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黑暗女王×你

作者:木帛花
更新时间:2021-12-27 00:07
点击:3125
章节字数:51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你失忆了。


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房间里的一个侍女告诉你,你是信仰骑士,效忠于信仰女王。


你微微蹙眉,没有相信她的话。虽然你没有任何记忆,但你仍是只相信你自己。


你身上还带了不少伤,显然你现在所在的是信仰女王的宫殿。


在你见到信仰女王的时候,你莫名对其产生一种亲切感。她顶着一头飘逸的白发,蓝眼睛,黑红相间的战衣。但你却觉得她应该不是你效忠的人。


不过她救了你是事实,你必须做点什么报答她的恩情。


于是,自你醒后,你便拖着病伤之体每日随着仆人们帮她清理宫殿,偶尔会帮忙准备食物、浣洗衣服。信仰女王默认了你的行为,并且你还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欣赏与肯定。


只有你自己知道,你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你只求自己问心无愧。等到你觉得恩情还的差不多了,你会考虑要不要离开。


信仰女王是光明阵营这一方的,她们有一个宿敌——黑暗阵营。


两大阵营之间战斗不断。


信仰女王似乎已经看穿了你的心思,在一次战斗前,她告诉你只要你代表她的王国去和敌方对战,不论输赢,你们之间的恩情都两清。在那之后你可以选择离开去任何地方。当然如果你选择留下她很欢迎。


你答应了。


这次是黑暗女王亲临阵前,你一眼就看到了她,白色的长发,黑色的紧身套装,肩膀与手臂外露。面色白皙,紫眼睛,尖下巴,鼻梁高挺,嘴唇饱满红润。精致的小脸看上去很年轻,但浑身散发的是令人不可忽视的成熟女王的气息。


你就这么看着她入了神,仿佛已经融进她周身的黑暗中。


冰凉的刀刃惊醒了你的沉醉,你微微偏头,见到你身边的王国骑士的长刀正架在你的脖子上,并且因为你方才的动作,白皙的脖颈被划出了血,你的金色长发也被锋利的刀刃削去一缕。


真相你大概猜到了,你是对方阵营的人。


黑暗阵营有诸多大大小小的王国,他们不会联合同光明阵营对战,而是轮番上阵。


黑暗王国是阵营中不小的王国,但是每次参加战斗的人并不多,而黑暗女王永远会亲自上阵。


那个女人,她就只是立在那,不必开口,不用行动,就足以诱惑不少人心甘情愿的臣服在她脚下。


“骑士大人,请您清醒一点,不要被对方所迷惑。”


“如果我被迷惑了呢?”


“那我将会砍下您的头颅。信仰王国不会容忍丝毫的背叛。”


“那你也得打得过我。”


你捏住脖子上的寒刀,用力推开。然后用另一只手撑住马背一个飞踢将人踢下了马。


你身后的人群一片哗然,纷纷拔出武器准备动手。你并未顾及她们,直接跳下马,拔出自己的宝剑冲进了对方由黑暗力量变化出的毫无生命的黑暗大军。


在厮杀之中你直奔黑暗女王而去,而她始终没有出手,只是安静的看着你。


你单膝跪在她的马前,双手将自己的宝剑举过头顶,低着头沉默不语。


“信仰骑士?”


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听不出其中包含了什么情感,只是静默的维持着原来的姿势。


她牵着缰绳调转马头,意欲离开。临走前她说:“信仰王国不会容忍丝毫的背叛,黑暗王国也是。”


你怔在原地,不知该何去何从。


望着前面的一片黑暗,你起身,提着剑一步一步地踏了进去。


没有任何人拦着你,在你身处一片黑暗之后,困意瞬间袭来,你倒地陷入了沉睡。


2


你是黑暗女王的暗影骑士,你曾宣誓永远效忠于她,随时可以为她牺牲一切。


在黑暗王国的宫殿有一颗巨大的水晶,那是这个国家除了星月之外唯一的光亮。


在永夜的土地上,女王所有的子民都在永恒的沉睡中做着美梦,而水晶收集了每一个人的力量供女王使用。


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梦幻中,也因此他们大都无法随着女王出战,他们都在过自己特殊的生活。


黑暗女王不需要什么人伺候,她的宫殿相比其他的也略显寒酸。她的军团与守卫基本都是她依靠力量变出来的没有生命的士兵。


而你是她唯一的骑士。


黑暗阵营的王国有很多,因此要过很久才能轮到你们出战,在平常的日子里你每天陪伴着你的女王在黑暗中做一切能做的事。


即便是在黑暗中,你们也能找到连绵起伏的山脉,在山谷间嬉戏,在山峰上跳舞,在山坡上种下一朵朵花。温热的气息不间断的吹过,让春意在黑暗中无限蔓延。


即便是在黑暗中,没有阳光的照射,你们也能相互传递着彼此滚烫的温度,热得香汗淋漓。


即便是在黑暗中,你们仍能沿着潺潺溪水溯流而上,颤抖着享受收获的喜悦。


即便是在黑暗中,你们仍会用暖烘烘的被子将彼此盖住,相互拥抱着来抵御空气的寒冷。


黑暗不会耽误你们幸福地度过四季冷暖,在黑暗中你们可以放纵一切。


你和王国里的其他人都不一样,他们的幸福源自美梦,而你的幸福来自真实。


黑暗女王的每次出战你都会跟随,你的目的只有一个——保护她。为了保护她你受过几次伤,甚至有两次十分严重。


她贴身照顾受伤的你,悉心为你疗伤、为你换药,喂你食物。


你爱她,爱她的一切。


你知道她也爱你,你希望生活可以一直如此直到你死去。


3


“你醒了。你该走了,你不属于这里。”


你睁开眼,就着周围微弱的光看清了眼前女人的面容,是黑暗女王。


你快速的梳理着方才比记忆还要清晰的梦境并试图进行分析着,最终你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是你的暗影骑士。”


“现在不是了,你走吧。”


周围的平静让你感到窒息,你盯着她泛紫的眸子却看不出她丝毫的情绪。你只好开始为自己过去的行为辩解。


“我在信仰女神的宫殿醒来的时候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她们救了我的命,作为回报我帮她们去打一场战争,然后我便自由了。”


然而你的辩解没有引起她丝毫的波动,她平静地重复了刚才的话:“你该走了,你不属于这里。”


你被这氛围压得有些难受,你激动的说:“我是你的暗影骑士,只会死在这里,绝不离开。”


“你不记得了,但我可以告诉你,你原本是信仰女王的骑士,你来到这里是为了解救那些踏入黑暗王国就再也没有走出去的人。你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我为你编织的幻象。”


你整个身体都是冷的,你不可置信的看着毫无波澜的女人,宁愿相信现在的一切才是梦,亦或是她只是在和你玩什么把戏。


你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出声却有些哽咽。


“我听说这个国家的人都是会陷入自己的美梦,而不是别人编织的幻象。”


“它们并不冲突。”


“可我经历的一切都是我爱你。”


“这是你的美梦,我编织的幻想,有问题吗?若非如此,我怎能毁掉敌营最强大的骑士之一。”


“那你现在为什么让我走?”


“因为你没用了。”因为,你不是她。


她丢了她心爱的骑士,始终没有等到她回来,等来的是一张有着普通人求而不得的欲望的白纸。


你紧咬着牙关,唇角不停抽动着。你并没有过去的记忆,但是从她让你离开那刻起你的心就无比疼痛。


你擦去脸上的泪水,起身离开了,没有带走你的骑士剑。


在你离开的那条道路上,始终有微弱的光闪烁着。


4


离开了两大阵营的两个王国,你只能四处流浪。


在听到光明阵营要联合起来绞杀黑暗女王的时候,你没办法置之不理。


你想回去保护她,又对她赶走你以及她说的利用你一事耿耿于怀。


她根本就不在意你,你又何必用热脸去贴冷屁股。


可她是你曾经宣誓效忠的女王。


于是你混在光明阵营集结地讨伐军中静观其变。


你询问过不少你的战友,他们大都是有亲人进了黑暗王国再也没有出来,所以他们想杀死黑暗女王,解救他们的亲人。


“杀死黑暗女王,就没有黑暗了吗?就能解救你们的亲人了吗?”你不禁脱口而出。


被你问的人皆是一愣。


“不知道,但黑暗女王囚禁他们这么久,就算救不回来也能替他们报仇。”


听了很多人的故事,你深陷迷茫。


难道杀死她是一件必须要做的正确的事吗?


若真是如此,你到底该如何做?你不知道。


光明阵营的人不知和黑暗阵营的其他王国做了怎样的谈判,在讨伐军的包围下他们无一人支援。


随着解救的人越来越多,黑暗王国的范围也越来越缩小,黑暗女王的力量也在不停被削弱。


最后讨伐军攻进了黑暗女王的宫殿,黑暗女王不见踪影。人们只找到了一颗巨大的水晶以及旁边放着的一把骑士剑。


那是你的剑。


你走过去拿起你的剑,然后猝不及防的一旁的水晶瞬间碎成千千万万的碎片,碎片中演绎的是黑暗王国曾经的每一个子民的美梦。


有的梦想自己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以快乐的成长;有的梦想自己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不被伤病折磨,不被身边的人歧视;有的梦想自己一个人生活在世外桃源,没有任何的人和社交关系能伤害到她……


这世间并不是有了黑暗女王才有的黑暗,而是先有了黑暗,才有了黑暗女王。


黑暗有自然产生的,有人为制造的。很多时候别人的光明对一些人来说却是黑暗。他们希望白天不要到来,他们不愿意在夜晚安睡,只是希望夜能再长一点,再长一点。因为到了白昼,他们连自我与自由都要失去了。


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意愿渐渐聚集在一起,黑暗女王应运而生。她聚集能量维持一个时空的永夜,然后范围越来越大,逐渐形成一个庞大的国家。


那些被讨伐军寻找的亲人,有多少都是自己踏入黑暗王国之中,并甘愿在此沉醉。


不是黑暗女王囚禁了他们,是他们身边的人和他们自己囚禁了他们。


你俯身拾起一块碎片,在其中看到了你自己。


你想和你的女王永远在一起。


5


你是信仰王国的骑士,王国的人越来越多的去了黑暗王国再没回来。女王派了很多人前去解救都是一样的结果。最后女王找到了你。


女王告诉你,她听她的母亲说过,能够进入到黑暗女王宫殿的人必须是一个正直的、无欲无求的且勇敢强大的人,所以她选择了你。


她说希望你能直接到黑暗女王的宫殿去,但不要轻举妄动,一边假装投靠她,一边研究黑暗王国的秘密。为了让你能够取得信任,信仰女王解除了你们之间的契约。


那天,你提着剑径直进入了她的宫殿,见到了白发黑衣的她。


普通人进入王国都会很快陷入沉睡,但你是个例外,你说你要成为她的骑士。


她其实看穿了你的意图,但仍旧因为好奇而留下了你。


你没有沉浸在她编织的美梦中,但你沉浸在了她本身中。


你们在黑暗中做了一切可以做的事。


她的黑暗大军不再批量生产,你们会将每个士兵变得不同,然后给他们取名字。战斗的时候,哪个士兵牺牲了,你们回去还会重新变一个让其“复活”。


你每天都会去水晶前看几眼,当看到画面中幸福的场景时你都会生出让这些人永远留在黑暗王国的想法。


其实,他们离去的方法很简单,什么时候他们不再沉浸自己的美梦就会醒来然后自行离开。正因为如此,你不想去唤醒他们。


再后来,有一次你和你的女王玩的太过火了,导致大战发生时你一个人领着你们的黑暗大军去撑场子。就是在那次,你被什么人偷袭了,结果重伤失忆,被带回了信仰王国。


然后,便是你与她的不断交错。


迟来的记忆在你脑中来回浮现,你脸色苍白,握着你的骑士剑坐在了宫殿门口。


那时的你根本走不出黑暗王国,所以她在你离去的路上布满了微弱的灯光。


所以现在,你回来了,她去哪了?


光明不会洒满每一个角落,黑暗永恒存在,但黑暗女王却不会轻易产生。


也许在这片被光明解放的土地上,日后还会变的黑暗,但黑暗女王却不一定会再次降临。


你守在了黑暗女王的宫殿里生活,成为了一个雕刻工。用你的骑士剑每天都在雕刻着那日被你斩杀的黑暗大军。尽管他们没有生命,却饱含着过去你与她深深地情意。


6


在某一个不知名的春天,宫殿里来了一个女人,她说她是一名织梦师。


她有着白色的长发,穿着黑色的紧身套装,肩膀与手臂外露。面色白皙,紫眼睛,尖下巴,鼻梁高挺,嘴唇饱满红润。精致的小脸看上去很年轻,但浑身散发的事令人不可忽视的成熟女王的气息。


你紧紧地拥抱住她,生怕她转眼消失。


她轻笑:“你就这么确定我是我?”


“找不到你之后我已堕入无边黑暗,若你不是你那便是我陷入了我的美梦吧。如此也说明你出现了,只是还不愿见我。”


“还要做我的骑士吗?”


“不做了。”


“为什么?”


“因为骑士永远都要服从她的女王,女王让她离开,她便不能停留。”


她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不愿见到我。毕竟我的出现意味着这世间又有更多人生活在现实的黑暗中。”


你吻了吻她的脸颊道:“你是结果而不是原因。事情的解决永远不是靠消除结果,而是靠消除原因。”


“那你希望产生黑暗的原因消失吗?那样的话我也会消失。”


“我希望所有人都永远活在真正的光明中,但这并不现实。或许你会不断离开,但我永远等你回来。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要永远消失,那我会陪着你一起消失。”


她轻抚你的金色长发,道:“你终于回来了。”


你握住她的手,回道:“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无论我身在何处,我的心永远与你同在。这次,我不做你的骑士了,我做你的王后行不行?”


“那你的骑士剑怎么办?”


你将剑拔出指向远方,道:“谁说王后就不能保护她的女王了!”


“不错,那它是不是该改名叫王后剑了?”


你将剑收起,拒绝道:“不要,很难听。”


“那叫什么?”


“我,很想你。”


“什么?唔——”


你再也克制不住吻上她的唇,庆祝这久违的重逢。


“我真的很想你,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你一边呢喃着一边流泪。


她侧头亲吻了你颈上淡淡的伤痕,安慰你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新的黑暗王国就此开始,你期盼着王国的持久,又期盼着王国的覆灭。


因为爱上她,你将在永恒的纠结与轮回的孤寂和漫长的等待中存续。


但你不后悔。


————————————————


她将是朵盛开不败的鲜花,如果你永远爱她。——约翰·济慈


Fin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