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蜂鸟篇第二十九章 诅咒与烙印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2-12 20:04
点击:488
章节字数:25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蜂鸟篇第二十九章 诅咒与烙印

****************


对手是怪物的话,那凡人能做到的就只有「思考」了

停止思考的话,就真的只能是凡人了


末原恭子《咲saki》


****************

『真是感谢你们的优秀呢,职业雀士们哟~』


「和,3900」上埜遥轻轻把手牌推倒,礼貌地收下赤土晴绘递过来的点棒。


麻将打久了,老手们总会被烙上名为「牌技」的诅咒


弃和时第一张牌该打甚麽丶进张顺利时要怎样出牌才比较有效率,全都有迹可循。


看透每家的手牌当然是不可能的,但如果……


上埜遥打开配牌,把一副一杯口清一色的漂亮手牌亮在眼前


如果这个顽固的诅咒仍如影随形的话……

那就代表她需要的牌,正被他家牢牢握在手里。


只要牢记这一点,然后透过鸣牌的干扰和喂牌的诱导,再加上观察其他人的舍牌,就能让整个局面变得清晰。


她毫不犹豫地通过喂牌和鸣牌打乱小锻治健夜的进章,把自己那副本来有机会和出三倍满的手牌变成只有一番的一气贯通。


只是……

「自摸,6000,12000」软弱无力的嗓音轻声传出

只是,最后和出三倍满的是她。


也对啊……

所谓压倒性的牌运,就是能碾碎一切计谋的绝对存在

『明明都设法阻挠了还能和那麼大啊……』

到底是如果不搞局的话,她会和得更大?

还是因为自己多此一举,反而让她摸到更好的牌?

上埜遥放弃深究下去,认命地交出12000分点棒。



「立直」随着弱气的宣示,小锻治健夜把一根立直棒放进麻将桌中间


下堕感蛰伏在身体深处,上埜遥一闭上眼睛,就彷佛跌入那个跃动着七彩扭曲图形的绿光深渊中


自从小锻治健夜住进她的家,这阵子以来她一直在做相同的梦

具体梦到了甚麽她也说不上来,只记得蒙着绿光的空间和异常清晰的下堕感


一直以来的梦境,似乎并不只是梦境


不过啊……

上埜遥偷瞄了一眼动作开始有点僵硬的阿知贺前教练,把宝牌打出去。


「诶?……碰!」

现在场上可不只你一人

『那个无坚不摧的Grandmaster ,唯一的短板就是其他三家的联手吗……』


『……我也曾经被三家一起针对过,所以我很清楚那种痛苦,明白你会如何拼命挣扎』


「和!3900」成功直击小锻治雀士的赤土晴绘无暇顾及对方微微错愕的表情,直勾勾地看向她下家的新人雀士。


眼下这种放弃大牌迅速过庄的选择,的确对自己来说是最好的决定。

互惠互利……吗?

不,完全被利用了

*********

『都已经下半场了,还没被飞掉嘛~』上埜遥漫不经心地想着,把刚拿到手的配牌盖好对齐,轻握两端『小健和靖子比想像中老实,是错觉吗?』


藤田靖子凝视上埜遥一口气打出的三张宝牌,冷笑了一声,把默听的牌换掉,由三面听改为单吊。


『哼』上埜遥摸牌後,嘴角勾起不怀好意的奸笑,把牌高高弹起『笨蛋啊靖子,你上一巡听的牌,其他人也在听啊!』

「自摸!!」


倒下的配牌,是各家所听的牌组成的七对子。

“啪!”遥一手在空中接住麻将牌,用力摔在桌面上「…啧!」

『嘶……动作太大肋骨好痛!』

脸上一闪而过的痛苦被闪闪发亮的炽热色彩完全盖过,上埜遥难掩兴奋的神色,高声宣布


「3000,6000!!」


「喂!说好的不摔牌呢?」藤田靖子没好气地吐糟『打了三张宝牌手中还握住三张吗?这种铳一色的七对真是久违了』


察觉到来自下家的视线,上埜遥对上小锻治健夜幽深的目光,歪着头朝她咧起一个得意洋洋的灿烂笑容「麻烦6000~多谢惠顾喽~庄家桑~」


『你挑衅她干甚麽啊?!!』藤田靖子无力地扶额,赤土晴绘则是苦笑着摇摇头。


小锻治健夜跟她对视了好几秒,才默默轻叹一口气交出点棒,清冷的蓝眸中不知不觉间被那道夺目的光芒染上些许柔和的温度。


南三局


「没听」藤田靖子邪魅地笑着把牌盖好。

『混蛋…..明明好几巡前就能和我的牌……故意拆掉听牌还把自己的庄家过掉吗….?』遥不安地看着自己以微弱的优势处於第一的比分


——被逆转女王盯上了

故意放统让靖子站上第一位来封住她的能力作战失败了。

倒不如说,前几局开始就被她用计把自己推上第一位。


『不愧是靖子,这种蹩脚的陷阱果然没用』

那就——


「和,7700」清冷淡漠的嗓音响起,宣告这场比赛的结束。


遥的动作一下子僵住

小锻治健夜利用藤田靖子的攻势作掩护,向上埜遥作出精准的直击。


——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


一下子掉到第四位


「…………..」


「多谢指教」

上埜遥默默低下头鞠躬


——完全,没有实感


******************

「呐……不去跟你队伍的孩子说点甚麽真的好吗?」赤土担心地看着上埜遥率先离去的背影,叫住准备离席的小锻治健夜。


身为前教师的她,总有点放心不下这个初次参加大型比赛的新人。


虽说名义上已是独当一面的雀士,可她的年龄比她不久前教授的学生大不了多少。


「诶?!」小锻治健夜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困扰的蓝眸漫无目的地游离。


她彷佛回到那条茨城县比赛会场的走廊,焦躁而笨拙地拼命想安慰她受挫的搭档。


然而最终……

甚麽都说不出来。


「我去跟她说话的话……会让她更难受的吧?」她惴惴不安地说


「那最後就别对她做这种直击嘛」藤田靖子开玩笑地说,老实说两人的对决被打断她也多少有点不甘心。


本来以为会迎来她软绵绵的辩驳,谁知这位顶尖雀士一下子沉默下来。


在上埜遥家第一天留宿的翌日清晨,她醒来後,发现自己昨晚盖好的手牌被翻开来。


「遥……她也是以一名职业雀士的身份,认真挑战这场职业联赛。」她严肃地说「放水的话,是对她的侮辱」


更何况……

——我们之间,有那个「约定」

——我不能输在这里


赤土晴绘呆了半晌,噗哧一笑「真的…..想不到你是个那麽一板一眼的前辈呢,小锻治桑」


「诶诶诶??!」


藤田靖子跟着笑起来「赤土小姐也不用太担心她。她输掉比赛的经验比你想像中丰富,不过嘛……」


她回想起那孩子落寞的背影,眼神中浮现出担忧「这次她还能不能一笑置之,那可就难说了。」


——开玩笑

——那货可是上埜家的老狐狸啊

——要摸清她的心思简直痴心妄想

**************

「咚」最後赤土晴绘在离对局室稍远的走廊遇见那个赤发孩子,她正用全身力气狠狠往身侧的墙壁砸了一拳,不发一言,肩膀微微颤抖


果然……

『对你而言,这场才不是甚麽无关痛痒的比赛,对吧?』

**************

刺骨的疼痛从右拳一直窜往右肋,再直勾勾刺进心底,走遍全身,上埜遥颤抖着长吁一口气,压下让人头皮发麻的痛感。


止痛药开始失效了

*************

TBC



比赛看点:坐庄必被炸

末原恭子那几句话是我看那麽多动漫以来最喜欢的金句没有之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060606b
a060606b 在 2022/02/13 17:02 发表

好慘的莊家.....直接被炸12000是真的痛!
這讓我想到我打日麻的悲慘經歷.....(遠目

說起來,是真的佩服末原恭子~
在群魔亂舞、神仙打架的全國大賽,還能走的很穩!
(雖然原作三回戰被姉帶豊音追立直和了好幾次牌的連續頭鐵,實在讓我有點困惑......

是涵涵哦
是涵涵哦 在 2022/02/12 20:38 发表

哇~真是惊险又刺激,本人又想要遥赢,又不想让小健输,我真是矛盾( ̄▽ ̄)~*加油大大我看好你哦!→_→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