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蜂鸟篇第十七章 肩上的重量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1-23 17:04
点击:606
章节字数:46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蜂鸟篇第十七章 肩上的重量

***********************


这个我是知道的

而我不知道的是——

这份重量、

众人的期待、

责任、

被托付的事物……

承载着许多人的思念,现在坐在这裡——

小晴以前,也是这种心情的吗?


鹭森灼《咲saki阿知贺篇》


***********************


「哟~小健~」踏入Pleasing Chickens的小锻治健夜一如既往地迎来了新人雀士那没大没小的招呼。


还像小学生一样咧着灿烂的笑容朝她使劲挥手。


「午安,小遥」她自然而然地走近她身旁「在看甚麽?」


「这裡真厉害呐~」上埜遥目不转睛地紧盯公告版「就像RPG游戏的公会一样,能接各种任务啊……」


「诶?」

「……诶?抱歉,算我没说」上埜遥尴尬地干笑几声,随手摘下一张传单「这感觉是相当正式的比赛呢……刚好一个月后,我能参加这个吗?」


小锻治健夜凑近一看,眼神微不可察地一暗「日本职业联盟……的确是相当正式的比赛呢。当然了,你是职业雀士,要参加当然没问题,不过……」这比赛水平相当高啊。


「噢,能参加就没问题啦~」上埜遥伸手把传单钉回公告板上「那你呢?要参加吗?」


「诶?我?」小锻治健夜心头一颤,别开目光心虚地说「我的话……就算了吧。」


——你参加我就不参加了


「嘿……」上埜遥眯起眼睛,意味深长地拖长尾音「对了,二号麻将桌电线接口有点破,我已经修好了,还有下星期的通告日期有错,图片格式也有点问题,我修改好传到你电邮裡囉~待会我去跟会员们打一会麻将,两点前有事就来活动室找我。待会见~小健~」


「诶?通告?我明明检查过……谢谢了」小锻治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话说我才是前辈吧?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没问题吗!?」


「是是,待会的雀士会议请您加油」上埜遥还是那副嘻皮笑脸毫无反省的意思,忽然想起了甚麽,熟稔地把手臂压上小锻治雀士的肩头「呐,会议结束后要来一起打一局吗?新来的小鬼说想要挑战你呢」


「诶……下次再说吧」小锻治健夜不情愿地拒绝「会议也不知道要开到甚麽时候」


「哼~?」上埜遥若有所思地凝视她,随后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那算了吧?不过啊……」


「别老是想逃离牌桌嘛?明明是职业雀士」






********************


若是认为自己没有才能的话

那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了


及川彻《排球少年》


*******************

「谢谢~下次再承蒙您关照」上埜遥拿回已签名的单据,向柜檯文员欠身致意后转身离开。


虽然加入了Pleasing Chickens后,每天上班清洁一下麻将牌桌、更新公告、陪会员们打打牌和帮忙做点文书工作每月也有固定工资可拿,但毕竟Pleasing Chickens不是甚麽顶尖队伍,从麻将协会拿到的拨款很少,开支基本主要靠小锻治健夜的后援会维持,自然也不能付队内的雀士多丰厚的薪金了。


于是只能跟以前一样,四处打打零工。


『不过……要是能在正式比赛打出好成绩的话,就能以职业雀士身份接相关工作了吧?』上埜遥把单据分门别类收好,漫不经心地想『比赛解说……去雀庄办活动……参加练习赛……真的会有人找我做这些工作吗……?嗯?』


眼前的体育馆,一个月后将会举行日本职业雀士联赛。

而现在,外面的横幅显示这场馆现正举办西洋棋锦标赛。


『真巧啊……』上埜遥不由自主地往场外张贴的分组表走去,发现裡面的比赛早已结束。


获胜的是在一年前茨城县西洋棋比赛打败她的人,当年那男生还只是个高中生(就是茨城县番外篇一开头提到遥拿了6000日元那场比赛)


「你是……上埜小姐?」这场比赛的冠军认出了她,不确定地开口打招呼。


「真的太巧了……」上埜遥又重复了一遍,朝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小男生打招呼「恭喜你夺冠,中村同学」


她想了想,补充一句「想不到你还会记得我」


这名满身书卷气的冠军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你在业馀赛中相当出名」


「诶?」上埜遥意外地说「真的假的?」


「一个寂寂无名的选手,多次一口气在全国各地比赛中杀入八强,想让人不注意到也难吧?」


「糟糕……这完全事与愿违了……」上埜遥无奈地叹口气,小声嘀咕「我到日本不同地方参赛就是不想让人注意到我啊……」


「嘛,总而言之」她很快就回復到平常的表情,笑咪咪地向中村同学说「恭喜你获胜,我请你喝饮料如何?」


「诶?」中村勇吾愣在原地,只见那一向大方过头的女生已走到自动售卖机前向他热情地招手。


「我还只是刚刚突破了县预选赛而已」他腼腆地接下上埜遥递过来的红豆汤。


「给点自信嘛,不然你要我这个被高中生打败的社会人面子往哪搁?」上埜遥不满地打开手上的可尔必思。


「其实,在去年那场比赛,你的决定没有错」中村勇吾喝了一口红豆汤,若有所思地慢慢开口


『又来了,又是这种话』上埜遥没接话,眼神暗了下来


「牺牲一枚骑士,让主教前进到我的领地,令皇后远离威胁的同时,为下几步的将军铺路」没注意到她的不满,那个满脑子只有西洋棋的冠军沉浸在回忆中,自顾自地说「非常精彩的一手」


「可是最后,赢的是你」去年的败者淡淡地开口。


似乎迟钝的冠军终于意识到她的不快,他有点尴尬地岔开话题,问出刚才注意到的细节「上埜小姐,你从不参加同样的比赛呢」


「因为,我不想跟同样的对手再对局」上埜遥瞧见对方困惑的表情,慌忙解释「你看,知道对手是谁,会用甚麽风格下棋的话,那就不有趣了」

「老是在猜对方是给你下套,还是正正就是想诱导你这样思考呢,感觉很累人」

「一不小心,又会绕进猜拳般的死胡同裡,这样不好玩吧?」


「猜拳吗…….很有趣的比喻」中村勇吾半眯起眼睛,露出在对局中常出现的长考表情「可是我想你误会了」


「面对陷阱的时候,从来就不是二选一的命题」

「而是要找出对方也看不到的,第三甚至第四条路」

「只是......」


上埜遥一下子怔住

头皮发麻的压逼感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有甚麽,正在改变』


温文儒雅的黑发少年一无所知,温和地说下去:

「名符其实的Grandmaster ,设下陷阱的时候,不管对手选择哪一手——」

「最后也只会通住败北的结局」

*************

『天生拥有彷彿能支配整个空间的强运』很久以前那个受挫的新人雀士懊恼地捏紧手中的烟斗,喃喃地说道『用压倒性的实力把你的理论和策略完全辗碎。』

——无论如何挣扎

——最终还是逃不掉落败的终局

*************

喧嚣的景色纷纷远去

上埜遥彷彿陷入无边际的黑暗中

眼前只剩下那双能看穿一切的亮蓝色眼眸

还有那个单薄的、比她矮半个头的安静身影


「Grandmaster,就是有能力足以实现这个奇迹的存在」敏锐的男孩似乎意识到甚麽,不管不顾地把心中所想全部倾吐而出。


——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上埜遥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同样背负起Grandmaster名衔的,瘦小的女孩

上了牌桌后,仅仅用了两局就把她输掉的一切挽回来的女孩


「你有觉悟挑战Grandmaster这个头衔吗?」


高中毕业后,迅速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八冠拥有者,最终成为扛起Grandmaster这个名号的绝对强者。


她又是以怎麽样的觉悟,以纤弱的身躯承受这沉重的加冕?


「你能担当得起这个名号吗?」


不,她背负的、压在她身上的,还远远不止这些

她是……


中村勇吾注视着垂下眼眸沉默不语的上埜遥,哀伤地开口

「我,高中毕业后就登记成为职业棋手了」

「我将会以Grandmaster为目标」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呢?』


「我们,会再见吗?」他终究还是向她抛出对他来说注定以悲剧收场的提问。


她对上那双总是清亮透明的湛蓝色眼眸

——坚定而清晰地燃起梦想的眼眸


「我现在有想要认真挑战的事」上埜遥轻轻苦笑「可能,暂时离开西洋棋比赛一会了吧?」


——如果是十几分钟前的自己,大概不会这样说吧?


『即使是我』

『还是有做梦的权利吧?』

『还是有一点点,站在那个Grandmaster身边的可能吧?』


她最终笑着向那落寞的男孩伸出手「有缘再会吧!未来的Grandmaster」


****************

「请务必考虑看看,宫永同学」小锻治健夜与宫永照并肩而行,伸手向她递出一张自家队伍的卡片还有业馀麻将大赛的单张。


正在思考如何婉拒的宫永照在接下卡片前被远处传来的压逼感刺得指尖一抖。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隔着一条马路外的运动场馆。


赤发紫眸的女生正与黑发蓝眸的年轻男孩谈笑风生。


「竹井久?……不……」宫永照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没注意到身边顶尖雀士的複杂表情。


——是啊…

——凭甚麽认为她一直会待在Pleasing Chickens?


小锻治健夜注视他们两人身旁的,写着「西洋棋地区锦标赛」的立牌


麻将,对她而言,只是其中一个游戏而已

她真正喜欢的……


「那……那个……我就先离开了」小锻治雀士有点慌忙地向宫永照告别

「诶?……好的」她不解地看着那名雀士落荒而逃的背影


她,跟眼中只有麻将的自己不一样

她眼中,见过太多太多不同的风景

遇过太多的人,经历过太多的事

自己,连出国后也除了麻将甚麽也没玩过

被恆子评为奇怪又无趣的女人

凭甚麽认为她会为这样的自己停留?


小锻治健夜低下头,攥紧了手袋的肩带,不安的焦灼在胸中翻涌,烧得发痛。


那个男人,跟她是甚麽关係呢?

真不愿去设想


她暗暗为上埜遥没发现她而鬆了一口气,又无来由地感到失落。


『她们之间还剩下多少时间?』

『她又会在多久之后再度抛下她?』

****************

上埜遥瞥见熟悉的身影,眼神一亮


「抱歉了啊~下次再聊!」她轻轻用手中的可尔必思碰了碰男孩紧握的空罐子,然后往宫永照走去。


「哟,冠军」上埜遥像个孩子一般朝这位前冠军热情地招手


「上埜……卖冰淇淋的?」宫永照努力回想她的名字,注意到她一身的制服「还是送快递的?」


「啊……嗯,遥啦,上埜遥」上埜遥对这位前冠军老是记不住她的名字感到无奈「而且我也不卖冰淇淋了,送快递也只是其中一份兼职」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啊,现在正式成为了职业雀士」她不好意思地挠挠脸。


『麻将……吗?』宫永照感到一切也只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是呢……你一开始有说过不喜欢麻将这个游戏,不过——」


她眼神一凛,让遥顿时感到一阵与现时初秋天气无关的凉意走遍全身。


「那天全国大赛,坐上中坚桌的人是你吧?」宫永照用不带感情的语气开口


『应该已经没人不知道我代久上场打牌了吧?』上埜遥暗自腹诽


「到底是怎麽看出来的?」她惴惴不安地询问「该不会是……看到义肢了?」


「不,是配牌太诡异了,连我这个第一次看你打牌的人也能轻易看出来」宫永照毫不客气地吐糟「而且打牌方法比竹井久还离谱,她是将近听牌才改用不利的听牌方式,而你是一起手就拆大牌」


「呜……果然光顾着腿不行吗?」上埜遥沮丧地抱着头『所以我就说这行不通吧竹井久啊……』


「可是我不这麽打的话,根本不可能和牌吧……」她无精打采地说道


「这倒是」


『同意得真乾脆』上埜遥抿了抿嘴,认真地开口「呐,你觉得,我的恶运能有办法消除掉吗?」


「不可能」


「那,背负着这种诅咒的我,能在职业的道路上走多远?」


「换个思路如何?」宫永照直勾勾地看进那双动摇不安的紫眸中「那是最牢固的诅咒,亦是最强大的祝福」


「也对啊……」

导火索被点燃了

*******************

明明还没努力到极限,却已经自己觉得会输而放弃,那当然不可能赢!


入畑伸照(青叶城西教练)《排球少年》

********************

TBC



吐糟:天麻中的职业雀士世界到底是怎麽样的呢…….

文中职业的设定是我结合了三次元日本职业雀士+日本牛郎(?!)的接工♂作和运作方式来构思

感觉能不管经济压力在牌桌上狂杀赚钱的反而是赤土晴绘这种被实业集团养着的选手。

真正的职业雀士要赚钱就要接一大堆解说、到雀庄宣传等与牌桌无关的工作。

三次元的职业雀士参加比赛要是成绩不足以拿奖金,就没有出场费可拿。而且每年得支付自家队伍一笔会费。

所以遥桑这种没实力也没实绩的职业雀士光是待在队伍中打打杂就固定有钱拿实在算是作者我待她不薄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