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番外:被诅咒的平凡早上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3-13 11:19
点击:446
章节字数:28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被诅咒的平凡早上

**************

感谢某神仙读者间接提供的脑洞

@a060606b

那篇昔日往事的番外的相关脑洞


虽然完全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更没有甚麽小崽崽!(捂脸)


时间线…是锻神求婚前一星期的事

*********************


『这是在做梦吧?』


穿着土浦女子高中制服的小锻治健夜如此下了结论。


如果真的如此……这还真是真实感十足的梦。


足以把人烤熟的太阳丶夹杂着青草气息的湿闷空气丶还那个顶着让人中暑的中午艳阳驻足在玻璃冰柜前的那个小孩。


随意的T恤丶短裤丶人字拖,背有点驼,那双纤细的小腿沾了点乡间常见的泥巴脏污。


还有那头比起夏日艳阳毫不逊色的明亮赤发。


——被埋藏已久的昔日回忆悄悄浮现


「呜哇…….你是……那个痴汉大姐姐?」那孩子察觉到她的视线,有点嫌弃地打招呼。


小锻治健夜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在盯着她那双小腿看。


「才……才不是!所以说我是女的才不是甚麽痴汉好吗?!」


她认命地向那个口无遮拦的赤发紫眸孩子走去。


那个当年在她还只是个一无所有丶身上没有任何荣誉和光环的高中生时,还是愿意站在她身边为她打气的孩子。


——不,在很久很久以後,这孩子长大後,在看不见Grandmaster的实力和那些辉煌的加冕下,还是愿意向徬徨无助的她伸出援手,想尽办法把她护在身後。


小锻治健夜在她身边站定,买下了那孩子一直盯着看的青柠檬味嘎吱嘎吱君(注:ガリガリ君,一款包装上有只猴子的日本冰棒,很便宜丶口感很爽脆。蓝色苏打味比较经典。)


「为甚麽这麽热的天不躲在家里吹空调啊……」小锻治健夜跟着那孩子躲到树荫下的石阶,忍不住抱怨。


「嗯……..」嘴巴塞满冰棒的孩子拖长了尾音,小腿晃啊晃的「我不想回家」


「诶?」


「我不想……回那个家」那双清澈透亮的紫眸黯了黯,似乎不想再多说。


「大姐姐有喜欢的人吗?」短暂的沉默过後,那孩子忽然开口。


小锻治健夜心跳猛地加速,她对上那双专注而纯粹丶彷佛能看穿一切的紫眸。


「……有的」


「那……有试过吵架吗?」


「嗯……有的,大概」小锻治健夜苦涩地笑笑,想起当初那个闷热的停车场


倒不如说,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吵架


「会讨厌吗?有想过……要离开她吗?」孩子不安地问「即使找到下一个喜欢的人,真的有办法保证能一起走下去吗?」


——是原本那个不愉快的家庭带给她的影响实在太深了吧?

她由始至终还是那个没甚麽安全感的孩子。


「你误会了」小锻治健夜淡淡地说「是我无法离开她」


「当初执意把她绑在我身边的人是我」

「一直以来是她在包容我丶忍让我。无论发生了甚麽仍然若无其事地待在我身边」


「她啊,早已在我身上刻下『诅咒』了」她轻轻笑道,神色温柔得无以复加「我已经无法构想没有她存在的未来了」



「呐,我打算向她求婚了」


小锻治健夜想到了甚麽,腼腆地苦笑「虽然我甚麽也没想好,也没有信心她真的会答应」


「不过,只要她还愿意待在我身边,只要她最後没有选择从我身边逃开」

「……只要她没有喜欢上别人」

「那,我会等她」她一字一顿,坚定地说

「直到她答应为止,我会在她身边等她」

「所以……」


她对上那双总是清澈明亮的紫色眼瞳,眼前的景色正幻化成细碎的光影四散远去


「等我回来,遥」


*****************


细碎的阳光打在小锻治健夜的脸上,她被晃动的强光刺得眯起眼睛,翻过身去习惯性地摸索身边的被褥。


指尖只有塌塌米地板的触感。


「遥……?」她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鲣鱼高汤的香气轻轻缠绕她的鼻尖。


「真少见……」那个以前被医生批评滥用安眠药的家伙不知甚麽时候开始比自己还要贪睡爱赖床,小锻治健夜总是起得比她早。


今天倒是这麽早就起床了吗?


她打了个呵欠,挠了挠一头乱发,努力回想刚才的梦境。


——总觉得,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梦,作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


只是梦中的内容早已像指隙间的细沙般溜走,愈是用力回想愈是想不起来。


——只剩下让心尖震颤的悸动。


***************

义肢规律地轻敲地板和砧板上切食材的声响传入小锻治健夜耳中,配合着暖暖的食物香气,让她身心内外都被这柔和的氛围滋润得慵懒起来。


上埜遥在刚加入Pleasing Chickens时,凭着她脸上那副总是眯起眼睛的灿烂笑容丶还有迅速上手的工作能力,很快就跟同事和会员们打成一片。


——虽然不久後这个长不大的孩子跟那些小学生们偷偷把Uno带进麻将室玩结果被总务骂了一顿就是了。


不过,在世界联赛丶两人正式确认关系後,她很少再看到她脸上露出那种交际用的灿烂假笑了。


取而代之的是——


「嗯?」听到声响的上埜遥转过头去,看见小锻治健夜後双眼微微睁大,随後被温润的明亮笑意填满「早啊,健夜」


那个一瞬间亮起来的眼神勾起了小锻治健夜在昨晚那梦境残馀下来的颤动。


上埜遥在看见她时,没有再露出那种让视野收窄的丶笑脸狐狸面具般眯起眼睛的笑容,而是把眼睛稍稍睁大,像是要把对方的身影完全填入双眸。


小锻治健夜心跳猛地加速,怔怔地往她走去。


——想要拥有她丶想珍惜她丶想要一直被她用这种充满温暖爱意的目光注视着。


她早已无法忍受丶也无法想像她用这种目光看着别人的光景了。


小锻治健夜走到她背後,轻轻环抱她的腰间,把脸埋进她的後背,低声轻喃「这果然……是诅咒呢……」


梦境的碎片有如不远处那锅高汤的泡泡一样,不住冒出又破裂消失。


「嗯?甚麽?怎麽了?」上埜遥没听清她的呢喃,转过头去,好笑地发现恋人眉宇间还残馀如梦初醒的困倦,一脸恍神地抱着自己撒娇。


「赖床了那麽久还没睡醒吗?快要到上班时间了喔?」上埜遥不以为然地笑笑,把切成块的白萝卜倒进高汤「我留起了一点鲣鱼海带高汤煮了味噌汤。顺带一提今天晚上吃关东煮哦!」


「……嗯」


「早餐的鸡蛋想吃煎的还是炒的?」


「……玉子烧」


「那,现在还有一点时间,你要不要收拾一下行李?明天不是一大早就出发去本州中部长征比赛了吗?」


——趁早收拾行李比较好,接下来两人有大概一周的时间不能见面,谁知道今天晚上会不会……..


「遥」小锻治健夜忽然抬起头,无比认真地开口打断上埜遥的思绪「你有甚麽祈愿吗?」


——我啊,不管要付上多少代价,都只想要留住这一刻。


「…….哈?!诶?祈愿?啊,是在问我想要甚麽东西吗?」是在问关於长征比赛後想要甚麽伴手礼之类吗?


上埜遥搅拌着高汤,漫不经心地开口「这些你看着办就好,其实我是无所谓啦」忽然心血来潮,她俏皮地加上一句「不过要是小健能给我带来惊喜的伴手礼就好了呢~真期待~~」


「……嗯」小锻治健夜放开了她,不让她发现手心的颤抖,轻声应允。


——会让你幸福的,绝对。


*******************


不许你注定一人 永远共你去抱紧

一生中百样可能 爱上你是种缘份

简单的一吻 手心的抖震

示意我再不必孤单寄生


只想会有日可能 与你共姓的身份

要回望这生 也有你陪衬


《不许你注定一人》 Dear Jane



*****************

Fin


後记:


这小俩口(表面上)超级平凡的早上

这两人……完全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呢XD

两人都是怂货渣渣~那些一往情深的表白都不敢向对方亲口说

一个向岳母娘表白丶一个向梦中的幼女表白是闹哪样?!(捶地)

而且打完这场远征比赛就回老家结婚甚麽的怎麽想怎麽像奇怪的flag…….(怕)


还有,锻神啊,虽然只是在梦中,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060606b
a060606b 在 2022/03/12 22:27 发表
长评

這週整個處於兵荒馬亂的狀態下......
面臨第三劑疫苗的副作用和公事的夾攻......(大哭
一直沒時間上來,沒想到......
竟然在最新番外被作者君CUE了~(灑花花

〈纏綿〉和〈一戶〉兩篇番外是鍛神和遙桑互相去對方家裡見家長的環節呢!

作者君把之前鍛神出國比賽,遙桑拒絕一起度蜜月的小坑(護照遺失)給填平了~
這樣鍛神以後出國比賽,就可以把遙桑揣在口袋裡帶走了~
在比賽之餘,還可以在床上做點「小運動」什麼的~(嘿嘿嘿

不過遙桑攤上這種母親,沒安全感的樣子,著實讓人心疼~QQ
出自同個家庭的久帝,好在沒長歪......
果然是把對母親的憧憬轉移到福媽身上了嘛!(腦洞大開

〈一戶〉裡面,遙桑突然向岳母(還是婆婆?)表白也太好笑了!(壞心
我看到遙桑講的第一句話,心裡就冒出「這個表白現場如果被鍛神看到,腳趾恐怕可以摳出萬里長城」的想法......
結果鍛神還真的在後面偷聽~(大笑

不過......
為什麼章節序號從50直接跳到52呢...?(疑惑
是系統出錯了,還是......作者君忍不住又開起了車車呢~(嘻嘻

在夢裡和幼女狀態的女朋友求婚什麼的......
也太有意思了吧!!(快收起你危險的想法!

不過遙桑和鍛神雖然雞同鴨講,完全不在同一個頻道上,卻還是可以順利對答呢~
果然是心有靈犀?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