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010 悬崖勒马

作者:风之画
更新时间:2021-12-28 06:52
点击:392
章节字数:21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远处幽幽传来文婉儿的声音:“哥,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哦!”她这简直就是抢人的节奏啊,等林曼回过神来,马儿已经跑了很远很远。

随后文婉儿又对着身后的林曼笑道:“小公子你可要抱紧了我,不然可是会摔下去的哟!”

“我摔下去?”林曼顿觉好笑:“婉儿小姐,我看是你抓紧了还差不多。”

文婉儿闻言惊诧的道:“怎么,难道你还会骑马?”

林曼微微一笑,一只手拉紧了文婉儿的身体,而另一只手则麻利的一翻,顺利的夺过文婉儿手中的缰绳随后笑道:“走了!”而后她狠命的再次向马腹夹去,只见那马儿瞬间似得了命令,奔的更快了。

骑马对于林曼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这可是她在部队最基础的训练科目了,马匹可以在车辆不易通过的地方前行,在一定的条件下大大的增加了作战能力和运输装备的速度。

文婉儿先是惊诧,心中难免一动,这是完全出乎她意料的事情啊,谁能想到一个看似孱弱的书童却还有着这样飒爽的一面。

她甜笑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向林曼的身体靠了靠,享受着被她搂着腰身的悸动,可很显然,这幸福并没能维持多久,文婉儿的笑容便在脸上渐渐收拢。

她忽然明白了林曼的意图,因为正当文婉儿以为两人正奔的尽兴,可就在方才,那马儿只是刚刚奔了一处稍微辽阔点的地方,林曼遍迅速的调转马头。

这看似很自然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但实际上早已将心急如焚的林曼想回去接房轻歌的心暴露的七七八八,想来这书童刚刚不过是碍于彼此的身份,才没有在一开始表露的那么明显罢了。

为了去救主子,甚至想出了先是哄她文婉儿开心,再接着便是单手夺马,然后再伺机而动的这种办法。

想到这里,文婉儿不禁测过脸望着这书童俊俏的侧颜,心中不免对他的印象改观了几分,甚至带着丝许的欣赏,这个人,可绝对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她甚至觉得这个人有些深不可测!

文婉儿笑了,虽然笑的很甜,可眼中却又似有一种火焰在慢慢燃烧,许是她内心被激起的一种胜负欲在灼烤。

文婉儿忽然将手附在了林曼抓紧缰绳的手上,她就那样握着林曼的手,跟随着一起舞动缰绳,随后侧过脸,竟猝不及防的在林曼的脸上亲了一口。

林曼一惊:“婉儿小姐,你这是做什么?”林曼立即吓的松了缰绳,微微将身子退后了一点空间,奈何速度太快,她松了的手为了固定身体,也只能改成紧紧的楼住了文婉儿的腰。

文婉儿内心不是滋味,现在的枣红骏马正往回去的路上疾驰着,甚至比来的时候更快,想来着书童倒是真的心急啊,许是再过上半盏茶的时间,便又能回到房轻歌的身边了。

文婉儿轻咬着朱唇:“呵,果然是匹好马,这可是北面的羌人朝贡的最好的马匹之一了,也好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跑一场马了!”

她确实是对于林曼的调转马头扫了她的兴致非常生气,便十分不快的吐了一句反讽的话语,随后双目一瞪、贝齿紧咬,狠命的往身后的一侧猛拽缰绳,急速的再次将马头逆转。

她生气的甚至都未能等到宽阔之地在勒马,要知道疾驰着的马匹突然的遭受惊吓,是非常危险的,况且还是这样的狠命一勒,马匹立时吃痛,随即两人一马直接在这雪地上横向打滑。

而路的两侧虚掩的冰雪覆盖下,则是光秃秃的万丈悬崖,而这危险的乍现也只是瞬时之间,马在雪上打滑,完全不受控制,两人只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见那马的后蹄完全踏空,半个马腹只一瞬间便都陷落到了雪路边缘的悬崖之下。

林曼顿时目光一凛,双脚死死的蹬住脚扣,小腿紧紧的夹住马腹,两腿微曲成半蹲姿势而双手紧紧的拉住了缰绳,她这个姿势牢牢的固定了自己,但也用自己的身体呈网状的兜住了文婉儿差点就滑落悬崖的身体。

马蹄不断的乱捣,而最庆幸的是就在那陷落的崖壁之处下降半米的地方,凸出了一块不是很牢靠的巨石,在那马儿前蹄一阵折腾,后腿一阵的乱蹬之下,马儿竟然就那样奇迹般的蹬上了路面,而那颗巨石却被生生的踹下了悬崖,半天都听不到回响。

可虽然上了路面,危险却并未解除,马儿显然是受到了严重的惊吓,转而高高的抬起了前蹄,想要仰下那马上的两人,林曼紧皱着眉头,只要一得空便将缰绳死命的往手臂上缠绕,以缩短绳子的力距,等同于将自己和怀中的文婉儿牢牢的同马匹绑在一起成为一体,这样不论马儿怎么挣扎,只要她不松力,那她们就掉不脱。

直到马匹经过几次的费力挣扎后,终于情绪稍微稳定些的再次落下了前蹄,林曼才狠命的扯住僵绳让马逐渐回复平静,这才让奇迹般死里逃生的两人大大的呼了一口气。

“你这是在干嘛,你不要命了吗?”林曼大声怒斥道。

文婉儿自然也是对自己刚才气昏了头的冲动后悔不已,心有余悸。

惨白的脸色,紧紧的咬着已经磕破了皮的唇瓣,惨兮兮的望着林曼,晶莹的泪水就闪烁在那大大的眸子里,无助和委屈写了一脸,显然是被吓的不轻。

林曼望着她的模样,却也心软了下来,无奈的伸出手指,轻轻的拭去了她唇瓣上的那抹殷红。

“对于一个常年玩马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样做的危险。”林曼的语气虽软,可还是有些嗔怪。

文婉儿嘟起可怜巴巴的小嘴,那抹殷红刚被拭去,就又慢慢的印了出来,显然被自己咬的还挺深:“你刚刚坐在外侧是有机会跳马逃命的,可你为什么没有那样做?万一马儿没有踩到那块石头,你就真的要跟我一起葬身悬崖了你知道吗?”

“我没想那么多,我只知道如果我真那么做了,那就在我蹬马的那一刻,你和马就一定会在我的反作用力下坠下悬崖的,到时候你是必死无疑!”

“反..反作用力?”文婉儿口中疑惑的咕嘟着这个词语,奇怪,这个书童怎么总是偶尔蹦出一些自己听不懂的奇怪的话。

文婉儿皱紧眉头疑惑着:“所以我现在是欠了你一个人情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