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2-01-30 00:28
点击:255
章节字数:37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巨大的轰鸣声响了许久,地上和地下,连成一片一片的火器,尽情发挥着它们的威力,将上下都炸的面目全非。

等到爆炸停止,一切都蒙上了碎片和余灰,仿佛生命已经被消灭殆尽。

师妃暄咳嗽着醒来,眼前一片灰蒙,她发觉自己竟然没有死。

头疼欲裂,浑身都疼,她想不起爆炸那一瞬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动了动,感到有人压在自己腿上。

脑子缓慢清明,她想起压着自己的人是谁。

婠婠!

师妃暄蓦的清醒,立刻坐起来去看婠婠情况。

婠婠从腰往下的大半个身子都埋在巨石块下,看不到脸。

只一眼,她便明了眼前的情况——婠婠为了保护自己,自己落在后面。

眼泪很快无声地落了下来。

她用尽全部气力去清理压在婠婠身上的石板块,至于爆炸的其他可怕后果,她没时间去想。

“咳、咳、咳……”石块被搬去一两块,婠婠也发出了声音。

“婠婠!”师妃暄急问,“你怎么样?”

“唔……呼……”婠婠喘了很久,才道,“妃、妃暄?”

“是我,是我!”师妃暄俯身靠近她,“婠婠!你怎么样?”

婠婠休息了好久道:“我……我的腿动不了。”

师妃暄清理掉上面的碎石,发现底下压着的是一块巨大的石板,她咬着牙用力去抬,却发现极其沉重。

“妃暄,你呢?”

“我没事。”她不懈地努力着。

婠婠又剧烈地咳嗽一阵。

师妃暄心疼地蹲下来看她,这下才摸到婠婠背部衣物黏腻一片,她抬起手闻了闻,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整个人被重重一击,眼泪不受控制地滚落下来。

“咳咳,师妃暄,你怪得很,都要爆炸了,怎么不想逃?”婠婠虚弱地问,“就这么想和我生死别离?”

师妃暄收了收泪,咬牙回:“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炸了国宴,李阀和突厥、高丽使团、徐子陵和寇仲,你都除掉了……既然选择放弃我,为什么还要救我?”

“什么炸掉国宴?”婠婠挣扎问,“我只是炸了李世民掖庭宫内的清凉斋。”她倏而恍然大悟,“怪不得你不要命地阻止我。”

“清凉斋……”师妃暄也明白了,难怪会炸得这么突然,完全不管国宴的时间。

“白清儿……这招真妙啊……”婠婠苦笑,“假中藏真,诱你入地库,然后假意告诉我,以你为饵,让我跟着去。最后让我们在爆炸中丧生,她坐收渔利……妙极,妙极……”

师妃暄脸色变得惨白,炸掉清凉斋和炸掉国宴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原来婠婠没有那么毒辣,自己该信她的。

“啊,”婠婠伸手摸到身边物什,“天魔带都碎了啊,这爆炸真厉害……等见到师尊,怎么解释好……?”

师妃暄恍惚想起来,在那千钧一发之时,婠婠用天魔带将自己扯过来摔进小门内,然后用天魔带和以精纯内力护住她自己,形成一层保护罩。然而爆炸的冲击太强,天魔带尽碎。但也多亏了这层保护罩,婠婠还活着。她张嘴嗫嚅几下,心里难过,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又拼命去抬压着婠婠的石块。

“妃暄,妃暄,”婠婠断断续续地喊,“妃暄,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师妃暄听得婠婠喊自己,又听不真切她说什么,急忙蹲下来凑到她身边。

婠婠艰难伸手去摸师妃暄脸颊,手上都是血,在她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咳,妃暄,你听我说,”婠婠勉强聚力,“我脱不开身,不要浪费时间了。趁还有气力,快找出口。”

师妃暄使劲摇头,一点也不听。

“妃暄……”婠婠像哄小孩一样,“白清儿他们计划周全,阴癸没了我,千黛压不住,他们一定会肆无忌惮……你、你该出去。”

“我能救你出来。”师妃暄咬唇。

婠婠歇了歇,又抓住她道:“妃暄,你先找出口,就算救我出来,我的伤也……咳咳,听我的。”

师妃暄垂眸道:“你又想诓我。婠婠,是我害了你,我不走。我一定带你出去,你且等等。”说完她直接站起,去推巨石板。

时间在沉寂的黑暗中流逝。

师妃暄竭力调动凝聚真气,终于移动了上面的巨大石板。

婠婠发出忍痛的呻吟。

移完后,师妃暄跌坐地上,额上都是冷汗,五脏六腑都疼痛。

她缓了缓,去扶起婠婠,却见她已经紧闭双目,不住打颤。

师妃暄将她揽到怀里,摸了摸她的脉搏,登时竖起眉,无法再多想,又向婠婠体内输入真气。

一缕真气率先游遍婠婠全身,师妃暄眼泪滚下来,她明白了婠婠话中含义。

她受了很重的内伤,重到即使自己拼尽全力,也只能吊住半个时辰的性命,如果不能出去,终究是死路一条。

师妃暄忍住泪,一边自疗一边强行给婠婠渡真气止血续命,哪怕之后只能续半个时辰,自己也不能放弃。

过了一炷香,婠婠悠悠醒转。

师妃暄立刻背起她,在黑暗中向甬道前行。

“妃暄,你真傻……”

“是,我是天下第一的蠢人,害你这样。”师妃暄忍住哭腔。

“才不,我的妃暄,是最聪明的……我不怪你,是我选择要和你作对……也是我该自食的苦果。”

“等出去了,我专心照顾你,再不理会那些争斗。”师妃暄发誓般道。

“好。”婠婠低低回。

约走了半里路,师妃暄停住脚步。

“怎么?”婠婠虚弱问。

“婠婠,你等一下,我找下出路。”师妃暄很温柔道,将她轻轻放下,自己四处摸索。

婠婠靠着土壁喘气休息,她浑身剧痛,手脚都没有力气,动弹不了,只能尽力睁眼看看目前情况。

原来又一道石门严实地堵住了通道。

她很快又闭上了眼,现在她能做的,只有让自己撑得久一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婠婠听到师妃暄的低泣声。

“妃暄?”

“你再等等……”师妃暄语气没有平常的冷静。

可是半晌后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妃暄,你应该听寇仲和徐子陵说过,杨公宝库中,有一些精巧的死路……”婠婠估摸着时间,有气无力地笑了笑。

“不,不可能……是我没找到机关。”她不肯承认。

“妃暄,妃暄,剩的时间不多,你陪我说说话,这样……我就没有遗憾了。”婠婠费力道。

师妃暄满脸是泪,她仰头止住,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她靠到婠婠身边。

“妃暄,”婠婠拉住师妃暄的手,“有你,我很高兴。”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师妃暄忍不住堕泪。

“都说了,不是你的错。是我中了白清儿的奸计。嗐,中就中了吧,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婠婠时断时续道,“只是没有完成师尊的遗计,真的很可惜……还挺顺利的,就差一些……”

师妃暄垂泪不言。

婠婠忽然用力拉住她:“妃暄,接下来我说的很重要,你记好了。皇宫中,有阴癸的内应,他是师尊布下的暗子,只听命于掌门一人,他就是李渊身边的韦公公。你去找他,让他转而帮助李世民。喔,你告诉他,你手中有天魔诀,他就会听你的。”

“为什么?这样你就前功尽弃了?”师妃暄疑惑不解。

“呵,师尊计划只有我一人清楚。事已至此,不可能成功了……”她重重一叹息,随即狠厉道,“便是前功尽弃,也不能叫白清儿占这便宜。害死掌门,搞砸师尊大计,我看派中还有多少人支持她……”

她不改魔门本色。

“好。”

“天魔诀,给千黛……无人指导……不知道她能学成多少……但,只有她能做阴癸掌门。我的想法,她了解大半,也支持。阴癸……阴癸不能回到从前。”

师妃暄含泪答应。

婠婠笑:“有你承诺,便好。”

她喘了几口气,继续道:“妃暄,待事情结束,你回慈航静斋吧。”

“我不回去。”师妃暄哽咽道。

“怎么不回去……?”婠婠着急问,“他们都希望你回去。”

师妃暄摇头:“我不回去。”

“妃暄……”婠婠勉力伸手,想去摸她的脸,师妃暄将脸靠近,“你因为我离开慈航静斋……如今我……咳、咳,你一个人在外……”

“婠婠,离开静斋,确实因为你,可也不单为此。”师妃暄的手覆上她的手,轻轻摩挲,“我从小长在慈航静斋,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下山后,我才见过人间百态……你还记得我们在希俚村的那段日子吗?我很喜欢人间烟火,酸甜苦辣,真正活着的样子。慈航静斋很好,可是太冷清了。静斋所求的武学至道,勘破死关,也不是我的追求……我,不会回去。”

听了她的话,婠婠微微扬唇笑:“好,妃暄。本来还担心……我能不能葬在慈航静斋旁边呢……妃暄,我想离你近一些,多看你两眼。”

“嗯,我不会让你孤单的。”

婠婠盯着她,很欣慰地笑:“妃暄,说到底,就算死,我也没有遗憾。因为有你,我就觉得……很好。还好没听师尊的,不然我也要抱憾终身……”

“对不起,对不起……”师妃暄泪如雨下,“我一定为你报仇。”

“有这句话,我知足了。”婠婠柔声道,“但是,不用了。就依你的性情,别沾血,别困在仇恨里,交给千黛吧。按真正的你,替我,好好活着。”

师妃暄哭到不能自止,低头紧紧抱住她,无法说话。

“我还有点私心,不想你以后喜欢别人……可是,如果遇到了,别错过了……”婠婠最后嘱咐。

师妃暄凝望她:“世界上,哪有第二个你?”

“啊,这也是……”婠婠露出得意的笑,然后靠在师妃暄怀中,用力喘息,没法再说话。

师妃暄用力箍住她,感受她的气息、心跳和体温。

心中痛到茫然。

时间很安静,很安静地流淌。

师妃暄感到怀中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

她已麻木得没有任何感知,只是不停为婠婠输送真气,希求能够再多延长一会儿,心中不断祈祷。

许是上天听到她的祈求,不知时间几何,“通”的一声,头顶发出闷响,接着一束光照了进来。

师妃暄被照得刺眼,遮住眼朝上看,一会儿才看清,上面是石之轩?!

“哦,正好,婠婠还没死吧?”石之轩冷淡问。

师妃暄来不及回答,便觉一股掌风袭来,怀里一松,紧接着昏了过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