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028 可否娶我

作者:风之画
更新时间:2022-01-20 09:06
点击:377
章节字数:45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或许还真是,别人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们是有缘千年来相会。”

“你只要来相会就行了,管他是千里还是千年呢。”房轻歌的眼里充满了柔情,不时吐露着情话,两人再次拥㖴在一起。

甜蜜的日子总是会过的很快,该来的总还是会来,就在第三日的傍晚,林曼与房轻歌刚甜蜜的吃过晚饭,皇帝派来的车撵便到了,一辆接林曼入宫,一辆送房轻歌回府。

房轻歌疑惑的问着林曼,“都要入夜了,她为何这个时辰招你入宫?”

“这个我也不知。”林曼摇摇头表示否认,“但也许是有什么事吧,你先回府等我,我去去就回。”她爱抚着房轻歌的脸颊亲昵的哄着。

“林曼,你不可以做对不起我的事。”房轻歌见林曼笑嘻嘻的,便一本正经的提醒着她,告诉她这种事可开不得玩笑,林曼望着她好像在吃醋的可爱模样,也不避讳其他人的目光,直接凑过去轻㖴了房轻歌的额头,“放心吧,我是你的。”

林曼的话让房轻歌欣慰莫名,竟也微微踮起脚尖轻啄了她的滣,才恋恋不舍的上了马车,二人撩开车帘彼此瞭望,直至渐行渐远再望不到彼此才放下车帘。

来接林曼的正是季小年,他的伤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这得归功于宫中那些上好的药材和名医。

“林公子和房府小姐当真的十分恩爱啊,方才那些奴才们可是一直都在议论你们。”

经过上次一役,林曼和季小年已无芥蒂,虽然当初是他给林曼喂的蛊毒,但他也是照常办事而已。

“陛下已经要给我们赐婚,我们也只是提前在一起了几天而已,季统领家中可有娶妻?”车厢内实在憋闷,林曼干脆钻出车厢,和季小年肩并肩的坐在赶车的位置,季小年模样也算英俊,但与林曼那是不能比的。

“真的么,陛下要给你们赐婚?好巧,我也是陛下给赐的婚,我自小便是孤儿,养在义父家里,但我义父是个清官,做什么全靠陛下支持着,所以家里没什么钱,后来还是陛下给我说了一位官员的庶女做媳妇,虽然很感激,但我家里却不像林公子和房姑娘这般恩爱。”

“为什么呢,官家女子一般都知书达礼,不会不懂规矩啊?”

“她很好,问题或许出在我身上吧,我一直有个心仪的姑娘,从小就一直偷偷喜欢人家,可惜对方根本就没看上我,以至于我找哪家的姑娘都会不自觉的跟人家比,却怎么可能比的上呢。”

“哦?你居然搞暗恋呐!我们季统领长得蛮帅功夫又好,现在职位又高,哪家的姑娘这么好,居然都没有看上我们季统领。”林曼说的话倒是真心的。

“人家是皇亲,我职位再怎么高,最终也只是个奴才而已,对了,你叫我小年就可以了,总是季统领的叫,倒是见外的很。”

“你也不要这么妄自菲薄嘛,我曾经不还是房轻歌的书童么。”

“那也许是她真的不喜欢我吧。”季小年苦笑着,“不过我觉得,陛下倒是对林公子情真意切啊,我从来都没见过陛下待谁如此过。”

“我倒是觉得文贞很真性情啊?”

“不不不,我们的陛下可是真的狠,而且只对利益感兴趣,但她绝对是一个好君主,作为君主就是应该像她那个样子,但这次陛下本来已经走了却还回去救你,还弄丢了相当重要的东西,却是让我对陛下有了重新的认识,也或者,陛下只对你是这个样子。”季小年皱眉思索着。

马车渐渐行至繁华的街巷,应该是快接近皇宫了,却忽然听见有人大声的喊季小年的名字,这声音林曼且也听着耳熟。

季小年转回头看着来人的方向忽然紧张起来,而后慌张的对林曼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林曼对这句话还听得一头雾水,忽然瞬间明白,他这么说肯定是他暗恋的女子在叫他,林曼忍不住好奇,也随着回头张望了去,却没有张望到正在靠近的人,却忽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头:“林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来人正是文婉儿。

依旧是那匹枣红俊马威风凛凛,马上的可人儿明眸皓齿,清尘脱俗,这一次文婉儿换了一身大红色的真丝短袄,上面的绣饰极其复杂且美丽,袄的袖口和领口以及胸口的斜边都是雪白的长款貂毛,随着轻风倒甚是飘逸,秀丽的长发及黑色的斗篷亦是迎风飘舞,行在路上十分的引人注目。

再次与林曼不期而遇,文婉儿的眼里洋溢的全是兴奋,两个甜甜的梨涡展现的淋漓尽致,难怪季小年会看的呆住了,口中喃喃的道,“婉…婉儿,你见我可从来都没有这么笑过。”

这几日文婉儿也曾在房轻歌的别馆外等过好几次,又不好意思再进去,可具她派去的人来报,说着几日都不见房轻歌和书童模样的人出入,怕是已经不在这边居住了,导致文婉儿还失落了好久,心想着这下可不知道再见会是什么时候了,却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遇见,还是在季小年的身边。

林曼想见上次见文婉儿还是不欢而散,人家拿了上好的药材,还为自己出头,而自己反而还呵斥了她,她便伤心的拿了桌上的图纸拂袖离去,一转眼已近十天有余。

“许多天不见,上次是我说话重了,婉儿姑娘别往心里去。”

“我哪有怪你,是我当时太冲动了,轻歌姐姐还好吗?”

“她很好。”

“对了,你怎么会和小年子在一起?”

“是陛下要林公子入宫。”季小年终于有机会插上话了。

“陛下?”文婉儿脸色霎时一变,而后即是震惊,“陛下是怎么识得林公子的?都说陛下好淫,莫不是又瞧上林公子的俊秀,要把你纳了后宫不成?”文婉儿严肃起来却又是别样风情,季小年就像在欣赏眼前的名画一样,看的目光有些发怔。

“不会的,陛下找我应该是有些事情要商量。”看来文贞给别人留下的印象确实是真的,林曼心里想着。

“可如果陛下真的对你动了心思,那轻歌姐姐怎么办?”

季小年又开始抢答:“应该不会吧,陛下是要给林公子和房姑娘赐婚的,或许要去商量日子也说不定,又怎能在别人大婚之前夺人所爱?”

“你说什么,赐婚?”文婉儿更是一脸吃惊,随后脸上的神情稍显没落,“怎会这么急?那我表哥怎么办?”

林曼忽然警觉,此时还不能让肖家知道这件事,一旦知道了房轻歌被赐婚,定然会有所动作。

“婉儿,小年兄是胡说的,我刚刚有跟他说希望皇上可以给我和轻歌赐婚,现在还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儿,我这次去面圣有可能是讨论南境有关的战事,并非婚事。”

文婉儿将信将疑,林曼给纪小年使了个眼色,季小年方知自己可能泄露了什么,便赶快闭了口。

“说起战事,林公子你还记得上次你给我画的图纸吗。”说到此文婉儿眼中又泛起了光,“我让我北境的叔父按此图纸做出的滑翔伞甚是管用,咱们的士兵从高处可以直接横渡大峡谷,每一个滑翔伞可以载两名士兵,地势如此险壑,对方做梦也没想到我们会直接飞过去,指捣他们的大本营,这一仗赢的非常漂亮,皇帝这次就是叫我去说图纸的事情,林公子,上我的马来,我载你过去。”

说完,便已牵住了林曼的右手,幸好林曼伤在左肩,不然这一拽非要导致伤口裂开不可,林曼却将手一撤道,“不可,我还有伤在身,骑不得马。”

“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文婉儿倒是一脸的担心,季小年在旁边则一直盯着她们牵在一起的手嫉妒的道,“婉儿,男女授受不亲。”

“小年子你说,他到底怎么了?”

“他肩膀中了两箭,前几日才取了箭头,也受了范铁黎的内伤,所幸陛下给了上好的药,现在还在恢复阶段。”

“中了两箭,还受了内伤?难怪这些日子都没见到你,你到底是去了哪啊,怎么还惹上了范铁黎?”

“说来话长。”林曼只能干笑笑,本想抽回手,却不料文婉儿直接抱上了她的腰,而后一个用力,竟直接将林曼从马车上拉起,拽上自己的马,这举动连季小年都吓了一跳,文婉儿在身后搂着林曼,如同当初林曼在马上护着她一样,她太想他了。

自从北境传来捷报,已及那个传信的士兵眉飞色舞的讲着那边如何取得胜利的故事,听的她真的是心潮澎湃、激动万分。

也正因此事,她在家族里的地位直线上升,让所有人都对她刮目相看,不再当她只是个纨绔小姐,就连皇帝堂姐文贞都特意为了此事而召见她,她也从心底里感激着、佩服着这个俊俏的心上人,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心心念念的人。可如今,她就在他身边,却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对他说,“我是真的好想好想你。”

季小年知道婉儿自小霸道,却没想到已经到了直接在大街上抢人的地步,她到底是有多喜欢这个林公子啊,这小子到底是有什么魅力惹的房家那孤冷的不可一世的绝世美人垂青,惹得皇帝舍命去救,现在连自己从小爱慕的要死的文婉儿都在大街上直接抢人,文婉儿那满眼的心疼和爱慕任谁也都能看的出,季小年的心中似打翻了五味瓶。

“婉儿,你的马上能不能坐三个人?”季小年有些尴尬的搭话。

“你做梦。”文婉儿正要策马,季小年却抢先吼道,“婉儿不可胡闹,带林公子面圣是圣旨,得有我护送着过去,路上要是出了差池,你知道陛下的脾气,你我可担待不起,何况林公子身上还有伤,不可过分颠簸。”

文婉儿只得作罢,反正林公子已经上了她的马,她能抱的到了,慢些走着更好。

林曼倒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还好房轻歌不在,不然自己一定会死的很惨,可是她有伤在身,她现在可拉扯不过这俩人中的任何一个,就干脆由着她胡闹好了。

林公子,一会我在皇帝面前为你说些好话,给你算个头功,到时候你要准备怎么谢我?”

林曼哭笑不得,她现在可不想要什么头功不头功,她现在只想好好的陪在房轻歌身边了此余生,于是半开着玩笑的道,“那你想我怎么谢你?”

“那你娶了我啊,我家可是皇亲,反正家里惯着我,你可以入赘到我们家,我可以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而且我只宠着你可好,也省得我表哥每天担心自家媳妇儿不保,也省得你会被我那皇帝表姐惦记着。”

“我倒是觉得做皇帝的新宠也没什么不好啊。”林曼继续开着玩笑,总之不能再说自己和房轻歌的婚事。

“喂,你还真的打算要做表姐的新宠啊?她可都是一时新鲜,等她看上其它的新宠,到时候你可就不一定会被怎么迫害了,我可是听传言说,皇帝宠幸过的人最后都会被杀掉,所以你还不如跟着我游山玩水,一世的逍遥快活,而且据说皇帝宫里夜夜寻欢,据说大多时候白天也是如此,你就不怕你年纪轻轻就虚了身子。”

林曼扑哧一乐,倒是神色正经的道,“你知道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不就是房轻歌么,她是我表哥的人,我上次不是跟你讲过了利害关系么,凭你现在的实力和势力,你拿什么去和肖家争呢,你是根本争不赢的。”文婉儿一脸的认真,完全一副为林曼着想的模样。

一旁的季小年却犹如解恨般的打击文婉儿道,“那可不一定,林公子和房姑娘早已有了夫妻之实,就算你一定要嫁林公子,最多也只能做个小。再退一步说即便林公子入了宫当了新宠,以林公子的实力,就算是日日夜夜,那也绰绰有余,具我刚才从那些侍女那收到的八卦...”

“小年兄,莫要胡说。”林曼立即打断了季小年的话,神色是一本正经,看来这厮是真不适合说点贴心的话,完全一个大嘴巴。

文婉儿闻言忽然的勒住了马,导致季小年猝不及防的也立即叫停了马车,怔怔的看着二人。

“他说的可是真的?”林曼此时即无语又无奈,也不想否认了,毕竟他是真的不想说谎话,只能试着看用什么方法能堵住文婉儿的嘴,不让他告诉肖家这件事了。

“婉儿,我和轻歌确实已经在一起了,也确实即将成婚,但事关重大甚至涉及到整个文家的江山,你是文家人,所以这件事在事成之前,千万不能让你表哥和肖家知道,全当我欠婉儿姑娘一个人情,可好?”

“可好?你们果然还是在一起了,房轻歌果然还是喜欢你的。”文婉儿抱紧了林曼的腰,脸紧紧的贴着她的后背道,“不告诉肖家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林曼侧过脸正色道,“你说吧,什么条件,要新图纸吗,还是什么?”

“如果我愿意做小,林公子可否娶了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