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蜂鸟篇第三十一章 映照在眼中的是……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2-17 20:40
点击:460
章节字数:29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蜂鸟篇第三十一章 映照在眼中的是……

*******************


知道为甚麽龟兔赛跑中兔子会输吗?

兔子盯着乌龟,而乌龟盯着终点


目白家长老(?) 《赛马娘2》


****************


『在南风局小心她的宝牌暗刻,可以试着加快点速度』


「自摸,2000 All」


『等她和牌後,可以在第十巡左右盯准她的中张弃牌,可以的话试着对准她直击,那她大概接下来两局左右都不敢轻举妄动』


「和,12000」


『如果觉得她有听牌的打算时,她大概会向副露比较多的人下手,只要试着喂牌给其他人,她反而会因此目标增加而进张变慢,到时候……』


「自摸,4000,8000」


『呐,我说,其实小健你是偏防守型的吧?』


比赛结束时,小锻治健夜用指尖轻轻扫过自己领先的比分,目光柔软


真的,一切如那人所料

经过几天以来两人的研究讨论,所得出的对策让她比预期中顺利地重新夺回日本第一的宝座。


『遥,真的很擅长预测其他选手的行动啊』

——明明过往牌谱中没有类近的情况,可是她就是知道对方会在这种情况下采取怎麽样的打法。


对策很奏效,再加上大家对自己突然改变的打法始料不及,最後赚得的点数比想像中还多。

——有点让她想起当年那场双人赛



小锻治健夜注视显示屏上埜遥那位於排名第八的位置,轻轻地笑了


『其实小遥比起自己坐上牌桌,更适合当教练之类的吧?』


如果接下来挑战世界联赛也能跟她并肩而行

如果她还愿意向自己伸出援手

如果……


想到10回战时,她离开的背影,小锻治健夜不禁黯下眼眸,内心一阵抽痛。


『已经,不可能了吧?』


所有人,都是这样,最终在见识过她的实力之後,就跟她保持距离,深怕被她锋芒刺伤。


而且自己还偏偏对她做出那种直击

已经,回不去从前了吧?


「小锻治雀士,恭喜您久违地重新攀上日本最强的宝座,请问接下来真的要挑战世界联赛吗?」


「嗯」小锻治健夜轻声应答


「请问目标是?」


「夺冠」


『即使只剩下我一人』

『我还是……』


在镁光灯赐予的荣耀映照下,她忍不住再瞟向显示屏那5-8强的选手名单。


小锻治健夜终於看清了

上埜遥,并不是跟赤土晴绘相似

她是跟自己很像啊


平常对任何事都能忍让的那种宽容

一旦认准了目标後,那种即使粉身碎骨也绝不退让的异常执着

她俩,本质上是同一种人吧?


即使明白会亲手摧毁两人的关系

即使最後只剩下她一人徒劳无功

她还是,想要一步一步履行两人定下的约定。

守护那个两人之间仅有的,随口说出的约定。


『我还能待在你身边吗?』


——回家之後,她还在吗?


小锻治健夜终於满足了最后一位支持者的签名请求後,长吁一口气,走出会场。


迎接日本冠军的是初秋的冷风丶手中有点沉重的奖座丶还有……


在惨白的街灯下,伫立着的那个人像是感应到了甚麽似的,直勾勾向她看来。


上埜遥,就在这里一直等她。


****************


上埜遥看着小锻治健夜在决赛的直播,释怀地轻笑

『甚麽嘛……』

『她果然是骗子』


即使那天晚上嘴上说着那种晦气说话,但此时此刻的她,对局时脸上还是展现着那种闪闪发亮的表情


毫无疑问地,她在享受对局


上埜遥终於看清了

自己明知会惹她生气还是执意站上赛场

还幼稚胡闹地故意挑衅复出的王者

其实我只是——


“想让你看见我而已”


不是甚麽凑人头的

不是把梦想随便丢给你的

不是被你护在身後的所谓队友


“在那之後打不打麻将,在大赛上交出怎麽样的成绩。都随你,我不在乎”

我怎麽能忍受你说出这种话?!


我坐上牌桌边的理由,只是…..

我想要,作为同等的对手,站在你面前,逼你正视我,跟我认真地打一场正式比赛而已

我想要,你能全力以赴享受与我一起的对局罢了

别再用一副不耐烦的愁眉苦脸跟我打牌了......

——你,喜欢打麻将的吧?


*********


我不允许你带着这种表情挥剑

不要看轻剑刃的美丽啊!剑圣!!!


威尔海姆·托利亚斯(威尔海姆·范·阿斯特雷亚)

《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


画面中,小锻治健夜有点狼狈地抱着对她的身形来说过于庞大的奖杯正在接受传媒拍照。上埜遥不禁被逗得噗哧一笑,然后笑容不知不觉间渐渐变得苦涩。


——明明输得那麽狼狈


最後被逆转,的确是自己太大意了

明明知道一心盯准猎物时,视野就会收窄,思维变得单一

没有比这更适合偷袭的时机了


——明明最清楚这一点的人,应该是她自己才对



眼角的视野彷佛捕捉到无比熟悉又陌生的扭曲几何图案一闪而过,她下意识往会场看去——


刚好跟这场比赛的冠军正正对上目光


所有的念头全被那一瞬间亮起的明亮眼神所掩盖。


小锻治健夜脸上带着惊喜的微笑,径直往她走来。


上埜遥脑中一片空白


——到底该怎麽面对她呢?


比赛前的争吵,对局中的针锋相对,止步八强的不甘与屈辱……各种各样的场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对方似乎也同样不知所措,在离她一米的距离停下脚步,笑容有点僵住,欲言又止。


於是上埜遥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她伸出手。


——两人瞬间回到那个奇迹般的夏天丶全国大赛会场的走廊中


小锻治健夜一怔,随後释怀地失笑,伸出手轻轻回握。


「被你摆了一道」上埜遥无奈地叹息,转过身去跟她一起漫步在被刺眼的路灯所照耀的,回家的路上。


微凉的指尖还残存温热掌心的温度。小锻治健夜凑近她身旁,试探性地追逐那抹馀温。


上埜遥微微一愕,随後张了张手指,把她伸过来的手自然而然地包裹住。


「嗯」小锻治健夜心满意足地轻轻眯起眼睛「下次,我也不会输」


「下一场比赛就是世界联赛了吗?好像比想像中快?」


「因为世界联赛本来就是两个月後嘛……」


——『当初提出交易时完全没想过……』


「唔……」上埜遥目光流转,岔开了话题「话说刚才采访时你不是抱着好大的奖杯吗?」


「麻将协会会把奖杯送到Pleasing Chickens。那个奖杯归俱乐部所有」小锻治健夜递出手上的奖座给她看「不过奖座和证书会由获胜的雀士保管……话说我在那场双人赛也说过吧?」


「这都多少年以前了?!」上埜遥躲开目光


那场比赛後,她一心只想逃避这些荣耀,也没多少心思听她解释了。


「不就一年前吗?!」


——只是过去了一年吗?

总觉得,刚过去的那个奇迹般的夏天,实在漫长得过份。

而本以为遥不可及的世界联赛,刹那间就迫在眉睫。


把仅此一次的机会牢牢握在手中,把乱来的请求化成现实。

“名符其实的Grandmaster “


感觉到走在前方的人牵着自己的手加重力度,还低下头愈走愈快,小锻治健夜无可奈何地轻轻拉了拉,把上埜遥的思绪拉回现实「小遥,到车站了」


「……」


「果然是太累了?没事吧?」小锻治健夜担心地皱起眉头「所以我就说几天前才在车祸中受伤还硬要来比赛实在太乱来了」


「小健太爱操心了」上埜遥一脸不以为然「麻将又不是甚麽需要剧烈运动的体育比赛,也不会压到伤处加重伤势,更何况肋骨只是稍~微有点裂开而已。」


「那你也不要摔牌啊……刚才绝对弄痛了吧?」


「别露出这副表情嘛。带着愁眉苦脸打牌会摸不到好牌哦?」不过总觉得这说法不适用於她身上……


两人踏上公车时,空荡荡的车厢被车窗外的月亮照得清冷,一股既视感扑面而来。


『果然……比赛後就该这样才对』


「有来比赛真的太好了,对吧?」上埜遥感慨地叹息


『这次没有错过,真是太好了』


小锻治健夜看着她小心翼翼地调整姿势坐得端正,不敢把背脊靠向座椅,不禁後悔应该直接跟她乘计程车回去才对。


『世界联赛会遇到怎麽样的对手呢?』上埜遥看向车窗外的月亮出神『我的计划,再加上她的实力,能对世界级的对手奏效吗?对方又会怎样应对?』


「稍微有点期待啊……」
























『……真想看看我的恶运能在世界舞台上走多远……』

********************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060606b
a060606b 在 2022/02/19 11:58 发表
长评

哦哦哦!更新了!
這陣子上班特別忙,都沒時間回覆~
手機版不知道為什麼,打了字都會跳掉呢~XDDD

嗯.....說實話,總覺得遙桑和有聊過天的人都很配呢~
所以雙赤髮我也是可以嗑的~嘻嘻~
正所謂......「鍛王爺、遙桑、晴繪桑」教我的CP排列組合?!(大笑

啊~鍛王爺比完賽,螢光幕後抱著獎盃、迎著冷風、孤身一人離開賽場,在街燈下被遙桑接回家!
這是什麼「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的神仙場景!(尖叫
看來晴繪桑一點機會都沒有啦!

說起來......
鍛王爺總是愁眉苦臉的打牌,會不會是一種「高處不勝寒」的落寞哩~
想打讓所有人都開心的快樂麻將,但在牌運加天賦極好的情況下,往往只能從對手身上得到恐懼、害怕的反饋......
這有點像我在這裡看到的、也很喜歡的一篇文--《因怜而照》中,刻劃的宮永照的經歷~

此外......原作這幾日居然又更新啦!
透過久帝的回憶殺,她的家庭背景更清晰啦!
(小時候的久帝好萌!完全可以透過小久帝想像小遙桑的樣子!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