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茨城县番外(一) 你坐在麻将桌边的理由是甚麽?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1-12-11 23:04
点击:643
章节字数:35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茨城县番外(一) 你坐在麻将桌边的理由是甚麽?

**************

『你坐在麻将桌边的理由是甚麽?』

**************

「小健小健,所以说,要是麻将的话,小遥她不可以吗?她好像近来参加了比赛拿了奖来着?」年迈的蔬菜屋老闆娘向正在喝麦茶歇凉的少女悄悄话,奈何她的嗓门大得根本不像耳语。


稍早前,这个拥有一头藏青色发丝的少女顶着8月中午的艳阳抱着传单四处奔走,结果差点中暑被蔬菜屋的老闆娘带了回来。


正坐在板凳上削马铃薯皮的上埜遥一翻白眼,无奈地回应「我说老闆娘,我说了多少次,我参加的是西洋棋协会比赛,不是麻将。」


「有甚麽关係嘛,麻将这东西,小遥你那麽聪明,学一学就会啦」老闆娘倒是理直气壮「现在的潮流是麻将啦麻将。西洋棋这种东西早已经过时啦」


「才不会咧!」上埜遥不服辨驳「不受运气影响、能体现参赛者的实力、而且买一副西洋棋放在家裡装饰也很有气质,你还能想到比这更理想的竞技吗?」


「最后那个是甚麽鬼理由…….可是现在是麻将的时代吧?」老闆娘一脸鄙夷「你一心专注在西洋棋的话,凑多久也凑不齐旅费的吧?要不你来说说看,上次的比赛拿回来多少奖金?」


「…….6000日元…….可……可是!我才不是专注在西洋棋的死脑筋哩!我已经报名了週末的将棋赛。头奖有五万日元哦!」


「那……那个!」藏青发色的女孩鼓起勇气打断两人对话「遥……遥桑你会打麻将吗?」


「诶?规则是懂啦……」


「那!今天晚上有空吗?」女孩递上一张捏得皱巴巴的传单,硬塞进遥手中「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参赛呢?」


「这是……」遥仔细阅读传单,眼神暗了下来「职业雀士双人赛?不,这没戏的吧?我又不是职业雀士」


「没关係的!」刚才还一脸弱气的女孩仍然坚持「你只要加入俱乐部完成登记就能被承认为职业雀士了!所谓的雀士,就是以比赛奖金和接其他麻将相关的工作维生的普通人而已!所以,只要你……」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遥放下刀子,把削好的马铃薯扔进大碗。认真地直视女孩「我不喜欢打麻将。而今天晚上举行的,是职业麻将比赛。你觉得,我这个平常无心鑽研麻将的普通人,能跟一群在麻将上倾注所有心血,每天努力研磨本领的职业雀士同台较量吗?」


「别担心,我,好歹也是职业雀士…….」女孩努力想撑起自信,但愈说愈明显底气不足「再说,我会打先锋的位置,所以,在你上场前我会努力拉开差距的!」


遥皱起眉头,伸手轻弹女孩的额头「别忘了到时候坐在你身边的,也是名符其实的职业雀士啊!四人在同样的条件同台较量还想遥遥领先?真有自信嘛,小健」


「呜」小健摀着额头哭丧着脸,委屈地说「小健(Ken 酱)甚麽的请别叫了,听起来就像是小学男生的名字……我叫健夜!小锻治健夜!」


「那你要不要想想,你拉开差距后,我上场后要怎麽办?我将会成为被针对的对象,你赚的分数一下子会被赔光吧?」遥拿起另一块马铃薯开始削皮


「我…….我会试试看把最后一位飞掉……」愈说愈小声。


遥叹了口气:「呐,你是职业雀士的话,参赛机会要多少有多少吧?为甚麽要执着于这一个小小的乡下地区的小比赛?」


「因为……」健夜紧张地用手指绞着衣服下襬,别开目光「要是不能胜出这次比赛……Pleasing Chickens就要倒闭了……」


「啊……是十字路口旁那间麻将俱乐部吗?」遥努力回想「原来还没倒闭的吗?可是如果连双人赛的人数也凑不齐,那不是随时也有可能再倒闭吗?」


「才……才不会!其实也有其他合约雀士的!不过,现在是高中全国大赛的赛季,所以其他人都涌去东京接工作了…….」


「如果自家俱乐部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也不愿意抽时间回来打一场比赛,那说明她们已经放弃了Pleasing Chickens了不是吗?」遥一针见血地说,顺手把削好的马铃薯精确地丢进大碗,利落地拿起另一块。


「呜……」小健无言以对,一脸委屈


「区区双人赛还要找个路人上场的话,不就代表现在这间俱乐部已经很不妙了?即使今晚胜出比赛,就凭你一个人能撑多久?就没有想过乾脆点放手的可能性麽?为甚麽不去东京打打看像样一点的比赛呢?」


「如今的你,坐在麻将桌边的理由是甚麽?」


回应遥的只有沉默,她不安地继续削她的马铃薯皮,感觉那个刚才还怀抱着憧憬的少女下一秒似乎就要哭出来了。


她也明白自己的问题有多尖锐直白


靖子和久曾不只一次说过,上埜遥总有种自虐般的坏习惯。


『把好不容易拥有的幸福亲手摧毁』

『把前来接近自己的人刺伤』

『把上天赐予的好配牌拆得七零八落』


「Pleasing Chickens……本来就不是追求排位成绩的俱乐部。严格来说更像是一间非牟利的麻将馆。」小锻治健夜幽幽地开口「开办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更多市民享受到麻将的乐趣,只要付低廉的会费成为会员就能在这裡和各式各样的人打麻将。刚学会麻将的小孩和老人也不例外」

「我读高中的时候,也受过这家俱乐部不少照顾」

「现在的Pleasing Chickens,虽然有不少老人和学生作为会员。可是职业雀士的话,为了前途也不愿意待在这种不思进取的俱乐部吧?」

「其实更盛大的比赛我也不是没有参加过。不过,最后我还是想回到这个故乡……现在的我,不想失去这个地方,仅此而已」


*************

面对大海的提问,旅人一脸豁达地回答:

「我已经有了一切,所以我的愿望不是您说的任何一样。」



「我只求您,告诉我回家的路。」


《蜂鸟与旅人》——Megalobox第二季

************

小锻治健夜幽深的蓝眸中,清晰地燃起梦想。


『好耀眼』遥感觉不别开目光便会被她的眼神灼伤。


『别用那麽闪闪发亮的眼神看着我啊』


小锻治健夜,付上一切,只为守护她的家乡。

甚至不惜把希望押在才刚见面的陌生人身上。


而上埜遥,则早早已经背弃了自己的家。


遥早就停下削马铃薯皮的动作,任由回忆把她的旧伤拉扯得生痛

曾经的她,也背负着上埜久的梦想拼命战斗过。

然而……

『如果不能实现愿望的话,一开始就别让我许愿啊!』



「抱歉……」背负着别人的梦想战斗甚麽的,实在沉重得办不到。

与其拥有过再失去,倒不如一开始就一无所有。


难熬的沉默持续了好几秒,颤抖沙哑的声音才慢慢传来「说…..的也是,抱歉,是我太任性了。」


遥忍不住抬头,不甘的泪水在健夜发红的眼眶中打转,却倔强地不肯掉下来。


年轻雀士欠身鞠躬,转身告辞。


上埜遥注视着小锻治健夜渐行渐远的身影发呆,冷不防被一根白萝蔔狠狠敲头。


「你这小子到底在畏畏缩缩个甚麽劲儿啊?!!!」老闆娘震耳欲聋的嗓音在上埜遥的耳边炸开,同时把已经走了一小段路的健夜吓得回头。


「…….哈?」遥捂着耳朵,明显还没回过神来。


「哈个鬼哩!你一副踌躇不前的样子我看着就烦!你会打麻将的吧?只是上去凑个人数你到底是在拒绝甚麽?」


「不!可是!这场比赛输掉的话俱乐部就要……」


「要是你不上场就连比赛的资格也没有!不然你以为为甚麽小健得这麽低声下气求你这菜鸟出赛?」


遥一下子被堵住哑口无言,倒是健夜紧张地小跑步跑回蔬菜店「不……不是这样的!我!是真心认为跟遥桑组队能赢所以才……」


虽说职业雀士没有执照制度和年龄限制,可是一般来说,雀士过了50岁便不允许参加正式比赛,基本上只有退到幕后做监督或解说等二线工作。


位于茨城县乡郊地区,人口以小孩和老人为主的这个小镇,适龄参赛而有空閒的年轻人,可能只有上埜遥和小锻治健夜也说不定。


遥无力地开口「我以前……我妹妹也因为麻将和升学的事拜託过我,可是我最终还是搞砸了,辜负了她的期待。如果这次……」


「啪!」白萝蔔再一次狠狠敲在遥的脑袋上,原本断了一半的白萝蔔成功彻底断成两截。


「这样的话这次再赌一次不就好了?别在这种地方畏畏缩缩的!别对自己说谎!」老闆娘咧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再努力一次吧!!」


「就算最后失败了,上去光是搓搓麻将不也很快乐吗?」


——『那至少有机会上去摸摸牌也不错啊』


老闆娘豪迈的语言彷彿感染了她,遥感觉快要被耀目刺眼的、闪闪发亮的希望刺伤。


『对呢……虽说我上场的话赢得比赛的机会很渺茫,可是,我不上场的话根本就连参赛资格也凑不齐』

『我…..或许又胆小又自私也说不定。因为害怕失败再次重演,而拒绝对这女孩的求助伸出援手』

『我已经,没有家这个地方了』

『健夜她,跟我不一样』

『她正拼命守护最后的家园』

『而我……』


「呐小健」遥忽然抬头,直勾勾地注视健夜幽深的蓝黑眸。


「诶?!是!不,不对!所以说小健这称呼……」


「你和牌时是注重火力?还是和牌率?」


「诶诶诶?!」健夜似乎对于其他人出奇不意的提问反应很慢「其实两种我都视乎情况啦……不过我在上一间俱乐部拿到过MVP,还有以前参加高中全国大赛是在打先锋位置,所以应该算是火力…….」


「那,不来一场无法回头的豪赌吗?」遥的眼底闪烁着疯狂,嘴角咧出狡诈的坏笑「让我打先锋的位置吧!」


******************************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