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点燃永恒的烟火,千日红

作者:ShimamuraZ
更新时间:2021-12-31 15:38
点击:2541
章节字数:65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是和安达一起度过的第几个圣诞呢?

嗯...大概是第37个?

我想如果我问安达的话,她肯定可以一下子就回答出来吧。

自从和安达交往以后,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远比分开的时间要多上许多。在搬出娘家之后更是如此,如果不是需要上班,我们可能二十四小时都会待在一起。

就像是用糖果装满罐子一样,我和安达通过这种方式将相遇之前的空缺尽数弥补。

起床后随意吃了点东西,我们打算之后到附近的公园逛一逛。今天的行程并没有很明确,甚至连中午在哪里吃都还没决定好。

说起来,以前还年轻的时候,往往都会选择在车站或者商场和安达一起度过圣诞,这样的场景有多久没见过了?就像她也已经好久没有穿过衣橱中的旗袍一样,时间总是能改变许多的东西——令我感到庆幸的是,即便如此,此刻陪在我身边的依旧是安达。

『岛村,要走了吗?』

客厅传来安达的声音,我应了一声后便走出卧室。

安达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衫和米色的针织开衫,裤子是蓝色系的九分裤。她站在窗户边看着屋外,似乎是在观望今天的天气。

「天气怎么样?」

『还行。』

安达停下仰望的视线,转过头来看向我。

『要走了吗?』

「随时都可以走喔。」

我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打开玄关大门。像是开启一个巨型冰箱一样,冷风从外面扑面而来,我忍不住裹紧了脖子上的围巾。

『有点冷?』

「唔...还行吧。」

虽然风有点大,不过也还是在能接受的程度。

毕竟是十二月,是温暖和樱花都不存在的季节。

安达走到我身边,帮我整理了一下被围巾弄乱的头发,然后伸出手向我发出了邀请。

『牵手吗?』

这么多年下来,安达始终贯彻着当初说的牵手前要先问我的约定。该说她在这种方面一直都很认真?我并没有去纠正安达这种看似多此一举的行为,因为熟悉的动作让我感到安心。而且,我认为生活也是需要一些仪式感的。

「嗯」

在得到肯定的回应后,安达平静地握住了我的手。如今的她不会再像刚认识时那样,用火车脱轨般的态势来和我牵手。对于心脏来说当然是件好事啦,但是偶尔也会怀念过去那个像是小动物一样的安达。

握住我的那只手掌有点冰凉,但是和冬天那种刺骨的寒冷并不相同,触碰的肌肤传来一种舒适的感觉。

我低下头看着我们叠合的双手,过去的几十年,我和安达就是这么一路走来的。

未来的我们,想必也会这么走下去。

『怎么了吗?』

「没事,走吧~」

我朝着安达笑了笑,用力推开了玄关的大门。

附近的这个公园并不是我们以前常去的购物中心对面的那一个,面积也相对小了点。不过对于我和安达来说倒是没有什么关系,毕竟我们只是想要有在圣诞节这一天一起出去「约会」这一事实罢了。而这一独属于圣诞和我们的活动,已经持续了几十年。

今天刚好是周末,公园的人相比较平时会多一点,只不过看上去大多是中年人和老年人。不过也是,对于放假的学生来说,现在还属于在梦境中游玩的时光。

如今的自己,究竟是能够用来睡眠的时间减少了,还是对睡眠的需求变少了呢?

仔细想想,应该还是前者,毕竟现在让我回到床上睡觉的话,我还是可以睡着的。

『岛村在想什么?』

似乎因为我一直沉默,安达疑惑地转头看向我。

「唔...在想睡觉的事情?」

『咦?你很困吗?』

「没有啦,怎么说好呢,就是在思考自己与年轻人的差别?」

『嗯...不能理解。』

安达看起来并不能明白我在说什么,也是啦,这么不明不白的话听不懂也是正常。

「嗯嗯,也是呢。」

『你又是这个样子...』

安达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这可是在年轻的时候无法看见的稀有安达。这么说来,随着年纪的增长,不同品种的安达出现的概率也会改变吗?我想到了我妹玩的那款扭蛋游戏。

至少我现在已经很少看见绿色安达和白色安达了。红色安达的话,用力刺激一下还是可以看到的。

我看着她的侧脸,以前具有透明感的肌肤像是被时间夺走了水分一样,让我不禁有点惋惜。

安达注意到我在看她,于是停下来和我对望。我像是在用眼神传达什么一般,只是静静地盯着她,于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啊,失败了。

『嗯...怎么了吗?我脸上有什么?』

「没有啦,只是觉得安达真的变稳重了呢。」

『咦?』

「嗯~有点怀念樱花呢~」

『什么啊...』

安达不知所以地看着我。我并没有解释,毕竟这只是我突然的念旧罢了。

我们继续在公园里闲逛,冬天里的景色和春天相比显得单调许多,而且这里不常下雪,所以也没有所谓的雪景。

偶尔身边会跑过去几个晨练的人,其中有个女孩子似乎在追赶着什么似的一路冲刺,这种晨跑方式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应该说,她是在晨跑吗?

安达好像也被那个女生吸引了视线,不过立马就失去了兴趣,又转过头呆呆地盯着前方。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前面只有被风带起的几片落叶。安达现在大概只是在发呆吧,我们都不是追求热闹气氛的人,虽然也会一起去购物中心或者景点之类的地方,但是就这样待在一起,享受只属于两个人的安静氛围也不错。

『岛村中午要吃什么?』

坐在公园路边的长椅上小憩的时候,安达开口问我。

午饭吗?说起来,我们去年吃了什么?

好像是购物中心附近的家庭餐厅。

「还是去年的那家可以吗?」

『嗯...都行。』

我想也是,毕竟安达对食物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虽然开始的几年她还纠结于寻找比较有纪念意义的餐厅,但是几十年下来估计也找不到什么更特别的了。

时间会把「特别」变成「寻常」,但是正因为如此,「寻常」对于我们来说也就是「特别」。

——只要是和安达在一起的话。



和岛村在购物中心附近的餐厅吃过午饭后,我们顺势在那边闲逛了一会。要交换的圣诞礼物在之前就已经买过了,所以也没什么需要买的东西。在里面转了两圈后,因为人太多的缘故,最后还是决定到外面的公园随便坐坐。

今天的天气不算太差,此时还有一片片的阳光散落,像是浅海区游荡的鱼群。岛村和我找了一个能够晒得到太阳的椅子坐下。

「唔...好冷。」

因为公园比较空旷,寒风毫无忌惮地四处狂奔,扑在脸上的感觉有些刺痛。岛村坐下后用力甩了甩手,大概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暖和起来。

『要回商场吗?还是回家?』

圣诞节这一天出来约会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但是其实只要和岛村在一起,我在哪都无所谓。

「嗯...没事,里面人太多,而且暂时有点不想走路了。」

岛村苦笑了一下,嗯...从早上出门到现在也确实走了很久了。不过岛村大概不是累了,只是单纯地不想走路而已。

毕竟她的身体素质意外地比我要好。

是因为睡得比较多吗?不过正常来说,睡得比较多的人应该会因为缺少运动而相对体弱吧?

这种事我也不太清楚,而且岛村比我厉害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倒不如说,岛村在大多数事情上都比我厉害才是应该的。

『那你要回家的话说一声。』

「好好好~」

岛村随意地应和着,然后就朝我靠了过来。她用两只手臂紧紧抱住我的右手,头也顺势枕在我的肩膀上。

「嗯——还是安达的身上暖和~」

我歪过头,就看见了岛村闭着眼睛一脸松懈的表情。虽然已经见过无数次,但是这比烟火绽放更美丽的场景总能使我的内心在一瞬间被名为幸福的液体充满。如果在过去,我估计已经感动到手足无措了,但是此刻的我还能够尽量保持着外部的平静...我不由得对自己的成长感到高兴。

至少不会在岛村面前一直丢脸了。

假装不在意她的动作,我将目光投向远处的空地。

『说起来...以前我们在这里玩过回力标呢。』

前面的空地上投影出了高中时期的岛村和我,但是一瞬间就消失了。

「啊,是呀。说起来,安达那时候还穿着旗袍...现在想想,旗袍和回力标这个组合还真是少见。」

『...你是想说很奇怪吗?』

「不不不,安达的旗袍很好看喔。话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穿旗袍了?」

『我也忘了。』

毕竟早就已经不是可以穿旗袍的年龄了。

虽然说要穿也不是不行,可是我更希望岛村记住的是年轻时穿旗袍的我。

这算是在女朋友面前的自尊心吗?

「也是,好像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了。说到旗袍,我是不是还送过你一套圣诞服?」

『嗯...』

「那天之后就没看安达穿过了,感觉有点可惜。」

『怎么说也不可能在平时穿那种衣服吧?』

「但是真的很好看啦~」

岛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脸颊蹭着我的肩膀,似乎想让自己更加暖和。被岛村触碰的地方感到发麻,摩擦的部位染上了她的温度。

岛村偶尔也会有这种可爱的表现,每当这种时候,我就有一种全身都失去重量的快感。

于是——

我转过身,抱住了岛村。

「嗯?安达?怎么了吗?」

『这样...暖和了吗?』

我试着找了个借口。

「嗯~确实更暖和了,不过你这样不难受吗?」

『我没事。』

岛村逐渐有向我的怀里滑进去的趋势。

『要膝枕吗?』

「躺着会着凉吧?」

『呃...也是。』

虽然她现在的姿势和躺着也没多大的区别就是了。

岛村就这样侧身半躺着,将头枕在自己和我的胳膊上,眯着眼睛,让我想到了猫。

『岛村才是,这样的话不太舒服吧?』

「嗯——是有点,不过很暖和喔。」

声音像是从唇缝间漏出来似的,我怀疑岛村会不会就这样睡着。

毕竟她真的很喜欢睡觉。

将抱住岛村的手收回,轻轻放在她的头上,这一幕使我感到熟悉...只是双方的位置需要互换一下。

『我们待会回家交换完礼物,就去岛村家吧。』

「嗯?这么早可以吗?」

『嗯,毕竟岛村也想早点回去吧。』

「是这样的啦...虽然我妹她们应该都回去了,不过今天的话我还是想早点过去。」

感觉抱住胳膊的力道变大了。

随着我们之间的相处的时间变长,岛村越来越常表露自己的感情。我曾在睡前告诉过岛村这个发现,「这是好事」她是这么评价的,记得当时的她看起来还挺开心的样子。

「说起来,安达才没事吗?」

『嗯,已经没事了。』

我不知道这样的回答究竟好不好,母亲的去世确实对我造成了一些影响,但是并没有出现什么戏剧性的改变。这样算是冷血吗?但是我和她的关系也仅仅如此而已。

虽然如此,想起来的时候胸口仍旧会感到轻微的疼痛。

「嗯...那就好,那在待一会就回去吧。」

『嗯。』



和安达回家后,我们随意收拾了一下,打算交换完礼物后就去娘家。

今年安达的礼物意外的是个茶包,我想起了安达第一次送我圣诞礼物的场景,是什么让她选择了这个礼物呢?

『岛村上次说的,公司里有同事喝的这个茶很香吧?』

真亏她还能记得,即使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安达似乎仍旧会把与我相关的每件事情都记在心里。如果将这些「岛村日记」都连成一串的话,是不是就会产生一个存在着不同样子的我的世界呢?

——如果有的话,真想去看看啊。

「嗯,就是这个,真是谢谢啦~」

我开口向安达道谢。

不过说起来,现在的安达至少不会因为我知道同事喝的茶很香就闹脾气了。我想这可能是我多年来一直努力去表达自己爱意的成果吧,虽然这么说有点害臊就是了。

将茶包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我转身拿起了我给安达准备的礼物。

『咦?这是...酒?』

「对喔,是清酒喔~」

『岛村会送酒...感觉有点奇怪。』

安达有点疑惑地看着我手中印有渡边酒造店字样的礼盒,然后又一脸恍然地看向我。

『你不会是要我借酒消愁吧?』

「啊哈哈...是有这么一点这样的因素啦。而且之前想不到买啥,于是就拜托同事帮我带了一瓶。」

安达虽然看起来已经没什么事了,但我还是有点担心她的情绪。前天住在飞驒市的同事要回老家的时候,我拜托她顺便帮我带一瓶回来。

当然,我是没办法陪安达喝就是了。

『我真没事了。』

她很认真地看着我。

「那就好,不过也已经买了...嗯,你以后想喝的时候再喝吧。」

『嗯...谢谢。』

安达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回到娘家后,不出意外地发现玄关的大门又没有上锁,看来妹妹和社妹已经来了。

『欢迎回来~岛村小姐~安达小姐~』

打开玄关的大门,就看到一只长颈鹿跑了过来。

即使我们都被岁月改变,社妹却像是被时间遗忘了一般,仍旧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

「我回来了。」

『打扰了。』

我走上前揉了揉长颈鹿的脖子,社妹的头在我的手掌下不停摇晃。

『你们回来啦。』

母亲从厨房探出头来,看起来还算精神,我不禁松了口气。

「要帮忙吗?」

『当然啦,你忍心让我一个老人家自己忙活吗?』

某个自称老人家的家伙挥动着手上的菜箸大声说着。

算了,有活力是好事。

将买回来的东西放到厨房的桌子上,我和安达上前帮母亲准备晚饭。

这时候妹妹也从厨房外面走了进来。

「啊,姐姐你们回来啦,这么早?」

「对呀,想说早点过来。」

『岛村小姐就算来这么早也吃不到晚餐的喔。』

「不不不,谁像你整天想着吃啊。」

『哼哼~』

这不是能够自豪的事情吧?我看着摆出骄傲姿势的社妹,不由得笑了起来。

有这小家伙在,总觉得心情也会跟着愉悦起来。

『喂喂,你们几个不帮忙就到外面去。』

母亲眯着眼睛无奈地看着我们,嘴角微微扬起。



晚餐后,我们在客厅坐着闲聊。

好久没有这样聚在一起了,过去看起来很大的沙发如今显得略微拥挤。

「我前几天就回来住了。」

『我每天都有回来喔~』

你只是在吃饭和点心的时间过来吧?我弹了一下社妹的额头,抬头看向妹妹。

「不过公司那边没关系吗?」

「嗯,这距离我的公司也不算远,早上早点起来就可以了。」

我妹说话时的眼神像是在告诉我「我又不像姐姐一样起不来」。

喂喂喂,就算是我,也是有拿过精勤奖的好吗。

「要不然我们晚上也留下来吧,反正明天是周日。」

无视妹妹的挑衅,我思考了一下后,转过头询问安达。因为是两个人一起生活,所以做决定的时候也需要两人份。

虽然我的决定安达好像都没有反对过。

『岛村想的话,我都可以。』

果然。

「那你们待会把房间收拾一下。不过我每隔几天都有打扫,所以不会很脏啦。」

母亲看起来很开心,上一次在娘家住下的时间我已经忘了,大概已经过了好久了吧。

就这样聊着天,不知觉间就到深夜了。

跟其他人道过晚安后,我和安达走向了卧室。

房间的摆设倒是没什么变化,缺少的只有人生活的气息。

「这感觉有点怀念呢。」

铺好床,我对安达笑着说。

『嗯...』

「安达还记得第一次来我家住的时候吗?」

『忘了。』

「真的?」

『...真的。』

「那好可惜呀,我还记得安达那时候...」

『别...别说了。』

「啊哈哈,你不是说你忘了吗?」

安达将头扭向一旁,耳朵有点微微泛红。

啊,终于看到了。

「不过啊,那时候的安达真是可爱呢。」

我有点感慨,当时的安达总是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说话的时候让人忍不住担心她会不会咬到自己的舌头。

唔...确实是咬过。

我想起了安达伴随着血珠飞溅的告白,那是比烟火更加绚烂的事物,将我的目光牢牢占据。年轻时候的她,就像是春天的樱花一样,肆无忌惮地展露出自己的内心。

我大概就是被这样的安达所吸引吧。

『嗯...』

安达的声音有点低沉,于是我笑着起身走向她。

「安达现在也很可爱喔。」

捏着安达耳侧的发丝,我静静看着她。

「倒不如说因为更少见了,所以见到的时候反而感觉更可爱?」

『什么...少见?』

安达有点疑惑地看向我,她的脸颊已经晕染上了和耳朵一样的颜色。

「秘密~」

『什么啊...』

安达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想要使坏。待在这个代表着过去的房间,我们大概也跟着变小了。

关上灯,我和安达躺在同一张床铺上。

周围是有点熟悉却又感到陌生的环境,让人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混乱感。

会不会醒来后,发现这过往的几十年只是一场梦呢?

但是。

身边安达的呼吸声是如此清晰,彼此紧握的手传递而来的温度也是这般真实。

『岛村睡了吗?』

安达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还没喔。」

『总觉得...好怀念。』

「是啊——」

我回忆起那时候安达的祈祷。

「说起来,安达觉得那时候的祈祷生效了吗?」

『咦?』

「就是换座位那事啦。」

『...岛村知道?』

啊,糟糕。

我忘记当时的自己是在装睡了。

「啊哈哈~你就说有没有效就好了啦~」

我有点尴尬地笑了笑。

『原来知道...岛村真是的。』

安达低声自语。我都听到了喔,安达小妹妹。

『嗯...算是生效了吧。』

她最终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原来对于安达来说,那样的结果算是「吉」吗?

「为什么?」

『什么?』

「安达衡量生效的标准是什么呢?」

『唔...』

安达陷入了沉默,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吗?

过了一小会,安达突然用平时不会用到的夸张语气,刻意模仿着我的话道。

『秘密喔~』

「安达你——」

我松开握着的手,半抬起身,拉住安达的脸就往两边扯。

『岛...偆,则样哼疼啦。』

安达无力地向我抗议。嗯,手感不错。

可惜已经把灯关上了,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

我缩回身子,在安达行动之前重新握住她的手,她果然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岛村真是的。』

是在说我像个小孩子吗?

我倒是觉得有童心也是不错的啦。

「睡觉吧~明天我还想早起帮妈妈准备早餐,毕竟好不容易回来住一次了。」

『嗯。』

我们停止了交谈,只是享受着此刻的宁静,交织的手指将彼此的心跳声相连。

虽然不知道未来还有多长,但是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我希望能够握着这双手一起走下去。

『晚安,岛村。』

在一片静寂中,安达的声音如同温暖的潮汐一般淌向我。

眼睛随着轻柔的话语阖上,指针仿佛在此刻停止。

「晚安——」

安达。


祝各位圣诞快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哈利与金妮
哈利与金妮 在 2022/12/06 01:49 发表

看了上面那评论再去翻才发现真是客串呐(另外我还挺喜欢跑步少女的,毕竟跑步追老婆这种事感觉会很浪漫啊)(另外作者写的真好看得我2点兴奋得睡不着觉

天才小睿智
天才小睿智 在 2022/04/26 12:54 发表

跑步那个是客串少女妄想了吧,还蛮神奇的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