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2-02-01 12:38
点击:279
章节字数:47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师妃暄取下剑匣,作势打开,同时问:“前辈如此强取《天魔诀》,不怕阴后泉下得知么?”

石之轩盯着她,失笑道:“石某人若怕这个,早叫万千冤魂索去性命!就当我对不住玉妍,地下相见,我自会向她请罪!”

师妃暄微微皱眉,尽量拖延:“秦王与太子齐王之争,前辈竟都不在意?《天魔诀》便这样重要?”

石之轩冷淡道:“谁也不能永远在那个位子上。圣门分裂成两派六道已有数百年,一统圣门,方成不世功业!待我统一圣门,再计较不迟!”

“妃暄……”婠婠强撑着插话,“不能交出天魔诀!没了阴癸,他下一步就是慈航静斋!”

师妃暄眼皮一跳,沉声问:“慈航静斋到底是秀心前辈师门,邪王如此,可对得起亡妻?!”

当面以碧秀心刺激石之轩,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

果然登仙顶上陷入一阵奇怪可怖的阒静,连风声都听不到。

石之轩突然狂笑一阵:“哈哈哈哈哈!你错了!我这么做,正是为了秀心!”

此言一出,师妃暄和婠婠面面相觑,掩藏在山顶入口稍下的石青璇也是震惊不已。幼时父亲的记忆早就模糊不清,母亲临终前的场景重新涌上,重重叠叠,使她心生恍惚。她身边的四大圣僧双掌合十,阖目不动如山。

“前辈何出此言?”

石之轩早就看破她在拖延时间,但他有种直觉,这是说出来的最佳时机,于是道:“我与秀心真心相爱,结为夫妇,诞下青璇,一家三口,本该和美圆满!可我虽隐居,却因身属魔门,为人轻视!慈航静斋放了秀心,不肯放过我!不然宁道奇这厮何以多次挑衅?最后一次交手我因已和秀心成婚,心有牵挂,才被他击败羞辱。我自觉无颜面对秀心,唯有胜过宁道奇才能一雪前耻,这才钻研出不死印卷,谁知竟然间接害死秀心!”说到最后,语气越发低哑凄楚,堕下泪来。

“秀心死了,我不会放过害死她的人!”他瞬即变脸,露出狰狞面容狠声道。

“害死秀心前辈的,是你自己。”师妃暄犹能平静。

“不是我!”石之轩高声喝断,“是你!是你们!”他冷冷扫过师妃暄和婠婠,然后目光停留在山顶入口藏人处。

“是所谓正道!所谓大义!”他又狂笑数声,“这样简单,我竟苦思十余年!”

“所以你想统一魔门,消灭慈航静斋,使正邪两道成为历史?”师妃暄问。

“不错!正邪合一,从此我与秀心再无阻碍!”石之轩威严道。

师妃暄握住剑匣中的长剑剑柄,石之轩已经无法劝阻,唯有硬撼!只是从此处偷袭,可有一分机会?

石之轩老谋深算,比她棋先一招,轻蔑一笑,随即俯身一把扼住婠婠咽喉,冰冷道:“师妃暄,既无天魔诀,就给她收尸罢!”说着,就要拧断婠婠脖子。

“住手!”

“住手!”

两声重叠,师妃暄心下一惊,回头见到石青璇手持碧箫,从山下走出。

石之轩面露动容,再看到石青璇手中碧箫正是碧秀心的遗物,心神一震,手中松劲。

婠婠得到喘息机会,连忙大口呼吸。

“老秃驴们!干脆一起出来!”石之轩直起身子,恢复常态,大声喝道。

“阿弥陀佛!”一声齐唱,四大圣僧落在师妃暄两边,形成两翼包围之势。

石青璇停在稍后的地方,和石之轩遥遥相对,肃然道:“石之轩,你猜错了。娘亲,是自己逼死了自己。”

石之轩惊讶。

石青璇摇头:“直到如今,我才明白,石之轩,你说你爱她,但你根本不了解她。”

石之轩怔住。

“娘根本不在乎你是什么身份,武功多高……她只希望你能够在身边,不管俗事。就算被宁道奇打败又如何?正邪阻碍重重,她既认定你,怎么会因为这一件事轻视你?”石青璇道。

“可是娘也不了解你。”她惨然笑,“她以为有了家庭后,你会安心归隐。可是你自视甚高,一战之败,就销声匿迹,抛下我们。自创奇功不死印法,她担心你危害天下,思虑过甚,一病而亡。你知道她为什么非要破解不死印法?因为她曾高估自己,以为能留住你,后来又低估自己,以为你已断绝情意。”

石之轩面容耸动,不忍再听。

“你口口声声说爱娘亲,怨恨世道不公,可是你到底有没有去了解她?”石青璇直问,“娘亲遗愿便是要你改邪归正,不再插手江湖!”

“你爱的究竟是娘,还是那个深情痛苦的自己?!”

“即便没有正邪两道,娘亲心中大道,亦会逼死自己。”她继续说,“石之轩,你不要自欺欺人了!”

石青璇的话刺进石之轩心里,他后退一步,身形摇晃。

趁此机,四大圣僧齐声颂唱:“……如来寂灭随顺得,实无寂灭寂灭者;一切障碍究竟觉,得念失念皆解脱。”禅音森邈,蕴含佛家内劲,竟是要在此时此地度化石之轩。

师妃暄警惕地盯着石之轩,见他的面容从一开始的悲恸欲绝变到最后淡漠阴鸷,心下渐觉不妙。

吸收邪帝舍利后,他早已成为无懈可击、没有破绽的石之轩,就算石青璇,也无法改变他的决心。

“秀心这样逼死自己,正是因为被慈航静斋毒害!说到底,就是所谓正道误了她!”石之轩冷厉道,“我会为她报仇!”说完,他手上凝劲,击向婠婠!

“慢着!”师妃暄上前一步,“天魔诀在我手上!”

石之轩停住不动:“哦?我已没有耐心听你多话!”

婠婠心中有隐约预感,拼命朝师妃暄使眼色,焦急不已。

“实际上,便是婠婠也不知道天魔诀藏在哪里……”

“师妃暄!”婠婠喊她,“你什么都不知道!还要逞强!”

石之轩眯起眼。

师妃暄朝着婠婠点头微笑:“当初,婠婠托青璇将《天魔诀》交给我,藏在……”

“妃暄!”

“……慈航静斋。”婠婠没能拦住她,师妃暄仿佛说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石青璇诧异望向师妃暄。来前妃暄告知她《天魔诀》的详细藏处,但不是也约定了不能透露《天魔诀》的下落吗?

婠婠心急牵动伤口,咬牙喘气,她明白师妃暄的决意,可是她动不了,什么都不能做。

石之轩将一切尽收眼底,漾开笑意,看向婠婠赞叹道:“这份心机,玉妍泉下当瞑目了!”

“前辈,我想看看婠婠。”师妃暄踢开脚边剑匣,不带兵刃。

石之轩思索。

师妃暄微笑问:“前辈怕了?”

“哼。”石之轩一挥袖,示意她上前。一个师妃暄,他未放在眼里。

已经知道天魔诀的藏处,他没必要浪费时间——在场没人能留住他。

师妃暄一步一步走向婠婠,蹲到她身边。

越靠近,才看到她面容憔悴,旧伤添新痕,不知道这段日子受了什么折磨。手放在她肩上,她竟疼得一颤——比上次又瘦了许多。

师妃暄伸手轻柔抚上她的眉眼,心疼道:“你受苦了。”说着鼻子一抽。

婠婠四肢都没法动,只是深切地凝望她,眼睛蓦的发酸,泪水止不住流下来,拼命摇头:“妃暄……”

尽在不言中。

石之轩冷眼瞧着,运功点地,向一侧斜突出去。

在那侧的嘉祥大师和帝心尊者同时飞起,截住石之轩。

师妃暄抱起婠婠,把她抛向另一侧的道信大师,自己则旋身向石之轩扑去,一条白丝带出袖,围住石之轩的腰部。智慧大师很快赶到,四人混战,石之轩如此情况下冷不丁被丝带束缚,不由被扯住往后一撤。

道信大师稳稳接住婠婠将她放在地上,交给上前的石青璇照顾,自己也投身对战。

石之轩本以为即使四大圣僧,自己也能很快遁出,没想到背后冒出一个师妃暄,以一敌五,一下子变得棘手。

他斜睨师妃暄,一段时间没见,功夫竟大有长进。以慈航剑典为基,杂诸家功法于一体,恰到好处,令人惊叹。

石之轩被五人团团围住,无法脱身。五人齐出掌打到石之轩身上,他不躲不避,沉呵一声,竟以内力吸收掌劲,旋即释出,逼得五人后退一步。

自己也咽了一口血腥,

正这个间隙,远处传来一声高亢阴笑,诸人望去,安隆从空中落下,手上劫持着千黛。

智慧大师迅即退到石青璇和婠婠身旁,保护二人。

“谁敢再动手,我便杀了这小妮子!”安隆怪声怪气道,“诸位圣僧想要背上这杀孽吗!”

千黛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

若逼得四位圣僧不能出手,石之轩就来去自如了。

石青璇的心沉到冰底,本来因为千黛功夫不好,让她在山下等着,谁知会被安隆劫来……石之轩早就谋划周密。

但这千载难逢的绝佳时机,一旦放走他……

一时无人说话。

“诸位圣僧皆是由我请来相助,绝无因此背上杀业的道理!”师妃暄高声道,“还请诸位大师为我护法!”

她又面对石之轩:“石之轩,你可敢和我一战!”

石之轩抚掌大笑:“你?”

“正是。只我一人,也可杀你。”师妃暄沉着道。

石之轩又是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未料你这样狂妄!师妃暄!你以为能和宋缺打平就能杀我?我还未把他放在眼里!”

师妃暄不为所动,话中含怒:“闲话少说!石之轩,你究竟敢不敢应?!”

石之轩止住笑声,可惜道:“我本想留你一命,但你既然求死,就怨不得我了!”他冷冷环顾四周,喝道:“三丈之内,不许靠近!安隆,你也不要出手!”

剩下三位圣僧对望一眼,后退到三丈外,仍呈包围之势。

智慧大师将长剑掷给师妃暄。

她持剑立定,对着石之轩,神情冷漠。

石之轩阴恻笑道:“师妃暄,我很欣赏你。会让你死得痛快些。”

师妃暄平静道:“当年邪帝舍利就是我的过错,如今,我不会一错再错!”说罢,执剑刺去。

四位圣僧随即口中念诵,以浩荡佛言真劲为师妃暄护法。

师妃暄目寒如水,剑意森然,一招一式,凌厉果决,将慈航剑典等功法发挥到化境。

石之轩虽被佛音抑制少许,本也自信足以应对师妃暄。

但很快,他发现自己错了。

他面对的不是慈航静斋的师妃暄,而是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师妃暄。

剑招奇诡,内力不绝,舍身孤意,人剑如一。

师妃暄的打法,完全置生死于度外,不留一点喘息机会。

他决心速战速决。

二人身影交错飞舞,险招频出,多次只差毫厘,便有一人丧命。

石青璇看得心惊肉跳,心中天人交战。

婠婠急朝她道:“青璇,快、快乱他心智!”

石青璇看看婠婠,又看看石之轩和师妃暄,心下焦急,不知怎样扰乱才好。

石之轩是魔门久负盛名的卓绝人物,号为“邪王”,纵横天下,罕逢敌手。他既决心快速杀死师妃暄,就没有她活命的机会。

“叮”的一声脆响,长剑应声断裂,师妃暄手上只余半截残剑。

她置若罔闻,继续对战。

几瞬间,连过十数招,师妃暄嘴角溢出鲜血,邪王少许耗损。

打至临崖,师妃暄已无退路,便孤注一掷,朝石之轩刺去一剑,石之轩亦以十成功力击去一掌。

三位圣僧亦同时飞起,朝石之轩扑去。

石之轩未料师妃暄不躲不避,一意只在手中半截半截剑上——务求直贯心口,取他性命。

他手上力道减弱几分,身形微移,就在这时,他听到耳边一声凄厉的“爹——”,心神一震,手上劲气不由得泄去不少。

是石青璇叫他。

残剑偏刺到他心口旁几寸,贯穿身体,并无性命大碍。

而师妃暄被一掌震飞,口吐鲜血,飞出悬崖,朝下直直坠落,千丈之下,是汹涌奔腾的渭水。

粉身碎骨于悬崖下,就是她的归宿。

石之轩回头只看向石青璇,见她满脸惊恐担忧,心里百感交集,神情动容不敢置信。

血沿着剑刃滴下。

他以为自己就要毙命于扑来的圣僧手中,不料腰上一紧,一股巨大牵引力将他扯出去。等到眼前景象变换,他才意识到自己凌空下落,是被师妃暄以白丝带缠住,一同坠下悬崖。

一切变化极快,只在眨眼间。

耳边皆是呼啸风声,他忽觉一心无挂,四大皆空。

也罢,也罢;也好,也好。

他闭上双目,自碧秀心死后第一次,满足地笑了。

登仙顶上,安隆目眦欲裂,丢开千黛,失魂落魄地朝二人坠崖方向跪倒。

婠婠回神后高呼一声“妃暄——”,不顾自己浑身剧痛,四肢受制,从石青璇怀中滚落到地上,以下巴和躯干支撑,朝坠崖方向如同蚯蚓般挪动过去。

石青璇满脸是泪,上前抱住不顾一切的婠婠,千黛亦踉踉跄跄跑到婠婠身边,硬止住她,不住垂泪。

四大圣僧停到崖边,面容悲戚,低首合十诵念往生经。

婠婠眼睛发红,状如疯癫,撞开石青璇和千黛,口中期艾声不绝,奋力朝崖边爬去。

石青璇无法,只能忍泪把她打晕。

等他们转身再查看安隆,却见他口鼻出血,身体发凉,气绝良久,已是死了。


还有一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