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050 终章撒花

作者:风之画
更新时间:2022-02-13 20:20
点击:425
章节字数:45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房轻歌又回到了往日绵羊的模式,气若游丝,她想不明白林曼哪里来的这些个精力,自己都已经这般的累了,她还能日日夜夜的不睡。

想来该是谁占主导权的问题,昨日自己也只是小小的得逞了一下,只是短暂的占了她的身子,便被她反压了一整个晚上,身子软的根本无力反抗,莫不是对她昨日醉酒的惩罚。

其实她错了,她对她这方面的惩罚,无关于她醉酒与否。

这又都过了清晨快晌午了,她实在坚持不住只能求饶。

“过几天就要赶路了,路上更累,路上哪里还有时间…”林曼道。

“谁说要跟你一起赶路啊,说了你不许去就是不许去。”房轻歌坚持己见。

“怎么,怕我打扰你去南边偷偷找郎君?”

“怕啊。”

“你敢,喂,不许睡…”

“痛~”

“说,许不许我去?”

“不许,这是原则问题。”

“那就不许睡。”

“哈,相公,可不可以换个惩罚方式~你这是疲劳轰炸…”

再醒来又是晚上,林曼事无巨细的安排着行程,管它南境是不是危险,只觉得是要和房轻歌一起去度蜜月。

“轻歌,你要看的那些书,还有我们要用的大件一点的物品,我都已经让马车先行运走了。

就剩下细软供我们随身,我都已经收拾好了,到时候我背着就好,我们到驿站了还可以用到这个。”

房轻歌闻言立即又沉下脸,严肃的道,“林曼…”

“叫相公。”林曼一脸严肃,佯恼着她的称呼。

“相公”,房轻歌纠正着称呼,真不知道她干嘛这么拘于小节,“只我一个人去,你不许跟着。”

林曼这下真的有些不开心了,直接拉过了还在收拾的美人道,“我告诉你房轻歌……”

“叫娘子…”她居然睚眦必报。

“娘子,我告诉你,就算你现在不让我去,之后我还是要跟去,我不可能把你一个人仍在那么危险的地方不管,你答应过我的,永远都不会离开我。”

房轻歌见两人因此事无法达成一致,便不想再讨论这个事情,免得两人再起争执。

“总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若再提这个问题,我今天就罚你只能看着我,不许碰我。”

“轻歌,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就要出发了,我们必须得说定这个事情。”

房轻歌想了想,还是觉得需要绕过这个话题。

“相公,给我打洗脚水,我想到你之前在咙谷村还给文贞打水,揉脚,铺床,我不管,以后我的这些都要你负责。”

“所以你是同意我跟着去了吗?”林曼一个开心,正要捧着美人的脸上去亲㖴,却不料被那美人眼睛一横,手又摸在了腰间的飞刀之上。

“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吗?今天你只能看着,不能碰我。”林曼一副企图没有得逞的样子,悻悻的出去打水了,房轻歌则是一脸得意。

“娘子,你是又在吃文贞的醋吗?”林曼放下了一盆热水,遂又准备褪掉房轻歌的鞋袜。

“喂,你干嘛?”房轻歌本来是想要她给自己打水就好,却没真的想过对方要给自己洗脚。

“自然是尽心尽力伺候媳妇,别人都还没尝试过的,自当是要让娘子每日体验了。”

她拗不过林曼,对方执意要洗,却还是随了她吧,只是羞的小脸通红。

房轻歌心下有些感动,双手捧着林曼不时仰起头望着她的小脸,捏的带劲。

见她被自己捏起的脸肥嘟嘟的,着实可爱,便忍不住要将滣凑了上来,哪知却一把被林曼搂住了腰身,狠狠的啄了一口,随后两人便又倒于床榻。

却不料两人正要尽兴时,响起了重重的敲门声。

“妹妹,给朕开门。”是文贞,想来这正主,怕是再强硬的侍卫也不敢阻拦的。

二人同时一惊,而后无奈的互望了一眼,两人都知道在一起不易,应该分秒必争的道理。

林曼遂又霸道的啄了一口才去开了门,文贞是着便服来的,手里还提溜着几坛子酒。

“今天朕不是皇帝,是你们初遇时的李贞,咱们三个醉一回如何?”

“姐姐可是有什么心事?”房轻歌看出了文贞眼眶微红,她可信的朋友不多,心事也不好诉说,不然应该也不会来打扰她们新婚燕尔。

文贞坐到桌前置好酒菜,才见林曼的脖颈上又多了几道新痕,再看那房轻歌,比林曼的新痕还要多,不禁后悔起自己为何要来这里吃狗粮。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林曼倒好了酒,便也关切的坐了下来。

“今日刚传来消息,南境惨败,死了近三万人,伤了四万,还被大夏与千牧族联合,接连被破了三座城。”

林曼眉头皱紧,“怎么会这么严重?”

“关键是肖景安还一直不断的催要军饷,说此次失败,就是因为军饷没有及时到位。

可是朕军饷早就拨过去了,结果路上居然被匪贼劫持,运送的军队使官和镖师都尽数被杀。”

“事情怎么会这么蹊跷,我怎么觉得这贼人,会不会和索要军饷的是同一批人?”房轻歌道。

“朕虽然也这么想,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肖景安还在催要军饷,不然他会将这一切的败仗,都归罪于朕的头上。

你们不知,这部分的军饷,已经是朕险些掏空了朕所有的国库银两,十分费力筹措的了,包括…”

文贞看了看房轻歌,又看了看林曼,有些欲言又止。

房轻歌道:“怎么,你们还有事情瞒我?”说完便一副审视的态度望着林曼,意思是你还不赶紧老实交代?

林曼知会,但想来这是文贞的私人财物,自己无权泄露他人隐私,哪怕是她自家的媳妇。

文贞望着两人怪怪的氛围,后又摇摇头道,“罢了,没和你说,不是因为信不过你,是怕你吃醋。”

林曼顿时有点急:“陛下,你可别这么说啊,你这么说的好像咱俩真有点什么,她本来没吃醋,你这么一说到是真要吃醋了。”

房轻歌的确开始由审视转为怀疑的望着林曼道,“到底怎么回事?”

文贞笑着,“如果朕说清楚,今天你们小两口是不是就要吵架了?”

林曼更急道,“陛下,现在可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你这影响了我们夫妻之间的团结,到时候怎么帮你出主意呢?”

文贞笑着,遂又向房轻歌道出了咙谷村秘洞之事,又像林曼说了自己和房轻歌的关系,此二人这才和听书般的互相恍然。

文贞见了二人的细软,才感叹道:“看来又要和你们道别了,在这偌大的京师,又觉得只剩下朕一个人孤军奋战了。”不禁有些怅然若失。

从小她便生长在尔虞我诈的皇宫里,身边能交心的朋友甚少,至于那些背叛过的所谓的朋友,也早已离开了她身边。

“我们会帮你查清楚一切,边关我们也会尽力。”

“其实朕也可以微服随你们一起…”

“那怎么可以,这边的事情要怎么办,如果那边出了什么状况需要补给,还全靠你的这边斡旋和支持啊。”林曼道。

“这边的政事倒是可以暂交母后来处理,其实朕今天来还有一件事要告知,就是朕与母后达成了和解。”

“哦?她之前可是要杀你啊,莫不是因为知道了你要将她放逐京城,她才开始向你服了软?”房轻歌倒是一脸好奇。

“她的确向朕服软了,甚至差点跪下来求朕,以她平日里那么高傲的性格,能做出此番动作,想必也是真的被朕逼到了绝境。”

“那你可得要防着一点,避免她困兽尤斗。”林曼道。

“她已经失了文家给她做后盾,光凭她一个人还能做什么呢,无非也就是跟朕打一打苦情牌,让朕不要在她年老之时逐她出去罢了。”

“总之陛下要万分小心,看来我要预先在你身边做一些伏笔,以免有人有不臣之心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有备总是无患的。”林曼深思着。

“太后还让朕延续子嗣,想来也是头疼,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了好些个皇亲贵胄的公子们,告示都已经下去了,几日以后便要选妃。

想来却也是到了每年选妃的时节了,她这是在用正当理由来逼朕,朕还不能反悔。”

说完文贞倒了酒壶里的酒,直接饮了一大碗。

房轻歌见状也将酒斟满,林曼立即按住了房轻歌的手道,“你今日不许再喝,莫不是我娶了一个酒鬼娘子?”

“今日姐姐来了,自当陪个尽兴。”

“莫不是你不知我们昨日为何睡到了耳房?”

“哦?”文贞闻言倒是来了兴致。

“相公,你敢讲~”

提及此事估计房轻歌也想到了昨晚的事,今日清醒之时,也为昨天的失仪之举略感窘迫。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文贞和房轻歌在席间,一直给林曼讲着南境的复杂情况,林曼若有所思,遂又取来了画笔和草纸,画了一幅图交给了房轻歌。

房轻歌和文贞盯着图纸仔细的研究了半天,最后道,“这不就只是一个普通弓箭的图吗?”

“你们看似简单,但它和普通的弓箭可不一样,这是一个非常有名的长弓,它的长度大约有五尺半(约1.8米)。

这个长弓可是非常有讲究的,他的一个著名战役就是在冷兵器时代,曾诛杀了对方一万四千骑兵,对方还是着重装铠甲,却没留下一个活口,而己方只损失了不足两百人。

这是一个大范围性质杀伤力的武器,缺点是不能专精,所以我们还要配备精准的努手。”

房轻歌和文贞再次被惊讶到了,“这么厉害?不过,你说的冷兵器时代,是什么意思?”

林曼不知道该如何向两个古人解释什么是炸药,这也是她准备在忙过这个阶段后,后期要研究的方向,只好惶惶搪塞过去。

“就是你们现在用的这些刀枪剑戟,看上去就一片寒光清冷,所以我们的国家称之为冷兵器。”

“说到底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文贞好奇,就连房轻歌也是一脸疑问。

“对啊,我也一直正想问,我居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嫁了。”

“妹妹若是觉得委屈,她若不交代个清楚,那我们休了她便是。”

“姐姐说的有理。”两人竟然同时笑了起来,林曼见二人感情好,倒也跟着笑了。

遂林曼又写了一些如何训练兵丁的现代方案,这些都是她在楼宏泰那得到的实操经验。

此番她又根据楼宏泰对她先前训练方法的反馈,结合着古代士兵的情况,重新将之整理出来的。

林曼还给她们讲了每一项训练,都是有怎样的效果和针对性,这点得到的两人的认可和夸赞,林曼心中不无得意。

不知不觉夜已更深,文贞酒醉,又被两人秀了一脸的恩爱,遂又醉醺醺的来到了两人床上一躺,“今夜朕就睡在这里,你们两个继续去耳房睡吧。”

林曼与房轻歌相视而笑,待林曼为文贞关好房门,却见房轻歌忽然站住了脚步。

“怎么了轻歌?”

当她回身的时候一看,漫天下起了茫茫大雪,正如两人初见时一般。

“一路走来好像发生了很多事呢,那夜我初见你本想着让你帮我挡婚,本来想着你若不愿,两个月后我们和离,之后我还你自由。”

林曼为房轻歌取来了披风裹于她肩,拉着她的手步入了繁华的街巷。

“之后呢?”

“之后就被你骗到手了呗,女儿家最重要的东西都给了你,现在想和离也不成了,难道你还想赖账吗?”房轻歌调皮的笑着。

“轻歌,你有没有后悔过,曾经在雪地里捡了一个人?”

“你说呢?”

漫天大雪无声地飘着,轻柔的掠过二人深情的眼眸,滑入彼此如水的心境。

街上行人已经寥寥无几,夜色下,借着月光,两人说说笑笑,走走停停,不知不觉走到了那日放河灯的位置。

“你想知道我许了什么愿吗?”

“什么愿?”

林曼好奇,眼前的美人鼻头冻得红彤彤的,长长的睫毛上挂着一层薄薄的霜。

林曼意识到美人的手有点冰,遂将她的双手捧到口边,为她哈着热气,然后用双手不断的搓着,想要将它搓暖。

她正一心一意的为对方搓着手,却忽觉房轻歌的滣瓣在向自己靠近着。

林曼一怔,就在相触的刹那,林曼紧张道,“你不是说今天我只能看着,不许我碰吗?”

房轻歌轻轻一笑,“那你看着就好,我来。”

〈第一部〉【完】

作者的话:

虽然数据不是很理想,可能雷区也颇多,但总算陪着两位主角走过了一段痛并快乐着的时光。

第二部何时开,大概看第一部的数据了吧,倒是两人就一直停留在幸福里,也是蛮好的。

爱你们,再次谢谢能跟到这里的我亲爱的读者。

接下来我会把我的老书重新改改,如果有喜欢大大的,敬请期待吧,再撒一把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