拋棄的怨婦。

原來她還記得啊。

「那你喜歡ことり我是白鶴報恩以身相許嗎?」

「才不是咧……其實一開始是啦,想著啊是那個天使,剛進公司一定不習慣,我要成為偷偷幫她的藍色小精靈……可是越是跟ことり相處,我就發現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ことり喔……所以,為了你我要唱一首未來花~」

喝醉變成了大舌頭的海未搶奪正在上菜的店員手中的惠方捲,立刻化身為冷酷無情歌唱機器。


そして私たちは語り合う

於是我們傾訴著話語

赤い赤い未来の花

鮮紅艷麗的未來之花

そして私たちは語り合う

於是我們傾訴著話語


是是是,只有你傾訴著。明明平常唱歌滿好聽的一人,酒醉五音不全真有趣,ことり抬起手機錄影當證據。


再び会えた時は 変わるはずでしょう?

再次相會時 彼此都會有所改變吧?

新しいふたりに

煥然一新的兩人


似乎乏力了,海未一唱完人就斷電,趴在桌上睡死了。

「海未、海未ちゃん……」ことり繼續開著錄影戳了戳海未,但不能太用力吵醒人,免得被暴走海未使出超音速靠墊。

「……嗯?」

跟人說話要看臉……啊不是要看眼神,良好的教養海未勉強抬頭盯著ことり,那迷離的眼神反而把ことり看得臉紅,不過比起小孬孬園田君,南さん顯得有勇氣多了。

「ことり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嗎?」

Loading,正在緩慢加載中……海未牌處理器緩慢解析中經歷了一段當機、重開機,理解了。

「嗯?喔……嗯嗯當然!」

「那麼酒醉的告白不算喔……我知道你一定會記得,所以請海未ちゃん醒過來,一定、請你一定要跟我告白,一定要喔?」

「好~」

海未伸出小拇指,ことり意會過來也伸手,「勾勾手,說謊是小狗……這是我跟ことり身為武士的約定咕嚕咕嚕咕咕咕……」

真的睡著了,怎麼推人都八風吹不動。

保存。ことり把影片上傳到雲端備份個幾千幾百份,「記得喔海未ちゃん,ことり會答應你的。」


真的真的要記得喔海未ちゃん,人家期望了好久。你只要跟我告白,ことり我一定會答應你的喔。

真的,約定好了唷……園田君加油加油aao,請你一定要好好努力。


全文完。


哈哈哈哈真的結局啦,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糾結什麼就是寫不下去
大概就是feel吧,想寫得好看好笑巴拉巴拉的,可是我當初就是想寫個霸道總裁鳥啊,然而就最後一點點看起來還像個病嬌?
喔未來花的歌詞真懷念,我是參考萌娘百科上面的
還有要說啥呢....emm...算了,就以此題祝福大家加油,要好好努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