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一百零四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2-01-17 22:41
点击:501
章节字数:35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来,喝药。”婠婠坐在床头,极为贴心地将盛药的汤匙递到师妃暄嘴边。

师妃暄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面色重又红润,见婠婠一脸谨慎,不免好笑道:“我能自己来。”但她还是顺从地开口喝药,喝完不禁眉头稍皱,“怎么变得这么苦?”

“良药苦口。”婠婠板着脸,又盛一勺:“梵斋主看了你情况重新改的。”

师妃暄避不过,又喝一口,苦味更甚。

婠婠趁机狡笑:“妃暄,你乖乖的,喝完就给你蜜饯。”

师妃暄无奈飞了她一眼,原先还以为她是担心自己,现在看来,是存心要戏弄自己——自己情况好了许多,她就暴露本性了。

还能怎么办呢?毕竟连这点自己都很喜欢。

师妃暄笑着摇头,伸手接过药碗,干脆一鼓作气,一饮而尽。

婠婠见她这样听话,果然从怀中变戏法般拿出一包蜜饯,麻利地打开,献宝似的塞进她怀里。

“喏,这个可好吃了,最能解苦。”

师妃暄已是苦得说不出话来,忙捻了一块放入口中,果然入口生津,酸甜可口。

皱起的眉头逐渐被抚平。

婠婠调笑地望着她:“可不能馋嘴多吃。”说着自己也拈起一块。

师妃暄瞥她一眼:“不知道是谁喜甜呢?我看这里起码半包都得进你的肚子。”

婠婠本欲伸手拿第二块,听到这里半路的手僵硬地打了个转儿又放下了,讪笑道:“怎么会?你的药苦,我又不用喝。”

师妃暄看她欲盖弥彰,笑:“是了,下次给你留一口,这半包就都有理由了。”

自师妃暄重伤之后,婠婠便在她身边悉心照料,二人已许久未曾有这样欢快的调笑了。

正嬉闹间,门口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二人循声望去,石青璇如风般从外面跑进来。

“妃暄!你怎么样了!”她还未定住身形,就急不可待地问。

既然是来看望病人的,婠婠少不得让开一些,石青璇便十分自然地坐到了师妃暄身边。

“好多了。”师妃暄柔和地笑,“从成都到岭南,难为你过来。”

石青璇细细看了看她的脸色,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还好。听说你有事,我怎么能不来?”

“什么还好?”婠婠从一旁打断,“如果不是她这段时间能够安稳养伤,不再去理会那些天下大事,才不会好得这么快。”

石青璇这才扭头去看婠婠,只是一点头,复又问师妃暄:“我问过斋主,这次与宋前辈对战,你虽能不输,可也因伤折损三四成功力,是不是真的?”

师妃暄平静地颔首:“是。待伤好后再静心运功修行,只是不知道能恢复几成。”

石青璇听了有些黯然。

婠婠插空道:“宋缺没有手下留情,能活下来已经很是不易了。只是功力减退,我简直阿弥陀佛。”

石青璇心中稍微轻松一些。

对于婠婠,她向来不喜欢,甚至十分担心这魔教妖女会有负于妃暄。可是几次三番,婠婠心意赤诚,便叫她的敌意减退几分了。

“不知现今外面如何?宋前辈可有依约退兵?”师妃暄问。

“哦,这个——”

“停停停!”石青璇刚要回答,就被婠婠打断,她板起脸对着师妃暄,“妃暄,你这叫贼心不死!你忘了梵斋主如何嘱咐?相关事宜自有她和宋缺商量,不用你操心。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静心养伤,不要再管外间俗事。”

石青璇听了便闭了嘴,转而道:“既然这样,妃暄,你就不要管了。”

师妃暄露出苦笑:“早知我该偷偷问青璇的。”

婠婠瞪她一眼:“休想!”

师妃暄抬眸看她,无奈道:“也是,你看我比猫儿盯老鼠都要紧。”

石青璇左右无事,便留在岭南宋家山城,与师妃暄说话解闷。宋玉致也从外回来,时不时来探望,由此师妃暄的养病时光,并不枯燥烦闷。

岭南气候温热,甚少有寒冷的时候,于师妃暄的伤大有裨益。宋缺不是小气的人,就让师妃暄安心住下养伤,一应药材,都由宋家负责。

等师妃暄的情况好转后,梵清惠就嘱咐婠婠一些注意事项,尔后动身离开,应是要处理宋阀与寇仲的事。

一日,石青璇陪着师妃暄在院中品茗,是师妃暄亲自煮的慈航绿茗。

时已入秋,天气高爽,说不尽的惬意。

石青璇抿了一口,茶香悠悠,和慈航静斋中所尝一般无二,不由得夸道:“你的手艺,更加精进了。”

师妃暄捧杯轻呷,笑回:“许久未练手,不退步就好了。”

石青璇品茗沉思一回,忽道:“妃暄,你不觉得近日婠婠行踪很是可疑吗?”

师妃暄又呷一口,淡淡道:“她到底是阴癸掌门,既然千黛遣人来找,她自然要上心。”

石青璇颇为好奇:“你就这样放心她?”

师妃暄微笑摇头:“不是放不放心,只是我们一直就是这样,有关门派之事,互不干涉。她有她的事,我有我的事。”

石青璇领会道:“原来是这样。只能说你二人怪异之处,也很是相像。”她思索一阵,又问,“可如果她在密谋恶事,你会怎么样?”

师妃暄沉默一阵,眼神晦暗不明,最后道:“我自会出手。”

石青璇惊讶:“但那样,你们就变成敌人了。”

师妃暄露出一丝微笑:“我和她本从最初就是敌人。”

石青璇反而愕然,良久才道:“妃暄,我真搞不明白你们。从前无人认可时,爱到愿同生共死,如今已无阻力,却还要这样折腾。依我看来,你们携手隐退江湖,再不管这尘世俗事,岂不快活得多?”

师妃暄一阵沉默,摇头喟叹:“我本就在慈航静斋长大,隐居与我而言,不过回到从前生活。可是对婠婠来讲,并不会那样容易。祝后于她而言亦师亦母,现在阴癸派一片混乱支离,她不肯放手而归,况且,她也存心要改革阴癸。我虽不会支持她,但也不会阻拦逼迫她。既然她仍在江湖上,我就陪她这遭。”

石青璇细细听了,点头道:“也有道理——罢了,我何必费这个心思,你们本就特立独行——似这般不顾师门非要与魔教妖女相爱厮守的,慈航静斋数百年来,也就你一个。”

“我已非慈航弟子——”

“好好好,那就是因此自请脱离师门的。”石青璇立刻更正。

师妃暄张开嘴欲反驳,然而想了半天当初的确存了这份心思,便不多说,话锋一转问:“之前我代尚大家赠你的碧玉箫,不知道如何呢?很久没听你的箫曲了。”

听到这个,石青璇明显来了兴致,道:“真不知秀芳大家从哪里寻得?声音圆润混畅,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精品!日后我必要当面谢她!你等我,我去取来,为你贺上一曲。”

说完,石青璇就兴冲冲地回屋取箫。

不多时,石青璇便立于院中,碧玉萧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她凝神静气,手指按在碧玉箫上,悠扬的乐曲便从她手下流淌。箫声古朴幽咽,极易染凄清之情,然而在石青璇这种大家手中,竟能奏出一曲优美喜悦。

师妃暄亦被感染,不禁阖目沉浸其中,不时以手击节,为石青璇伴奏。

江湖之中,太多血腥杀戮,如这般闲适时光实在难得,竟如回到少年时光,在慈航静斋中无忧无虑。

一曲毕,秋阳融融,余韵悠长。

“好!”从院门传来拍手喝彩声,婠婠这才走出来,笑道,“刚才看你们太沉浸了,都不敢打扰。”

师妃暄睁眼看是她,只觉再无比如今更好的时刻。

婠婠坐到师妃暄身边,觑着石青璇笑:“石大家,借着妃暄的光,我可终于听到一曲啦!”

石青璇听了心下一动,扬起脸道:“等闲一曲千金难求,你这偷了一曲,是否应付我酬金?”

婠婠咋舌问:“你是不是学了徐子陵的促狭?我明明听闻你看淡金钱。”

石青璇白她一眼:“那是对其他人,可是对你嘛——若不收你千金,岂不折辱了你阴癸掌门的身份?”

婠婠眼珠一转,嘻嘻道:“石大家,偷这一字太不严谨,我是无意听到。”随即叹气,“你说你在这光天化日下吹奏,我的功力便是堵起耳朵,也能听到。这样岂不十分强买强卖?”

石青璇一时噎住,婠婠便乘胜道:“石大家偶失小节,若是我宣扬出去,大家的清名不就毁了?不过不必担心,我可不会这样做。”

师妃暄听着实在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石青璇半恼道:“师妃暄,你还笑!”

师妃暄忍住道:“我就是觉得有趣……青璇,婠婠确是无意,这账算在我头上好了。”

石青璇恨铁不成钢地跺脚道:“师妃暄,你真是重色轻友的家伙!胳膊肘往外拐!”

婠婠面露得色,又听师妃暄续道:“婠婠,你也不要逗青璇了,她没有恶意。”

婠婠立马很乖巧:“我就说着玩的。”

师妃暄摇头一笑。

石青璇望着她二人长叹一声:“真是我多管你们两个的闲事!”但她还是对着婠婠道,“婠婠,无论怎么说,今日这曲仍是你的欠账。日后你倘若敢伤了妃暄,便是天涯海角我都要向你追讨!”

师妃暄听了心中一暖,不由得朝石青璇望去。

婠婠眼光在二人身上转了一圈儿,恍然大悟:“合着之前你们想着怎么对付我呢?”

石青璇哼了一声:“才没有!妃暄被你迷了心窍,我这个娘家人可不得替她多想一点!”

“娘家人……”婠婠琢磨着这三个字,然后笑出声来,“原来是这样!那我就勉强承认了。”

师妃暄薄面一红,嗔道:“青璇,你又胡说什么?”

见她这样忸怩,婠婠笑得更加大声,石青璇也忍俊不禁,捧腹弯腰,一时小院中欢乐无比,驱散了不少长久萦绕的病气。


不管最后写成什么样,本鸽子一定尽力不坑(捂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bamboo233
bamboo233 在 2022/03/22 13:41 发表

青璇和妃暄的友情真让人羡慕呀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