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033 文家婉儿

作者:风之画
更新时间:2022-01-22 19:10
点击:363
章节字数:37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楼将军为何如此信我,就不怕万一我失策了怎么办?”


“如果真是那样,胜败乃兵家常事,楼某宁愿为国肝脑涂地,在所不惜。”林曼嘴上不说,但心里却大为感动,自己的军旅情怀又何尝不是如此。


大军驻扎休息的时候,林曼便会教楼宏泰一些现代军中的训练术,很多策略及训练方法都直让楼宏泰拍案叫绝。


楼宏泰永远都想不明白,为什么看上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公子,如此年轻却懂的这么多,而且懂的都是自己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不禁心里早已对林曼佩服的五体投地。


大军往丰都的方向快速行进了几日,不知不觉间,三人俨然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文婉儿虽然在家十分娇贵,但这些时日,却照顾林曼的生活简直事无巨细,楼宏泰已经完全的将文婉儿当成林曼的媳妇看待了。


之前几日为了赶路,文婉儿这个姑娘家也要跟着士兵们风餐露宿,这让楼宏泰对这个漂亮姑娘当真的是刮目相看,寻常女子哪里吃的了这种苦。


队伍适当的时候也需要调整精气,所以今日林曼决定让大军搭帐子驻扎,而后轮岗制好好休息。


“再往前两日就是丰都城了,想必北狄皇城应该已经有所动作了。”


“是啊。”楼宏泰撕了一口手里的烤鸡,咀嚼着再次开口道,“嗯,味道不错,但是林公子,今夜虽然有帐子休息了,但你可要适度纵欲,切勿过劳,马上有硬仗要打了。”


“嗯,嗯?”林曼本来答应着,后来听明白楼宏泰的话,想着这都哪跟哪啊,正准备吃完这口辩驳一下,却不料一旁的文婉儿却鬼精的直接来了句,“放心吧楼大哥,我不会让他太累的。”


“谁说今天要跟你一起睡了,那么多帐篷干嘛要睡我的?”林曼赶紧表是否认。


楼宏泰却十分诚恳的道,“林公子,我们帐篷不是特别够,所以确实是只给你们小两口备了一个帐子。”。


“啊?”林曼当真是吃了一惊,文婉儿见状有点委屈的道,“林公子,你能放心我一个人睡外面么?外面都是男兵,你没发现他们一个个看我的眼神都跟饿狼似的么?”


林曼想想也对,让一个女孩子单独睡在全是男人的军营里确是不安全,只好无奈的点点头道:“那你今天就睡我帐子里吧,但是我帐子这么小,两个人要很挤。”


因为都是临时驻扎加速行军,所以通常队伍都喜轻装上阵,所以搭的都是简易的单人帐篷,还不是人人都能得以使用,每个帐子都配备一个薄褥和一张单人保暖被,这已经算是很厚重的行囊了。


林曼忽然想到楼宏泰方才说什么不要过度纵欲,这是啥意思,他这是误会了呀,不行,她得解释解释,可正要开口,却见楼宏泰已经被叫去安排其它事务去了,这次又只能作罢。


待到林曼和楼宏泰定好明日的战略计划已是深夜,她疲惫的回到帐子里,却发现被子已经被铺好了,而文婉儿已经在里面安静的睡着了,林曼只好轻着动作,小心的睡在了她旁边,许是累了,林曼便也很快进入了梦乡。


可随着夜深了,林曼却渐渐的转醒,只感觉到脸上似乎在被人啄着,而那人似乎也并没有要停歇的意思,紧接着她便发现那人好像在拨弄她的衣服,她立即抓住对方的手腕却感觉为时已晚,一阵凉风略过,而那人也已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林曼立即支起身子,却发现文婉儿一脸惊愕的怔怔的望着她:“你是…女”,林曼未等文婉儿发完声,便立即用手掩住了文婉儿的口。


“事关重大,莫要声张。”


文婉儿虽放低了音量,但依然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你怎么是女的,那你跟房轻歌和文贞…都是在演戏?”


林曼想着正好借此跟文婉儿解释清楚也好,于是边扣着扣子边道,“所以啊,我是不能和你在一起的…”


文婉儿有些委屈,眸中透着极尽的失落和复杂,难以置信的望着林曼俊俏的脸,心中暗暗自嘲着自己为什么现在才知道。


自己就像个白痴一样痴缠了对方这么久,想念了对方这么久,爱了对方这么久,哪怕林曼不喜欢她,总是无视她,她都不在乎,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女子。


现在回想确实是这样,世上怎么会有那么俊俏秀气的男子呢,她皮肤那么白那么细腻,就精致的很,现在再看起林曼来还真是越看越像女孩子。


文婉儿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眼里噙满了泪水,回想自己对林曼的种种,似乎是受到了莫大的欺骗一般,连衣领都没有扣好就跑了出去。


她一个人寻了林子的一处角落,默默的坐在那里抱膝哭泣,不远处亮光的地方,几个啃着干粮的士兵正在闲谈。


她看着那些人粗糙厚重满是老茧的手,还有那满是胡茬的下巴,文婉儿在想象,如果那样的嘴巴和那样的手触到自己,她肯定会觉得受不了。


而之前去叔父的军营里游玩,她到那些下等兵们的集体营帐里参观时,一进去便都是那些臭男人的味道,她甚至觉得很恶心。


她又想象着之前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些王亲贵胄们,要是那样的人跟自己她虽然不觉得恶心,但却又觉得那些男人油头粉面,自己一点都不感兴趣,否则也不至于现在见了就直接把那些人骂跑,总之就是都不喜欢。


曾经她很喜欢被一堆人围捧的感觉,可现在呢,那些人跟林曼相比,全都是一群酒囊饭袋。


而刚刚自己在偷亲林曼的时候,却让她觉得林曼是香的,尤其是在啄到对方嘴巴的时候,自己的心里是悸动的。


文婉儿伏在膝头闭上了眼睛,仔细的回味起方才偷亲的时刻,真的好香,可忽然,她又睁开了眼睛,不会吧,自己难道真的是喜欢女子的吗?


可如果让自己去亲表姐文贞,虽然文贞是美人,但她自己一定只会笑个不停,甚至亲不下去,完全不会有那种心动的感觉啊。


难道是,难道是她只是喜欢着林曼,身体只会接受她这个人而已吗?完了,自己完全陷进去了,文婉儿胡思乱想着,不时的还敲着自己的头,快被自己的矛盾折磨疯了。


“终于找到你了,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一个姑娘家大半夜的再林子里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就算是林子边缘也不行啊。”


林曼气喘吁吁的在她身后呵斥着,看样子是找了半天,真的是气急了,婉儿是她带出来的,一定还要好好给带回去才行啊,可不能看到她出什么事才好。


却不料文婉儿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的站起了身,直接就扑到了她的怀里哭道:“能不能帮我个忙。”


“帮你什么?”林曼稍稍平复了呼吸,才顺着对方的话问道。


“㖴我。”说完,文婉儿竟闭上了眼睛。


“什么?”林曼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大半夜的在树林子里,她都已经知道自己是女生了,竟然还要自己吻她,她该不是知道真相了以后受了太大的刺激,以至于都变傻了吧。


“我想确定一下,我是不是喜欢女的,你来帮我确定。”


林曼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直接拉起文婉儿的手就往回走,完全无视了她的无理要求。“你回去以后还是找个男的帮你确定一下吧,好好找个男人嫁了他不香么,喜欢什么女的,赶快回去,明天还要赶路。”


可文婉儿是谁,那可是从小霸道惯了的小天王,一看自己完全遭到了无视,当即嘴巴一噘气恼的一把扯住林曼的手腕,秀手一抬便点了林曼的穴,而后将之一个转身,林曼便被她死死的压在了大树上,紧接着文婉儿的口便压了上来。


与此同时文婉儿已然发觉,自己完全不排斥林曼,内心依然是如此的悸动,甚至还想要得到的更多,她对林曼是有欲望的,而且这欲望还非常强烈,自此她才明白,自己是真的可以接受林曼,她爱这个人,她能接受对方的一切…


林曼当真是想咬紧牙关都做不到,她完全忘了文婉儿会武,只能惊恐的瞪着眼睛却是无能为力,见反抗没什么用,也只能无奈的闭上了眼睛,任其摆布。


只是她没想明白文婉儿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真实状况了,现在是又要闹哪样,在拿自己做实验吗,帮她验证她的取向?真是失策啊。


夜里迷迷糊糊的楼宏泰本想来这僻静的地界解个手,可地方还没到,就看见文婉儿将林曼压在了树上,忘情的程度不亚于当年的自己啊,只是这被个美女反攻的桥段倒是看着新鲜,楼宏泰立即捂着眼睛转过身接连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继续。”


文婉儿见状也立即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林曼,为她解了穴,她也没想到这么晚了还会有熟人出现。


“我说林公子,那边有帐篷,这军营里都是点缺女人的老爷们,你这么馋兄弟们不合适。”


林曼尴尬的对楼宏泰笑笑,“抱歉哈,帐篷里有点闷透不过气,出来走走而已,内个,那我们回去了。”林曼转回身一脸的糗态。


文婉儿倒是落落大方,一脸得逞后的愉悦,对着楼宏泰大声吼了一句,“楼兄,明天见。”


拉上帐篷后,林曼趁其不备,立即挥手也点了文婉儿的穴,而后将她摆好躺平,并且警告她道:“喂,你要再敢乱来,我明天就送你回去。”


“可我这样要怎么睡,我这么睡会睡不着的,好不舒服啊,我失眠了肯定会影响明天行军状态的。”


林曼被她聒噪的真想点了她的哑穴,可是,她不会。


她只跟房轻歌学了这一个点穴手法,没办法,她只好又松了文婉儿的穴道,但还是对她提出了警告。


不料文婉儿只是安静了一会,便又凑到她旁边撩闲着,“那你是喜欢房轻歌多一些还是皇帝多一些?”文婉儿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林曼本已闭上的眼又猛的睁开了,“小孩子家家的瞎问什么?”


“可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房轻歌,却背地里又跟皇帝那样,你少骗我了,我那天都听见了,我前脚一走你后脚就跟皇帝亲上了,这就说明你不贞。”文婉儿说的就像自己抓到了什么把柄似的。


林曼想解释,又不能解释,大有种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的架势,“别瞎问了,我只喜欢房轻歌一个人,关于其他的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觉得是怎样,那便就是怎样吧。”


文婉儿有点受打击,但还是在心中给自己暗暗打气,打了半天气,才终于鼓起勇气道,“那既然你能接受皇姐,那你多我一个又何妨?”说完便要摸向林曼的手。


“我不要。”


“为什么?”


“找个好人就嫁了吧!”林曼很中肯的说完便就背过了身,就这么睡了。


有些委屈——叫做很受伤!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