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

作者:无糖梨子
更新时间:2022-02-19 21:20
点击:502
章节字数:35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没想到可可的家境意外的这么好啊~」

「但是,为什么只请了我们两个呢?」

刚考完最后一门,香音和小千就被可可逮住。 她想带两个崽去中国转转。

『嘛....条件有限啦,把恋姐和那只具足虫再叫上的话确实会有些吃不消的样子』

「具足虫?不要背后说人家坏话哦可可」

『哪里有哪里有!小千你倒说说哪像坏话了?』

「这个...只是感觉啦」

『感觉?!算了,可可原谅你了。』

「.....」来自小千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原来钞能力真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呀....)香音则在一旁嘀咕。



总之,在可可主动出击,快马加鞭式教学下,两人很快就办完手续,只需等待航班出发的那天就好。

只是,两人不知道的是,可可的零花钱完全够包下全团的机票,但她月初不小心逛了次池袋 ,受到了来自橘色的诱惑,入坑瞬间如同升天,难以自拔的可可被冲昏了脑袋头也不想就搬了几十斤同人本回家。

摆到最后,书架已经满当当,书箱都还有三个没开封的。

『只好再购置一个书架了,呼...』

于是一通操作下来,搞得只能请两位了。

可可像座只露出八分之一的冰山,但光露出那部分就已经快超出香音的理解。

幸好命运会眷顾大家,各自的秘密不会轻易展露,除非可可不做人了。

但通常来说,一个极端往往会催生出更多的极端,今天在消费上不做人,说不定哪天就会跟酒醉了一样失了智不是吗?

再加上本作者可正躺在运行噪音刚好吵得没法睡的火车上,还要待上个一天,就我这暴脾气能让可可做人类吗?

对吧对吧,大家也想看石乐志的可可对吧?

开始迫害~!



可可好像光顾着请客这件事了,结果机票打印出来一看——

七点起飞???

香音和小千还好,忍着点困意就好了,至于自己啊...己啊....啊......

『完了呀!!!』

可可家离羽田机场本来就偏远,最近还沾上了熬夜看百合到两三点,上课踩点精确到秒,一刻都不早来的....坏习惯。

『明天就起飞了,可是,可是,可是,老师的本就剩一册就刚好完结了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可可是该睡觉还是该继续看!』

可可决定采用中国特色的随机决策。

『嗯,左边是看,右边是不看』

『来~小香音点到谁我就选谁——』

可可注意到好像结果会是右边——

『吧!』

『好的,小香音叫我继续看,所以就再晚点睡吧——』



然后第二天被香音爆打电话到第十九次才醒过来。

疲惫到简直没了半条命的可可带着行李一路飞奔赶来,得亏飞机晚点,大家还是及时登上了机舱。

座椅映入眼帘那刻,可可又发病了。

『诶嘿嘿嘿嘿——回笼觉~~』

『觉觉使我快乐~』

吐字都有点不清晰,可可傻乎乎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坐下,然后眼罩一放,谁也不管。

可可好像选票时过分自信,认为三人一定连座。

某种程度上是的,小千和香音坐在第五排最后两列,可可?

六排一列。

等到可可做完春梦醒来,注意到一切的真相后,必能破大防。



在梦里。

她做了个很奇怪的梦。

她忽然坐在一列火车的下铺上,身边都是不认识的人。

只是在梦里,可可拿不出力气和任何一位对话,只想找个没人的角落偷偷恢复精力——

可是根本没有退路,连自己的床铺都被走来的路人借了个位置,但拿去和别人对话。

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都有自己的方向,可她一旦试图和现实建立联系就会忽——地被梦境打断。

现在她已经没有方向了。

有种失重感。

一股莫名的揪心袭来——

虚拟的痛为何好像能够具现化,让她情不自禁想把双手压在胸前缓解疼痛——

『?感觉不对』

低头检查一看——

『老娘的胸脯呢??本来比小香音的还那啥一号的说??!!』

『次那,这不是我的身体!』

想到这里时,床边的粉色兔崽忽然变成了长颈鹿,还张口发声——

「わかります。终于发现了真相呀,少女。」

『啊嘞嘞嘞?!你不就是那个!那个!那个!』

「其实,你目前的这副身躯是写你剧本的作者的,你们因为同时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发生了....」

『行行行打住,我知道了。白难过一场。作者半夜emo脑子瓦特又想给老娘寄刀子了的说,习惯了』

作者发现可可拥有了自己的意志,瞒不下去了于是只能把她送回现实——

哎呀,好像按错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我在飞机上呀!!!萝卜嘞!!!!

她人呢!我人呢!

慌张下双手放到那个地方一确认——

「完!了呀!!!」

满舱都回荡着高扬的嗓音,还有一群乘客的懵逼,还有一个原地瞪大眼珠的橙毛。

连!嗓!音!都!可!可!化!了!吗!

唐可可人呢!!我给她弄哪去了55555快回来接戏我要睡觉看本到处唠嗑*@/#?~.4+&!~

『在这里。』

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嗓音。

......这好像是我自己的?

我转向右侧....嗯嘞?我了个去?!

「那个,可可,刚才的事对不起。但是...能不能把对话标注框还我一下」

『不行。身体都夺走了现在侬还想拿了我滴魂?达咩です~』

「行....」

『哼。整天自己调理不好心情就把不幸转嫁到我身上,今天终于抓到你了。』

『有罪です~』



她(但我的身体)闭眼沉浸模拟法官的神情....果然灵魂还是她的。

我(但她的身体)突然动了点坏心思。

「好好好,我有罪,那我去找你最心爱的小香音玩啦,拜」

她听前半段的时候还在沉浸,但是「小香音」一入她耳,那个表情就忽然凝固——

『啊喂喂喂!!别!!!达咩です!!!不要做过分的事情呀』

「瞧你吓得。安全带在这呢,我咋走。」

『哼╭(╯^╰)╮』

「诶等下,你在这,我在这,那坐火车回家的那位呢??!」

『谁知道,不都是你的责任吗,切』

『哎呀,都来这了,到了中国你再赶目的地找自己就好了』

「.......你这崽崽不走剧本的时候简直换了个人」

『少废话,早点把身体还给我,我会全程待在你身边,有必要可以帮忙。』

就那个表情,呵,虽然是我的身体但是突然就想捉弄一下她了。

「是想帮忙还是怕我乱来呀?」

「不用你说,我们来实践检验吧~~」

「规则很简单,和我对视一分钟~现在开始~」

『我不听。』

但是不到两秒她就招了,我双手做出要袭自己胸的样子来威胁她~

『卑鄙。』

我已经在镜中习惯了自己的长相,除了面前那副不服气的神色。

「这可显得一点都不可爱哦,我可没你长得好看。」

『我不管,哼。』

「诶嘿~」「嗯啾~」「我系小笼包~」「kukakukaku~」「cocoa laser beammmmmmm~~」「库索库莫西~(具足虫)」「我将以高达形态出击~!」

我用不到四十秒把能想到的最离谱的表情全摆了出来,但不知道实际什么效果,因为面前的她就全程只是一副『哼。』的样子。


「没意思,害,你赢了。」

『切。』

「换词了,那就是变开心啦?」

『你好烦,别说了。』

「...」

我自讨没趣,算了睡觉。

【乘客请注意,您所搭乘的三色航班即将抵达目的地,请做好准备】

『作者你又在乱改了。现实里没有这个啦!』

「那你说说是哪三个颜色?」

『哈??就你?? 黄色黄色还是黄色』

被这么说我好受伤。

「你啦,蓝色,你家那崽,橙色,你家那崽的幼馴染,灰色」

『我觉得橙色和灰色就好。』

「为啥,我也没污染你什么吧」

『想多了吧~当然是可可已经染成了小香音的颜色啦~あなた色に染めて~』

她唱一半跑音了,多亏我的喉咙构造。

「噗哈哈哈哈哈」

『瞧瞧你这身子,太没用了8??』

「又不是谁都像你们二次元一样,真是」

『别不承认嘛,没用就是没用~』


「....剧本没写了,但是你让人无语的能力倒全程在线啊喂?」

『我就是我~你那剧本还是别写了吧~~』

「咋感觉你老想压我一头啊?花田老贼的设定里有这个吗?」

『花田老贼是?』

「恁爹」(ps:爸爸,有问题吗(笑))

『诶你咋骂人呢』

「算了不跟你讲了,根本没理讲,害。」

『不是早就让你闭嘴了吗?哼。』



到接待大厅以后,她全程揪着我的袖子,生怕我干坏事的样子。

我视线寻向那只橙毛,应该会很显眼,果然。

我突然小跑过去,让她被拽得一跳一跳的,好玩。

『香音ちゃん~~』

我还没打招呼,她先忍不住了。

『糟糕!』

注意到了嗓音。

「香音ちゃん、这是我姐姐哦」

「啊?是吗??」

香音小千对着我的身子扫了扫,莫名有点小紧张。

「你们长得还挺不一样的呀~」

她偷偷往我这瞪了一下,仿佛在说『什么鬼设定!』一样。

我得意地瞪回去,「救你场还怨我?」

但她也只能照着我的剧本演,所以优势在我。

四人就这样一起走出大厅。

我起初很得意,因为终于又占了会上风。

然后,她趁两人不备给我捎了句悄悄话——

「对了,你来过上海吗?嘻嘻嘻」



我人傻了。

怎么我又是下风,哭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