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蜂鸟篇第十五章 夏天的高中生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1-13 00:38
点击:543
章节字数:42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蜂鸟篇第十五章 夏天的高中生

******************

「毕竟也是夏天的高中生呢」


——爱宕洋榎《咲saki》


*****************


“中坚战结束———”


「呜哇……」上埜遥脱力地靠进座椅裡,手心还在颤抖。

背负别人的梦想战斗甚麽的…..果然好可怕……好沉重……

可是……

超有趣!!!

上埜遥用力把双手握紧成拳头,牌的触感还残留在指尖,牌桌上流淌的战慄酥麻感还残留在身体裡。


『真想再来一局啊……』

『谢谢了,久。把我带到这裡来』


上埜遥吁了一口气,站起来,向对手们轻鬆地笑道「谢谢指教」

******************

“夏天的梦境再漫长终究还是会醒来”


上埜遥走出对局室拿出手机时,心中对竹井久的感谢就被她发来的短信吹飞得荡然无存。


「nice~表现很不错!GJ!


还有抱歉了,真子和美穗子已经发现了,帮我安抚一下她们,谢啦(<ゝω・)☆ 」


『这个混蛋……淨是把烂摊子推给我……』


虽然很想一走了之,但遥想起清澄那些被留下的孩子们,总觉得有点于心不忍。


“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


上埜遥草草应付了前来採访的媒体,走到公众区域的走廊。


不出所料,福路美穗子早早就在此守候。


「啊啦~美穗子~好感动呢~你来接我了?抱歉久等啦~」故意学着那轻快的语气,故意摆出那欢愉的笑脸。


说到底,这对拥有相同血脉的姐妹样貌还是太相似了,更何况此刻的她穿上了清澄的制服,剪短了头发。


三年前的残影一下子变得清晰无比。


趁着福路美穗子错愕失神的瞬间,遥牵起她的手,在四周路人的私语和目光中走向场馆外。


单单是身处的气氛不一样,在被室外阳光照射到的瞬间,她们俩就从晋级决赛的队长和个人战代表选手变回普通的高中生。


福路美穗子低下头,肩膀颤抖,一言不发。


「呃……啊…..美穗子,抱歉……」上埜遥尴尬地放开她


「遥桑……久她…已经盼望了这场决赛许久了……她到底……」


『呜哇哇别说出来啊!』遥被吓慌了,想也不想一把将美穗子揽入怀裡,轻轻抚拍她的背脊「嘘——乖,冷静点没事的,久她没事,相信我」


「这次,再也不是因为她姐姐差点被烧死而退出比赛了,看吧!我不是好好在这了吗?」感觉到四周隐约传来好奇的视线,遥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收紧拥抱的手臂,尽量用身体挡住美穗子。


也难怪,自己在决赛的表现才刚刚被各大电视台直播到日本各角落的大屏幕上,大街上有人能认出来也不足为奇。


不过清澄的校服挺大众的……希望路人们别认出来吧…..?

可是美穗子是穿着超抢眼超可爱粉红色风越制服跑过来啊!!!!


啊啊啊被发现自己乔装久上场就完蛋了!那只老狐狸都把甚麽推给我了?!

现在只能祈祷怀中的女孩不要情绪失控引起更多人注意就是了。


拼命地安抚美穗子因抽泣而颤抖的肩膀,遥叹了一口气,趁四周没甚麽人时小心翼翼地放开她,掏出手帕「美穗子,能拜託你一件事吗?」


「呜……是?」美穗子惴惴不安地接下手帕。


「我要回去照看一下清澄的孩子们,你能帮我去久那边陪她去医院吗?她在比赛前摔下楼梯弄伤手臂无法上场。为了不穿帮特意等我打完比赛才动身,现在应该还没走远。」


「啊……所以才……」美穗子低下头,攥紧手帕。


「这是她第二次跟重要的比赛擦身而过了,即使她不说,内心也肯定很失落的……抱歉啦,明明你明天还要比赛……不过在医院有机会的话,可以陪她打一局麻将吗?这孩子,一打麻将就来精神了,她就是这麽热爱麻将的人。」


美穗子安静地点点头,勉强止住哭泣。


既然冷静下来了,就在啓程前再多施一点勇气的魔法吧?


「呐~美穗子,看着我」刻意让语调轻快地上扬,上埜遥如愿地看见福路美穗子惊呆出神的脸。


然后她低下头轻轻在那柔软的脸颊点下一吻。


——希望这个幻象能化成你的勇气,带你回到那个人身边。


「代竹井久送你的,拜託你啦~」说罢,上埜遥潇洒地转过身去摆摆手,留下满脸通红的风越队长。

************************

「部长!欢迎回来几~」

「部长,回来得有点晚呢。是採访花太久时间了吗?和她已经上场了」咲怯怯地问

「我知道,和她肯定没问题的」遥懒洋洋地说,偷偷观察真子的反应。


『啊果然…..脸色不善啊』上埜遥尴尬万分地在黑着脸的真子旁边坐下准备受死。


「部长个鬼哩……为甚麽要装扮成部长上场啊?上·埜·遥?」真子咬牙切齿地问。


「讨……讨厌啦~真的有那麽明显吗?这样我会很困扰的」上埜遥一脸尴尬地傻笑。


「你以为我都在你们背后看你们打牌多少年了啊?!少把我当笨蛋!」


「嘘——嘘!!拜託你冷静点啊有甚麽抱怨请找你家部长算帐小弟我也是被逼的!!」等等上埜桑你的嗓门比真子还大啊……


「别轻视全国大赛好吗?明明……参赛的大家都是怀着那麽认真的心情前来挑战。你们上埜姐妹这次开的玩笑实在太过火了。」真子生气地责难。


上埜遥沉默了半晌,平静地回应「那难道你认为,久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参加这次全国大赛吗?」


「……….」


「久她,即使摔下楼梯,跌断右手也不肯放弃退赛,她也是……为了这场比赛奋不顾身的赌上了自己的青春」上埜遥用那双跟竹井久无比相似的紫眸直勾勾地看进真子的眼睛,让真子感到有点意外。


「诶?难道是……出去拿针线包那时候?」咲惊讶地说道


「小咲,抱歉啦……我原本也不想影响你比赛的心情,不过……」上埜遥走到咲跟前,伸手摸摸她的头「拜託了,久她好不容易才让这场比赛继续下去。不要浪费这个机会,用麻将好好说话吧!」


她轻轻用双手搭上咲的双肩,认真地俯身直视她,半是鼓励半是威胁地说「你跟宫永照,都是麻将选手吧?」


「呃……嗯!」咲犹豫过后拿出干劲答允。


「部长她……没事吧?」真子有点内疚地问


「谁知道……手臂应该几个月后就会痊癒,剩下的是没能参与全国大赛的心情问题吧?」上埜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耸耸肩「既然让我代她上场是她自己提出来的,那代表她觉得这个方案能得出最好的结果。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相信她的决定让作战顺利进行下去吧?」


「综上所述」上埜遥一脸笑咪咪的样子,真子看见那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坏笑心中马上警铃大作。「为了不穿帮还有赶快回去安抚因为我的翘班而暴走的店长。我就此退场了喔!赛后的採访、领奖还有应对传媒,就交给你了,下任部长~」


「你们两姐妹果然是恶鬼!!!!」真子抱头大喊。

*****************

趁着副将战中场休息的空档,上埜遥悄悄地走过较少传媒会经过的走廊溜出会场


现在比赛还没结束,要是被人发现清澄的队长在比赛中途抛下队员到处乱跑肯定会惹来怀疑,在休息时间退场反而没那麽起眼。


『不过…』上埜遥还是忍不住偷瞄大屏幕上重播原村和气定神閒的脸容。『可以的话,还是想参与到最后啊……』


毕竟是借来的制服、借来的身份、借来的青春。


到此为止吧———


「竹井同学」

上埜遥猛地一僵


『为甚麽……她会……不,刚才在电视上就能看见她是负责解说这场比赛的雀士,中场休息出来会场也不奇怪。奇怪的,反倒是出现在此处的自己才对吧?』


上埜遥深吸一口气,尽量不让脸上显露太多不安,小心翼翼地开口打招呼「小锻治……雀士」


『没事的,毕竟已经过去了一整年了,当初只跟她相处了一天,她又是那麽有名的职业雀士,我这种人她应该早忘光了吧?』

『没事的,参赛队员碰见有名雀士会吃惊呆住也是很正常的事……』


眼前的『竹井同学』脸上比起看见名人的意外,更多的是想要逃避的窘迫,小锻治健夜平静地一笑,押下赌注「我还是比较习惯你叫我小健」


『竹井同学』内心猛地一颤,手心出汗


『她还记得啊?』


明明只要学着妹妹轻快的语气笑说一句「说甚麽呢?」就能解决一切


偏偏眼前这个人,还是用那麽纯粹而专注、不渗杂其他情绪的眼神直视自己。


一切无所遁形


小锻治雀士满意地看着『竹井同学』那双紫眸拼命挣扎了一下,最终颓然地放弃。


「不是你说这种叫法像小学男生的吗?」上埜遥转过身去随意地背靠牆壁,小锻治健夜没有像当年一样站在她正面把她逼进牆角,而是选择站在她身侧,学着她的动作倚靠牆壁。


「可恶……被你看出来了吗?」遥一脸尴尬地喃喃说道


怎麽可能认不出来?

从开局前的祈祷,到开局后摸到的漂亮配牌

从玩弄对手心理的狡猾,到将自己恶运化为武器的机智

在字幕显示竹井久这个名字的同时,她看到的,满屏幕都是上埜遥


「怎麽可能看不出来?」小锻治雀士眼神柔软得不像话,怀念地轻声开口

「这样我会很困扰的……」遥心虚地别开目光


『看起来她不像要告密……那叫住我是想怎样?问我乔装上场的理由吗?要说实话还是……』

遥惴惴不安地猜想各种可能性的时候,身旁的雀士朝她伸出手


「刚才,打得很漂亮。特别是上半场南二局的三色同刻,进攻的时机拿捏得非常好」

「还有一开始东一局的恶听,很好地牵制住了阿知贺和临海,很有竹井同学的风格」


上埜遥愣了半晌,释怀地轻笑,伸出手回握「谢谢」

「你还是老样子」


眼中只有麻将,专注而纯粹

所以麻将才会眷顾你吧?


「还有,你忘了拿你的门匙卡」小锻治雀士从口袋掏出一张小小的塑胶卡片,交给她「我听柜台小姐说,那场比赛后你曾经来过拿会员证及门匙卡,谁知一转身你就走了」


上埜遥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下了那张Pleasing Chickens的职业雀士专用门匙卡。


双人赛后的上埜遥,去Pleasing Chickens只为归还不属于她的荣耀,卡片甚麽的只是藉口。


小锻治雀士一直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表情,接着开口「你还落下了你的比赛证书还有奖座,这些我都帮你锁在你的储物柜裡了」


「诶?!不……那是……」


「我说过的吧?Pleasing Chickens队内的职业雀士会分配到自己的储物柜。对了,钥匙你也还没有领取,你自己去柜台向总务取就行了」

像是真正的前辈雀士一般,小锻治健夜向眼前这个名义上的同队伍后辈雀士耐心解释,然后无视地的困窘,打断她的欲言又止「我明白你想说甚麽,但正如我当年说的……」


「正因为在那场比赛身为先锋的你,把最好的结果交到我手上,那场比赛最后才得出这样的成果。那场冠军你也有份,不管你承不承认。」

说完也不给遥反驳的机会,转身就走。


真固执……

不管是她,还是自己


遥仔细端详手上的卡片,Pleasing Chickens的吉祥物下方印着去年的日期。


小锻治健夜,到现在还在筑构回到那个夏天的梦。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当时那个抱着传单拼命找人上场比赛的蓝黑发女孩,只不过比她早加入Pleasing Chickens一天。


遥看看不远处的垃圾桶,捏紧手中的卡片。


卡片边角坚硬的触感清晰地印压在还残留酥麻感的指尖中


『如果你真的相信我拥有与你并肩的资格』

『如果……』

她最终还是把卡片收进口袋


************

如果你决定跟随感觉

为爱勇敢一次

如果你说我们有彼此


《如果的事》

*************



TBC





吐糟:可怜的单身狗遥桑在这篇一直给老妹的后宫扑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