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第一百一十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2-01-27 23:45
点击:241
章节字数:37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婠婠只能把石青璇拖在自己身边一天,但一天就足够她做很多事情了,譬如寻一处无人民居,安顿下石青璇,自己悠然地在庭院里吃着点心。

夏日绿树浓荫,微风拂过,夹着热气,倒也不失惬意。

婠婠不知道第多少次伸手去拿点心,暖风吹得她昏昏沉沉的,真想打呵欠。

忽然,一柄利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出现得太快还斩断了她几缕头发。被斩断的青丝飘飘摇摇地往下落。

婠婠笑了笑,浑不在意地继续拿点心,咬了一口,点头道:“味道真是不错,妃暄,你要尝尝吗?”

身后传来冰冷的声音:“不必。青璇在哪儿?”

婠婠边吃边抬头环顾一周,含笑问:“只来了你一个?挺有信心啊,妃暄。”

剑锋更逼近婠婠的肌肤,师妃暄稍微一用力,就能在她脖上划下伤口。

“青璇在哪儿?”

“不要这么着急啊,”婠婠又倒了一杯茶,“妃暄,你爱喝茶,坐下来尝尝,清清火。”

“婠婠,这不是玩闹。”师妃暄催动内力,捏着剑柄,“青璇有一丝差错,我都不会放过你。”她很罕见的动怒。

“诶呀,你要为她杀了我?”婠婠笑问。

“婠婠!”师妃暄打断她,“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事都好,那是我们之间。但你不要牵扯青璇。我的剑,不会留情。”

“妃暄,你这就不识好人心啦。”婠婠耸肩道,“若不是我从烈瑕手里救了她,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师妃暄眸子微黯:“一面之词。青璇呢?”

婠婠心底一怔,旋即苦笑道:“这样。妃暄,我可保证石青璇毫发无损,但我不能把她交给你。”

“婠婠,我没有和你玩笑。”师妃暄一字一句道。

“我也没有。”婠婠依旧笑着,“换了旁人,我不会让剑架在我的脖子上。因为是你,我才纵容。”

师妃暄沉默一会儿:“天魔带和天魔刃呢?”

“妃暄,我不和你动手,”婠婠擦了擦手,“你大可以用武力逼我。”

师妃暄不言,收回了长剑,但转而又朝婠婠挥出一剑。婠婠不躲不避,剑气在她的上臂划出一道血痕。

师妃暄深呼吸几下,用剑指着她:“婠婠,你真要这样?”

婠婠轻声笑道:“妃暄,你我都做了选择。”

半晌,师妃暄放下剑:“青璇不在这儿吧?”

“别白费力气了,”婠婠自顾自吃点心,“妃暄,我给你指条明路。今日秦王凯旋回到长安,你有见到徐子陵吗?”

师妃暄停住离开的脚步,自嘲地笑:“你以青璇威胁他?”

“我只是让他选,而已。”婠婠不以为意。

“我不担心他。我会找到青璇的。”师妃暄坚决道。

“当然不止一个徐子陵。”婠婠微笑。

师妃暄神情微变,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被划开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只是有些疼。婠婠看着茶盏中沉浮的茶叶,长久地沉默地看着,最后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日头逐渐西斜,当天边刚刚泛起晚霞时,千黛翻进民居,停在院落中。

“掌门,师妃暄劫走了石青璇,伤了十一名门人。”千黛禀报道。

“知道了。那边如何?”

“已经安排好了,没被发觉。”千黛这才发觉婠婠臂上有伤,讶道,“师姐,你受伤了?”

“不碍事,”婠婠叹道,“石青璇真是有用,凭她一个,就可牵制徐子陵、石之轩和师妃暄。”

千黛着急起来:“但她被劫走了,要不要再……?”

“不用。”婠婠摇头,“她很有用,也很烫手,不说师妃暄他们,石之轩都起了杀心。留她一天,已经很长了。”

千黛边听边颔首:“虽然石之轩答应合作,但恐怕不可信。”

“当然不可信。”婠婠嗤笑一声,“魔门里从来没有合作。不过如此师尊的计划更好施行,也算对得住她老人家。白清儿那边,最近老实吗?”

“上次白清儿因为放走师妃暄处置后,现在还在养伤。闻采婷和辟守玄也老实多了,很少出去。”

婠婠冷哼:“只要他们能老实,师尊大计何愁不成?要不是长安形势变化莫测,派中人心不稳,我早就杀了他们,还容他们这般兴风作浪?”

千黛嗫嚅几下,终究道:“师姐,早点和师妃暄了断,派里就没有人支持他们了。”

婠婠摇头笑,:“一旦失去她,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我贪心,不会放她走。”她越说越低。

“师姐……”

“千黛,”婠婠提高声音打断,“不要多嘴了。”

千黛咬咬唇,不说了。

婠婠望着那杯一直放着没人动的凉茶,思绪又飘远了。

师妃暄坐在屋檐下阖目打坐运功,忽听到屋内徐子陵激动喊:“青璇,你醒了!”

她闻言立马收功,进到屋内。

石青璇靠着枕头,迷惘看着四周:“子陵?妃暄?这是……?”

“这是我和寇仲的一个隐蔽居处,你已经回来了。”徐子陵忙道。

师妃暄也关切问:“青璇,怎么样,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石青璇缓了一会儿道:“我没事……看来真的只是蒙汗药……”

徐子陵咬牙切齿:“婠婠竟敢劫走你!……好在你平安回来!你放心,这仇我一定为你报!”

石青璇揉了揉脑袋:“不是她劫走我……说起来,先是烈瑕下药……”她晃了晃脑袋,“婠婠算是救了我……她有利用我做什么吗?”

徐子陵面色稍缓:“她是利用你逼我刺杀秦王,但未得逞,好在妃暄找到了你,不用再被她逼迫。”

师妃暄望着她,认真道:“青璇,对不起。”

石青璇努力笑了下:“妃暄,你干嘛和我道歉?”

“婠婠她……”师妃暄欲说又止,“对不起。”

石青璇很淡然:“妃暄,她真的从烈瑕手里救了我,也没有害我性命,我都没法子怪她。还是我太大意了,就算什么都不参与,还是会被盯上啊。”

师妃暄释然些问:“石之轩杀了不少大明尊教的人,烈瑕拿你出气?”

石青璇点头,无意地多觑了一眼徐子陵。

徐子陵心里领会还有自己的原因,狠声道:“烈瑕这厮阴狠毒辣,我不会让他再逃了!”

解除了火器的威胁,石青璇也平安归来。李世民顺利回到长安,与寇仲徐子陵的联络更加密切,他的力量得到了极大的增强。在秦王势力的努力下,他仍居住在掖庭宫内,不用迁居城西宏义宫。

隔日,四大圣僧竟来到长安,要在东大寺举行法事,普渡天下苦众。她和青璇一同去拜望圣僧,圣僧们挽留石青璇主持法事。石青璇明白圣僧们的好意,也不推脱,就答应了。

另一边,在太子李建成的牵线和努力下,突厥和高丽都派出了使节团来访长安,李渊对此十分重视,要在太极殿夜宴使节团。这次被誉为武学三大宗师的突厥武尊毕玄和高丽奕剑大师傅采林均会分别随使节团来到长安。寇仲和徐子陵本来以假面目混进李唐内部,不巧也要参加国宴,脱身不开,就和李世民暗中联络,将计就计。

只有师妃暄,虽说已经不属慈航静斋,但毕竟曾有这层身份在,没有万分紧急的事,无人打扰。她便真的闲暇,在玉鹤庵和封与雪同住,无事练练功,有时去东大寺拜访,偶尔去李秀宁的居处探望,好似长安城中没有危机,也没有婠婠。

如果能这样平淡等到最后的结果,不失为一件好事。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李唐宴请突厥和高丽使节团的这天。

师妃暄上午去拜访李秀宁,下午李秀宁要去皇宫,她也回玉鹤庵。在回去的路上,她无意间瞥见一个身影,很像婠婠。

她心念一动,跟了过去。跟了之后,才看出并非婠婠,而是白清儿。

白清儿七拐八绕地去了城中一处僻静屋角,师妃暄远远跟着,看见她同闻采婷见面。

白清儿问:“闻长老,辟师叔祖那边怎么样了?”

闻采婷把握十足道:“一切顺利。你那边呢?”

白清儿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已经上钩。今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李唐国宴上,寇仲和徐子陵也已经去皇宫了。没有人会想到,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会断送他们的性命!”

师妃暄心下一惊,怎么可能,火器已经被摧毁,近日没有异常,哪儿又有火药会导致爆炸?

闻采婷紧接着道:“祝后计划中的这招真是老道毒辣,难为婠婠懂得变通,用一个石青璇牵制住其他人的耳目,暗中将剩余的全部火器从杨公宝库的地道运到皇宫之下,虽然不算多,但炸太极殿足够了!”

“哼,”白清儿勉为其难道,“她确实有几分本事,竟能让石之轩答应合作,今晚也去太极殿伺机刺杀。唉,为了师尊大计,我才勉强听命于她。还有两个时辰,就是爆炸的时候,我们不能出差错!”

二人简单说几句,又赶紧分别。

师妃暄犹怔在原地,她没想到婠婠竟然有如此毒手,要借国宴,将诸方势力一网打尽。杨公宝库确实有存在于皇宫下的地库。李阀重要人物都要参加国宴,这一炸,李阀再无能力争夺天下,而突厥和高丽使节团的损伤,会让突厥联军立刻发兵攻打长安,与高丽的和平也宣告终结。天下将重归乱世,和平没有希望,百姓死伤不可计数!慈航静斋多年苦心毁于一旦,唯一受益的,只有阴癸派!

师妃暄又怒又悲。

她和婠婠相识这么多年,虽知对方是阴癸派的弟子,但内心确信她有良善之心,非狠辣无情,因此才支持她回到阴癸,做阴癸掌门。若阴癸在她手中得到改变,也是大善之事。

可是,可是她终究是阴癸中人,只要对阴癸有利,什么事都会做。

婠婠这样做,摆明要和自己断绝了。

一时千百种情感涌上心头,似要把师妃暄撕成几块,她突然觉得心中痛极,不禁捂住心口,慢慢蹲下。

过了半晌,她才慢慢恢复常态。白清儿和闻采婷所说是真是假未可知,不能偏信,但是,此事重大,不可轻视。

师妃暄心中有了清楚的主意,先回到玉鹤庵。

封与雪未归,李世民、李秀宁和寇仲徐子陵都已入宫。她便将诸事交代给常善尼,同时劳她去东大寺告知石青璇和四大圣僧:自己先去查探真假,如果为真或者一个时辰内没有消息,则几方齐动,向李阀示警;若为假,就是虚惊一场,不用奔波劳碌。

师妃暄安排妥当,便只身前往杨公宝库的地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