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ykls /罗密欧与辛德瑞拉

作者:洛科匹斯
更新时间:2022-01-11 00:50
点击:674
章节字数:27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灵感来源《ロミオとシンデレラ》

友希那——友希那·凑·蒙太古 莉莎——辛德瑞拉/莉莎·今井·凯普莱特



铛——铛——铛——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大人的睡觉时间到了。

“爸爸,母亲,晚安。”

“晚安莉莎,我的心肝宝贝。”

“快走吧今井,回房睡觉了。”

布兰切特夫人不耐烦的催促着。

“明明和安娜塔莎还有杜苏拉道晚安就可以了。”

“莉莎也是我重要的女儿,请你不要这么说话好吗?”

今井·凯普莱特男爵(为了易分辨,后面将会以今井男爵代称)温怒道。他瞪了布兰切特夫人一眼,温柔的揉了揉莉莎褐色长发,吹灭烛灯,与布兰切特夫人走出莉莎的房间。

”做个美梦,莉莎。“

即使在后妈离开房间之前,莉莎还遭受了她一记恶狠狠的瞪眼,但这丝毫不会影响莉莎的好心情。

是的,她很兴奋,非常的兴奋。

安安静静的闭上眼睛等待外面的煤油灯全被熄灭,动静全部消失,她才小心翼翼地爬下床,摸索着床下的物件,拿出一盏看上去没用多长时间的灯和一只同样没用过多久的蜡烛。她拿过桌上的火柴,划开后点燃新的蜡烛装入灯里,小小的房间瞬间被这盏灯照亮。取下原先的烛灯,将这盏灯挂上去。

莉莎坐到梳妆台前,梳理刚才被爸爸揉的乱乱的头发,扎成一个漂亮的发型,带上发饰。将桌上的化妆品一一抹到自己的脸上,她的脸瞬间焕然一新。从衣柜里拿出自己早已决定好的衣服,轻手轻脚的穿上,再穿上精美的高跟鞋,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

她对着衣柜前的镜子转了一圈,满意的点点头,吹灭蜡烛,来到窗边。

莉莎打开窗户,看向离自己脚有两层楼高的地面。深吸一口气,莉莎爬上窗边,丝毫没有畏惧的往下跳去。

就在她即将落地摔倒粉身碎骨的那一刻,一阵青色的旋风来到她身下,稳稳的接住了莉莎。

在莉莎稳稳落地后,青色旋风中幻化出来一个人。

青色的旋风是她的头发,树叶是她的长袍,树枝是她的巫师帽,河水是她的眼镜,星光为她点缀衣裳。尘埃落定后,一个女人代替了旋风的位置。

”纱夜!你来了啊,我们走吧。“

青色长发的仙女(还是女巫?)小姐看了一眼今天依旧打扮的无可挑剔的辛德瑞拉,淡淡道。

”今天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今井辛德瑞拉小姐。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谢谢你啦,纱夜,都说了叫我莉莎就好。“

”礼节不可少,今井辛德瑞拉小姐。“

纱夜变出一辆精致的银色马车,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今日的月神大人像往日一样化身为教母,用自己的月亮马车将辛德瑞拉送到她的心爱之人身边。

你是说月神大人的爱人?

唉,说来也遗憾,月神大人在很久以前曾有过一个爱人,但她的爱人却在千年之前突然失踪。消失彻底到无迹可寻。

”呐,纱夜。“

”什么事?“

”我在王宫的舞会上老是能看到一个长得和你很像的人,你认识吗?“

策马的手愣了一下,瞳孔猛然收缩。下一秒,纱夜就恢复了平日面无表情的模样,而身后的莉莎完全没有察觉。

“我不认识,如果真有这样的人,我倒想去见识见识。”

马车在王宫旁的一座豪华庄园附近放慢了速度,缓缓驶向主院一个房间的窗口。在空中停稳后,马车两侧的门自动打开。纱夜彬彬有礼的将莉莎扶下车。像是脚下有什么东西撑住她,纱夜和莉莎浮在天空。窗户急切的打开,趁着月色能隐隐约约看到开窗那人有着一头和月光一般银色的及腰长发。

那人将莉莎迎入房间,向纱夜道谢后,关上了窗户拉上窗帘,将两人的身影藏在里面。

纱夜回到马车上,准备驾车离开时,下意识的看向王宫的方向。王宫一个房间的窗帘被迅速拉上,虽说没让纱夜看到那人的脸,但也无疑暴露了自己的位置。纱夜不屑一笑,驾车离去。


房里仅有一只小小的蜡烛勉强维持着微弱的光源,看上去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友希那紧紧将莉莎抱在怀里,将头埋在莉莎的颈窝,贪婪的汲取着莉莎的体香,仿佛下一秒就会化身为一只被本能支配的野兽。

莉莎完全不在意般回抱着友希那,轻轻捋着友希那的银色长发,揉着她的脑袋,像安慰孩子那样温柔,动作轻柔细致。

“要抓紧时间哦,友希那。”

金色瞳孔黯了一下,友希那闷闷的回应。

“我知道了。”

她抱起莉莎往床上走去。将她放到枕头上后,从床头柜上拿来一颗有些焦的蜂蜜糖果,这是友希那最爱的零食之一。她将糖果塞入莉莎的嘴里,问莉莎。

“甜吗?”

莉莎点点头。

“好吃吗?”

莉莎点点头。

”在我说能吐出来之前都不能吐哦,知道吗?“

莉莎点点头。

友希那没有继续问下去,她轻声说了一句”别动哦“,双手利落的想要开始除掉莉莎的衣服。

”啊“

她忘了什么。

”衣服很好看,莉莎。我很喜欢。“

莉莎笑了,女孩害羞的抱住友希那的脖子,在她的嘴角落下一个甜蜜的吻。

友希那宠溺的揉揉莉莎的头发,取下她的发饰,让她的长发散下。

拉下她洁白的丝袜,友希那亲吻莉莎的脚趾,细细的舔舐,大大小小的脚趾被她分开逐个舔舐,每一寸皮肤都不放过。

脚下传来的痒意和粘稠感让莉莎不自觉地蜷起了脚趾,被他人舔舐脚趾的羞涩无一例外出现在她的心里。她想要呼唤友希那,但声音都被那颗糖果堵在口腔无法说出,她只好就这么感受着友希那的动作。

(这里没过……其实也不是很huang,看的可以私……)

“嗯、啊啊、啊…不要这么咬……友希、那…轻一点……啊、啊啊、啊呃……”

“莉莎、莉莎……”

“啊、友希那,友希那……啊啊……”

“莉莎……莉莎……”

羞涩的涩足交缠,喘息和呻吟诉说着彼此隐秘而不能公之于众的爱意。

……

“哗啦”

窗帘被拉开,友希那扶着莉莎爬出窗口,送到纱夜车上。

“那么,再见,凑•蒙太古小姐。”

“再见,冰川小姐。”

“友希那!拜拜!”

“拜拜,莉莎。”

友希那趴在窗口与在马车窗口的莉莎一直对视,直到两人看不见对方才作罢。

纱夜无奈的看了她们一眼,只能在心里默默为这对痴情女女祈祷。

回到房间的莉莎用化妆品将身上的吻痕覆盖,换回睡裙,将原本的灯挂回墙壁上,回到床上,盖好被子,劳累的她很快就沉沉睡下。


第二天凌晨,莉莎强抗着睡意醒来,换好继母为自己准备的破旧又脏的衣服,打扫起整个家。父亲此时已经出门工作,家中只有自己和继母还有两个姐姐。打扫完炉灶的她身上满是灰尘,但她也不能换衣服,被继母看到了又不免是一顿骂。也不是没有想过向爸爸述说自己受到的欺压,可爸爸现在工作要紧,家里遇到困难,爸爸正在努力解决,自己不能去打扰他。

莉莎一直是爸爸的小棉袄呢。

小莉莎一直都很温柔善良呢。

镇上的人也是这么说的,说我很善良什么的。

但我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而已,没有这么夸张啦。

所以委托镇上的大家不要将我受苦的是告诉爸爸,虽然有迟疑,但大家也答应了。

莉莎一直都很温柔,是你太小看自己了。

这是在我说了没有那么夸张后,友希那说的。

嗯……友希那就是太看得起我啦,那有那么厉害嘛……嘻嘻……

说起来,友希那家和我家差距这么大,就算我和友希那两情相悦,我们可能在一起吗?恋爱小说里都是平民嫁王子,我也可以吗?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希望能成真呢!

莉莎向门口的圣诞树诉说完心里话后,精神抖擞的站起身。

“好!叫继母和姐姐们起来后就精神的去上学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