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014 怎么是你

作者:风之画
更新时间:2021-12-31 08:25
点击:385
章节字数:22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林曼被房轻歌硬拽着来到马前,却发现她的唇边和前襟都有血,显然是在她走的这段时间房轻歌伤的更重了,“果然是和谁在一起都不能让人放心,该死的,我当时就应该坚持回去,都怪我。”


此时的文婉儿也已追出门外,但林曼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在下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婉儿小姐,后会有期!”


“喂!你就这么走了?”


林曼将房轻歌托举上马,随后一个翻身便坐在了房轻歌身后,策马离去。


奈何文婉儿剩下的话都能没说出口,林曼便已消失不见。


她想去追,可却又不得不去接肖琪瑞,只好嘟着嘴无奈的跺脚作罢,也策马反方向疾驰而去!


————————


“呵,婉儿,都直呼名字了,熟络的真快呢!”房轻歌软软的靠在林曼怀里,虚弱的头靠着林曼的下颚却还不忘奚落她。


林曼一只手紧紧的揽着房轻歌腰,一只手甩动拉着缰绳心急如焚。


“你刚刚答应要娶我的,现在却又在这么多人面前跟别的女子亲在一起,你叫我以后还怎嫁与你,传将出去,我们房家是会被人家看笑话的,这会让我处于何种境地,这会让我二哥还怎么在我爹面前帮我说话求得婚事。”


刚刚在门外看见的那一幕总是在房轻歌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只要一想到这一幕就让她感到心烦意乱,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就是感觉胸口闷闷的。


她将手轻轻的附在了胸口上,心里想着,“许是吐了血的原因,自己的心里才会这么难受吧。”


“难道在你们古代上个药就成了亲在一起吗?”


“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吗?我都已经亲眼看到了,有谁会那个样子的擦药,你们要将嘴巴粘在一起擦药吗?”


房轻歌说完便不住的咳嗽,身子轻颤着不稳只好用手扶助了林曼的臂,可偏巧林曼正在甩动着缰绳,导致房轻歌一个身子不稳,差点就跌落马去。


“喂,小心!”林曼也不知道她在闹哪样子的脾气,“房轻歌,你是傻瓜吗,为什么不让肖奇瑞送你回家?身体都糟成这个样子了,干嘛还要坚持跑来找我,如果早一点回去现在很可能都已经得到救治了。”


林曼嗔怪着房轻歌,可怀中的她已经没了声响,林曼顿感不妙,低头一看果然见房轻歌已经失去了意识,便立即调转马头往方才的医馆跑去,因此时的位置距别馆路还很远,而最近的医馆也就只有刚才那一家。


恰好林曼刚刚下马,那家的大夫也刚好进门,可怜那大夫茶水刚到了嘴边就被冲进来的林曼给撞翻在地,“大夫,救命,救命!”


林曼大汗淋漓,横抱着房轻歌就那么冲了进来。


耳室之外,林曼焦急的等了半晌,大夫才终于拿着银针包走了出来,“你是怎么做人家相公的?”大夫一脸的责备的问林曼。


林曼被问了个大睁眼,随后明白了大夫的意思。


“呃,是是,都是我不好,不过她人怎么样了?”林曼来不及解释,干脆就不解释。


大夫料定这俩人肯定不是主仆关系,普通的下人肯定不是林曼刚才的那种态度和表情,能表现出这种心急和迫切的,以他多年的经验判断那一定是爱人或是亲人。


“倒也幸得你娘子送来的及时,若是再晚上一盏茶的时间,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气血完全混乱,脏器严重受损,伤的极重,我也只能是暂时护住了她的心脉,待她休息上几个时辰你们才能移动她,天一亮,你便赶快去找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帮她诊治吧,这么重的伤,请恕在下能力有限。”


“呃。”大夫没等林曼回话便径自离去,但他这话可把林曼难坏了,过几个时辰才能移动,然后要去哪里找个高明的大夫呢,回别馆吗,还是回房府,她是不是应该先打听好房府的路线呢,去哪里可以找个马车呢?


那大夫正要走又想起来什么转过身道:“哦对了,你夫人身上尽是擦伤,那马跑的那么快怎么就摔下来了呢?你趁这会子为她擦拭一下身子,清理下伤口,不然将来化脓留下疤痕可就不好了,你这怎么当人家相公的,真是。”大夫再次摇着头离开了。


“好,多谢大夫。”


林曼端着药盘进入耳室,望着虚弱的房轻歌心疼不已,她身体的一侧果然遍布了很多伤痕和泥泞,房轻歌之前本就伤到了内在,剧烈的颠簸不说,如果再被狠命的摔下马来...


所以说,这才是她的伤现在这么严重的原因吗?


林曼为房轻歌去了衣,仔细着她身体的每一个伤口,她都擦的小心翼翼,当然偶尔也会脸红,但还是在偶尔也会多瞟一眼的同时,本分的先把伤口全部小心的处理完毕。


扯过旁边的被子,林曼轻柔的为她盖好,待到她伸长手臂环过房轻歌,探到床里扯着折在那的被角时,便已然探到了房轻歌轻柔的呼吸。


那微翘的唇离她的唇很近很近,“好美,要不要亲下去?”她突然被脑子里的想法吓了一跳,“不...不会吧,自己难道真的喜欢上了她吗?不...不是战友情吗?”


执行作战任务的时候,队友间互救那也是经常的事,且都是生死之交,过命的兄弟,所以即便是来到了这个世界,她也依然秉承着这个原则,你救我一命,我定然也不负你,但是她现在是在做什么?


“报恩可以包括为她盖被子,但是可不包括要不要亲她的这个选项啊,难道说,我真的对她有什么想法不成?”


望着房轻歌好看的眉眼,林曼的指尖不自觉的轻触了房轻歌的面颊,那皮肤光滑而细腻。


林曼缓缓俯下唇,轻轻的吻了一下房轻歌的眉间,又将唇缓缓地下移,这一次,是小巧的鼻子。


再稍微靠下的位置就是唇了,可这一次她却略有迟疑,“不可以,我是女生,她也是,若是被她发现了我吻了她这里,她会不会把我当成怪人。”


“可是...要不...就一次...就亲一次...反正她睡着了么。”最终她还是说服了自己。


林曼闭上了双眼,脸红不已的轻轻的俯下唇慢慢靠近,可就在即将碰触到那两片令她神驰神往的柔软时,却被突如其来的一阵敲门声吓的差点从床上跌落在地。


“是谁?”林曼捂着被吓的不轻的小胸口,有点气急败坏。


“送药的!”


林曼很是无奈,只得前去开门,可谁知门外那人却就在她开门的空档,从她拄着门框的臂弯下“嗖”的蹿进了屋里。


林曼心头猛的一紧,待到看清来人才惊疑的道:“怎么是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