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六

作者:墨枫流
更新时间:2022-01-08 00:30
点击:573
章节字数:27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明明刚才还扑到真唯怀里哭,怎么现在变成了两个人正襟危坐了?这是在搞什么?我捂住脸,从指缝里看真唯。哇,明明泪迹还印在她浴衣上的说!而且你为什么也变得这么扭捏了?你不是神兽王塚真唯吗?自带艳阳天不用蓄力一回合也可以发动阳光烈焰的阳角系宝可梦可不能临阵退缩啊!


“……我准备了几样礼物给你。”真唯的脸上也拂出红霞给平日里英姿飒爽的女王陛下多了几分娇俏。而这副可爱的模样却是玲奈子限定,罪过罪过。


“不胜惶恐.………”头一次被这么正式的送礼让我不由得紧张起来,差点就要对她磕头“谨贺新年一”了!而且你还准备了几件礼物!直接打破了吉玲斯甘织记录中“收礼最多”的记录了!上一任保持者甘织遥奈可是凭借一盒游戏光碟保持了三年记录哦!如果价值高于1680日元还可以顺带打破“收礼最贵”的记录了!含金量很高的哦!


她从身后掏出一个小盒子里给我,这不会是价值上千万的钻戒吧!不行

不行!我还没准备好成为你的女人!


结束脑内的幻想(有可能不是幻想),我双手捧过它,这个小东西并不重但感觉额角已经流出了冷汗。打开发光的宝箱,我发现并不是珠宝,而是一支唇膏,里面还有夹杂的收据.……个十百千万十万..…十二万日元(含税)!!


“唔噫噫—!”我强忍住将其抛出的冲动,勉强平复了下心情。


放轻松,不过十二万日元,十二张纸而已~随便一个普通家庭都可以拿出来给孩子然后说“去买支唇膏吧,一定要一口气花完哦~”的啦……


“才怪吧!为什么要买这么贵的东西!我又不是圆寂高僧要肉身贴金!”


好像说了句有点冒犯的话,如果这是往我身上贴金的话,那真唯身上就已经满是闪闪发亮到光污染的钻石了吧?说不定金质头发背后的大光相也是一块巨大的钻石,这样的1:1模型简直不要太贵!


接下我的吐槽后,她有些不自然地挠了挠脸,道出实情:


“毕竟是我亲自去买的,如果被人发现王塚真唯在千元化妆品区停留甚至购物,会在时尚圈引起不小风波的。我还是在斟酌后选择了最亲民的一款。”


这从各种意义上看都不亲民吧!——原本我是想回敬回去的,但真唯说她是亲自去买的…脑海里放映出真唯在柜台前精挑细选的样子,眉头微蹙,单手托住下巴仔细观察…呜呜-


不要陷入到感动里啊!1号机你今天怎么这么敏感!虽然我也想哭了呜呜呜,因为不是主意识所以哭出来也没关系的,但1号机你要坚强呜呜呜——只是区区一只唇膏而已不值得你哭呜呜呜—


玲奈子1号机强忍着不让自己再哭出来打开了盖子,将唇膏本体旋出来。


“这个颜色?”


“嗯嗯,我问了紫阳花同学,她说上次和你去购物中心你试用的就是这种色号的唇膏,看起来很可爱,所以就挑了一样的色号。”


为了买这支唇膏花了十二万元,问了紫阳花还亲自去买吗?怎么这样啊,这样子的话,不就完全变成了真唯的俘虏了吗?但真的好开心。


“甜甜圈那个我是问的纱月,因为保质期是当天所以我一大早就拜托花取带我去Queen Dounts 了,还好人并不多呢。”真唯笑着搓了搓鼻子,语气里有了些小得意,如果是猫的话一定挺直了尾巴抬起头等着摸吧。


但我只能说出平庸的“谢谢”,剩下的感动多到卡住了声带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大家都在为了你的生日而努力”我,小香穗cos成侍者还挺专业吧?”


“难不成——”我瞪大了双眼。


“对哦~”闪闪发光的真唯眯起眼睛,嘴边的弧度有点欠收拾。


“果然是包场了啊!”什么5万日元活动费,什么付不起钱不能走统统是你的计谋啊!太乱来了吧!这么多钱为什么不直接堆在我家门口询问我妈“甘织玲奈子一斤卖5万日元可以吗”得了!


“我不想玲奈子的生日派对有别人打挠,如果允许的话我原本连救生员都不想请的。”


“本人可不知道这是自己的生日趴啊!”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我其实很高兴,毕竟居然会有别人对自己的生日这么上心呢!我会不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所以才说是惊喜嘛,直球对玲奈子的杀伤力不大,必须要来个出其不意的唾液曲球才行。”


“不要使用违规技巧啊!”(唾液曲球是被禁止使用的招数就是吐口口水使球的轨迹飘忽不定)而且真唯每次打过来的直球都和120mm穿甲弹一样怎么防得住?会被挫骨扬灰的!


“这是我要给你的第二个礼物。”她又掏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不会是时价126亿的东京高层180平米豪华住宅吧!那个“每个日本人憧憬着的梦幻豪宅”!


“.…….我姑且问一下,不会是非常贵重的吧?”


“你的声音怎么有些发抖?这个东西的价值嘛,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我原本是想送你一套广告上说“每个日本人憧憬着的梦幻豪宅”的,但我觉得玲奈子不是那么轻浮的人所以就放弃了。”


说得对我不是那种人!……和梦幻豪宅失之交臂啊!!!我是那种轻浮女,请马上用钱淹没我!别说是恋人,就连女儿都是没问题的哦!


“而且我打算买一栋独栋别墅作为婚房来着,把玲奈子的父母也接过来住。”


……



我们什么时候去办手续?虽然我今年才17岁(刚满),但我们可以预约明年这时的凌晨哦一一不对不对,我可不是为了钱才和你在一起哦!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


“但要是不珍视的话这个东西就是一文不值吧。”


是什么样的东西啊?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打开它——


是一个相框。简单的白色木框里嵌着我和真唯的合影,粉色头发的孩子笑得有些拘谨不自然,一旁的真唯则是散发出太阳一样的光辉。


“其它的礼物都有问过别人,但当我真正从自身出发时,却发现我对你知之

甚少呢。”真唯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落寞。


“紫阳花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游戏,你留意的唇彩;纱月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的甜甜圈以及维多利亚文学;香穗因为第四卷还没出所以我不知道她知道神么独家信息,但是,出于“王塚真唯呢?”她的眼里泛起晶莹。


“我口口声声说爱你,但对你的喜好却是一片空白,明明我才应该是那个最

了解你的.……”虽然中途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但这并不重要。


“我害怕,我在害怕啊玲奈子,之前也是,纱月说在和你交往;上次也是,你

接受了紫阳花的告白….我完全没有攻陷你的自信了啊!再这样下去你要感

动全芦高的人才会轮到我的主场了吧?要到几千卷去了吧?”


真唯说过,作为“王塚真唯”,她不能当着我的面哭泣,但现在,她却像担心布娃娃会被抢走的小女孩一样落泪。而我能做的,就只有—


上前抱住她。


“谢谢你,这个礼物对我来说,是无价之宝呢。”


今天真的很开心,感觉掉进糖罐里要窒息了,甜蜜的感觉从大脑传递到四肢,变成了酸甜的水果糖味。


“不了解也没关系,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


我已经决定,要正视自己的内心。


“豪宅也好唇膏也罢,都没有这个重要哦,毕竟,是和恋人的合影嘛。”


“玲奈子..…”真唯用力地抱住我,充盈的曼妙感觉真的好舒服。接受这一现实的我开始享受着。


“嗯—一诶?”她突然扑倒我,然后吻了过来。


· 没有任何章法,舌头在嘴里胡乱的搅动,但却比以往任何一个都来得舒服。唇分时,我们两人都呼吸凌乱。


“你去洗澡,我忍不住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