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蜂鸟篇第二十五章 Haru(ハル)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2-06 12:49
点击:536
章节字数:22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蜂鸟篇第二十五章 Haru(ハル)

********************


我倒也没有刻意要顺从她们

只是我没甚麽优点

被拜托做些甚麽能让我比较有安全感


真屋由晖子《咲saki》


*********************

中学时期开始,小锻治健夜就常被人说是胆小怕事丶随波逐流的人。


一开始接触麻将,只是因为人数不够被同学要求凑个人数。


参加高中大赛,只是因为麻将打得好,被麻将部员要求上场比赛


踏上职业的道路,只是因为其他人说她有这个能力,不走这条路可惜


不断参加各项比赛,只是因为惠比寿需要这些奖项维持顶级队伍的名声


她想也没想过那个腼腆内向丶从没要求过别人甚麽的自己,会在多年之後,主动缠着一个陌生人央求对方为自己打一场比赛。


即使对方明确拒绝还是死缠烂打。


那场比赛有那麽重要吗?

即使是至关重要的比赛,忍让懦弱的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逼迫对方这种事才对


现在回头想想,一切只是源於那个莫名耳熟的称谓——


「要是麻将的话,小遥(Haru酱)她不可以吗?」


Haru——

她顺着蔬菜屋老板娘的视线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头明亮的赤发。


烧得正旺的生命色彩


她一直想不明白,为甚麽当时自己执意要拉她上场,非她不可


直至在一年後,在那个奇迹般的夏天——


「Haru酱」

一群阿知贺的孩子围绕着赤发的教练,亲昵地叫唤。


小锻治健夜终於记起,当初吸引自己的,不过是那一抹一瞬即逝的赤色残影。


多年之前面对着没顶的绝望,忍下眼眶中的泪水切切实实给坐在对家的自己刻下沉重一击,让自己一时被那捉摸不定的牌章打得措手不及。


这大概是小锻治健夜坐上牌桌以来第一次那麽狼狈。


「Haru酱…」被一群阿知贺的孩子安慰的传奇,就这麽在一刹光辉之後,完全消声匿迹。


——夺冠的土浦女子先锋,只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失落。


多年之後在屏幕上,另一抹无比相似的赤发身影映入眼帘,微微颤抖的背影为自己扛下压倒性的攻势,注满痛苦的双眼中,不屈的斗志燃烧得正旺。


小锻治健夜看着那副四暗刻单骑听牌,陷入恍惚


只是这一次,一闪即逝的光芒同样在自己眼前溜走。


是她的错

永远都是这样

所有人,最终都会从她身边逃开


直到在那场全国大赛的决赛上,她眼睁睁地看着那本不应该存在於此的选手,身上的觉悟和决意比任何一次都要耀眼。


而且,看上去很快乐,带着灿烂的笑容全心全意地享受眼前的对局


原来她也会露出这种闪闪发亮的表情啊……


这一次绝对不能让这份光芒消失——


正如在牌桌上每一次的祈求一样,上天应许了她的愿望。


「Ken酱~」如今那道赤红光芒嘻皮笑脸丶自然而然地融入小锻治健夜身旁的空间,熟稔地勾上她的肩膊。


压在肩头上那重量,充实而温暖


她也不是没有想过,她终有一天会对麻将厌倦丶会离开Pleasing Chickens


正如她背弃了坚持多年的西洋棋一样


『没关系』

『正如当初大家分崩离析,如今还是会在牌桌上相遇』

『只要还有机会……』


「……车祸?!」

怎麽可能,怎麽可以?


「左肺上方的纤维化面积增加了两倍」


「那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我只想,在一切变得无法忍受前结束」


怎麽能够接受这种形式的离别?


发完脾气回过神来的时候,她蓦然惊觉,自己的占有欲和偏执正在将眼前的人愈推愈远。


『你就不能多爱惜自己一点吗?』

『就不能……在我身边待久一点吗?』



小锻治健夜凭甚麽决定上埜遥的人生?

或许自己的执着会令眼前的人比预想的,更早离开自己身边。


「反正今晚也睡不着,来打麻将吧!」

轻松平常的语气,不合时宜的话语,像十年前那次出奇不意的直击一样,打得她方寸大乱。


或许这就是宿命吧…….

赤发的永远是她的天敌


她愁眉苦脸地打开手牌,一开始就是天和,她赌气似地把它拆散。

这大概是Grandmaster 生平第一次,如此想要逃离牌桌。


或许从一开始就只是她一厢情愿的任性


强拉她上场比赛也好丶让她承认一年前那场胜利也好丶让她回去Pleasing Chickens队伍里也好丶到现在对她的医疗决定指手画脚也好……


一切只是她单方面的索求


她的占有欲,终有一天会缠死她


上天终究是眷顾她的

上埜遥到最後还是没有推开她丶没有恨她

还抱紧她带给她一晚温存


『遥……没事吧?』小锻治健夜惴惴不安地看着紧闭的浴室门,想起她摇摇欲坠的身姿,想起她睡梦中的抽泣,鸦雀无声的空间让不安疯狂滋长。


——她还是没能按捺自己,敲开保护她仅存的独处空间的门


浴室门顺从地打开,上埜遥没有看她一眼,粗鲁地擦乾脸上的水珠,默默地走过小锻治健夜身边把浴室让出来。


粗重的呼吸声还是夹杂着嘶嘶声

——直至完全安下心来之前,她还是没能住手


「遥……我能住下吗?」


已经预料会迎来拒绝,已经堆砌好一堆借口


「……..那….那个……我老是被唸快三十岁还住父母家里…….可是一个人住有点可怕……. 这里离Pleasing Chickens又很近…….如果房租对你来说有困扰…….」


「呃?甚麽来着?……嘛,随你喜欢」

上埜遥只是困倦地打着呵欠随口应允


不到两分钟後,小锻治健夜手上多了一条公寓钥匙。

*************


於是,桀骜不驯的野兽主动低下头颅,任由冰冷的锁链将它勒紧。


*************

赤土晴绘 Akado Harue

上埜遥 Ueno Haruka

*************


TBC

**************

作者吐糟:遥桑其实也挺可怜,一直是别人的残影

赤土的情节是我翻saki设定的时候,无意间发现原来晴绘和遥两个名字只差一个音节!

真的!完全!是巧合!!

我好兴奋啊!!

明明是赤土先来的!!!(被打死)

於是晴绘酱的戏份就大大增加了!


顺带一提,我是照咲丶部cap丶锻晴党,谢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060606b
a060606b 在 2022/02/09 20:25 发表

啊~~
看原著的時候,其實就覺得鍛晴真的很香~
但這裡必須是鍛遙!!(ˋ口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