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蜂鸟篇第二十七章 犬牙交错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2-08 20:25
点击:494
章节字数:30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蜂鸟篇第二十七章 犬牙交错

*********************

「小锻治雀士,自从好几年前就没再在大型赛事亮相过了呢?为甚麽会选择参加这一届的职业联赛呢?」


「请问这次参赛的目标和往後的方针是?」


刺眼的镁光灯闪个不停,小锻治健夜也早就不是那个被蜂涌而上的传媒吓得手足无措瑟瑟发抖的高中生了。可还是在沉默中带点局促不安,始终没办法像瑞原早璃一样落落大方地回应记者。


「我有想要完成的目标」她有点心不在焉地回应「想要藉着这次公式赛,取得世界联赛的入场券」


在场记者一片哔然


曾经消声匿迹的神话突然重现,而且还来势汹汹地目指世界第一的宝座


明明这位年轻的天才在取得八冠後,势如破竹地冲击九冠,结果棋差一着铩羽而归时,明确表示自己已经满足,无意再争名夺利。


消失的时间漫长得让她差点被遗忘


这次参赛完全不符合小锻治雀士那看破名利的淡漠性格


而且这几年她鲜少参赛,如果要参加世界联赛的话,这场比赛非夺冠不可。


於是镁光灯闪得更凶,大家都好奇到底吹的甚麽风把这尊大神请出山。


「没甚麽特别原因……只是……」小锻治雀士脑海突然浮现那双狡黠的紫瞳,脸上不由自主地泛起淡淡的微笑「想要看看如今的我能走多远」


「小锻治雀士请问您有意再重新冲击九冠名衔吗?」


『如果那个人希望的话……』

「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您同队伍的後辈今天也有参赛,请问您对这位新人有甚麽期望?」


「诶?」沉稳淡然的小锻治雀士在镁光灯下难得地动摇,惊讶地问「後辈…..请问是指?」


「是!是以注册的方式直接隶属Pleasing Chickens 的上埜雀士,请问……」

「请…..请问有关上埜雀士跟小锻治雀士的桃色同居绯闻…..呜!」

冒失的新人记者被人群拉下去,谁也不想在这正式场合用冒犯的问题惹怒这位传奇


但这尊大神似乎没在听


「那个,上埜选手今天应该因故无法出席才对」小锻治健夜心中的不安愈发浓厚


记者群中交头接耳了好一会,最终落实了小锻治健夜心中不祥的预感。


「如果是指上埜遥雀士的话,她已经在30分钟前完成登记确定出赛了」


——那家伙……!!


「请问有甚麽鼓励说话想对这位同队伍的後辈说的吗?」


『给我回去!!』小锻治健夜第一念头只想到这句,最终在镁光灯下,只能深吸一口气敷衍地说几句希望她量力而为就好,不要太勉强自己,好好加油之类不咸不淡的关心。


被记者拖了太长时间,小锻治健夜匆匆忙忙打完第一轮比赛来到另一间对局室的走廊前。


果不其然,那个本该待在家里好好休息的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


小锻治健夜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下一轮比赛彼此的对局室隔了好几间。


早该想到的......

上埜遥是棋手丶亦是雀士。

她擅长敛去情绪丶藏起意图丶掩饰动摇

却不代表这一切会就此消失


「幸会啊~小锻治雀士」上埜遥看清来人,刻意堆起笑脸毕恭毕敬地打招呼「采访辛苦了,前辈」


「为甚麽……你会在这里啊……」小锻治健夜皱起眉头,明显脸色不悦


「嗯?身为职业雀士参加职业联赛有问题吗?」上埜遥歪着头,理所当然地说道


「笨蛋吗?!断了两根肋骨不在家里好好休息跑来比赛甚麽的……」小锻治健夜难得地厉声呵斥


想夺冠的话,明明让我来就好了。

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那个交易,不是为此而成立的吗?


「哼哼?怎麽了?你怕了吗?Grandmaster」


小锻治健夜眼神一凛,气势凌人的压逼感一下子填满整个空间


她沉默了半晌,语气冷冽地开口

「…………..这种蹩脚的挑衅就算了吧」


『呜哇……好可怕……气氛好冷……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上埜遥心虚地苦笑,无畏地抬手轻揉小锻治雀士柔软的发顶,语气宠溺得像哄小孩「想让我早点回家休息的话,试着在东场就把我飞掉早点结束比赛如何?」


「……如你所愿」小锻治雀士等她闹够後,一字一顿地说,大步越过她身边走向对局室。


「能做到的话——」上埜遥脸上的笑容维持不变,意味深长地拖长尾音「尽管给我试试看啊?」


小锻治健夜脚步一顿,默默地咀嚼了一下她话语中的杀气,然後继续往前走。


「挑衅她可不是甚麽明智的决定啊」片刻过後,上埜遥身後响起叫人怀念的声音。


「靖子……」遥怀缅地叹息


「所以,这是怎麽回事?」藤田靖子指指她下巴上的贴布


「呃……前几天骑摩托车摔车了……」


「拜托你也长进点吧,小锻治雀士在担心你啊!」怪不得她在记者会上这样说


「诶?」


「出去说吧」为免影响其他人对局,藤田靖子轻拍她的後背,两人走出走廊来到清冷的公众区域。


藤田靖子和上埜遥的对手还没结束上一轮比赛,现在算是有一点空馀时间能好好对话。


「所以,是甚麽让你断掉两根肋骨也要来参赛?」


「诶?啊……刚才让你听见了?所以说已经不痛了,我又不会像久一样摔牌所以没问题的。呃,大概吧。」


「而且……这次是第一次,没有任何人逼我,是我自愿坐在牌桌前的」上埜遥轻笑「这一次,我要为自己而战斗」


她回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忍下困倦拼命坚持的训练,回想起当年失去双腿,无能为力地坐在病床上的自己


再想起那个面容跟她无比相似,躲在厕所捂着右臂痛得全身发抖的女生。


“当年的个人赛,有打完就好了”


『开玩笑』

『怎麽可能甘心就此结束!?』

『怎麽可能再一次……』


「你……是认真想要夺冠的吗?」藤田靖子细细打量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选手


——这孩子,连气场也不同往日了


『是呢……』

『我坐在牌桌边的理由是……』


「不」她云淡风轻地说「我要阻止小锻治健夜」


「甚麽嘛……外界还传得很凶说你跟她感情很好在同居呢。」藤田靖子半开玩笑地说


「呃……我们的确在同居」刚好被戳中心事,上埜家的老大浑身不自在地绞着手指,不甘不愿地承认。


「哈?!你在干甚麽啊?!」


「我也想知道啊……」上埜遥懊恼地抱着头


藤田靖子被这莫名其妙的反应弄得一头雾水,决定开门见山把话说清

「你跟她现在到底是甚麽关系?」


『该不会,像外界那些绯闻一样……好上了吧?』


「我也不知道……不过」上埜遥缩起肩膀小声嘀咕,伸手可怜兮兮地轻拉藤田靖子的衣摆压低声音,她眼前彷佛重现了多年以前那个爱逞强的小鬼的身影「呐……我跟她第一天晚上就做了……你觉得这算是甚麽关系?」



『做了…..』

『…………..』

「哈??!!你到底在干甚麽啊!!??」

她邻居家的孩子,果然是个恶魔

居然将那个温和软弱的小锻治雀士……

所以说,绝对绝对不能对这老狐狸有一丁点同情心!!!

「靖子!我可是很认真在烦恼!」上埜遥委屈巴巴地补上一句。

「等下!」藤田靖子无奈地扶额,抬手阻止她「……我姑且确认一下,你不是强上的吧?」

「呃……」上埜遥难堪地支支吾吾「她勉强算是……没有拒绝吧?」


——这跟强上有甚麽区别??!!


「你们……到底在干甚麽啊?」藤田靖子突然不想再听下去,也不想再理她了「你终有一天怎麽死的也不知道……」


她到底知道那个人有多受尊崇吗?!

知道她有多受粉丝欢迎吗?!


『是啊…..』遥看向分组屏幕,闷闷不乐地心想『我跟她,到底,在干甚麽啊?』


为甚麽要小锻治健夜在世界联赛夺冠?

——可能,从一开始只是带有恶意的刁难而已。


明知道她最巅峰的成绩也只是世界第二

明知道她已经无意再踏入腥风血雨的赛场

明知道她有多厌倦背负别人的期待战斗


为甚麽明明是自己的要求,偏偏又要挡在她面前?


如今,我坐在麻将桌边的理由是——


「你的对手打完一回战了喔」藤田靖子突然开口


「……嗯」


多年前失落九冠退居多年的神话突然重出江湖丶一向与花边绯闻无缘的小锻治雀士传出和自家队员同居的八卦丶两人在联赛会场上剑拔弩张的举动。


这一切怎麽看怎麽诡异

不过…..

先把眼前的牌和了再想

反正…..


「喂,小鬼」藤田靖子轻拍上埜遥的肩膀


这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不能上场吧……

她瞄了一眼分组表,深吸一口气


「……不需要防守,用尽全力去进攻吧!」


上埜遥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展开一抺熟悉的奸笑


「我知道的」


——反正,大家好歹都是职业雀士

——到时候,用麻将来说话吧?


***************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