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蜂鸟篇序章 开始与结束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1-16 07:25
点击:659
章节字数:22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蜂鸟篇序章 开始与结束



(补全一下茨城县番外篇)

其实是很久之前乱七八糟码下的现货

**********

或许当初彼此只是想找一个与自己并肩而行的人而已

理由和契机,向来都是很单纯的

************

『为甚么一直都不告诉我?』

在被这句话质问的七小时前,拥有「Grandmaster 」这个至高无上荣誉的小锻治健夜雀士偷偷打量坐在她身边,皱着眉头研究比赛守则和职业雀士登记须知的新人雀士。


她跟好不容易找来的先锋正坐上开往茨城县职业麻将双人赛比赛会场的公车。


「呐,在这条规则下,不觉得把三色同刻这役种压得太廉价了吗?」上埜遥把其中一条规则指给身边的搭档看。

「啊……那是因为刻子的符数算法跟外面不一样,如果……」小锻治健夜耐心地向她解释。


她找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但凡是接触麻将的人,没有一人未曾耳闻「小锻治健夜」这个名字。

直到5年前,在她一步一步达成八冠的荣耀时,报章、杂誌、电视访问全是关于她的报导。

这个刚接触麻将就站上全国顶锋的女孩,在前进的路上,所有奋斗多年的雀士趋之若鹜、求而不得的荣誉、名声、光环一口气蜂拥而至,垂手可得。

当她决定放弃正式比赛,停下追名逐利的脚步时,又引起过不小的鬨动和讨论。

但凡接触麻将的人,没有任何一个未曾耳闻「史上最年轻的八冠得主」这个响亮的称号。


然而眼前这个一脸认真的人似乎跟这一切绝缘,当初看见她的脸时毫无反应,听见她的全名时也毫无触动。


或许当时自己已经过于习惯大众崇拜而疏离的目光,所以反而对眼前这个对她平等相待的陌生人感到久违的好奇。


「赤宝牌有三张吗…….啊这个借我一下」遥说罢也不等健夜反应,伸手就毫不客气地抽走健夜手中另一份职业队伍介绍。


过份熟稔,甚至有点失礼的动作,让这位顶尖雀士感到莫名的安心。


小锻治健夜也不是没想过,她找的这个人不过是个刚接触麻将的新人。

此刻,她就把这愚蠢的想法推翻得一点不剩。

上埜遥很明白这些每场比赛各有差异的规则背后代表的意义,甚至已经在盘算要怎么鑽规则的空子了,怎么可能是计番算符还要纠结一轮的新人?


「对了,小健,你会在特定条件下,和出比较大的牌或做牌比较顺之类的吗?」

健夜心头一颤,心虚地含煳其辞「这……和….和牌甚么的,当然得看配牌还有进张的走向吧…..」

「这样吗……数据流?有点难办啊……可能……」遥思考了一会,向健夜开口提议「那待会尽可能把牌做大点会不会比较好?在这规则下,大家和牌的速度大概会下降……」


为甚么不告诉她,她是拥有无数称誉,站在麻将界顶端的绝对王者?


为甚么不阻止她无谓的挣扎,告诉她由她来当先锋飞人结束比赛就好?


为甚么捨不得打破这个幻象呢?


大概是因为,早已被众人封神的她,此刻已经不能自拔地沉溺在变回人类的梦境裡了吧?


小锻治健夜早已看腻了那些敬畏的仰视


上埜遥也早就厌倦了那些怜悯的俯视


自从那场让她失去双腿的火灾过后,跟人打交道时,不离第三句就会问到她的残疾。


她讨厌那些叹息和同情的目光,却也只能慢慢习惯。

本来她也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


那场復活双人赛结束后,Pleasing Chickens的先锋和大将默不作声地坐上回程的公车。


儘管两人仍然并肩而坐,出发时那并肩作战的氛围似乎早就消散在会场的停车场。


两人之间只剩下尴尬的冷淡和疏离。


『为甚么要为了我做到这个地步?』


在这句话问出口的三百多天前,上埜遥偷瞄身旁那张看向车窗外,被月亮照得清冷的脸庞。


明明不想碰麻将的,为甚么当初要帮她?

为甚么在牌桌上,会浮现那挡在她身前,不惜一切也要为了她战斗的念头?


离家出走的少女、业馀棋手、火灾倖存者、流浪的旅者……上埜遥自两年前开始,身上就被贴满了各式各样的标籤。


最抢眼的,莫过于她残缺的双腿。


或许被她吸引就只因为那纯粹而专注的目光罢了。


见面之后只是淡淡瞟了一眼她的义肢,没有开口提过一句。


身体健全与否、职业、出身、流浪的理由、过去……这些小锻治健夜全然不在乎


那个时候,她的眼中只有麻将


被映照在那双藏蓝色眼瞳中的上埜遥,只剩下作为雀士的才能,除此之外甚么也没有。


她以前也不知道,自己原来一直以来只是渴望被映照在这种清澈单纯的眼神中


借着月光,上埜遥掏出背包裡另一张被塞在角落的参赛单张。


——这週末的龙王战,头奖有五万日元奖金


将棋、西洋棋、除此之外她还有其他心血来潮参加的桌上游戏赛事。


没有一项获得过优胜


在看过如此执着的眼神后,上埜遥好像搞懂了自己没法夺冠的原因。


这些游戏,她从未真心喜爱过

正如麻将,她也没有真心厌恶过。


从来不参加麻将比赛的原因,只是她理智地认为,自己那融进骨血中的恶运,让她不适合打麻将,仅此而已。


她转过头去,细细打量此刻像个孩子一样,倚着车窗打瞌睡的顶级雀士。


「呐…..如果你真的是位于麻将界顶端的存在,告诉我」

「当初那一句『真心觉得跟我组队能赢』到底是——」

「想说只要你在的话,无论对手和队友是谁你也可以获胜,还是……」

「还是你觉得,这样的我,也拥有足以支撑你的可能性?」


细碎的低语融进公车嘈杂的引擎声中,上埜遥从睡得一脸香甜的顶尖雀士脸上移开目光,苦涩地抿了抿嘴。


——太蠢了,明明事实就摆在眼前,她非要从这个王者口中撬出一句虚假的肯定


她自己也明白,当初在停车场向她发脾气只不过是无理的迁怒。

她太弱了,被打得溃不成军,身边一直被她轻视的搭档原来站在她从未想像过的高度上,身后被她保护着的队友轻而易举地挽回她搞砸的局面。她一下子接受不了才乱发脾气,仅此而已。


——像笨蛋一样


『也总该醒醒了』上埜遥认命地叹了口气,伸出手摇了摇比赛搭档的肩膀「好了起来了别睡了,你还有两个站该下车了」


在小锻治雀士完全清醒过来之前,上埜遥向着公车车门落荒而逃。


引擎发动,两人的距离愈来愈远。


TBC


此处强烈推荐BGM yoasobi 優しい彗星(温柔的彗星)
那种蓝色的清冷感很适合坐回程公车的两人
务必配合歌词服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