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番外:有些久远昔日的故事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2-28 14:54
点击:454
章节字数:40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有些久远昔日的故事

********************


这是有些久远昔日的故事

女孩子和麻将以及——


——《咲慕流年》第0话


*******************


盛夏的艳阳狠辣地烤灸东京的街道,小锻治健夜躲进有空调开放的运动场馆,不适地拉了拉被汗水浸透紧贴肌肤的学生制服。


「根本就不是这里嘛!」奶声奶气的脆生生嗓音传入她的耳朵「彻底走错路了啦……这样下去真的来得及吗?」


两名矮小瘦弱的女孩似乎发生了什么争执,稍为年长的孩子被晒红的脸上因恼羞成怒而显得更脸红耳赤了。

可是即使是在吵架,天气还那麼热,她们还是不愿放开彼此紧紧相牵的手。


这两人长得无比相似,看起来应该是姐妹之类。


「呃……诶…….没……没事吧?迷路了吗?」小锻治健夜怯生生地向两人搭话。


本来以她消极的性格不打算多管闲事,只是这两个孩子看起来还只是小学生,尤其是较年轻那个还背着红色小学生书包,也看不见有成年人跟着她们。她实在不放心这两个年幼的孩子在东京的街头游荡。


年长的孩子吓了一跳,一下子把另一孩子拉到自己身后,看向她的紫眸染满了戒备和敌意。


『呜…..吓着她了吗?』是因为这张老是被同学说阴沈的哭丧脸吗?


倒是年轻的孩子从背后好奇地探出头来,赤红的小辫子晃了晃「大姐姐是谁?」


「喂!别随便向陌生人搭话」年长的孩子压低声音呵斥「靖子不也说了大城市有很多痴汉的吗?」


「可是我是女的说?!」小锻治健夜下意识反驳


「靖子也说过人的癖好是各式各样的!」年长的孩子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那个叫靖子的人到底教了小孩子些什么啊……』小锻治健夜无奈地叹口气,蹲下来,尽量放轻语气表现得和善点「没……没事的。你们要去哪里?啊,这个借我一下可以吗?」

「啊!喂!」她不理会年长孩子的抗议,抽走她手中的传单


皱巴巴的单张上介绍的是全国中学生麻雀联赛的赛程,还被歪歪斜斜的字把稍后举行的闭幕仪式和颁奖典礼标记了出来。


「……这个比赛的确在这个场馆举行,不过开幕和闭幕仪式是在附近的大礼堂哦。我看看……从这里过去的话,大概走十五分钟……」瞧见这两个小孩一副有听没有懂的样子,小锻治健夜无可奈何地挠了挠脸「那个……我送你们过去吧?」


「不……不用了!」年长的孩子明显还没有放下戒心,从她手上夺回传单,拖着年幼孩子走向出口。


「那个!从那边的出口离开的话是相反方向哦?」


「………」


倒是那个被牵着走的年幼孩子噗哧一声,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无……无路赛!还没有把路走到底之前,谁知道会通往哪里啊?」窘迫的年长孩子一脸理直气壮地说着让人听不明白的歪理。


『呜唉……果然不能放着这两个孩子不管的吧?』小锻治健夜有些有足无措地想道『怎麼办啊…….』


这两个孩子对自己满是戒心,又不能指望那个路痴年长孩子带路。

更不可能任由这两人流落街头

首先要取得她们信任吗…….?


这似乎比记下日本麻将那些复杂的规则、动脑子计算得分还有背下那一大堆胡里花哨的役种还要艰难。


「呃……啊!这麼热的天,你们口渴了吗?要不要吃冰棒?」小锻治健夜瞥见附近的便利店,灵机一触。可是……


这不是更像痴汉在诱拐了吗?!


出乎意料地,那两个孩子互相对望一眼,明显有点动摇,尤其是较年轻那位,她的戒心本来就没那麼重。


片刻过后,土浦女子高中的先锋牵着年长孩子的手,拖着一股弹珠汽水的香甜气息走在炽热的东京街头上。


「大姐姐你也是走错路了吗?」年长孩子叼着木棒,仰起小脸口齿不清地问。


「才不是!那个场馆后天开始就举行高中麻雀全国大赛,我是跟着队伍来视察场地的。」


「那大姐姐你的队友呢?」年轻的孩子也跟着探出头来询问。


「呃……她们兴致很高要去卡啦OK,可是我又不习惯吵闹的场面……所以宁愿在场馆再多闲逛一会…….」小锻治健夜有点不自在地愈说愈小声。


「啊~啊~不合群的孩子?被排挤了?」年长的孩子一脸同情。


「才没有啊!她们是一群很温柔的人好吗?!」小锻治健夜忿忿不平地为队友辩护,随后目光柔软下来。「丝毫不嫌弃连麻将也没打过的我。耐心地教我麻将规则,还带我走上全国舞台。」


——为她平凡无奇、黯淡无光的高中生活泼上鲜明的色彩。

原本她也以为自己的高中生活就这么一事无成白白结束了。


「找一个新手上场打这种公式赛吗……」两个孩子对望一眼。


「这就是说……是那个吧?」年长的孩子晃了晃彼此紧紧相牵的手,悄悄地说。

「是那个呢」年幼的孩子重重地点着头附和。

「???」小锻治健夜一脸不解地歪着头


「就是所谓的临时拉上来凑人头的?」那两个孩子一脸天真无邪异口同声地说道。


「唔诶诶诶?!」


「那大姐姐大概是先锋或次锋吧?新手都不会拿捏分差和计算点数,要是我的话就会把这种选手放在中坚前的位置」年幼的孩子无缘无故地一脸神气「要是搞砸了还能靠后面挽回来」


「呃…….虽然我的确是先锋没错,可是被这麼直接地掀开真相真的很伤人啊!」土浦女子先锋被两名小学生欺负得欲哭无泪,赶紧把话题带开去「你们要去中学大赛的闭幕仪式做甚麼?有认识的人吗?」


「呃……去为有份参赛的靖子应援?」年轻的孩子眨了眨眼睛「而且仪式结束后有职业雀士和获胜队伍的表演友谊赛,我想看那个!」


「这样啊……那靖子会上场吗?」


「不会,她的学校在全国大赛二回战就出局了,才不是获胜队伍!」年轻的孩子有点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呜哇……这两个孩子有够腹黑的』小锻治健夜不安地心想「特意来看熟人吗……可是这么小的孩子到陌生的地方看比赛有点危险吧?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长野」


小锻治健夜脚步踉跄了一下「长野??!!从那么远的地方?!」


她们能平安抵达东京还真是奇迹啊……


这样想着,小锻治健夜牵着年长孩子的手情不自禁地加重力度「你们的父母呢?没有跟着来吗?」


那两个孩子奇怪地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歪着头「为甚麼要来?他们对麻将又没有兴趣」


「不是这个问题吧?!」


这下问题比想像中严重啊…..

要跟这两个小孩的父母联络一下吗….

…….该不会是偷偷跑出来的吧?

还是把她们交给那个叫靖子的、好像有点不正经的熟人初中生……?


「没关系,我有带足够的车费来!」年长的孩子挺起小小的胸膛,一脸娇傲,扬起灿烂的笑容。


「所以说不是这个问题啊!」


「那大姐姐你又是从哪里来的?」年长孩子似乎不想让她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诶?!我?!我是……土浦女子高中……是茨城县的代表队伍。」小锻治健夜被带进这个孩子的节奏中,结结巴巴地回答。


「茨城县……不是参赛校很少的乡下地区吗?」

「跟东京和大坂这种激战区完全不同呢……也没听过靖子提过这所高中。也就是说,是那个吧?」

「嗯,是那个呢」

「所谓的一轮游参赛校?」两人窃窃私语,默契十足地得出结论。


「真失礼啊!我都听见了!」小锻治健夜终于忍无可忍,向这两个小鬼气急败坏地抗议「更……更何况比赛还没有开打呢!说是一轮游参赛校这种话还太早了!」


「那大姐姐目标是夺冠喽?」年长孩子眨巴着亮晶晶的紫眸认真地问。


「呜……呃……要是真的能夺冠就好了……」小锻治刚才的气势一下子被炎夏的艳阳蒸发掉「部长也是……她是很喜欢麻将的人……要是我能派上用场帮她留下足以进军职业的好成绩就好了。」


不过,不可能的吧?

毕竟她的高中只是勉强凑齐参赛人数的无名校,跟那些实力雄厚的豪强完全不一样。


她忽然有点羡慕这两个孩子口中的「靖子」

即使已经败退,但起码那位选手还有这两个小粉丝千里迢迢赶来为她打气。


「哦哦~靖子发现!」想着想着,她们一行人已经来到闭幕仪式举行的大礼堂。较年幼的孩子一溜烟往熟人跑去。


年长孩子出乎意料地安静站在原地。


「怎麼了?不过去吗?」小锻治健夜蹲下来,那个孩子转过头来认真地直视她。


「我在想,这倒不如说是夺冠的好机会。就像是高分良形的好配牌那样」年长小孩说话有点口齿不清,但说起麻将术语咬字却无比字正腔圆「正因为不是豪强校,大家不会对你有期待也不会对你防范,这才是真正的,能大闹一场的机会吧?」


「你的部长把你放在先锋的位置,就是不希望你被分差所束缚,想让你无忧无虑地享受比赛吧?」


「你,跟我们不一样……即使是一轮游也好,你还是得到参加这种公式赛的资格」


那双总是清澈明亮的紫眸黯了下来


「长野县的话,出场机会一直以来全都被私立学校垄断了。我……麻将打得很烂,家里也负担不起私立学校的学费,我们两人是不可能参加这种大赛的。」年长孩子的目光放在贴满场馆的全国大赛海报幽幽地说。


小锻治健夜一下子愣住,良久才伸出手温柔地轻揉那头柔软的赤发。


「…….会赢的」


「嗯?」年长孩子有点没听清


「我们,绝对会赢的」她一字一顿,坚定地说。


即使不被任何人看好,眼前这个小不点还是愿意站在她面前为她打气。


那样的话……

为了不能参赛的那两个孩子,还有其他支持她的人,她必须在赛场上待久一点,走远一点,背负他们的思念,代替他们爬上全国的顶点


「好了,快回去你妹妹还有靖子身边吧!」小锻治健夜轻拍那个小不点的肩膀「一直以来很努力保护妹妹了吧?辛苦你了」


「诶诶诶??!怎……你怎麼知道我们是姐妹?!」


「…….」看不出来才有鬼好吗?


小锻治健夜向远处的、叫靖子的短发初中生点头致意,年幼孩子正在她面前夸张地比划着甚麼,最后靖子在队友的揶揄还有两名赤发孩子的闹腾中大吼大叫。


小锻治健夜趁乱悄悄离开,脸上浮现出微笑,手指在微微颤抖。


这下子——

不想办法夺冠不行了呢——


**********************

Fin




十年前的那个夏天,时间线大概就是:

锻神:17岁 靖子:15岁 遥姐:11岁 久帝7岁


后记:当晚靖子亲自把那两姐妹押送(划掉)护送回家了,反正她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这个……就是猜想遥桑爱请客的个性说不定是受锻神请她吃那一枝冰棒影响。

锻神习惯背负他人期待战斗也说不定源于幼遥的鼓励。

早在这两人萍水相逢时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影响对方了。(太甜了~)虽然大家各自长大后早就忘了这老掉牙的往事了。


这三个人沿路不断在立flag,都快成戏台老将军了……


高中锻和幼遥已经在拉手手了是不是很棒棒?(那个…….锻神啊,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哦!)


还有上埜家那两个小孩,在这时期明明是那麼亲密无间、默契十足地联手欺负锻神的,长大后就分崩离析了呢~真叫人唏嘘。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060606b
a060606b 在 2022/02/28 19:14 发表

哈哈哈哈!
奶聲奶氣的遙桑和久帝!
光想像就覺得超可愛!

原來遙桑還有路癡的屬性??
是長大之後治療好了嗎~
不然怎麼去「環遊日本」~XDDD

超喜歡遙桑和久帝連手吐槽鍛神的地方,而且還連續兩次!(笑癱

小時候的遙桑好暖啊......
還會安慰徬徨的大姐姐~
卻是從自己麻將打的不好、無法進入私立學校的出發點安慰的......
好辛酸~QQ
不過,久帝還是在最後一年從風越女子手裡搶下進軍全國大賽的門票了!

啊~不知道遙桑和鍛神交往後,這段記憶會不會在某個時間點被喚醒呢~
或者由身為第三方的靖子或久帝想起來~再從旁助攻回憶起來!

PS.按照這個時間線,是遙桑先來的呢!赤土桑果然慢了一步啊!(笑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